Download...

「想打姑娘我的屁股,下輩子吧!


現在你還是乖乖把屁股翹起來,讓姑娘我打幾下方為王道!」

便是這般,狂笑驚天。

人群似乎就樂意看這種張狂,此言一出,瞬間呼聲雷動,似要掀翻天地。

妙音卻也不怒,輕笑道:「就這種軟綿綿的拳頭,也配稱凰拳,我看叫烈焰雞拳差不多!」

言語間手底下絲毫不慢,同樣五指成拳一拳迎了上去。

此拳也非同小可,一拳出,身後虛空海河滔滔,萬丈狂瀾毀天滅地。

人群驚呆了!

人群激動了!

「好強!」

「這是什麼拳」

「好澎湃的水屬性真元,這真是元嬰期應該有的力量嗎?」

「爽,一硬碰硬,以強擊強,沒想到妙音仙子也是性情中人!」

門當戶對(全文) 「火羽仙子這次遇上對手了,這麼多年了,還是頭一次有女修士敢跟她對拳!」

「火羽仙子加油啊,不然要被打屁股了!」

「……」

人群反響極為熱烈。

相比於法寶飛劍的狂轟濫炸,還是這種拳拳到肉的正面碰撞更加讓人熱血沸騰。

名門梟寵:影帝,借個吻 尤其這還是兩個絕色美女之間的碰撞,更加讓人移不開眼。

便在這火熱的氣氛中,場上兩拳相撞,頓時烈焰席捲,水浪滔天。

那一刻烈焰鳳凰的長鳴,那一刻瀚海狂瀾的怒嘯,撞擊之下,彷彿世界末日一般,整個天地都為之失色。

而這個時候,人群視線看不清的烈焰怒濤之中,兩個人你來我往,拳腿不斷,赫然擯棄了一切,就在貼身肉搏。

要說戰鬥經驗,妙音是不足以與火羽仙子想媲美的,尤其這種貼身透肉搏,根本就是她兩百多年來第一次。

可要論拳法威力真元質地,要論肉身強橫程度,火羽仙子就無法與她相提並論了。

畢竟她施展的不是一般拳法,而是仙界都赫赫有名的天河神拳。

真元質量上更加不可同日而語,火羽仙子修鍊的功法雖然也很不錯,可到底只是修真界範疇。

妙音修鍊的卻是仙界頂級的弱水仙典,修鍊到極致可演化弱水三千,讓天地重歸洪荒。

如此一來,各有長短之下,一時間也打得有來有回。

不過這種局面終究無法持久!

戰鬥經驗是可以累積磨練的,但真元質量拳法奧義卻沒有短時間內提升的可能,是以百招過後,火羽仙子漸漸就支撐不住了。

偏偏她還死不認輸,嘴比死鴨子都硬。

妙音也沒跟她客氣,某一刻怒濤之象湮滅了烈焰鳳凰之象,而後火羽仙子被大字型禁錮在前方十米處。

安靜!

戰鬥結果已經出來了,妙音勝,火羽敗。

這樣的結果似乎在意料之外,其實又在情理之中。

人群只是沒想到妙會以這樣一種方式獲勝。

原本以為這一戰不管怎麼說要亮出一些底牌,結果好像除了精湛的拳法和浩瀚的真元,也沒看出其它。

反而是火羽仙子,雖然也沒有用其它手段,但是人都看出她已經儘力了。

火羽仙子現在很緊張!

看著妙音一步一步笑盈盈走近,她忽然也有些怕了,隱隱覺得屁股發疼。

為了不挨打,她果斷就認慫了,甜甜笑道:「妙音姐姐真厲害,小妹服了。

那什麼,之前就是開個玩笑,姐姐可以放了小妹不?」

呸!

沒節操的!

聽這話,含香頓時紅了臉,只覺得好羞恥,她居然跟這種人是好朋友。

人群哈哈大笑,不少人扯著嗓子喊「打她屁股」,「狠狠的打」。

彩蝶仙子也笑得格外解氣,人群呼聲中就有一道屬於她。

妙音就笑:「看,不是姐姐非要打你,這是群眾的呼聲呢!」

火羽仙子繼續舔著臉,賠笑道:「別理他們,他們就是唯恐天下不亂。」

又道:「好姐姐,最親愛的好姐姐,不打好不好,好疼的呢!

要不打手心也行,人家最怕打屁股了,真的。」

討價還價。

連打手心都出來了。

妙音笑著搖頭。

火羽仙子沮喪了,哀求道:「那下去之後再打行不行?」

「不行!」

「打,必須當面打!」

「……」

根本不用妙音答話,人群呼聲巨大,震耳欲聾。

火羽仙子癟癟嘴,要哭了。

只是不論她如何努力,就是擠不出一滴眼淚。

妙音也沒客氣,高高抬起手,「啪」,一巴掌下去,掌聲清脆。

「哦」,人群歡呼,不少人激動得快要暈過去。

火羽仙子俏臉血紅,,死死捂住臉,似乎這樣就沒人認識她了。

妙音樂道:「手感還不錯哦,軟軟的,彈彈的,還有香味。

感覺好舒服,再打一下……」 一場激戰在人群歡笑中收場。

這是所有人都樂於見到的結局,大約也是迄今為止大比之上最精彩的一戰。

挨了三個巴掌,火羽仙子總算被放下場了,妙音也跳了下來。

沒多久火羽仙子又出現了,卻是換了一身黑色夜行衣。

含香捂著額頭道:「火羽姐姐,現在是白天,就算不是白天,能黑暗中視物的不知凡幾,你以為這樣就沒人認得你了么?」

「噓,你小聲點。」火羽仙子瞪眼。

感覺周圍古怪的目光的確有點多,想了想,她拿了一塊黑巾遮面,樂道:「這樣可以了吧,這樣就沒人認得我了。」

剛說完就不出聲了,目光充滿恐懼與戒備。

妙音就樂:「這位小妹妹,還要玩打屁股的遊戲么?」

火羽仙子悻了悻,摸著鼻子道:「你別得意,總有一天,總有一天姑娘我會揍你屁股的,說到做到。」

嘴上這麼說,腳步卻是絲毫不敢靠近。

含香也是哭笑不得,嘆了口氣,主動介紹道:「妙音姐姐,紫霄大哥,這位是火羽姐姐,是我的好朋友。」

又道:「這些年要不是她屢次幫忙,我可能撐不到今天呢!」

火羽仙子趕忙搖手:「你可別這麼說,我可沒幫你什麼。

我要是真能幫到你,薔薇商會也不會淪落成今天這個樣子。」

還是有些自責。

然而能力就在這裡,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含香笑了笑,拉著她的手拍了幾下,也沒說什麼。

轉而說道:「火羽姐姐,這位是妙音姐姐,這位是紫霄大哥。

他們是很好的人,是我見過天底下最般配的一對,實力也很強的哦!

多虧了有他們幫助,現在商會已經有起色了,我終於可以喘口氣了。」

的確是可以喘口氣了!

看她眉宇間罕有的輕鬆,火羽仙子憐惜的摸了摸她的頭,又對林昊妙音二人道:「多謝二位援手,火羽感激不盡。」

罕見的正經,還施了一禮。

林昊點頭算是回禮。

妙音則規規矩矩回禮,並不輕視。

就這麼一來二去,很快也熟悉了,距離很快拉近。

便在此後不久十號鬥法場勝負揭曉,輪到林昊登場。

看他一臉漫不經心,還在喝酒亂看,含香提醒道:「紫霄大哥,馬上輪到你了。

你要小心,你對的三十一號是重玄門的人呢!」

火羽仙子也凝眉道:「紫霄大哥千萬不要大意,這次你的對手是重玄門羅奎。

賴著你,吃定你 包郵老公,好評喲 此人跟我一樣,也是原本應該晉陞化神的修士,而他的實力比我還要強上不少,曾經排名天驕榜第三,比妙音姐姐還要高。」

頓了頓,又道:「此人是劍修,且出手狠辣,此前他的幾場我都看過,他的對手至少被打慘,嚴重的直接肉身破碎。

最可怕的是,他不會給人認輸的機會,而紫霄大哥現在與重玄門……」

情況貌似很嚴峻。

含香原本就擔心,這話一聽,頓時更加擔心了。

如她此刻的心思一樣,火羽仙子也是想要勸林昊放棄的,只是還沒說出來,十號鬥法場已經有人在叫。

「林紫霄,你既然敢與我重玄門為敵,為何不敢登台來戰?」

直接點名叫陣了。

隨著聲音傳開,頓時人群的目光齊刷刷集中過來。

其實不是多麼認得林昊,是認得妙音。

這裡面的邏輯是,只要找到妙音,也就找到了那林紫霄。

林昊扭頭往十號鬥法場看了一眼,道:「確定那是重玄門的人?」

將死之人,名字是不需要知道的,只需要確定是重玄門的人就好。

含香點頭。

火羽仙子點頭。

還想在說些什麼,林昊卻先一步說道:「我去斬了就來。」

很少這樣說話的。

而只要是這樣說,就代表那人死定了。

看他拎著酒罈就過去了,含香大急,火羽仙子也急了。

「妙音姐姐,你就這麼看著啊?」含香急道。

火羽仙子也道:「妙音姐姐,羅奎這個人心狠手辣,他如此說就必定存了殺人的念頭,你……」

還沒說完,妙音便笑道:「無妨,他不會輸的,你們應該學著去相信他。」

語落,林昊正好登台。

看他還拿著酒罈子,羅奎大笑:「有趣的小子,話說你是擔心死後喝不了了,所以才這般著急嗎?」

笑得十分猖狂,引得場外不少璀璨星芒弟子跟著哈哈大笑。

林昊不以為然,道:「你可以多笑一會,不然死後就沒得笑了。」

嘎!

彷彿被掐住了喉嚨,瞬間全場清凈。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羅奎面色明顯冷了下來,眯著眼道:「你可知你在跟誰說話?」

林昊點頭,淡漠道:「一個死人。」

噝——

人群齊齊倒吸涼氣。

好狂!

雖然還沒開始打,可那無形之中瀰漫的刀光劍影給人的感覺比打起來還要激烈。

羅奎也不回話,只盯著林昊看。

他很想知道此人底氣從何而來,但他失望了,因為什麼都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便是沒有!

羅奎是個很自信的人,狂笑道:「敢與我重玄門為敵,不用等到蒼雲秘境,今日我羅奎便送你歸天。」

言罷,濃郁的劍氣沖霄而起,滾滾真元升騰,於身後凝聚出無盡蒼山延綿之象。

見之,有重玄門弟子振臂高呼:「蒼山劍訣,殺!」

「蒼山劍訣,殺!」

「蒼山劍訣,殺!」

「犯我重玄門者,殺無赦!」

「犯我重玄門者,雖遠必誅!」

「可怕,這就是羅奎獨有的機緣蒼山劍訣嗎?」

「不愧是曾經天驕榜第三的絕世天驕,相比之下,火羽仙子給人的感覺差遠了!」

「搞不好羅奎就是這次大比的最強者,就算而今天驕榜第一的玄劍公子來了也未必能夠穩勝他!」

「出手就是如此殺招,林紫霄怕是難逃一死了,卻不知妙音仙子會作何感想!」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