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心一,別受傷了。」葉雄叮囑。


等鳳凰離開,葉雄這才收回目光,落到楊心怡臉上,見她獃獃地望著自己,奇怪地問:「怎麼這麼望著我,臉上有東西嗎?」

嬌妻不可欺 「如果你想去就去吧,我不會攔你的。」

「去執行任務隨時都有危險,能不會我還去,傻了不成?」葉雄笑道。

「別騙我了,我跟你這麼久,還不了解你?」

「我是真的這樣想,現在只想在剩下的時間裡,好好陪陪你跟家人。」葉雄認真地道。

楊心怡欣慰地笑了。

ps:跟大家聲抱歉,本來華博士跟三號的情節我埋了很多坑,要寫很久,現在只能一筆帶過,因為害怕涉政封書,以後大家就看不了,只能失保大,但是這不影響後面的情節。(未完待續。) 胡慧娘轉視沈博文道:「沈老師您的父親是什麼時候去世的?怎麼去世的?」

沈博文道:「我父親走的比較突然,就是在三月二十七日發生的那起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的。」

許玉揚聽到這裡似乎想起了什麼看了看眼前的沈博文,突然想起自己在事發當天看見的那位只剩下半張臉的白髮老者!

似乎沈博文與那位半張臉老人家長的還有幾分相似,只是想起那位老人家血肉模糊的半張臉許玉揚心頭難免又是害怕又是噁心。

胡慧娘道:「那之後的事情那?」

沈博文道:「之後的事情我們就不知道了呀。」

胡慧娘見沈博文沒有明白自己的話便解釋道:「你們有沒有為老人設立靈堂?有沒有進行祭奠?有沒有像剛剛的那道亡魂所說的那樣請道士來做法術?」

沈博文扶了扶眼鏡道:「雖然之前我們不信世間有這種看不見的力量,但是我父親畢竟也是小有名氣的國學大師,所以前面兩件事按照傳統我們都做了!」

「至於有沒有請道士做法這件事我們就不知道了。」

「胡小姐、玉揚學妹你們是清楚的,我本人對於這種看不見的力量之前是不大相信的而且還有一些抵觸,所以我一定沒有做過,也許是母親背著我們偷偷自己做的。」

胡慧娘微微點頭,「我記得剛剛提起你們家之前還有一位保姆照顧您母親來的,還能聯繫上嗎?」

「可以我這裡有她的電話。」

胡慧娘點了帶你頭:「麻煩你給她打個電話,問問她是否知道什麼,如果可以的話請她來一下是最好的了。」

沈博文撥通了電話,而胡慧娘道:「沈老師我和玉揚沒事在這裡轉轉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什麼線索。」

沈博文此時對於胡慧娘與許玉揚簡直奉若神明,連連點頭:「好好好,胡小姐你們請便。」

胡慧娘與許玉揚兩個人在別墅內樓上樓下,大概的轉了轉胡慧娘似乎並沒有發現什麼有意義的線索。

許玉揚卻在樓上的卧室里瞧見了老太婆與一位身材高挑,帶著金絲眼鏡的老爺子的合影!

而照片中這位滿頭銀髮,精神矍鑠與老太婆相擁合影的老人正是許玉揚在車禍當天看見的那位只剩下半張臉的老爺子。

許玉揚不免驚奇的「咦」了一聲,「原來真的是這位老爺子!」

胡慧娘問起緣由,許玉揚便將自己的當日所見講了一遍,「沒想到原來之前網上說的在車禍中遇難的國學大師竟然就是沈學長的父親。」

說著拿出了手機在網上搜索著那起交通事故的相關信息。

雲舒不免失笑:「看來那天發生的事卻是夠多的呀。」

許玉揚卻也毫不示弱的說道:「是呀,更主要的是那一天我還遇到了雲舒神君您的元神。」

說話時也已經搜索到了相關的信息,「原來沈博文的父親名叫沈振國,也是我們連海大學的教授,只不過是在連海大學中文系任教,是本埠著名的國學大師。」

「他的妻子名叫李彩鳳,退休前也是連海城著名的醫學教授。兩位老學者一向關係和睦,堪稱伉儷情深,相互扶持!網上都在說這樣一位優秀的國學大師因為意外身亡實在有些可惜。」

胡慧娘笑而不語,許玉揚看了看胡慧娘道:「神仙姐姐您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嗎?」

胡慧娘點了點頭道:「是呀,許玉揚你不明白所以也就不知道有什麼差池!」

「剛剛沈博文說他們為父親沈振國設立了靈堂也進行了相迎的祭司儀式那麼沈振國的亡魂在頭七,三七乃知五七都應該可以回家的玉揚你還記得嗎?」

許玉揚眨了眨呀:自己就是在四老海頭七的時候見過他所以才有了幫他完成了心愿,並且得到了他的饋贈。之後也見過他幾次但是不記得時間了呀,究竟是不是三七,五七自己也不記得了呀!

雲舒則開口道:「玉揚同學你想什麼那?沈振國能跟四老海比嗎?人家四老海現在可是謝必安與范無赦眼前的紅人,人家現在在冥府可是出入暢通呀。」

許玉揚點了點頭:好像也是這麼回事!「但是神仙姐姐,這有什麼關係那?」

胡慧娘道:「剛剛的那道亡魂說他們是四月十左右號來的,在這裡已經三個多星期!而事故發生在三月二十七號,他們怎麼可能看不見三七、五七回魂的沈振國那?」

這點小賬許玉揚還是能夠算得明白的,「是呀,如果這些亡魂在這個屋子裡待了這麼長時間的話應該一定可以見到沈振國的亡魂呀,怎麼她們會沒有見到那?」

雲舒發出一聲冷笑:「那麼說來只有兩種可能:一,那些亡魂在說謊。二,這家人他們並沒有進行祭拜,老人家的亡魂找不到自己的家,所以一直沒有回來!」

許玉揚眨眨眼:「不會吧,看這亡魂的樣子應該不會說假話吧,他們認都已經認了,還有必要再說謊嗎?」

「而且沈博文剛剛也都已經見勢過了神仙姐姐的手段心中自然早已生出敬畏之心,也不可能再有所隱瞞呀!」

雲舒冷哼一聲:「那你說為什麼那些孤魂野鬼附在這老嫗身上沒有能夠見到沈振國的亡魂?」

許玉揚啞口無言,不知如何以對,只得轉視胡慧娘:「是呀神仙姐姐,這怎麼可能哪?」

胡慧娘卻十分不以為然的微微一笑:「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道亡魂和沈博文他們雙方都沒有撒謊,而是被其他人做了手腳,比如那個施展拘魂咒,將這些亡魂拘來的道士!」

「當然還有最後一種可能那就是沈振國他自己不願意回來!」

許玉揚滿臉疑惑地看向胡慧娘:「神仙姐姐您這是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這些都只是姐姐的猜測而已。」

說話時胡慧娘與許玉揚走下樓來見沈博文已經掛斷了電話,許玉揚急忙問道:「學長怎麼樣聯繫上那位保姆了嗎?」

沈博文點了點頭:「聯繫是聯繫上了但是很可惜這位保姆已經回老家了估計這幾天也來不了,而且最近身體也不是很好,總是頭暈目眩,腦袋昏沉沉的,恐怕不能來幫忙了!」

雲舒在許玉揚的心頭冷哼一聲:「和這些孤魂野鬼在一個屋子裡待了這麼長的時間身體能好那才奇怪那!」

許玉揚問道:「那她有沒有說學長你的母親有沒有請過道士來家裡做法事呀?」

沈博文道:「這個我也問過她了,並得到了證實,說母親在父親的三七前是請了一位道士來家中做了一場法師,但是具體的情況她並不清楚。」

「而且都是母親與那名道士單獨聯繫的所以她並不知道該怎樣聯繫上那位做法事的道士!」

燈筆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每天陪著楊心怡在京城裡玩,游遍京城大大景,碰上星期六星期天,就跟葉洋洋,葉遠東一起遊玩,享受難得的平靜生活。

當然,前線的事情他也能第一時間知道,鳳凰每天都給他打電話,報告國安局的行動。

在華博士被抓的第二天,國家局出動所有精英,包括龍組,警衛隊跟情報科,三大部門一起行動,動用重型武器,以雷霆之勢突擊獸組織基地,進行一場有史以來最慘烈的大戰。

最後雙方各有損傷,但在龍在天帶領之下,還是將這個盤踞華夏多年的恐怖組織基地摧毀,擊斃多名恐怖份子。

接下來,國安局氣勢不減,把在其餘省份的基地繼續摧毀,短短一個星期,盤踞華夏的所有獸組織基地,被徹底摧毀了。

得知這些消息,葉雄很高興,最讓他遺憾的是無法抓到龍天涯,讓他給逃了。

不過,獸組織被摧毀,龍天涯已經成了無根浮萍,起不了作用,連華夏都容不下他了。

「首長在獸組織基地搜出很多關於基因戰士的資料,已經送到科學院,生化科研人員連夜攻克,希望能研究出疫苗,解除你身上的基因。」鳳凰打電話來。

「希望能趕在我死之前,研究出來吧!」

透視小房東 「放心,你不會死的。」鳳凰堅決道。

「在我沒死之前,你還有什麼表白啊,示愛之類的話,趁早出口,不然的話到時候就沒機會了。」葉雄沒心沒肺地笑道。

「滾。」鳳凰掛了電話。

葉雄躺在自家院子木椅上,欣賞著傍晚的夕陽。

最近,他明顯感覺到身體乏力,精神疲憊,心悸時不時發生,看來基因併發症已經真正影響他的身體了。

但是他看得很淡,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因為他不想讓家人知道他的情況傷心。

轉眼間,已經進入冬天,天氣開始變冷。

這天傍晚,他正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曬著冬天的太陽,突然一個聲音叫起來。

「表姐夫。」

唐寧跟葉洋洋剛進門,見到他,撲了過來。

葉雄感覺到一個帶著香風的身體襲來,唐寧居然毫不避嫌,一屁股坐到自己大腿上。

葉雄睜開眼睛,唐寧紅潤滑嫩的臉蛋近在咫尺,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一臉生氣模樣。

「你都是大姑娘了,坐人家大腿,害不害躁?」葉雄罵道。

葉洋洋沒想到唐寧會這麼大膽,站在一邊不敢話,臉上燒得厲害。她看著都覺得難為情,真不知道唐寧怎麼做得出來。

葉雄感覺軟軟的屁股在自己大腿上磨啊磨,特別有彈性,心裡不由得想起一些沒節操的壞念頭,然後身體有了某種反應。

「表姐夫,你怎麼這麼壞,都快死……」

葉雄連忙坐起來,用手堵住她的嘴。

這個胸殘,心怡沒告訴她,別在家裡人面前自己身體的情況嗎?

他本來躺著,唐寧坐在他大腿上,現在葉雄為了堵住她的嘴巴,突然坐起來,兩人的姿勢頓時就變得很暖味了,那姿勢,就像傳中的**********哥,我先回房。」葉洋洋臉皮薄,見他們這麼污的坐姿,飛也似地逃跑了。

「洋洋看著都覺得羞人,你就沒有一覺悟?」葉雄忍不住拍拍唐寧的腦袋,罵:「快下來,讓心怡看到,你就死定了。」

「坐著很舒服,我不要下來。」唐寧使性子。

葉雄二指屈起來,準備狠狠扣在她腦門上。唐寧怕疼,連忙跳下來,突然指著葉雄的褲襠,嘻嘻笑道:「表姐夫,你好污,瞧。」

葉雄連忙將衣服拉下來蓋住襠部,喝道:「滾。」

「表姐夫,你是不是對我懷有某種不良的企圖?」唐寧嘻嘻問。

「別逗表姐夫了,你怎麼過來了,不用上學嗎?」葉雄轉移話題。

「放寒假了,一放假我就直奔機場飛回來,我怕連你最後一面都見不著了。」

葉雄的臉頓時就黑了,這姨子,得多想自己死啊!

「別在我爸跟洋洋麵前提我的病情,聽見沒有。」葉雄警告。

「知道了,我先去找表姐,你慢慢躺屍吧。」唐寧完,站起來離開了。

轉身一剎那,唐寧眼睛紅了。

看著以前生猛如虎的表姐夫變成這樣,她心裡一陣陣難過,為了不讓他看出來,她拚命喬裝而已。

望著她那微微抽動的背景,葉雄暗暗嘆了口氣。

這姨子,演技還得練練啊!

嫡妃狠張狂 ……

京華大學,學校門口。

華晶晶剛從校園走出來,一名男子在背後喊道。

「晶晶,等我一下。」趙明追了上來,跟她並排走在一起。

「這幾天怎麼了,我每次找你都沒空,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就是沒空,沒什麼其他事。」華晶晶淡淡地回道。

「班上同學組織明天去登長城,我幫你報名了。」

「你怎麼隨便幫人家報名,有沒有問過人家,你怎麼這麼霸道,我真討厭霸道,自以為了不起的男人。」華晶晶怒氣沖沖地道。

趙明愣住了,以前華晶晶脾氣很好,怎麼最近好像吃火藥似的。

「晶晶,你是不是大姨媽來了?」趙明弱弱地問。

「你惡不噁心。」華晶晶白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趙明追了上去,急道:「晶晶,你變了,是不是因為喬裝成我的那個男人,他到底是誰?」

趙明糊里塗被打暈,然後又糊裡糊塗被送回來,結果他回來之後,第二天從同學口中得知,自己去過華晶晶的生日會。他去問華晶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華晶晶告訴他,這是國家機密,讓他別出來,趙明先前還不覺得什麼,但是最近華晶晶對自己的態度越來越不一樣,他就忍不住要問了。

他察覺得出來,肯定是上次那件事情,影響了華晶晶,而且他聽同學,華晶晶還差親了那個易容成自己的男人。聽完之後,趙明當時就氣爆了。

華晶晶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腦海里老是想起那個男人。

上課時候想,吃飯想,睡覺的時候更想,特別是他對自己冷漠態度那情景,她一想起來就特別生氣。

她從警衛員口中打聽,得知那人的身份居然是葉雄,京城十大首富葉遠東的兒子。(未完待續。) 許玉揚難掩失望的神情,「這有什麼用呀?好不容易有了點線索,可是還沒有什麼用,看來我們就只有等著學長您的母親醒過來再說了!」

看著躺在沙發上的母親沈博文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眼中喊著熱淚,「可是母親她!」

胡慧娘微微一笑,「不用擔心你的母親沒有大事,只是被那些亡魂吸走了部分陽氣,恢復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沈博文這才放下心,許玉揚道:「可是神仙姐姐這要等多長時間呀?」

胡慧娘微微搖頭:「玉揚這樣的事情不能著急,反正咱們也不急於這一時!」

直至下午三點多種躺在沙發上的李彩鳳終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發出一聲呻吟,一直守在旁邊的沈博文急忙撲到身前。

眼見母親睜開了雙眼,心中歡喜,握著母親乾涸僵硬的手掌道:「媽,您還好嗎?」

李彩鳳看著兒子顯得十分意外:「博文你什麼時候來的呀?」

對於母親的這種表現沈博文並沒有顯示出絲毫的意外,因為之前胡慧娘就已經跟他說過了,李彩鳳醒來后也許會忘記很多事情。

於是沈博文微笑著說道:「媽,您餓了吧,快吃點東西吧!」

李彩鳳點了帶你頭,「是呀,你要是不說我還真的沒有感覺到,我還真的很餓那。」

沈博文急忙將早已點好的外面逐一打開,李彩鳳在兒子的陪伴下一邊吃著飯一邊環視著房間。

看著眼前的胡慧娘與許玉揚道:「博文這位兩個女孩子是?」

沈博文微微一笑,一邊幫母親夾著菜,一邊說道:

「媽我知道您想我爸了,所以在外語系陳教授的推薦下我請來了這兩位小姐來幫忙,看看他們能不能幫您老實現心愿,讓您見我父親一面!」

李彩鳳聽了這話嘴角掛上一絲微笑,停下了筷子道:「是嗎?那太好了,你可別忘了謝謝陳教授呀!」

沈博文微微點頭,胡慧娘道:「大娘您真的很想沈先生嗎?」

李彩鳳眼中含淚,微微嘆了一口氣道:「那是當然的了,我們在一起四五十年,現在他忽然就這麼走了一句話也沒有留下我怎麼能不想他那!」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胡慧娘微微一笑:「那您一定還是想再見他一面了!」

李彩鳳略顯尷尬的點了帶你頭:「我都這麼大歲數了,什麼事情也都已經見過了,本來應該已經能把這些事都看開了!」

「但是老頭子走得太突然了,一句話都沒能給我留下,所以我就更想能再見見他!」

胡慧娘微笑著說:「那您之前是不是也想過其他別的辦法呀?」

李彩鳳點了點頭:「是呀,之前我是想過其他的一些辦法,有人給我介紹了一位道士就曾經幫我辦過法師。」

「那名道士說能夠幫我見到老頭子的魂魄,而且還說只要我聽他們的話還能讓我家老頭子起死回生那!我就答應了請那位道士到我家做了場法師!」

沈博文聽到這裡一咧嘴:「媽,您怎麼能相信這些那?這都是騙人的。」

此言一出頓覺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於是尷尬一笑:「世上怎麼可能會有讓人起死回生的事情!」

雲舒冷哼一聲,開口道:「不是說沒有?那是你不知道而已!」

沈博文聽了這話一咧嘴,訕訕道:「是嗎真的能夠這樣,那是我少見多怪了!」

而李彩鳳的眼睛卻閃過一絲光亮,「真的嗎?那實在是太好了,你們能不能幫幫我呀!」

現在輪到許玉揚裂嘴了,雲舒神君讓你滿嘴跑火車這下可好,看你怎麼收場?

旁邊的胡慧娘卻是微微一笑:「好呀,大娘,這些事情我們都可以幫你,但是之前已經有人幫過您了,我們現在插手不大好是不是呀?」

「大娘您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究竟是誰幫您做的法事,我看看我們能不能溝通一下好接手您這件事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