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怎麼,打不過又縮回去了,不過今天你再怎麼縮,我也不會放過你!」


沐青青提著屠靈棍,紅唇微掀,卻是露出一抹笑來。

「主人,你和它費什麼話,直接亂棍打死就是!」

小金停留在半空之中,一雙金色的眸子中閃現著嗜血的光芒,看來這龐然大物將小金身體內那嗜戰的因子,成功的激起。

「哼,狂妄!在本王面前你也膽敢放肆。」

那黑色濃霧之中,不斷的傳出嘶吼與咆哮之聲,對著沐青青與小金大喝一聲。

喝聲落下,整片黑霧空間也是隨之震顫不已。

「我今天就放肆給你看了!」

沐青青冷哼一聲,隨後那屠靈棍中不斷翻騰的黑霧之中,竟是參雜進了一抹血紅之色,那紅色的光芒在這片黑暗的天地中,看起來是如此的妖艷與詭異。

話音落下,沐青青身形已經再次爆射而出,其目標正是那不斷蠕動的黑色濃霧。

眼見沐青青來襲,那黑色濃霧竟似隱約抽搐了下,隨後便是濃霧翻滾,又是幻化出了一隻與屠靈棍一模一樣,通體漆黑的棍子,與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轟然相撞。

小金還要出手,卻突然產生了一種眩暈之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金不由得自言自語道,既然不能出手,也只好停在遠處緊張的關注著兩方的戰事。

嘭!

又是一道能量的炸響,可這一次強烈的撞擊之後,沐青青並沒有像之前一般身形後退十數米,這一次只是僅僅退了三步。

「哼,看來你的本事也不怎麼樣么,讓你嘗嘗我的絕招!」

說罷,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猛然向半空之中飛掠而去。

與此同時,沐青青的一雙玉手也是在胸前不斷的快速結印,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道殘影,不斷的變化著。

嗷!

感覺到周圍靈力正在逐漸變得紊亂,那虎首龍尾獸的心中也是突然產生了一抹不好的預感,絕對不能讓她將印結結完。

想到這裡,那團黑霧驟然翻滾,其中發出一了道響徹天地的吟嘯之聲,隨後便是對著沐青青爆沖而去。

「今日便是你這狂妄人類的死期!」

那濃霧之中傳出了一道陰森的話語,隨後整團霧氣不停的變幻著各種造型,眨眼之間便已經來到了沐青青的身前。

「去死吧!」

嘭!

隨著喝聲落下,那團漆黑的濃霧驟然與沐青青相撞,發出了一道驚天的能量炸響。

黑霧翻滾,連那封縮的濃霧結界也同樣是變得晃動不已,搖搖欲墜!

小金幾乎是化作了一道光,沖向了沐青青所在的方位,但是不知為何,自己那種頭暈的癥狀卻是越來越明顯,以至於飛行到半路之上,卻是突然墜落而下。

那不斷翻騰的黑霧之中卻是傳出了一道陰森的冷笑:「本王想要處決的人,還沒有可以活過明天的!」

「哦,是么,怕是這一次要讓你這個狗王失望了!」

話音落下,在濃霧之中,驟然傳出了一道清冷的男聲,其聲音之中還帶著明顯的揶揄之聲。

「是誰?」

那濃霧當下大驚,隨後便是身形驟然爆退。

「哈哈,你這個狗王,跑的到快,小爺我到是沒有想殺你,不過她到是不一定了喲!」

王絡仰天長笑,而後伸出手指了指那一旁印驟停的沐青青,而後說道。

「你、你到底是從哪裡跑出來的!」

黑霧又變幻成了虎首龍尾獸,一臉震驚的望著眼前的這名黑少年,憑它的實力居然沒有感應到他任何的存在。

「小爺我從哪裡出來的,你還沒有資格過問,你到是不如想想自己接下來怎麼接這一招吧!」

王絡唇角微勾,緩緩抬起手,指了指那半空之中濃郁的黑霧,而後笑道。

「什麼?」那虎首龍尾獸當下眼瞳驟縮,因為他從那漆黑的無比的天空之中,感受到了一抹極度危險的氣息。

隨後它便是看到,那漆黑的天空之中,一條龐大無比的金色巨龍在那雲層之中不斷的穿梭著,泛著一抹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

萌妻寵上天 吼!

一聲龍吟響徹整片天地,其內所蘊含的強大威壓,使得站在下方的虎首龍尾獸的後背不由得一沉,甚至是連行動與呼吸都發生了極大的限制。

「這….這怎麼可能?」

虎首龍尾獸感受著那一抹強大的真龍威壓,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這世上千年之中,龍族基本上已經銷聲匿跡,不再出現。

可眼前的這名少年,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他又怎麼可能使用出含有如此精純龍氣的武學?難道他的身上有著龍族的血脈不成?

它當然不知道,自從沐青青契約了黑龍之後,雖說黑龍的狀態並沒有恢復巔峰狀態,但其身上的龍氣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以至於她所使用的真龍降臨之中也存在著濃郁的龍氣。

「落!」

沐青青薄唇輕啟,隨著那聲音的落下,天空之中的那條金龍便是裹挾著無已匹敵的強大勁氣,對著那地面之上的虎首龍尾獸轟砸而去。

那虎首龍尾獸驚恐的發現,它全身的氣息都被道龍息所鎖定,根本難以挪動分毫。

眼見那金龍離自己越來越近,虎首龍尾獸的雙眼之中終於浮現出了一抹恐懼,它在這一刻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慘死的模樣。

「不,我不能就這樣死去!」

虎首龍尾獸突然仰天大吼,而後猛咬舌尖,一口精血驟然噴出,血霧漫天飛下,落在了那虎首龍尾獸的身體之上。

此時那金色巨龍也最終轟然落下。

嘭!

吼!

隨著一道能量的炸響之後,接踵而來的是一道古老而又低沉的嘶吼之聲,在那能量暴動的中心中傳出,隨後沐青青與王絡便是看到,一道龐大的身影從那能量爆炸的中心緩緩動了起來,最後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緊挨著張北羽他們的是二年一班的大鵬,他眼看著幾個人一個一個跑過來,心想莫不是已經輸了,這就要跑?還沒回過神來,職專的人已經撲上來。面對兩面夾擊,大鵬的人瞬間被職專淹沒。

張北羽這時候也只能在心裡默默道個歉……

江南讓其他人到後面偷懶,自己跟張北羽、王子奔著齊天去了。齊天所處的位置是中心,前有李俊楓、霍狄、賀天雷,左右是張尊和陸乘風,後面還有恐龍,可以說是很安全。

齊天一見到他們三個人立刻笑了出來,「不錯不錯,表現不錯哈哈!」張北羽一陣頭大,疑惑的看向江南,江南也用同樣的眼神回看他一眼。兩人不解的是同一件事:明明三高已經被壓制,眼看就要輸了,齊天為何還笑得出來?

而且這個笑容絕對不是裝的,可以看出來他很輕鬆。

江南跑過去立刻說:「天哥,咱們的人比職專少了不止一倍!」沒錯,剛一開打的時候又有不少人從學校里跑出來加入戰局,沒辦法,這是人家的主場,就是不缺人。

齊天平靜的點了點頭,點起一根煙悠閑地抽起來,彷彿身邊的廝殺拼打與他無關。「我知道。」

張北羽和江南面面相覷。說實話,無論從哪個角度,大家都希望能贏。張北羽腦中想了一下,又看了看對面的林森。他此時也很淡定,穩坐釣魚台指揮大局。

看到林森,馬上就有一個想法在張北羽腦中出現。他看看齊天,在考慮自己是否合適說出來。齊天注意到他的神色,說:「小北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張北羽點頭道:「天哥,有些事你肯定明白,我說就顯得多餘了。」齊天大笑幾聲,「沒事,說。」張北羽聞言重重點頭,「俗話說,擒賊先擒王。如果林森倒了,勢必會影響整個職專的氣勢。雖然說是為了守衛學校的榮譽,但老大如果**掉,還有幾個人真能拚命。我覺得,這是咱們唯一的機會,絕地反擊的機會!」

齊天嗯了一聲,若有所思的點頭,「怎麼個擒王?」

「挑幾個人,組成一支最精銳的隊伍。叫其他人開路,讓這支隊伍直插敵人心臟,幹掉林森!他一倒,我們就能反擊。」

「哈哈哈,好,那你說挑誰?」「風火雷、李俊楓、黑子、段錦麟,還有我!」

齊天側目看著他,「你不是跟李俊楓有仇么?還會想著跟他合作?」張北羽苦笑兩聲搖著頭說:「在三高和職專的勝負面前,那點仇根本不算事。」齊天吸了口煙,微微眯起眼睛,頗為認真的說:「有氣量!分得清輕重,拿得起放得下,能成大事!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張北羽被誇得一陣尷尬,「天哥真是過獎了。你覺得怎麼樣,如果行的話,事不宜遲,現在就叫人吧!」

齊天點了點頭,緩緩開口道:「別急。首先,我當然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這個道理,幹掉林森,他們沒了主心骨,就是一盤散沙。其次,你的這個主意雖然不算多高深,卻條理清晰,連人選都挑的不錯。」

說完,齊天停頓了一下,笑著看著他們三個人。「你們就不好奇我為什麼這麼輕鬆?」三個人齊刷刷的點頭。

「哈哈,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怎麼會召集全校的人跟著我打職專?如果輸了,我就成了個笑話,在盈海市豈不是混不下去了。」

三個人聽后一臉驚訝。齊天這麼說自然是早就想好了辦法,並且是有必勝的把握。可照目前的形勢來看,三高几乎沒有反擊的能力了。除非是像王子說的,他還找了社會上的人?或者是另有援軍?

「天哥的意思是?」江南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你們知道我在這邊租了兩套房子吧,那幾天除了每天跟職專打,我還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什麼事?」張北羽馬上問出來,他的好奇心本來就重,此刻更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讓齊天有這麼大的把握贏職專。

他說了兩個字,在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睛里露出寒光。「策反!」

張北羽、江南,就算冷冰冰的王子也長大了嘴巴,吃驚!當然吃驚。用齊天的話來說,這也不算特別高深的手段,但沒有一個人往這個方面想。仔細想想,以齊天的手段想策反幾個職專的骨幹,並不是難事。

齊天拿出了手機,似乎在發消息,一邊打字一邊說:「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他們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看向氣定神閑的林森。

不過十秒鐘,離林森最近的五六個人同時摸向口袋。幾個人動了一下,立刻停下動作,只有一個人把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僅僅是一眼就把手機放回口袋。然而林森完全沒有發覺這些。

張北羽看的小心臟咚咚直跳。難道,這幾個人會同時向林森下手?這是他的想法,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林森插翅難飛。要知道,這幾個人站的位置離他最近,絕對是親信中的親信。就像張北羽和小乞丐、麻桿,齊天和風火雷一樣。

試想有一天自己被小乞丐和麻桿在背後捅一刀是什麼滋味?張北羽打了個冷顫,他不敢想。那種心理上的傷害遠比肉體傷害更加強烈。

他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那幾個人就是要同時對林森下手。

緊緊挨著林森站在左邊的人突然抬手一拳打在他臉上,林森往後一仰,另一邊的一個人抽出砍刀削在他胸口,緊跟著,後面兩人紛紛掏出刀砍在他後背……一眨眼間,林森身中五六刀,跌跌撞撞的往後退,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他們幾個。

大部分職專的人還在前面打,沒有注意到自己老大的情況。後面有四五十個人,然而他們對這場景絲毫不驚訝,而是慢慢圍了過來。

「你們老大已經躺下了!」一聲巨響從交戰的人群中心散發出來,這句話像個炸彈在職專的人群中爆發。說話的人是霍狄。職專的人紛紛轉頭看過去,果然看見林森躺在地上,臉色煞白,身上都是血跡。站在他身邊的幾個人拿著刀,有的刀還在往下滴血,他們幾個都是職專核心圈子的人。

「森…森哥,這是怎麼回事!」「嗎的,是他們乾的!」「叛徒!他們是叛徒!」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草!給森哥報仇!」職專的人群情激奮,有一小半人即可調頭沖向料理林森的那幾個人。

他們幾人顯然有了準備,那四五十號人就是他們的手下。一聲令下,立刻擋了上來。

三高的人也都發現了這一變故。有些聰明的人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比如張尊。有些腦袋不太靈光的還真以為職專鬧了內訌。不管怎麼樣,林森,這個職專的老大被親信出賣,身中數刀倒在了地上。饒是統一了混亂不堪的職專,這位不知經歷了多少惡戰的老大,剛才也絲毫察覺不到危險的氣息。沒辦法,他與那幾個人之間有種人世間最寶貴的東西——信任。

可這信任,卻把林森送入萬劫不復之地。

霍狄和賀天雷同時發力,大吼道:「兄弟們,林森倒了! 校花的透視高手 職專完蛋了,沖啊!一口氣打進去!」「哦!!」三高這邊發出一陣咆哮,士氣倍增,頓時朝職專的人打過去。

職專走了一部分人再加上心生不安;三高起勢爆發,迅猛反擊。這一來一回之間,職專明顯有些招架不住。三高終於不再一味防守,開始反擊。

話說有一部分人沖向了那幾個倒戈的親信,在他們還沒走到的時候,又從後面冒出二十來人從他們背後打上來!

倒戈五人組中的其中一個站出來大喊:「勝負已定!我們不想對自己人動手,識相的就投降!」他這麼一喊,當時就有不少人停下腳步。

「哐當」一聲,一個職專的混混丟下了手裡的鋼管,直接往學校裡面跑。他是職專第一個投降的人。投降絕對是一種連鎖反應,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

前面還在纏鬥,後面不斷有人丟下手裡的傢伙,或是一路小跑,或是低頭慢行,進了職專。當然也有沒投降的人,倒戈五人組一點不慣病,管他是不是同一所學校的,立刻帶人打過去。

如此一來,職專面臨著失去老大、高層倒戈、不斷有人投降以及前後夾擊四種情況。真是……張北羽不知道說什麼好,整個過程不過一分鐘,他看著眼前的景象呵呵的傻笑。

同時,心裡由衷地佩服齊天的手段。

齊天慵懶的撓了撓頭,「這五個人是林森這個圈子裡最核心的人,其中有兩個跟林森從初中就在一起玩。我許給他們每個人一筆錢,並且承諾可以幫他們轉到三高。就是這麼簡單……」

江南弱弱的問齊天,「天哥,那其他人?」「其他人自然是他們五個的手下,這些人我就管不了,他們也管不了。在跟我的談判中,這些人不過是他們五個手裡的籌碼罷了。」

張北羽嘆了口氣。倒戈五人組也許還有出路,可以來三高跟著齊天混或者拿著齊天給的錢去別的學校,當然他不知道這筆錢是多少,如果夠多的話甚至可以去其他城市。但是他們手下的人呢?誰來管他們?

他無法想象這些人會有什麼下場。跟著自己的老大背叛學校,到頭來卻被老大拋棄。他再一次認識到,底層的小混混有多麼可悲。自己要麼不混,如果選了這條路,就絕對不會只當一個任人宰割的小混混!

齊天走過來拍拍張北羽的肩膀,「好了,時間差不多了,警察也該來了,快點去收尾吧。打出你的北風的名號!」 此時的黑霧結界,隨著那黃金巨龍的驚天一擊,已經變得搖搖欲墜起來,其周圍所充斥的黑霧,也已經出現了潰散、變淡的跡象。

可是讓王絡與沐青青沒有想到的是,在那能量暴動的中心,卻是又出現了一道龐大的身影,隨著那道身影的出現,那逐漸變得潰散的黑色濃霧,卻又是變得穩固起來。

當兩人看清那黑物之中的生物之時,都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那原本的虎首龍尾獸已經消失不見,此時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隻通體瀰漫著血光的遠古血甲戰熊。

這戰熊的身體之上包裹著一層厚厚的血色戰甲,不僅如此,就連那戰甲之上還有著無數兩寸多長的甲刺延伸而出,只是這樣單單的看上一眼,便會是給人一種厚重與結實之感。

而且在它頭部的位置也同樣包裹著血色戰甲,僅僅只是露出面部的位置,在其頭頂,有著一根長達兩尺的尖角,最為詭異的是,那尖角之上,瀰漫著濃郁的黑色能量,如同是那黑色的閃電一般,閃爍著一抹爆戾的氣息。

此時它正居高臨下的望著王絡與沐青青二人,那紅色的雙瞳之中,瀰漫著一抹兇殘的光芒。

「絡哥哥,它難道會變身不成?到底哪一個才是它本來的樣子?」

沐青青不明所以,目光之中充斥著一抹駭然之色,望著那高達七八丈的龐然大物喃喃的說道。

王絡也是眼瞳微縮,因為他在那龐然大物的身上,感受到了一抹危險的氣息,而那異獸強大的能量波動,已經影響到了沐青青與王絡體內靈力的流轉。

「這或許才是它的本體,沒想到千百年前的黃金戰熊居然還有所倖存。」

王絡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感嘆道。

這黃金巨熊在千年前的那一場人魔大戰中,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們戰熊一族做為人類的坐騎,保護了諸多的人類免受那魔族的屠戮,但是那一場大戰,幾乎讓它們戰熊一族死傷殆盡。

像當時的戰鼓熊,黃金戰熊,風暴戰熊,幾乎都是舉族前來支持人類,最後連一隻都未有生還。

可沒想到在這片區域之內,居然還存有一隻倖存者,不過看其樣子,其身體也是受到了魔氣的侵襲,才導致它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如若不然那戰甲又怎麼會變成了一抹血紅色之色,應該是金色便是了。

「青青,我們不能傷它!打跑便是了!」

王絡側過頭,看著沐青青那絕世容顏,而後輕聲開口道。

「為什麼?」

沐青青當然什麼都不了解,隨便接著一臉苦相的開道:「就算要打,那也總得我們打得過才是,絡哥哥可別忘記了,剛剛連金龍降臨都沒有降住它!」

「對付這種遠古的東西,當然要用遠古之物與之相抗…….」

刺啦!

王絡話未說完,那黃金戰熊那龐大的前掌化做一抹血光,直接撕裂了空氣,對著兩人怒拍而下。

其速度非常之快,快到讓王絡都感到非常的驚訝,僅僅只是看到一道血色的光芒,隨後那隻前掌便已經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那其上所裹挾的的一股危險氣息,讓兩人的牙齒也不由得打起顫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