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您和我想象中的也不一樣…」


「哦?是嗎?」

「是啊…甚至不知道怎麼的,我覺得您身上非但沒有傳說中的那種暴虐,反而很優雅從容,就像是我的舅舅一樣。」

「你舅舅?」

「嗯,一個很厲害的人,也是我的偶像。」提起玉祁,嬈嬈的雙瞳里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了自豪。

教父怔怔的看著她的眼睛,很乾凈,也明媚,很像曾經的自己…

「那隻能說,你的直覺不太准,我都不記得我手上染過多少條生命了…」垂下眼瞼,教父淡淡的說道。

嬈嬈一隻手攪拌著牛奶,一隻手托著腮幫,仰著腦袋凝視著眼前的老人,莫名的心中生出一份惋惜。

唔…

看來她的五感不僅衰落,好像還有點錯亂。

「行了,我叫你來也不是要和你聊這些生啊死的,是有正事要找你談談…」

聽到正事二字,嬈嬈立刻坐直了身體,還乖順的將兩隻手工工整整的放在了雙膝上,宛如小學生一枚。

教父

(本章未完,請翻頁)

被她的動作驚得一怔,好氣又好笑。

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定了定神,才又繼續道:「資料沒錯的話,你大學應該是表演專業?」

「啊?」

嬈嬈驚訝的咧開紅唇,擺了一個O型。

「既然如此…那就幫我演個戲可成?」

「演戲?」嬈嬈震驚了!大佬的愛好都這麼奇特的嗎?

「嗯…和小琛有關,你,大概是最合適的人選了…」教父說著,將一摞資料遞了過來。

嬈嬈看著那檔案袋都是皺皺巴巴的也沒多想,便直接打開看了。

她看的很快,幾乎是一目十行的掠過。

然而表情卻越發的凝重…

纖細的眉頭漸漸的在眉心匯聚成了一座小山。

「義父,這些是真的嗎?」嬈嬈小心翼翼的問道,聲音輕的像是怕打擾到什麼。

「我也很希望是假的,可現實告訴我,它不是…」

淡漠的聲音依舊機械的沒有停頓和起伏,冰冷的將幻想中的人拉回殘酷的現實。

。。。

秦琛和冷斯諾原本打算一邊去黑網的酒吧喝酒一邊等嬈嬈。

可沒想到,才喝了幾杯,冷斯諾就被急急忙忙衝過來的蘇珊給叫走了。

說起來蘇小安也是點背,原本光芒就被嬈嬈蓋住了,沒人打理她。

更是在她去宴會廳的廁所時碰到了蹲女廁所的變態,被人當成小姐差點給強X了…

還好蘇珊力氣大,兩個人這才狼狽的從洗手間跑了出來。

但是那人似乎也是喝了酒,吵著嚷著說蘇小安踩壞了他的小兄弟,不管冷斯諾對蘇小安再煩,名義上她也是他的女人,蘇小安被人欺負了,他的臉上也掛不住。

無奈,他只得急急忙忙的跟蘇珊去處理,只想著趕緊解決了就回來。

卻不想,這一去,他又一次完美的失去了和哥哥敘舊的機會。

秦琛在吧台等了他一會,算著時間打算往教父的院子里走。

卻是不想剛放下杯子,一道身影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時間抹不去回憶。

女人的臉還停留在他書房的相框里。

看到是白蕊心,秦琛怔了一下。

「琛少爺能聊兩句嗎?」白蕊心期待的凝望著他,手指因為緊張不住的在身前絞著。

算了下時間,秦琛暗垂眼瞼,招來了服務生:「白教授喝什麼?」

「給我一杯瑪格麗特。」白蕊心語速極快的說道。

秦琛皺眉,想了想卻沒阻止。

也許,她想要對自己說話的,需要酒精來催發吧。

酒很快就端上來了,黑網都是一群大佬,這裡的酒也比外面調製的更加醇正和濃烈。

幾口威士忌下肚,白蕊心的緊張倒是真的被衝散了不少。

只是幾度張口,她都不知該從何處說起。

顯然,她的身份似乎小琛已經知道了。

可秦琛的反應,卻是她沒有料到的,這麼平靜,這麼淡定那雙黑色的眼眸里沒有一絲絲多餘的情緒。

「夫人若是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晚上天亮,黑網外人又多,您還是別喝太多了。」

聞言,白蕊心心中一暖,語氣越變得犀利:「小琛,我有話和你說!」

(本章完) 秦琛:義父,過分了喂!

哦不!本少爺英明神武,哪裡來的黑料!

「怎麼?小琛難道還怕本座把你媳婦吃了嗎?」

「當然不是…」秦琛無奈的垂手立在一旁,黢黑瞳孔里閃過一抹濃濃的擔憂:「只是嬈嬈現在是孕婦,我怕她睡太晚了對身體不好…」

秦琛誠實的回答道,兩隻手輕輕的搭在嬈嬈肩膀。

後者揚起頭,沖他太太眼皮:「安啦,大不了你一個小時後來接我就是了…」

「就是,哥,你都好久沒和我見面了,難道你就沒什麼想和我說的嗎?」見嬈嬈都開口了,冷斯諾立刻攀援上了秦琛的胳膊。

雖然他對秦琛的那點漪念已經隨著嬈嬈的出現變淡,但是能和自家哥哥單獨呆一些時光,他又怎麼會錯過。

見狀,秦琛無奈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不動聲色的將手抽了回來,一直待冷斯諾再三催促,他才依依不捨的跟著他離開。

走著走著,他還不忘嘀咕有什麼事不能明天再講,氣得被忽視的冷斯諾越發的想要拖延和秦琛單獨在一起的時間!

啊啊啊!那個女人真的是太討厭了!

陪他可愛的哥哥啊!

。。。

秦琛和冷斯諾相繼被打發走之後,嬈嬈卻沒有挪地方。

見秦琛走了,一些原本礙於他震懾力的人也都紛紛前來拜見教父,送上一些禮物…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了嬈嬈,那些人送的禮物大多都是一些古董首飾,不到半個小時,嬈嬈腳邊便多了兩個箱子,盛滿了各種南非大鑽石。

「行了,該見的我都見了,回去吧。」

似乎是倦了,黑網教父忽然揚起了手,招來了自己的管家。

嬈嬈是孕婦,他自然不能讓兒媳婦推自己,為了節省時間,嬈嬈也坐上了輪椅,當真是個新奇的體驗!

他們的離開,讓宴會廳里少了些拘束,多了些人氣。

原本還戰戰兢兢的殺手們富商門都借著酒意混在一起攀談,不管曾經在外面有著多少深仇大恨,總歸今天,在這裡,那就是朋友。

畢竟,還沒有哪個蛇精病敢在教父的生日造次,除非自己活膩歪了,也不考慮家人了。

嬈嬈想。

重生之凰謀天下 身為一個幾乎掌握了幾個洲財富的男人,生活應該是極其奢靡和神秘的。

或者住的地方,怎麼樣也得有幾十道機關,不然睡都無法睡安穩,仇家太多,可能每分每秒都有人會想要你的命。

可越是和這位老人聊天,嬈嬈越發的察覺到很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殺人如麻的他並沒有那種殘暴的戾氣。

坐擁財富的他也沒有過分張揚的性格。

反而。

他低調,冷漠,而且睿智。

「到了…」

「怕的話你可以不進去…」

就在嬈嬈蘇思亂想開腦洞時,管家大叔忽然停下了腳步。

話自然是教父說的,在嬈嬈面前,多出了一道綠色的門。

鄰的近了。

門上樹葉的紋路越發清晰,蕩漾著先翠欲滴的生機,就像是通往愛麗絲仙境的入口。

「為什麼要怕?義父又不會吃人!」 豪門劫:邪帝的痞妻 嬈嬈眯起眼睛,手指捏起一片樹葉,是真的!

王姬不容易 輪椅上的老人不動聲色的笑了一聲,機械的聲音在空蕩的走廊里迴響著詭異的曲調:「我的確不會吃人,但我會殺人。」

「唔…這樣啊…」

嬈嬈順勢捂住了胸口,露出了一段蓮藕般白皙的手腕,手腕上戴著和秦琛同款的情侶手鏈,粉色的鏈子上有著一個小巧的鈴鐺。

叮鈴鈴——

她晃動著手腕。

淺笑嫣嫣:「可是義父不會殺我呀!而且,你可是剛剛宣布了,要保護我和你的外孫了…」

深夜是靜謐的。

月色下的沙漠似乎也沉睡了,變得安詳,寧靜。

老人沒有再試探嬈嬈,只衝著管家點了點頭。

門開了…

屋子很大,傢具很少,以及那些木頭,和老人一樣似乎都是上了年紀。

「普洱,觀音,碧螺春,喝什麼?」

「半夜喝茶是不是不太好?」嬈嬈環顧了一圈,貼心提示道。

房間里的布置都很簡潔,也很乾凈,細小到發黃的白色的牆紙上沒有一個印子,想必她家男人那身潔癖,應該也是和這位有些關係的。

「也是,那就來兩杯牛奶吧。」

他吩咐著,當著嬈嬈的面取下了最外層的面具,露出了乾淨的下巴。

盯著他的下巴,嬈嬈心頭那抹不適感又強烈了幾分!

剛剛進門的時候,她就聞到了一股子屬於女子的清香,她還想著是這位教父大人在金屋藏嬌,可當眼前的教父大人去掉面罩時,鼻尖的清香又濃郁了…

嬈嬈倒是沒敢把人往性別的方向去聯想,畢竟這世界上有許多男人長得比小姐姐還要精緻甜美。

可看著教父光禿禿的下巴,她還是忍不住腦補了許多…

按照外界的傳聞,這位都快70歲了。

這也保養的太好了點吧?

很快,兩杯熱氣騰騰的牛奶被安放在了嬈嬈面前。

管家大叔貼心的還準備了方糖,臨行時還將門給帶上了。

「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耳邊乍然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驚得嬈嬈手指一顫。

抬起頭迎著那雙眼睛,這才想起此刻對面人的身份。

「您和我想象中的也不一樣…」

「哦?是嗎?」

「是啊…甚至不知道怎麼的,我覺得您身上非但沒有傳說中的那種暴虐,反而很優雅從容,就像是我的舅舅一樣。」

道緣儒仙(仙緣) 「你舅舅?」

「嗯,一個很厲害的人,也是我的偶像。」提起玉祁,嬈嬈的雙瞳里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了自豪。

教父怔怔的看著她的眼睛,很乾凈,也明媚,很像曾經的自己…

「那隻能說,你的直覺不太准,我都不記得我手上染過多少條生命了…」垂下眼瞼,教父淡淡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