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怎麼,這麼快就睡醒了?我還以為你要等到中午才會給我打過來呢。」


對於他的嘲諷,吳華也是沒有功夫理會,而是繼續朝着他詢問起了這件事情。

「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向華強下了最後的通牒,說是今天不把律師函公佈他就要採取行動了,你也知道這種事情下,我肯定調查不了長茂集團的案子了,不過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幫你拖延一下時間,至於接下來怎麼做,要採取什麼措施,你可就要抓緊了。」

他說完,頓了一下,覺得自己有些多嘴,又繼續補充了一句,「不過這律師函到底發佈不發佈,還是要看你的決定。」

他這麼一說,吳華總算是冷靜了下來,心中雖然依舊不爽,可是他的嘴裏還是給出了結果。

「我們先把律師函給曝光出去,不過這件事情的行程你得全程和我通報,我看看能不能用其他的辦法再給長茂留下點時間處理這件事情,這情況一出去,如果長茂的股票再出了問題,那可就真的沒救了。」

「我知道了。」常勇志回答的爽快,似乎早就猜到了吳華的決定,他又和吳華交代了一下他將做的事情,這次才徵詢了一下,掛斷了電話。

原本準備在家裏痛痛快快的睡一覺再起來想這件事情的處理辦法,可是現在看來絕對是已經沒有這個時間了。吳華果斷的從床上怕了起來,一最快的時間洗漱穿着,出門便奔著工作室而去。

而另外一邊,常勇志接到了吳華的答覆之後,也是開始行動了起來。他首先和向華強交接,說明了自己公司這邊的打算,同時也開始拖延起了時間。

「這件事情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大事,我已經交代了手上的員工,先把相關的事情查清,今天中午就把律師函送到各大媒體手上。」

常勇志的話根本就不是商量的語氣,而是明確的告訴向華強他的做法,向華強自然是氣憤的,手在桌上猛的一敲,便是開口拒絕。

「哼,既然決定好了,何必不痛快一點兒,你現在發佈,那些媒體中午就能夠公佈,一定要等到中午再發佈,難不成你們在搞什麼鬼?」

「這怎麼可能,既然都答應了你,我們自然是抱着誠信的,長茂集團的事情我之前也有插手,現在他們要出事了,我自然要把和他們的聯繫斷掉,你這麼突然的提出要求,我不過也只要了半天的時間,似乎並不過分吧?」

對於談判這種事情,常勇志本來就不差,早在來之前,他就想好了應對的說辭,只要向華強不想撕破臉,他就有把握爭取到這個時間。

果然,只見那向華強的臉色微變,火氣卻沒了之前那麼大,雙手交叉的放在了桌面上,許久才再次開口。

「好吧,不過我可先告訴你,如果在今天晚上,我看不到那律師函的公佈內容,這件事我可是你們兩家都不認。」

這句話說完,他便是對常勇志發佈了逐客令,助理直接幫他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他也沒有興趣在這裏多待,對着向華強笑了一下,還不忘留下保障。

「向總,你放心,做生意的,誠信自然是妖保證的。」

他說完,走出了向華強的辦公室,直到離開了他的公司,他才冷下了臉給吳華回了個電話。

「事情搞定了,你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這邊?」

吳華開口,朝着周圍看了一眼,語氣里充滿了焦急。

「我正要去工作室,找工作室里的人在你公佈律師函之前先給長茂集團發個通告,讓他們先處理一下,免得一下被那些買了樓的客戶給電話轟炸死。」

對於這一件事情,他能夠幫的也就這麼多了,不過這件事情也算是長茂倒霉,他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不過是時間問題,只是不知道來的這麼快。

「那你快一點,已經十一點了,不然他們只有半天的時間,你想讓他們怎麼處理的及時。」

吳華自然之道這一點,但是他能做的只有這麼多,長茂能不能躲過這一劫就只能看他們自己能不能處理好了。

想着,他掛斷了電話,加快了腳上的步子。

到了工作室門口,每個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吳華猛地在門上砸了一下,一時之間,大家都朝着他看了過去。

「吳哥,這事怎麼了?火氣這麼大?」

一個男人開了口,吳華也是火急火燎的開*代了起來,「手上的事情都給我停一下,現在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們做一下,長茂集團的人員名單你們有沒有?沒有給我讓讓,我發給你們,你們現在立刻給他們集團重要的職位發個通告,告訴他們他們公司被起訴的律師函要發佈了。」

聽到了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是一愣,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而且被通告的是什麼事情,他們也並不是很清楚。

「律師函?為什麼發了律師函要這麼急?」

「難不成是哪個之前說過的他們樓盤死了人的事情?」

忽的又人說了一句,工作室的人都炸開了鍋。

樓盤死人這種事情可不是什麼小事,多少樓盤就是因為這種事情導致價格大降,這可是很大的影響,如果真的就這麼沒有防備的被這麼一搞,那後果….

「都給我住嘴!讓你們辦事呢!在那邊啰嗦什麼啊!」

吳華氣憤的把滑鼠朝着桌子上一拍,工作室里頓時沒了聲音,他就搞不懂了,他都說了是十萬火急的事情,這些人卻可以像是沒事人一樣有說有笑的。

看他這樣,也是有懂事的人站了出來,朝着他安慰道。

「吳哥,是我們不懂事,你文件發好了嗎?我們立刻幫你去辦!」

他說着,朝着吳華使用的電腦看了過去,他們工作室的電腦都是關聯的,能夠互相發文件,而那電腦之上,顯示著已經將文件發給了所有人。

那人說完,也是學着吳華的樣子猛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朝着大家吩咐著,「還不快點兒動手?看吳哥急的。」

看他們這種嚴肅的樣子,大家倒是真的不敢再討論,紛紛回到了作為之上,趕緊按着他說的去做。

看到大家都行動了起來,吳華這才算鬆了一口氣,不過心裏也真的擔心了起來。如果按著常勇志說的,今天下午這件事情就會被公佈出來,他倒是真的想不到,長茂集團能夠相處什麼絕妙的辦法轉危為安。

「我要是那些買家,知道了這種事情,肯定是會想着退房,而且那些準備買房子的也不會買這種會出現命案的地方,這還真的是足夠麻煩。」

想着,吳華卻又晃了晃腦袋,「想這些幹什麼?這些都不是我該想的,我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就看他們長茂集團的人自己怎麼做了。」

不過,他倒是希望,自己做的這些都是值得和有用的,可別花費了他這麼大的功夫,最後卻沒有一點兒作用。

他正想着,幾個工作室的兄弟都紛紛和他開口。

「吳哥,事情做好了,還有幾個人給我回復了呢。」

吳華的神情放鬆了下來,語氣也沒了剛剛的兇惡。

「謝謝兄弟們了,你們想吃什麼?今天中午你們吳哥請你們吃點兒好的。」 第418章

掛了駱爺的電話,鍾眉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林先生,你早就想好了對策么?」

「能不能給我說說。」

林壞暫時不想說,笑道:「你不是還要請駱飛燕吃飯嗎,先去吃飯吧,我也餓了。」

其實他是不想去的,有這時間還不如回家陪老婆。

不過讓鍾眉一個人去赴約,他有點不放心。

這麼好的女孩,不能讓駱飛燕給染指了。

鍾眉當然是很高興:「好的,我還以為你不會去呢。」

其實,她不想這麼快跟林壞分開,現在林壞自己提出來要一起去,是不是說明,林壞也想跟她多待一會兒……

真好!

而駱飛燕,早已經在鑽石酒店訂好了包廂。

一想到鍾眉被她灌醉,扛回家的樣子,她就興奮。

不過,當她看到林壞也走進來的時候,頓時有些不爽起來。

媽的,師祖怎麼這麼不長眼,盡攪合她好事。

有林壞在,她還怎麼對鍾眉下手?

嗯,先把這老傢伙灌醉,只要把他灌醉了,他就不能阻止了吧。

駱飛燕直接讓服務員拿來幾瓶高度白酒,還有大號的酒杯。

林壞看了眼,笑道:「燕,喝酒用得着這麼大杯子?」

駱飛燕:「怎麼,師祖害怕了?」

「我一個女人都不怕,師祖要是不敢喝,可是會在徒子徒孫面前丟臉的。」

林壞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喝酒就對瓶吹,為什麼要用杯子這麼麻煩?」

駱飛燕頓時樂了:「好,師祖不愧是師祖,就是有魄力。」

「那咱們就不要杯子這麼麻煩,直接對瓶吹吧。」

鍾眉目瞪口呆。

同為女孩,怎麼駱飛燕這麼能喝,還對瓶吹……

半個小時后。

桌上的菜還沒吃幾口,林壞和駱飛燕已經一人吹了兩瓶,鍾眉也小酌了幾口。

她無法想像,這麼辣喉嚨的東西,駱飛燕是怎麼喝下去的。

反正……駱飛燕最後是醉了,『砰』地一下趴在桌上,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臨暈過去之前,她還不甘心地看了鍾眉一眼。

師祖這個牲口!

回回壞她好事!

再看林壞,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只是臉微微有些發紅。

林壞從駱飛燕身上搜出來錢包,遞給鍾眉:「一會兒你拿她的錢去結賬,我先回去了。」

見林壞要走,鍾眉頓時委屈得想哭。

她一個女人,又喝了酒,還大晚上的,林壞就這麼放心她一個人回去么?

這男人也太不會憐香惜玉了。

加上喝了酒,鍾眉情緒有些激動,頓時掉起了眼淚。

林壞一臉的莫名其妙,怎麼還有人喝着酒喝着喝着就哭了呢。

看來鍾眉平時的壓力很大啊。

他忙安慰道:「怎麼了,小眉,你哭什麼?」

鍾眉一臉委屈地看着林壞:「我哭什麼,難道你不知道么。」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就算不急着表白,起碼也要讓林壞知道她的心意……

林壞更莫名其妙起來:「我知道什麼……我沒欺負你吧。」

鍾眉深吸一口氣,哽咽道:「林先生,你知道我為什麼放着好好的酒店行業不做,非要躋身進醫藥行業這個大染缸里么?」

林壞搖頭:「不知道,為啥?」

鍾眉:「因為我喜歡的人,他也是學醫的。」

林壞若有所思起來,看來鍾眉是為情所困啊。

鍾眉:「那你恐怕更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留在唐氏集團,頂着這麼大的壓力,去幫你打理天鴻公司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