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怎麼,不敢比了,聽說葯不松沒有不敢比的局,今日卻……呵呵……莫不是怕輸了?」葯剛這頗為張揚的話語就是為了激將葯不松,不想比了?東西拿出來就不要拿回去!


「不敢比?!這是什麼話,都知道我葯剛十賭九贏,我還會怕輸嗎?雖然你那雙劍只是名字好聽一些而已,不過罷了,既然有人想要白送兩把劍,我又有什麼不敢取的。」葯不松拋出龍血火蓮。

「看誰取誰的。」葯剛毫無怯意,也是拋出那龍鱗碧電。

三物懸浮在高空,發出紅青黃三色,仿若那出世的異寶。

台下數萬人都看到葯剛和葯不松兩人各丟出一物,從那三物上發出的異彩,都是知道這三物非是凡物。

嘩然之聲響徹而起。


「那三樣東西莫非是獎給那積分排名第一的人?」

「我覺得是獎勵給前三,你沒有看到嗎?那裡有三樣,前三一人一樣。」

「這些東西絕非普通靈品和藥草。」

「那血紅色的草至少有五品,那兩把劍也至少是中品靈器。」

「誰得到還真是幸福啊。」

……

台下嘩然聲不斷,而那巨大的白色元氣屏內有了新的情況。

葯魂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闖過了第一關,而他們所站之地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

轟隆隆——

地面出現一個又一個的洞,土泥翻飛,竟有東西從下面往外面鑽。

「這是……」葯魂啞然,這一次不知道他們要面臨的東西是什麼。

轟隆隆的聲響持續大作,當大家看清楚那些從地底冒出來的東西時都是大駭,這些人高達三丈,渾身閃著金光不著一物,面無表情又瞳無神,手中劍著一把金色長劍。

「這是傀儡?!」葯魂驚呼出聲。

這時腰間的的腰牌閃出一道流光飛入他眉間:火元氣入劍,擊中傀儡全身四百零九處穴道,傀儡自滅。連續擊滅十隻傀儡,方可通關。 「十隻?」葯魂大呼一聲,要用到火元氣,就算每一次出手全部擊中,也要連續四千零九十次,這對體內殘留的元氣有著巨大的考驗。


而且這些傀儡看上去絕不是善茬,肯定不會站在原地等著別人去擊打,和這些金屬傀儡打起來元氣會用出去更多。

「這哪裡是和平五項區,根本就是坑人五項區。這樣弄下去元氣遲早散盡。」葯魂嘀咕的同時發現那傀儡人眉心有一道光線傳出和葯魂腰間的腰牌聯繫起來。

「這是……」葯魂有些啞然,他那腰牌早就和他建立了聯繫,有他的基礎信息。而這傀儡人和腰牌建立聯繫,難道是要取得他的信息。

就在葯魂思索間,那傀儡人眉心閃出一道金光,浮現「葯魂」兩個字,隨即消散掉。

「看來這個傀儡是認準我了?」葯魂低呼一聲,視線看向四周,發現其他人也遭遇到時同樣一種狀況,每一個從地底冒出來的傀儡眉心都浮現出一個金光閃閃的字,全是進入這一關葯族子弟的名字。

咻——

傀儡手中的金劍發出一道耀眼的金光,而後那劍竟是突然從那高達三丈的傀儡手中飛出,直直的向葯魂飛來。

葯魂閃也不閃,因為那劍是劍柄沖著他飛過來。手一伸,直接將那劍拿在手中。

砰——

金劍劍尖掉落在地,葯魂拖拿著劍柄,那劍上極重,足有一兩百斤,和看起來十來斤大相徑庭。

「這麼坑人……」葯魂望了望四周幾乎所有人都被這劍給坑了,葯魂雖然肉身力量強橫,還可以接收後天武魂來提升力量,但是現在他是靈魂體,能發揮出來的力量有限。

「元氣。」眉頭一皺葯魂直接向那金劍中注入了一道火紅元氣,那金劍發出金光,變得輕巧起來。

轟——

幾乎同一時間,金色傀儡人向各自認定的葯族子弟沖了過去。

每一個傀儡都是一樣的大小。躲肯定不是辦法,只有按照規則想辦法將所有穴道全部擊中方才能進入下一關。

這一關對於身法意識和劍法都有一定的要求。

這才剛剛開始進攻,竟有人發出哎喲的呼喊聲,有人被傀儡擊倒,而那被擊倒的人全身元氣迸散,被擊中一次對他體內的元氣消耗很大。

轟——

就在葯魂這麼一愣神的時間,一隻金色鐵拳向他怒轟而來。好在他反應敏銳,身子微側躲了過去,那鐵拳帶著金光,金光靠近葯魂臉龐竟和他體內的元氣遙相呼應。

彷彿那金光能將他體內的元氣吸出去似的。葯魂大駭,腳在地面輕輕一跺,身子急速和那金屬傀儡拉開了距離,以防被那些金光爆散掉他體內的元氣。

「難怪……」葯魂嘴角微微抽搐,「難怪那邊那個臭小子被一拳打中,體內的元氣會如那般爆掉不少,嘿嘿,現在好玩了……」

拉開距離后,葯魂單手持劍,腳呈弓步,一前一後踮著腳,手中金劍尖端如那吐舌的靈蛇一般不斷的吐著元氣氣罡。


那金屬傀儡沒有神智,只認定那葯魂是他的目標,一擊未中又向葯魂沖了過去。

腳下一踮,金劍猛地向前刺出,尖端的氣罡陡然增長不少,那氣罡噴射而出。

當的一聲金鐵之聲響了起來,葯魂這一擊直接打中那金屬傀儡腹部「巨厥穴」之上,瞬間,那巨厥穴之上有一個紅點亮了起來。

「擊中了一個。」葯魂低中一聲,一劍掃出,劍氣橫飛出去,那傀儡獸體形雖大,但卻異常靈活,葯魂這一道劍氣並未擊中任何空道。所以它身上沒有任何地方紅了起來。

「一個紅點就是一個穴道。」四周響起了丁丁當當的金鐵聲。葯魂用眼角餘光瞥了一下,竟發現有人近身用劍纏打,悍然不畏那金屬傀儡身上發出來的金光。

「勇者無懼。」嘴角拉出一道戲謔弧度,葯魂笑道。

而後, 負了愛情傷了婚 ,他直接施展流雲步,一氣之下利用長劍優勢和劍氣,直接將那傀儡中門大開的胸腹上所有穴道全中擊成紅點。

「會陰!」葯魂低空穿行,從那傀儡襠下穿過,用劍柄在那廝的會陰「」穴上狠狠的戳了一下,「真是便宜你了。」

就趁著這隻體形碩大的傀儡不方便不方便轉身之機,手中長劍如那穿花蝴蝶一般瘋狂擊中數十道氣罡,那些氣罡全部擊中那金屬傀儡背部所有穴位。

「肩上!」腳一跺地,葯魂騰空而起,而後只見他倒飛而下,手上長劍如靈蛇起舞,將包括頭頂百會在內的數十個穴位擊中。

「兩腿!」葯魂施展起流雲步虛步,完全看不到身影,那傀儡也只能沖著空氣打拳。

傀儡身上的紅點越來越多,那些紅點猶如它的憤怒,這瘋狂的沖著拳,沖整也越來越快,可就是動不了葯魂分毫。

「腳下!」葯魂凝現身形,雙手猛的抓住那金屬傀儡的雙腿,然後向上使勁一提,那傀儡被葯魂抬離地面,而後葯魂手中金劍毫不留情的刺出,刺中腳底湧泉穴!

哧哧兩聲響后,那傀儡全身四百零九處穴位全部點成紅色,這時一道紅線沿著那些紅點如同一條小紅蛇般遊動起來。

眸光一凝,葯魂身形向後飛退。

轟——

紅線沿著每一處亮起的穴位走了一遍之後,那金屬傀儡直接炸成末。

二十分!腰牌上的總分再次起了變化。

還不等葯魂喘氣從地底再次冒出一隻一模一樣的金屬傀儡。

葯魂發現有人已經被金屬傀儡踩倒在地,那金屬傀儡不斷抬腳猛踩腳下的人,毫無感情可言。

而地上那人身體之上元氣不斷潰散,再擺脫不出來那小子就會因為那金屬人的重擊將他體內的元氣耗光而從這幻界里消失。

當——

那人也不是蠢貨,知道再不解脫出來他就要從這一次比試中退出了,長劍趁那金屬傀儡抬高腿一劍刺在它腳底湧泉。

那傀儡被擊中後有一定攻擊延遲,趁這一點時間那人翻身爬起,手中長劍飽含怒意瘋狂的向那暴踩他的金屬傀儡刺去。

噹噹當……

轟——

第二個傀儡向葯魂發難。

眉頭向下一皺,這一次已經有了上一次的練手,葯魂手不擒來,他出手快如閃電,到時了看不清金劍的狀態,不到十個呼吸將這隻傀儡完爆。

……

聽到一聲呼喝,葯魂往那道凄厲叫聲傳出的地方看了過去,一道紫色身影全身劇烈的痙攣著,在發出這一聲痛呼之後,他的身子爆開,變成點點紫光,向天空飄散而去,而那隻將其擊碎的金屬傀儡並沒有攻擊左右的人而是身子微微一顫,從原地消失不見。

見到這一幕,附近的人眼底湧出駭然之色,有人在被遭遇的第一隻傀儡打爆了。他的分數也止步於第一關取得的分數,如此一來,想要憑那個分數排近前兩百已是不可能,他的大比之路已然結束。

外界,一個白色身影丟下手中紫色水晶,雙眼睜開,而後悔恨的痛叫一聲,他知道若不是他在第一打得太隨意丟掉體內近九成的元氣也絕不會這麼早就淘汰。

當他再細看身邊情況時,方才發現蒲團之上除了他還坐有三個人,一個少女和兩個面龐很白的少年,顯然他們都是因為元氣不繼被傀儡金屬擊爆然後被幻界拋出來的。

他吐了口氣,心裡暗暗安慰自己道:「還好,我不是第一個……」

高台上,葯剛望著被金屬傀儡逼出幻界的四個人,幽幽道:「出來四人了,也不知道那葯魂何時被幻界逼出來。」

葯不松哪裡不知道葯剛那話里的意味,淡淡的道:「會的,會的,他遲早會的……」

葯剛一聽這話,面色陡然變得陰沉,這話是說那葯魂最後進入前十,比試結束時才會被那幻界逼出來。

「我就等著他!」葯剛面色陰沉,吐了一句氣話出來。

……

幻界里,葯魂終於看到距離他不遠的人被逼出了幻界,看他臨走時痛叫那模樣,就如被人殺死一般痛苦。

在這裡元氣耗盡等於被殺。

眸光變得凝重起來,葯魂沒有施展流雲步,而是用不怎麼消耗元氣的步法用劍擊爆第三隻傀儡。

第四隻,第五隻,第六隻,在和第七保對壘時,因為腳下一個失誤,那隻金屬傀儡一拳怒砸在葯魂胸口。

如果金屬傀儡有神智,它一定會很解氣,因為在此之前也已被葯魂身法調動如同那被戲耍的猴子一般來來回回饒著原地跑了十圈。

當然這一切它並不知曉,而是如一塊機器一樣不斷對著那看不清的人影沖拳,這一次他擊中了葯魂也沒有什麼感覺。

「咳咳咳……」葯魂一邊咳嗽一邊從地上爬了起來,剛才那一拳含著巨力一拳衝擊在他身上。

一瞬間他感覺胸膛快要被撕裂,如同有人拿著一根鐵鎚在也身上狠狠的重出了一下。

飛上枝頭變烏鴉[快穿]

「不用身法只是為了節約一下元氣,不想重蹈之前那個小子的覆轍,沒有想到被你們逼成這樣。肉身不在,也沒有辦法接收銅電晶體,被打一拳好痛……」劇烈的疼痛還沒有從葯魂體內消散,那個金屬傀儡再次向他暴衝過來。

「靠,還敢過來。」低聲罵了一句,葯魂腳在地面猛的一跳,元氣嘭的一聲爆向開來。

「你找死。」嘴巴里這麼說,不過葯魂卻是是沒有過多的使用身法,劍法用元氣,身法再用上元氣,對他體內的元氣將造成極大的消耗。

轟——

沖得近了,葯魂手中長劍竟是狂出一股強勁的白色罡風,那罡風把那金屬傀儡吹得拔拔地而起。

「滅了你!」葯魂瞧著那幾乎全身都亮起了紅點的金屬傀儡,直接沖了上去。

外界。當好七八個長老見到葯魂手中長劍狂出一股強風將那金屬傀儡吹到天上,眼裡都是充滿了驚喜。

「這小子懂得御風劍術。」藥酒放下手中的酒葫蘆,頗有些吃驚的道。

「難得難得,也不知道這小子如何弄到御風劍術的,一般人就算有劍法也領悟不到風之力,這小子不但領悟了風之力,還領悟的不錯。若是有御風劍術的大師對他指教一二,說不定將來能颳起颶風戰鬥。」葯不松一點也不吝嗇他的溢美之詞,侃侃而談。


「哼,雕蟲小技。一點風力又如何,一個沒有本命火焰的人在葯族根本就是廢人!」葯剛當然不認同這兩人看法,懂一點風之力想要真正領悟風之道,還差得十萬八千里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