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徐老,我真是聽不出來您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笑我了,有誰想過我這樣的生活?」林天龍咂了咂嘴說道。


「呵呵,好了,現在我叫他們過來了,我們還是先去吃點東西吧,這常年在家裡閉關,都很少吃到外面的食物,這次我一定要吃個飽,吃個夠再回去。」徐痕拍了拍肚子說道。

看來徐老也是個直爽之人啊,怪不得剛才變化的這麼快。

不久后,林天龍、徐子皓、林楓以及徐痕和林楓的那個五階武宗的手下就坐在了狼牙傭兵團里的餐桌上,幾人有說有笑的吃著。 「徐老,怎麼沒見那史於龍呢?」

林天龍在大家吃的正香時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剛才分明是看見史於龍被徐老提在手裡的,怎麼沒過一會就不見人了?

「你說的是那個我抓回來的人吧?」

林天龍點點頭。

「他現在已經不能威脅你了。」徐痕輕蔑的說道。

嗯?什麼意思?難道說徐老是廢了他的修為然後放他走了?

似乎是看出了眾人的疑惑,徐痕笑道:「你們可別想歪了,那人不知好歹,居然在林小兄弟抵抗心魔的時候在那邊亂叫,說什麼你糟了心魔是報應。」

說到這裡,徐痕停頓了一下,說道:「你們也都知道,在別人修鍊之時,旁人是不得打擾的,因為那樣就很有可能導致修鍊之人分神從而著魔,尤其是在別人抵抗心魔的時候,更是受不得一丁點的打擾。」

「所以,我就隨手給了他一下,但誰知道他怎麼這麼不經打!」

「他怎麼了?」眾人齊聲問道。

徐痕嘆了一口氣,才是看向眾人,苦笑道:「沒有了!」

沒有了,什麼是沒有了?難道是把他給扇飛了?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被我給扇碎了,化作了漫天的碎肉,連靈魂也都是灰飛煙滅了。」

徐痕苦笑一聲,隨後問道:「林小兄弟,該不會那人你還有用吧?」

不等林天龍答話,他又說道:「哎,早知道林小兄弟有用,我就該下手再輕點,但是,我已經很輕了啊,連半層功力都沒有用上,誰知他這麼不結實,輕輕一扇都接不下,我看他這修為多半都不是苦修而來的。」

「徐老,你也不要自責,雖說我本來是準備要留下他性命,但他始終都是敵人不是?死了也就死了,無所謂的。」林天龍大氣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徐痕這是想要在他強大之前先與他打好關係,所以才是順著他的話說,多了這麼一個強大的朋友總比沒有好。

雖然本來林天龍也是打算留史於龍一命,準備用那控制人的放法控制史於龍,但現在他已經死了,所以為何不順水推舟受了徐老的這個人情呢?

等會,應該就是要做出什麼承諾或送什麼東西彌補之類的了。

「這樣吧,林小兄弟,剛才我攪了你的事,是我不對。」徐痕說道:「這個你收下,就當是我的賠禮了。」

說著,徐痕就拿出了一樣東西,不,準確的說是一塊令牌,令牌全身呈銀色,一面是一個大大的令字,而另一面正中間則是有著一個徐字,徐字的周圍還有著兩個小字,『盟友』。

看到這兩個字,在場所有人都是驚訝的看著林天龍,誰能想得到,在這靈氣缺乏的南域之中,一個十四歲的小子居然是與中州徐家有關係,而且關係還不淺。

光看那兩個字大家就明白了,這是徐痕代表徐家要與林天龍結成聯盟了,但,到底是林天龍身上的什麼吸引了堂堂的徐家八長老,讓得他連聯盟的令牌都是給了林天龍。

這一點,大家或多或少都是有些猜測,徐子皓確是知道,因為林天龍的事,他都了解。

別人都是一臉驚訝,甚至是有些惶恐的看著林天龍,而他自己卻沒什麼反應,因為在他看來,這令牌根本就沒啥大用。

第一,徐家是隱世的,林天龍拿著這塊令牌去中州,要是被徐家的敵人發現了,自己豈不是當了替死鬼了?

第二,自己的兄弟就是徐家少主,不管怎麼說,以後他都會是徐家的掌權人,所以呢,要這令牌也多是無用。

第三,自己現在是在南域歷練,等去中州,說不準是什麼時候了,若是十年以後再去呢?所以現在這塊令牌對於林天龍來說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怎麼?是不是覺得這令牌你拿著無用?」徐痕面帶笑意的看著林天龍。

「呃……徐老,我可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覺得您送我令牌還不如給點比較實在的,比如說什麼靈石啊,藥王啊,秘籍什麼的都可以,至少我現在還能用啊,您看我現在這修為也不能去中州送死是吧?」林天龍臉皮一厚,既然你自己都說了沒有用,那我不如接著說下去。

「你確定了么?」徐痕說道。

「天龍,收下。」徐子皓對著林天龍擠眉弄眼的傳音道:「你不知道這塊令牌代表著什麼,等你知道了就會後悔剛才說的話了。」

「這盟友令牌我徐家一共也就只有著十塊,而且是從古至今都是只有這麼多,從沒有什麼時候多一塊或是少一塊,就光是這點也就足夠讓你羨慕了。」

徐子皓繼續傳音,道:「你知道么?這令牌只要你一接下,在冥冥之中你或者說你們林家與我們徐家就已經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聯繫在了一起,若是其中一方之後反悔或做出對盟友不利的事情,冥冥之中的那股力量就會爆發,它能讓後悔那方在短時間裡受到極其嚴重的重創。」

「所以,你必須要拿著,因為,有了這塊令牌,以後我們徐家就能夠正大光明的幫助你們林家回歸中州了,而且,聽說這令牌還有著其它的作用,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徐子皓看著已經有些目瞪口呆的林天龍傳音說道:「現在,你還不要麼?」

林天龍急忙說道:「徐老,您看這也是您的一番心意,我怎麼會不要呢?剛才我都是在開玩笑,更何況有了這塊令牌,以後我到中州去也有些依靠不是么?」


林天龍一番話下來,把這令牌說得是一文不值,好像是徐痕求著他收下似的。

而旁邊的幾人都是一臉鄙夷的看著他,太不要臉了,剛才還說不要,現在居然來個大轉彎,居然說得冠冕堂皇的,這臉皮也真是有夠厚的!

「呵呵,拿去吧!」徐痕輕笑一聲,看了一眼徐子皓,他這個修為想要竊聽徐子皓的傳音那是簡單的很,剛才徐子皓說的那些他是聽得清清楚楚,但他也沒有揭穿,只要林天龍收下令牌就好了。

因為,以林天龍的體質再加上他的資質,以後想不強大都不可能,與其以後被林家收做附庸,倒不如現在就與他打好同盟關係,這樣以後林家強大了,自己也不至於淪落成附庸家族,而且,自己現在就幫助他,以後徐家的好處肯定是少不了的。 「徐老,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林天龍接下令牌,放進了自己的儲物袋。

「小子,以後你到中州若是遇上任何事情都可以拿著這令牌到我徐家來,記住是任何事情,我徐家一定會護你。」徐痕認真說道,同時心裡也是有些打鼓,這件事情是他自己擅作主張決定下來的,萬一到時候族長以及其他長老不同意,那自己可就丟了大臉了。


其實在拿出令牌之前,他也認真的權衡了一下,最後他還是選擇拉攏林天龍,要是因為怕遭到族人恥笑就放棄了家族的未來,自己才是真正的該死,所以他才是說出了剛才這一番話。

「呃。徐老,我林天龍在此立誓,若是有一天我能擁有一定的實力之後,定然會幫助徐家重登大陸巔峰家族之列,若有違此誓言。」林天龍說完后,吐了一口氣,才是一字一字的說道:「天、誅、地、滅。」

「好,好,好。」徐痕連道三聲好,看著林天龍,他是覺得這孩子是越看越愛看,越看越喜歡,要是自己的孫子能有他這般的堅定,說不定……

接著,大家就有說有笑的繼續喝酒吃菜,唯一沒有什麼變化的,就屬林楓的那個兄弟了,重頭到尾沒說過一句話,甚至連臉部表情也都是沒什麼變化,只是默默的吃著菜,喝著酒。

這場晚宴一直到凌晨時分才是結束,大家都去休息之後,林楓叫住了林天龍。

狼牙傭兵團駐地,某見密室里。

「二叔,你都想知道些什麼,問吧。」林天龍嘿嘿一笑,他也大概猜到了林楓叫他來的原因,無非就是想知道一些家裡的情況,以及他走之後發生了什麼事而已。

「小龍,在我走之後,天羽門的人還有來過林家么?」

這是林楓一直都想要問出來的問題,但由於先前有別人在,他就沒說,畢竟這算是自己家的家務事。

「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來過沒有,但我大概能夠猜測到他們那天為何會退走。」林天龍說道。

「我想應該是我們家幾位祖宗放出了自身的氣勢,才是嚇走了他們。」

「祖宗?」林楓疑惑了,自己家乃是一個卑微的小家族,雖說是天武帝國三大家族之一,但天武帝國才多小?比起南域其他的國家來說,天武帝國那點國土面積,人家都不屑於出兵攻佔,所以天武帝國才是一直都相安無事。

而其他國家的大家族,隨便拿出一個也都比林家強,林家哪裡來的祖宗,要是真有什麼祖宗的話,那也是過世了的,反之,若是真有祖宗活著,那麼林家怎麼會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小家族?

「二叔,這事說來話長,你聽我慢慢說完,等我說完你就明白了。」林天龍微笑看著林楓,他現在已經能想象到待會自己這個二叔回是什麼表情了。

接著,林天龍便是把關於林家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講了一遍,林楓的表情也從最開始的疑惑慢慢的變成了震驚,最後才是不敢相信。

是的,不敢相信。

他不敢相信自己家會有這麼大的來歷,自己的父親居然沒有死,而且一直都在林家,最最讓他震驚的是,林家居然擁有一位動動手指頭就能讓南域修鍊界崩潰的大能老祖宗。

而且,這位老祖宗還是一千年前的人物,現在已經是九階帝級強者。


「這,這是真的么?」仔細回味了一下林天龍剛才所說的一切,他並沒發現有任何一點的紕漏,但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

「是真的。」林天龍看著林楓認真說道:「要不是我們家有幾位老祖宗在,或許早就被人給滅了,而十年前天羽門來人也不會就這樣灰溜溜的走了。」

「這……」聽完林天龍的話,林楓有些啞口無言。

是啊,要是小龍說的話是假的,當年田宏來林家怎麼剛到門口一會就走了,而且還是那種見了鬼的表情。

還有,小龍他有必要騙我么?他會騙我嗎?

不一會,林楓就恢復了正常,說道:「哎,以前不知道這些事,現在聽你一說,我感覺自己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但是二叔,你也不要太激動了,剛才我可是說過了,中州林家最近幾百年幾乎一直都是頂著我們的,所以爺爺他老人家才會詐死。」

林天龍沉聲說道:「擁有的實力越強大,敵人也就會越強大,負擔也就會越重。」

「我們的敵人之強大,強大到隨便派出一個人就能覆滅除我們家隱藏的強者之外的一切,所以,我有一個想法,看二叔你同不同意。」

「咱們叔侄兩個還需要問這些么?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我都同意了。說吧,是什麼?」林楓現在錘了錘林天龍的胸脯,才是一臉好奇的看著林天龍。他想聽聽自己這侄子有什麼想法。

「我想,二叔你過幾天就起程回林家,讓我爹帶你去密室找爺爺,然後我想老祖宗他們一定會給你修復傷勢的。」

林天龍說完后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想些什麼,才又是說道:「還有一點,要是路上遇到了天羽門的人,盡量不要跟他們正面交鋒,安全回到家是最為重要的。」

「天羽門的人?」林楓的表情一下子變得陰冷起來,說道:「他們終於是找過來了么?」

「呃。」林天龍一聽就知道二叔誤會了,苦笑道:「二叔,你想多了。」

「難不成他們不是來找我的?」林楓疑惑問道:「那他們怎麼會……難道你也招惹到了他們?」

林楓瞪大了眼睛看著林天龍,自己這個十年未見面的侄子給他帶來了多少的震驚,現在居然又有可能是招惹到了南域最強宗門『天羽門』。

「嗯,我在天羽城參加拍賣時與天羽門大長老發生了衝突,後來就被他追殺,所以我才是來到了這裡。」

林天龍說道:「這不,我才剛從迷霧深林出來不久,就遇到了史於龍,直到後來你的出現。」

「田軍,哼。十年前你指使你兒子想要毀我丹田,十年後,你竟然親自上陣殺我侄兒了么?」冷冷的聲音從林楓口中傳出。 「二叔,不值得為這種人生氣的,相信我,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天羽門消失。」

林天龍輕聲說道:「是徹底的消失。」

「嗯。」林楓點點頭,現在看著自己這個侄兒,似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彷彿林天龍說的話馬上就要發生一般,對於這種想法,林楓則是搖頭苦笑,小龍才是五階武宗而已,憑現在的他根本就滅不了天羽門。

除非,林家的幾位老祖宗出馬,但那是基本不可能的,現在林家可以說是隨時都會有危險降臨,若是老祖宗不在,那就麻煩了。

等等,五階武宗。

小龍現在也才十四歲而已,怎麼這麼快就修鍊到武宗了?更何況我離開的時候他才四歲,根本就沒有修鍊啊,難不成他在這短短几年之內就……

想到這裡,林楓臉都有些漲紅,小龍的天賦可是比他自己都要優秀啊,雖說自己當年在五年之內就從武師修鍊到武宗境界,但之前打基礎的還沒有算上,若是算上,自己也用了十幾年的時間。

但林天龍不同,他修鍊的時間滿打滿算也不會超過十年,而且是從頭到尾。

仔細想想,林楓還是覺得不對,因為林天龍小的時候自己看過,他的經脈杜塞,而且似乎還有其它的問題存在,具體是什麼他也說不清楚,但一個體質不怎麼樣的人卻在短短十年間就擁有如此修為,著實是耐人尋味。

林楓想了想,決定還是問一下,林天龍是他的侄兒,想來也是不會介意的。

「小龍,你的修為怎麼這麼高?」隨即一皺眉頭,擔憂的問道:「難不成你是靠外力提升上去的?」

不待林天龍回答,徐楓又說道:「靠外力終究不如靠自己,自己修來的才是自己的,你可知道使用外物提升修為基本上都是有著許多的弊端。」

「哎!」

說完嘆息一聲,自己這侄兒在修鍊一途上恐怕是完了,自己可是聽說過諸多的類似事件,靠外力提升修為的人在提升完以後,修為幾乎都是停步不前,還有少許天賦尚佳的人也只是緩慢的提升著。

林天龍本想說話解釋,但聽到林楓的猜測,也是張大了嘴吧,直直的看著他,他實在是想不到,二叔居然是如此的能猜,自己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就已經認定了自己的修為乃是靠外物提升而來。

二叔這……實在是個極品。

「哎!果真如此。」

看到林天龍的表情,林楓不由得在心裡嘆息一聲,見到侄子修為高,他本以為是林天龍的天賦很好,可如今看到林天龍的表情,想來是自己說中了,才是如此的吧,哎!

但願我猜測是錯的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