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干…」


仰頭直接擰著罈子痛飲,這一刻,兄弟們都感覺到了體內血液的沸騰!奇門的明天,他們有信心。

PS:感謝天邪公子打賞100逐浪幣。本月1號到現在,更新40萬字了,絕代已突破100萬字,大家多多支持。 嗖……

林天奇縱體從高台掠下,直接飄到天尊位置上,大聲說:「大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今夜,這裡沒有天尊,只有你們的兄弟!」

「謝天尊!」

剛坐下,各衛首領就開始拼酒了!天奇當然不例外,趕緊吃點飯,就直接擰著酒罈加入酒場,找各衛戰將精銳拼酒去!

莊語詩她們望著這暢快淋淋的一幕,也都備受感動!林鑰欣她們走上來,先是給莊語詩敬酒,最後,林鑰欣笑呵呵的望著莊語詩,伸出了玉手。「嬸兒,壓歲錢!」

「十夫人,我也要!」

「小嬸嬸,還有我。」

冰藍和衛佳兩少女也是笑嘻嘻的望著莊語詩。

抿唇一笑,莊語詩輕聲道:「就你們幾個調皮,早就給你們準備好了!所有人都有。」

「啊…所有人都有,嬸兒你帶了多少錢來啊?」

瞧著莊語詩笑盈盈的豎起四根青蔥玉指。冰藍三女相視一眼,衛佳道:「四百萬?」

莊語詩含笑搖頭,月牙兒都彎了!

「四千萬?」冰藍知道眼前的乾媽有錢,所以報出了這個數字。

莊語詩再次搖頭。

林鑰欣一驚。「不會是四億華幣吧,嬸兒!」

「本想多取一點的,可那家銀行就只有四億現金了!」

「啊…真是四億啊!」三女渾然一驚,片刻,林鑰欣粲齒笑道:「不怪小叔叔經常說嬸兒你是富婆,還真是!一口氣就那這麼多錢發壓歲錢,四億啊嬸兒,那得做多少事!」

「沒事,你們不用擔心,嬸拿得出來!」

「嘻嘻…」

說話間,林峰跑了過來,還不等他說話便被林鑰欣推開。「小峰你一身酒味,離嬸兒遠點!」

「三姐瞧你說這話,叔也在那邊喝得那叫一個痛快,叔晚上還不得上嬸的床,我這….」

「去去…」

咧嘴一笑,林峰上前道:「嬸,我不要壓歲錢,你給我點武器就行了!」

望著林峰這模樣,莊語詩鬱悶道:「你還想要?之前不是給你一批嗎?」

「那不夠,嬸,我可是你侄兒,咋不是外人!你看我對你多有孝道,嬸,侄兒我可沒給你丟臉。」

「林峰你一邊去,你再要我馬上去告訴小叔叔,看你還得瑟不!」

「三姐,你….」林峰太無語了。

莊語詩遲疑了一下,對一臉哭喪的林峰道:「武器的事改天談,今晚你好好玩!」

「好嘞嬸!」

嗖的一下,林峰急忙跑了!他不可想讓富婆嬸嬸反悔。

不大會兒,莊語詩的保鏢抬著五個大箱子走進廣場,見狀之後,莊語詩請褶子山讓大家先安靜下來,這才戴上麥克風說:「奇門的兄弟你們好,我叫莊語詩,是你們門主的妻子!語詩感謝你們對天奇不離不棄,今日趁著除夕,替天奇他謝謝你們,也為大家準備了一點小禮物,希望你們別嫌棄!」

「什麼禮物啊女皇!」

「夫人,你給我們兄弟準備了什麼禮物!」

兄弟們在下面喊道。

在群中與兄弟們拼酒的天奇,也納悶莊語詩會給大家準備什麼禮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一起。

莊語詩嫣然一笑,望著前方上萬兄弟說:「傳說中的…壓歲錢!」

壓歲錢?

兄弟們都歡呼起來。繼而聽莊語詩那酥膩的嗓音再次響起:「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人倆千,精銳四千,核心人物八千,小戰將一萬五!大戰將三萬」

聞言之後。

全場一片嘩然,兄弟們都倒吸了口涼氣,這裡可是兩萬兄弟,那得發多少錢?

被圍在中間的林天奇也沒想到莊語詩會這麼干!弄得他一陣錯愣。

「奇少,女皇不夠意思啊,沒我們的!」劍芒鬱悶的道。

血刃湊了上來,咋舌說:「華夏經濟女皇可不是吹出來的,真是富婆!奇少,今晚得發多少錢出去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

這邊打鬧著,莊語詩他們那邊已經開始在數錢了,一摞一摞的大紅鈔票,幾大箱子,誰見都會倒吸口涼氣的。

褶子山和翀他們都在幫忙,直接讓各衛首領來領!

「我說弟妹,怎麼沒有我們的?」魯崢打賭輸給了秦無敵和仇四海他們,只能頂著發麻的頭皮來問。

從邊上推來一個小箱子,打開之後拿出一把銀行卡,找到魯崢的那張,道:「你們的我已經存在了卡上,給!」

莊語詩的大方,弄得魯崢臉紅了!不等他說聲謝謝,莊語詩已經邁著蓮步走向一邊了。

「秦無敵、仇四海,這是你們的!」

望著莊語詩遞來的銀行卡,卡背面分別寫著他們的名字,仇四海接下道了聲謝;秦無敵這是賊笑著問:「女皇,這卡里多少錢啊?這不太好吧!」

「什麼好不好的,剛才你們打賭讓魯崢問我可是聽到的。」

「咳咳…」

重生之巨變 兩人那個尷尬啊!隨即聽莊語詩說:「拿著吧,不管多少錢,都衡量不了你們跟天奇的情義!」

這番話,給人的感觸很大!

七星衛那邊也聽到了這樣的話,收下卡之後,齊齊敬酒!

奇門兄弟每個人都有,只是數額不一樣!當莊語詩把卡遞給夏蘭和無雙的時候,夏蘭心裡不是滋味。

「語詩,你這樣讓我無地自容。」

望著夏蘭緊皺的秀美,語詩展顏一笑,將卡塞到夏蘭手裡,湊到夏蘭耳邊,輕聲道:「我們都是他的,都是一家人,你要不收下是不是不想…」

「沒有!」急忙打斷莊語詩的話,夏蘭擠出一個笑容,道:「好,我收下!」

「你太冷了,多笑笑!」輕輕捏了捏夏蘭美麗的臉蛋,語詩側臉問:「無雙,怎麼沒看見衛國呢?」

將衛國的事說一遍,無雙纖纖玉指一點斷魂尊衛那邊,道:「他在魂營隊伍裡面的,我領你去。」

「沒事,我自己過去就行了!」拍拍無雙如刀削的單肩,莊語詩走了過去。

斷魂尊衛的八大高手現在只有七個在這裡,魂崖奉命看守直升機那邊!七大高手看見莊語詩走向他們,一一問好,一個戰將道:「庄小姐,我代兄弟們謝謝你了!」

「別這麼說,應該是我感謝你們!奇門需要你們。」語詩優雅高貴,一句一字,都讓這些血性男兒鼻子發酸。

望著這些面色剛毅的男子,語詩環顧之後,道:「對了,魂營在哪兒呢?」

「這邊!」一點側面,兄弟們急忙讓出一條道出來,這名戰將兄弟領著莊語詩走到後面的十幾張桌子。大聲道:「勾魂,過來!」

魂營屬於二十四小時待命的部隊,他們這邊是不能飲酒的!聽到喊聲,勾魂大步上前,道:「什麼事?」

「夫人找!」

庄小姐?經濟女皇?天尊的老婆?

勾魂在京都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莊語詩的名號,此刻看見這位足以震動華夏經濟傾世美人,輕微躬身,道:「庄小姐好,我是魂營頭領勾魂!」

「好,我找一下衛國!」

衛國?經濟女皇找衛國?

勾魂愣了一下,旋即,轉身看向那邊正狼虎吞咽的少年,剛要喊便聽莊語詩說:「我看見他了,你們忙!」旋即,走了過去。

總裁的偷心絕招 「頭,天尊的老婆找衛國?」單兇一臉的錯愣。

勾魂點點頭,目光投降少年的方向。道:「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歷?」

這邊,少年好似被餓了三天三夜,一桌子的人就他吃得不像樣!什麼好吃他就往什麼碗里倒,差點沒讓魂營的其他人在這裡把他揍一頓。

「衛國…你這吃相!」

「我這吃相關你…」反臉,看見站在自己後面的唯妙身影,少年那雙清澈的眼眸乍然睜大,差點被從櫈子上摔下來。

「師娘…師娘我可見著你了!想死徒兒我了。」

歡呼跳了起來,少年那稍嫩的聲線在魂營這邊兄弟的耳中響起,聽得魂營成績倒數的小子叫天尊的老婆「師娘」,這一桌的兄弟都愣住了。

PS:今天繼續爆,兄弟們支持一下,爭取把鮮花榜前十坐穩。 「瞧把你樂的,怎麼…幾天沒吃飯了?」瞟了一眼少年碗中的雞腿,語詩啟顏取笑道。

少年可不敢在莊語詩面前放肆,或者亂說一通,讓莊語詩給他報仇。只是笑了一笑,便是伸出了小手:「師娘,我的壓歲錢呢?你可不能按照魂營的標準給我啊!我是你什麼人啊!你說是不。」

「就你們會貧嘴,這不是給你送過來嗎!」玉手夾著張卡在少年眼前晃悠。

釋天九界 「謝謝師娘!」少年一點都不客氣,直接收下,隨後便聽語詩說:「衛國啊,你在魂營可不要給你師父丟臉!堂堂正正的做一個男兒,寧可戰死沙場也不要在死在訓練中,那樣的話,你就對不起你手中的那根金槍了。還有你喝下的那幾碗血!」

聞言,少年面色愧疚的埋下臉龐。「我知道的師娘,我會努力的!麻煩師娘轉告師父,衛國絕不會給他丟臉。」

「好,爭氣點!不然像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說別人怎麼看待你師父,要靠自己,有了實力才行,千萬不要想著走捷徑或者搬出你師父的名字,那樣你失去更多東西。」

「我明白的,師娘你不用擔心,徒兒會努力的!」

望著少年這失落的模樣,語詩叮囑幾聲,轉身邊離開了。

腳步聲的遠去,少年這才抬起臉龐,他之所以埋下,是因為他沒臉去見師娘!當初在星辰山莊是語詩幫忙,少年這才有拜師的機會,可現在他的成績這麼差,他覺得自己對不起師父的栽培,對不起師給的機會。

可是,少年怎麼會知道魂營是什麼地方,就算成績倒數,放在天罡星衛中也是好手了!只是少年不知道這些罷了,畢竟魂營裡面的都是高手。

重新坐了下來,少年顯得有些低落,也不吵鬧了!埋頭吃著飯。

其他兄弟清醒過來,天尊的老婆已經走了,但卻看見老大勾魂對他們招手。

一個兄弟起身走了上去,道:「頭,什麼事?」

「那小子怎麼回事?剛才不是嘰嘰喳喳的吵著嗎,現在怎麼變樣了!」魂營不管發生什麼事勾魂都必須知道,因為這是魂營,不是衛下其他兄弟。

那兄弟回頭看了少年的背影,小聲的說:「他被天尊夫人訓了一頓,頭,那小子叫天尊夫人『師娘』!」

師娘?

勾魂碩健身子驟然一顫,神色獃滯幾秒!這個時候,他幾乎明白了什麼!可他還是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衛國是這樣的身份奇門就算要培養他,那也是單獨培養,可怎麼就來到自己的魂營了!

心不在焉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魂營兩大高手單兇和雙奚得知衛國的身份之後,也是一驚。

「頭,這…以後我們怎麼訓練他啊!萬一有一天他成為少門主,那我們可就…」單兇壓低聲線,面色相當為難。

「是啊頭,這小子一直都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如今我們知道他的身份,這…」冷艷美人雙奚也是一臉的為難。

勾魂的難處比單兇和雙奚還要大,可他既然被秦無敵看中,擔任魂營所有事物,自然有他的優點!沉吟之後,他肅然開口:「那小子的身份我們都是從側面知道的,但天尊沒有說,尊皇衛也沒有透露半點,既然是這樣,我們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狠狠的整!」

「還整?」

「必須整,天尊把他放在魂營,那是瞧得起我們,我們若不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可就把魂營的臉給丟盡了!何況,天尊不說就是不想讓我們知道,沒有任何顧慮的培養那小子,所以,一定要拋開所有的心理包袱,這或許是對我們魂營的一個挑戰!」

聞言,單兇和雙奚思索之後,不約而同點頭!

廣場上,這頓年夜飯可真是暢快!林天奇四處找各衛高手和核心人物拼酒,兄弟們的敬酒他也是來者不拒,喝得那叫一個痛快。

對於天尊的酒量,兄弟們這回可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尊衛的首領都顫慄,原來天尊是海量啊。

各衛首領也是痛快之人,難得兄弟們全在一起過年,他們當然會四處去喝酒!

好幾輪下來,天奇只恨自己肚子怎麼不大一點,快裝不下了!到了最後,他擰著半壇烈酒往村民那邊的桌子走去。

看見林天奇從人群們走來,村民們全部站起了身子!對於奇門天尊,村民們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因為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之前一起做苦工的青年會是天尊。

老韓和江竇到現在都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此刻看見天奇往他們這邊走來,他們獃獃的望著。

「韓大叔、江竇,大家吃得可好啊!」

能被天尊一口叫出名字,這是其他村民都羨慕的!可對老漢和江竇來說,是這榮譽也是惶恐。

望著天奇囅然笑容,江竇渾身直羅嗦,因為他之前直呼天尊的名字,現在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眼前這人敢直呼冥主的名字。

「天尊,你….這可真是沒想到啊!」老漢神色愕然,道。

淡淡一笑,天奇看了都盯著自己這邊的其他村民,道:「當時不告訴你們,就是想聽聽你們的心聲!你們一直都想見我,可我就在你們身邊。」

「天尊…老韓我…不說了不說了,以後天尊說什麼就是什麼,老韓我就算不要這把老骨頭,也要幫奇門。」

老漢對林天奇可謂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天尊高高在上,可他們真的沒想到他就在自己這些身份卑微的人身邊,還跟他們一起吃苦,一起吃大鍋飯,老漢渾濁的眼中泛起點點淚花。

「來,韓大叔!我敬您一碗。」

「唉…好!好!」

一聲「韓大叔」,對老漢這種人來說,足夠了!他端著酒的手,在發顫。

一口而飲,末了,天奇吐出一口熱氣,扭頭望著神色獃滯的江竇,道:「江竇,干一碗!」

「天尊…我…」望著天奇陽光般的笑容,還是以前那樣隨和,可在江竇心中,眼前這人可是天尊啊,奇門的天尊。

「怎麼?不幹,那算了!」

「不是不是…我…我是還沒反應過來,天尊恕罪!」急忙倒酒,江竇雙手捧著。道:「江竇先干為敬!」

「干…」

又是一碗下肚,天奇有些頭昏!但還撐得住。

「鄉親們,奇門來到藍天之巔多虧大家幫助!林天奇在這裡敬你們。」這回,天奇直接擰著罈子朝這邊的幾十張桌子敬酒了。

「謝天尊!」村民們樂得嘴都合不攏。

天奇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時候,昏呼呼的!面色也有些發紅。見狀,莊語詩走了上去,嗅著一身酒味的天奇,沒好氣的說:「挺能喝的啊,不錯,不愧是奇門天尊!要不我倆也喝幾杯。」

「別給我幸災樂禍的!」

望著莊語詩粲然笑容,天奇翻了個白眼。旋即,掏出手機編輯信息,群發出去!

見狀,莊語詩悄悄瞄了一眼,輕聲道:「不能喝就別再喝了,醉了很難受的!」

「好多年沒真正的醉過了,不過沒事!醉了直接睡覺去,今晚你得給我暖被窩!」嘴角噙著一抹狡黠笑意,天奇朝唇角顫抖的莊語詩揚了揚眉毛。

「臭流氓,你不去給夏蘭和雅爾喝兩杯?」

「你知道雅爾的事?」 皇上,本宮要改嫁 笑容忽然凝固在臉頰,天奇驚道。

誰知,莊語詩眨著彎彎的睫毛,慧黠而說:「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不過你自己要有個尺度!」

「委屈你們了!」

「算不上什麼委屈,你的身份就是這樣的!」

在這件事上,語詩也沒有辦法去組阻止,因為她知道阻止是沒有作用的!既然這樣,那就隨林天奇吧,但是,對於雅爾的身份,莊語詩是一定要查的,剛才與雅爾簡單交談幾句,雅爾縱然輕言細語,可莊語詩卻在她身上嗅到了一抹若隱若現的強烈氣息。 …………

年夜飯之後,兄弟們把廣場打掃一番,這才與家人團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