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就在昨天三口組總部與設立在北景的地下賭場無法取得了聯繫。經過核實后,已經確認賭場里的所有人都死了,錢和槍也全部被拿走了。」正村敘述道。


小泉問道:「知道這事是那個組織乾的嗎?」

正村道:「這件事目前還沒有證據,估計也是龍雲會做的。」

憤怒的小泉將桌子上的茶杯拍碎,道:「又是龍雲會。看來這個龍雲會是只針對我們大日笨帝國了!先不要管它,下次世界聯合國會議上,我一定要想辦法將它定為世界級的恐怖組織,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去龍國進行抓捕。」

正村說道:「這事我知道怎麼做了,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下去了。」

小泉道:「嗯,你先下去吧。」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東方,龍雲會總部里,一片忙碌的景象。因為就在今天蛇幫正式更名為龍雲會,真是一時間激起千層浪。所有大大小小的黑幫都發出了震驚。也有很多人預言道:「龍國的黑道就要變天了。」

龍雲集團、龍雲會練武場、還有新聞發布會等項目正在緊密的進行中。不少幫派的成員已經脫離原來的幫派,來加入龍雲會。

一天的時間。洪飛就收了200名成員,白龍選好了練武場和打靶場的地址,張天也將龍雲集團註冊成功,李倩也將新收的200名成員中的所有女性改編成情報堂,而最忙的還是林詩韻,她已經跟很多記者和媒體打了招呼,明天中午12點準時開始龍雲會新聞發布會。

第二天中午12點。

在萬豪娛樂城的五樓大廳里聚集了上百名記者。他們都在等待新聞發布會的開始。

這時林詩韻邁著她那優雅的步子走上了會台,跟在她身後的是龍雲會所有的堂主。林詩韻先清了一下嗓子,然後用她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說道:「我宣布龍雲會新聞發布會正是開始,現在有問題的記者朋友,可以一個一個舉手提問。」

林詩韻的話剛落,北景一小報的記者就舉手問道:「請問龍雲會作為龍國第一個敢為恐怖事件負責的幫派,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林詩韻接道:「這個問題問得好,龍雲會作為一個幫派,我們的目標就是將那些以幫派方式滲入龍國,企圖擾亂龍國秩序的國外幫派清理出龍國。」

緊接著一名長相清秀的女記者提問道:「我是北景晚報的記者,請林小姐為我們介紹一下坐在您旁邊的幫派成員。」

林詩韻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龍雲會黑暗堂堂主洪飛先生,這位是我們龍雲會審判堂堂主白龍先生,這位是我們龍雲會情報堂堂主李倩女士,還有這位是將要成立的龍雲集團總裁張天先生。我自己則是龍雲會光明堂堂主,我叫林詩韻。」

林詩韻專業的表現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掌聲。

接著又一名記者問道:「我是文娛傳媒的記者,我想請問張天先生,龍雲集團的成立是不是代表龍雲會不光要稱霸黑道,同時也要向商業進軍?」

PS:二更到,今天的更新完事,明天恢復正常更新時間。各位大大們從第二十六章開始又是一段小高潮,請大家準備好票票,小高潮時砸死油條。 張天接過話筒回道:「可以這麼說,我們龍雲集團創立的主要原因是要以商養幫,這樣能使龍雲會更好更快的發展起來。」

「請問龍雲會的幫主是誰?」

「保密!」

一時間各式各樣的問題接踵而來。龍雲會的所有堂主都從容的應對著。終於在發布會要結束之前,新聞界的大老發話了:「林小姐,我是龍央電視台的記者。我想針對八達嶺長城屠殺日笨人一事提問,我想知道龍雲會為什麼要殺那名日笨人。」

知道正題來了,林詩韻依然從容的回道:「八達嶺長城上發生的事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日笨人要在龍國的長城上尿尿,在經過導遊的勸說后,反而去凌辱我們龍國的導遊。如果不是我們幫主出手阻止,那是不是就要讓日笨人隨意的凌辱我們龍國人啊?知道我們龍雲會為什麼成立嗎?就是因為要為大多數老百姓根本已經喪失了民族意識。原來的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如今已經變成了威武便屈,富貴便淫。我們幫主常說龍國是一個強大的民族,古往今來沒有任何國家能戰勝它,以前不能,以後更不能。龍雲會就是要喚醒我們龍國人的團結之心,拿起自己的拳頭,捍衛自己的尊嚴。」

龍央電視台記者打斷道:「林小姐,照您的意思就是誰的拳頭硬誰就應該強橫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要政府做什麼?」

記者刁鑽的問題,讓這個剛出道的新人感到非常的不爽,語氣稍有火藥味,說道:「就世界體系來說,是不是誰的拳頭硬誰就可以強橫?梅國不正是如此嗎?我們龍雲會從不否認政府的工作,有政府的存在人民的生活才會更好,但是不管任何一個國家,它都有黑道的存在,那麼誰來約束這個黑道呢?難道對付每個幫派都要派兵嗎?那不就造成了內戰嗎?所以龍雲會的存在就是為了約束黑道的制度。」

林詩韻畢竟還是年輕,不能像老人一樣說的滴水不漏,這一句話就將坐在後面的那些別的幫派派來旁聽的人激怒了。

「TMD,你們龍雲會是什麼東西啊?敢來約束黑道的制度!」

「你們是剛起來的雛,懂不懂啊?」

「給你們三分顏色你們就開起染坊了是不是?」

場面一下混亂起來,而那幫記者則是抓住這個機會,飛快的按動照相機上的快門。

其實人都是一樣的,橫地怕硬地,硬地怕不要命地!當洪飛站起來大喊一聲:「都別吵了,有哪個幫派不服的儘管來練練,我洪飛要是鄒一下眉頭就TM是你揍出來的。」

同時伴隨著洪飛的吼聲,龍雲會那二十名核心成員更是破門而入。直接站到了大廳的最後面,一副誰敢搗亂就將他仍出去的架勢。

原本混亂的場面立刻靜了下來,鴉雀無聲!

張天拿過話筒,清咳了兩聲,用來緩衝尷尬,然後朗聲說道:「今天把大家請來,我們龍雲會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借這次機會可以向全國人民以及政府表個態。龍雲會是以抗擊國外組織為目的而建立的,不會無緣無故去挑起龍國內部黑道的鬥爭,但是我們也不會怕任何一個幫派的挑戰。我們龍雲會吸收的人才也全是愛國人才。用句通俗的話講就是『憤青』。因為龍雲會和龍雲集團都是剛剛成立,所以我們希望全國的優秀青年們,都來加入我們龍雲會,找回龍國人的尊嚴。」

一席話說的非常到位,也成了這次發布會的結束詞。

會後各大媒體爭先報道,龍雲會再次成為龍國最熱門的話題。那種氣勢,那種狂傲,那種不羈都深深的感動了國人的心。

而龍國政府也針對龍雲會一事,開了一個小會,討論的內容就是到底放任不放任龍雲會的行為?可不可以在職權的基礎上開一展綠燈?

就在爭論的時候,外交部長張中華敲響了會議室的大門,進來說道:「報告主席,剛才日笨方面已經表態,對龍雲會的所作所為不再進行追究。」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會議室里的這些老人精立刻知道了龍雲會的不凡,能讓日笨都退步的幫派,最少可以比擬龍國的四大幫派。

於是會議的最後,全票通過暫時放任龍雲會的行為,一旦出現影響了人民群眾正常生活的惡劣事件,就立刻對龍雲會進行軍事制裁。

會後,主席讓北景市市委書記安國與龍雲會聯繫,並表明政府的立場。希望龍雲會在一些敏感問題上可以很好的配合政府。

這下子可把張天樂壞了,有了政府的支持,那麼龍雲會和龍雲集團將會更容易發展起來。通過這層關係,龍雲集團立刻成立了一個房地產公司,跟政府合作開發一些大型商業廣場,住宅以及環保綠化工程。

而龍雲會則在政府的庇護下迅速擴張,將周圍幾個小幫派全部吞併。搭上了國家這艘航母想要不出名都不行。

但是事有好也有壞,光明正大的買賣政府可以幫助,但是涉及到黑道上的爭鬥,政府就不能參與,而且還要保持距離。這就只能靠龍雲會本身的實力。

經過半個月的發展,現在龍雲會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000人,龍雲集團也開始盈利,情報部門也漸漸完善。這段時間最忙的人不是洪飛也不是張天,而是白龍,為了剷除幫內的姦細,他現在是吃不好睡不好的。一天除了在學校上課以外,剩下的時間全部都在幫派中度過。

李倩和林詩韻最近也是煩的不行,不管走到哪都是一堆蒼蠅,自從兩人在電視上亮了像,還是龍雲會的堂主,追求者就源源不斷。大多數都是豪門公子。最後兩人沒辦法了,直接派來十名核心成員,天天為兩人打蒼蠅。

而張天的人氣更是不得了,不管走到哪都有人叫一聲張總。然後順便問一下龍雲集團還需要不需要人手。

搞的張天四人直接搬出寢室,住在萬豪娛樂城的四樓。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眼下洪飛就在為餘慶幫的事煩惱呢!這個幫派明面上是一個獨立幫派,而實際上則是俄羅斯戰斧幫的一個分幫派。

如果不動它,別的幫派就該說龍雲會只會欺負弱小。如果動它呢,那就將會為剛起步的龍雲會樹立一個強敵。真是進退兩難的問題。

無奈之下,洪飛只好召集張天四人開會解決這個問題。

等人來齊后,洪飛就將這個問題闡述了一遍。

張天說道:「飛哥,其實這件事根本不用想,如果小雲在的話,毫無疑問定會吞併或者消滅,因為他最嫉恨的就是那些在龍國搗亂的外國人。」

聽了張天的話,白龍也表示贊成。而李倩和林詩韻則有不同的意見,她倆認為現在的問題就是趙雲不在幫派,怕就怕滅了餘慶幫后俄羅斯戰斧會立刻進行報復。那樣就會讓龍雲會陷入危機。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李倩和林詩韻的分析也不無道理,一時間大廳里陷入了沉默。五人都在努力的思考可行的辦法。

鐺~鐺~鐺~敲門聲打亂了大家的思緒,洪飛略有生氣道:「進來!」

來人正是原蛇幫成員,現在龍雲會的核心成員奎子,他廢話不講,直接進入主題道:「堂主,剛才在餘慶幫外盯梢的人捎信回來,說餘慶幫對外宣稱龍雲會不敢動他們。因為他們有俄羅斯戰斧幫罩著。奉勸別的小幫派趕緊加入餘慶幫。」

不怕不著火,就怕不點火!餘慶幫的話無疑就是最好的導火索,直接將洪飛五人的怒火點起,一致同意滅了餘慶幫,大不了在危機的時候把趙雲找回來。

PS:油條已經回家,更新恢復正常!!今晚二更會是一個小高潮,請手裡還有票的大大們,不要怕油條疼,使勁的砸在油條的身上。 會議不用再討論了,洪飛氣的連北景話都說出來了:「奎子,召集人手,晚上干他丫的。」

聽到洪飛的吩咐奎子立刻出去準備。

李倩拿起電話,撥了幾個號后靜靜的等待。

嘟~嘟~兩聲后,對面傳出聲音道:「堂主,有什麼吩咐?」

李倩簡單的說道:「把餘慶幫的所有資料都給我調出來,然後傳到總部。」說完就掛了,根本不等對方回答。

幾秒鐘后,大廳里的傳真機響了,緊接著餘慶幫的資料整整傳了三頁過來。

李倩拿起資料,挑選重要的內容告訴大家。

餘慶幫是俄羅斯戰斧幫的一個傀儡幫派。總部設在北三通的爵士豪情。幫主余文慶為人陰險狡詐,做事手段毒辣。由於有戰斧幫的支持所有餘慶幫有很多的武器彈藥,基本上達到核心成員人手一把槍。

數據上顯示核心成員大約有200人,而正式成員有將近1000人,比咱們龍雲會實力還要強上一些。如果真正開戰的時候再有戰斧幫的援助,那整體實力就無法估計了。

張天嘆氣道:「唉!這真是一塊難啃的骨頭啊。」

白龍拍了拍張天的肩膀,說道:「都這時候了,考慮別的已經沒用了,咱們龍雲會不能輸,實在不行我回白虎幫借人試試。」

現在的白龍在家族裡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靠家族一分力玩到這麼大,不由得他們不佩服。白龍的爺爺也跟白龍談過,希望白龍能回到家族主持事務。而白龍拒絕的乾脆:「不行,當初你們歧視我的時候怎麼不這麼說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算盤,只要我一會白虎幫,那麼你們就可以順手接管龍雲會的事。」說完連頭都沒回就走了。

這事張天他們都知道,所以當白龍提議去白虎幫借人的時候,所有人都反對。

洪飛說道:「不求別人了,咱們做好詳細的計劃,然後就殺向餘慶幫,是死是活吊朝上。」

聽了洪飛的話,大家都表示支持,然後就坐到一起詳細的討論滅餘慶幫的計劃。

最後決定,李倩和林詩韻帶300人留守總部,洪飛帶300人從正門殺入餘慶幫,白龍帶200人從後門殺入。張天帶200人留守外面伺機行動,一是防止戰斧幫支援受到內外夾擊,二是在洪飛和白龍支持不住的時候給予援助。

與此同時,一個陌生的電話打到了余文慶的手機上,將龍雲會的行動方案告訴了他。得知龍雲會有所行動的余文慶露出一個非常邪惡的笑容,然後向外撥了一個電話,說道:「列奧尼德先生,今晚龍雲會將會有行動,到時候您一定要支援我。」

電話那頭回道:「沒問題。」

放下電話后,余文慶狂傲道:「龍雲會,哼!爺爺今天晚上就讓你們全死在我的手裡。」

晚上十點的時候,萬豪娛樂城內聚滿了人。他們有著一個統一的辨認方法,那就是全部頭系藍色布條。這些人就是龍雲會的硬漢子。

洪飛走上講台,大聲喊道:「我們是誰?」

「龍國人!」台下1000人的吶喊聲整齊、利落。那氣勢隨風飄到夜空之上,散落在龍國的每一寸土地上。

洪飛繼續問道:「我們的幫規是什麼?」

「擾我國人者,誅之!擾我龍國者,滅之!」吶喊聲帶動了所有人心中的那份激動的心情。

「好!」洪飛接著說道:「今天,餘慶幫向我龍雲會發出了挑釁。仗這俄羅斯戰斧幫給他們撐腰,揚言我們龍雲會不敢動他。」

「滅餘慶幫!滅餘慶幫!」台下吶喊聲接連不斷,所有人的怒火都被推到了極點,只要這時候有人去點燃他們,那麼爆發出來的驚人能量就不是點燃人預測的了。

洪飛用雙手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示意安靜,然後他繼續說道:「現在拿起我們手中的武器,去滅了他們,告訴他們做俄羅斯人的走狗是什麼下場。龍國人不需要他們這種賣國賊。」

此時龍雲會的成員已經完全被引爆,那驚人的氣勢,驚天動地的吶喊聲勾畫出一副美麗的畫卷。讓人看上去,這些青年是那麼的可愛。為了國人的驕傲他們義不容辭。

顯然洪飛的煽情得到了滿意的結果。兩軍交戰勇者勝,相信現在誰要是和龍雲會對上,那麼他會死得很慘。光是這種氣勢就能讓你喘不過氣來,更別說拿刀了。

如此大的行動,張天肯定要先通知公安部門一聲。在所有事情都解決完畢,龍雲會踏上了他們建會以來第一次大規模的幫派火拚征程。

趁著黑夜,龍雲會的人加快了速度,同時對三道突破口進行了雷霆般的打擊。幾乎沒有損傷的進入爵士豪情一樓大廳。

對於行動如此順利,白龍感覺到一種危機,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將煩惱甩沒后,他帶領龍雲會兄弟繼續前進。

當三人同時在廳內碰頭的時候,洪飛和張天也感覺到了不一般,按常理說,餘慶幫的話已經是挑釁了,他們更應該做好準備防守,而不是放任不管,留下幾個象徵性的人守在門口送死。

突然張天大喊一聲:「撤!我們中計了。」

話剛落地,還沒等行動。就被周圍隱藏起來的餘慶幫成員圍在了中間。

這時余文慶從通往二樓的樓梯口出現。囂張狂傲的說道:「洪飛,不要以為你們龍雲會做了點出名的事,我們就會怕你。那些事任意一個幫派都做出來了,只是大家都明白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沒人去做。誰知道你個SB卻做了。就憑你們也配跟我們餘慶幫斗?不撒潑尿照照!真是找死。」

洪飛知道現在的局勢對龍雲會不利,余文慶說話就是要拖延時間,好將龍雲會的氣勢托沒,到時候就會出現單方面屠殺。想到了這裡,洪飛大喝一聲:「龍雲會的兄弟們,抽刀!」

唰~唰~唰~一水的開山刀接連不斷的出現在龍雲會成員的手裡。洪飛更誇張,一手一把開山刀。

當所有人做好準備時,洪飛、白龍和張天三人同時大喊道:「殺!」

洪飛一馬當先,雙刀在手裡就是奪命利器。所落之處必有餘慶幫的人倒下。堂主勇猛,那麼成員又會弱到哪去!

在三位堂主的帶領下,他們都煥發出內心的血性。只要看見不帶頭巾的,二話不說就是一刀。

開始的時候只有餘慶幫最內圈和龍雲會最外圈的人在拼殺,不過洪飛和那十九名核心成員太瘋狂、太厲害。幾分鐘的時間,就殺出了一條血路出來。

為什麼說是十九名核心成員,因為小天被洪飛留在了外面,手裡拿著手機,隨時準備聯繫趙雲。

龍雲會的人都順著洪飛開出的路沖了出去,這樣就出現了全面的大混戰。此時每個人都在想為什麼他們的母親在生他們的時候不能多生個胳膊呢?

人什麼時候最可怕?那就是在他殺瘋眼,已經沒有理智的時候最可怕。現在龍雲會的成員只認藍色頭帶,如果有誰要是倒霉把藍色頭帶弄掉的話,那他便會很不幸的死在自己人手裡。

突然間,不知道誰在殺人的時候喊了一句:「滅餘慶幫,不留一人!」

好傢夥,這句話可不得了,一時間所有龍雲會的人全都喊了起來。聲浪更是一層高過一層。

此時此刻爵士豪情的一樓已經被血染紅。斷肢也是散落無數。

PS:二更到,高潮已經開始,大家千萬不要手下留情,使勁的砸油條吧。更多精彩就在明天,晚上9點準時點擊《趙雲重生玩轉都市》。借高潮求票求收藏,最主要的是求一顆翠鑽。拜謝大家!!!!! 血腥的場面並沒有讓已經瘋狂的龍雲會成員們停下殺戮的腳步。站在二樓梯口的余文慶感嘆道:「龍雲會如果今日不覆滅在這裡,放任其發展,將來必成大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著,龍雲會倒下去的兄弟也越來越多。畢竟餘慶幫玩的是人海戰術,餘慶幫本身的成員再加上戰斧幫支援的人數,大約是龍雲會行動人數的兩倍。兩個人殺一個人,在兇狠的漢子也有失誤的時候。

戰鬥已經進行了十分鐘了,漸漸地進入了白熱化狀態。場上最大的兩點就是洪飛、張天、白龍和那十九名核心成員,因為他們一直練習著趙雲留下的五禽戲。這半個月來,讓他們的體力與力量有了質的變化。

張天又砍翻一個餘慶幫的人,抹了一把噴在他臉上的血,說道:「他們人太多了,殺都殺不完,咱們不如殺出一條血路,先突出重圍,然後再做打算。」

白龍和洪飛表示贊成,於是洪飛大喊一聲:「龍雲會的兄弟們殺向正門。準備撤退。」

於是整個戰線都發生了變化,廝殺的範圍也慢慢的擴大了。很多人甚至都跑到了爵士豪情的外院內交戰。

看著龍雲會將要撤退,余文慶轉身對一名俄羅斯人說道:「基夫先生,龍雲會要撤退了,如果今天放他們回去。將來咱們都有麻煩,還請先生將您的衝鋒隊放置院門以防他們逃跑。」

基夫顯露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道:「OK,沒問題。」然後便對身邊的人吩咐了幾句。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爵士豪情的院門停下了五輛賓士車將其堵住,然後從車上下來20名黑衣人,他們手裡均持俄制AK41。

當龍雲會外圍的兄弟衝到門口時,這20名黑衣人毫不留情的扣起扳機,對準他們進行掃射。猶如一條條火舌,掠奪著龍雲會兄弟們的生命。

這種情況下龍雲會的兄弟並沒有退卻,反而不要命的向前沖,都要為後面的兄弟鋪出一條血路來。

噠~噠~噠~噠~噠~衝鋒槍不斷的掃射著,每一次槍聲響起都會躺下一名龍雲會成員。這時餘慶幫的人都看呆了,見過不要命的,但是從沒見過這麼不要命的。龍雲會的行為此時已經深深的刻在了他們心中。但凡是有血性的龍國人,都會為這種豪情而感動。

洪飛一聲令下,停止了突圍行動。還活著的那些龍雲會成員眼裡已經充滿了淚水,為了他們死去的兄弟,同時也為了他們心中的那份堅定信念。

洪飛三人帶著剩下的300多名兄弟再次回到了大廳里。面對衝鋒槍的掃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衝出去。

回到大廳,再次與餘慶幫的人對峙起來,只見洪飛拿著開山刀將自己的手指割破,鮮血頓時順著刀口留了出來,洪飛將鮮血塗在兩條眉毛上,一瞬間變成了猶如地獄回歸的殺神,然後他大聲吼道:「為死去的兄弟報仇,讓餘慶幫和戰斧幫的人血債血償!」

剩下的龍雲會的成員全部大喊:「血債血償!」然後紛紛學起洪飛來,將自己的眉毛染紅,場面非常的宏偉,氣勢非常的壯觀,殺意非常的強烈。使得餘慶幫與戰斧幫的成員不由得頭皮一陣發麻,內心產生了極大的恐懼感。

想一下,如果你看見300多人手裡都拿著開山刀,衣服都被鮮血染紅,就連眉毛都被塗成了紅色,你還能穩穩地站在原地嗎?

與此同時,在外面留守的小天看到餘慶幫用衝鋒槍掃射的時候,就已經將電話撥了出去。但是對方遲遲沒有接聽,這讓小天十分著急。

眼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接著一個倒下,而自己的電話卻遲遲打不通,他能不急嗎?畢竟他也是有血有肉的龍雲會漢子。和那些死去的兄弟一樣,骨子裡透著一種傲氣。

漫長的等待終於得到了回報,電話終於通了,傳來對方的語言:「你好,請問你找誰啊?」

一句話讓小天從地獄一下飛到了天堂,焦急的說道:「雲少,我是小天。我現在在爵士豪情,我們中了餘慶幫的計,你快回來救救我們吧!」

此時的趙雲正在八達嶺長城的山林間練習離魂槍法。聽了小天的話,他立刻急了,安撫道:「別著急,我馬上就回去。」

掛了電話,趙雲拿起他不知道在哪弄來的鐵槍,將內勁運用到極致,非常的向市區衝去。龍雲會是他一手建立的,那些兄弟讓他找到了前世的感覺。他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這群人,當他聽說已經死了很多人後,他又怎麼能不憤怒呢。

從山林間到市區趙雲只用了兩分鐘的時間,來到市區后,他立刻打了一輛的士,吩咐道:「爵士豪情,越快越好。」

司機一看就是性情中人,二話沒說,一溜煙似的向前衝出。什麼信號燈不信號燈的,全然不顧。

大廳里的殺戮還在繼續,龍雲會已經又死了將近100名兄弟,但是餘慶幫的付出更慘,這100多生命換了他們整整300多生命。

「住手!」看不下去的余文慶喊道。

聽到余文慶的話,洪飛也喊道:「住手。」

就這樣兩幫人再次分開,對立的站著,聽著大哥們的交談。

余文慶說道:「洪飛,我念你們龍雲會的人都是條漢子,如果你肯定答應留下你、白龍、張天的性命,我就保證放了你們剩下的兄弟。」

一句話讓洪飛三人陷入了沉思。他們覺得非常愧對兄弟們,如果再讓兄弟們為了他們三人而死,就有點太不值得了。

三人對視后,紛紛露出了笑容,因為他們都讀出了彼此內心的想法。

張天對余文慶說道:「好,我們三人答應你,但是你要先放我的兄弟們離開。」

余文慶笑道:「好!他們現在可以離開了!」

但是半分鐘過去了,龍雲會沒有一個兄弟離開,洪飛皺了皺眉頭,道:「龍雲會的兄弟們,請你們離開爵士豪情!這是命令。」

這時一名龍雲會外圍的兄弟喊道:「堂主在,人在!堂主亡,人亡!」

隨後眾兄弟都跟隨這名兄弟大聲的喊起來:「堂主在,人在!堂主亡,人亡!」

江湖就是這樣,一旦這個人將他的心交給了你,那麼死亡對於他來說就不會再有一點的恐懼。這裡留下的是兄弟的情義,這裡留下的是對幫派的忠誠,這裡留下的還是龍雲會成員對目標的堅信。他們以龍雲會為榮,龍雲會以他們為傲。

選擇走龍雲會的強國之路的同時他們就已經選擇面對死亡了。包括已經死去的龍雲會的所有兄弟,他們都沒有留下遺憾,雖然他們並沒有看到龍國強大起來,但是他們卻為龍國的強大做出了奠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