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蘇蘇,你怕是不知道我的規矩,我從不和唐氏集團合作。」


之前也聽辦公室的人說過,蘇錦溪現在知道了他的身份,想著應該是和他的身世有關。

他對唐家的人那麼不客氣,甚至還改了姓,要不是唐茗之前提過一嘴。

蘇錦溪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唐家的關係,恐怕外界的人也不知道他就是那個私生子。

「三叔,既然你不和我們合作,那你幹嘛讓我來找你。」

「小蘇蘇,讓你來見我自然是因為我想你,想要見你。」

蘇錦溪心中有些怒氣,「三叔,你這不是耍人?」

見她生氣的小模樣,司厲霆只是在想一件事,小東西怎麼生起氣來都這麼好看?

朝著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蘇錦溪對他本能的就有些服從性,不僅因為他是帝凰的總裁,還有之前兩人的禁忌關係。

她老是怕司厲霆將這件事抖出去,司厲霆的話她一般不敢違背,現在已經變成了自然。

走到了他的身邊,「你又要做什麼?」

司厲霆隨手一拉,蘇錦溪直接落入他的懷中,手指下意識的摟著他的脖頸。

想到這裡是司厲霆的辦公室,兩人如此曖昧的姿勢,她趕緊就要起身。

「不許動。」司厲霆的手緊緊禁錮著她的腰際。

她的身體緊貼在他胸前,心臟又開始不規律的跳動起來。

「小蘇蘇性子怎麼這麼急?我是說過不和唐氏合作,可是我沒有說不和你合作。」

蘇錦溪聽他這話的意思好像有戲,「三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要我合作可以,但對象只能是你,你明白了嗎?」司厲霆嗅著她身上獨特的香味。

分明沒有噴香水,但那種淡淡的淺香就像是有魔力一樣,他將頭埋在了她的頸項處。

蘇錦溪感受到他灼熱的呼吸,身子輕顫。

「你是要我代表公司和你合作?」蘇錦溪算是明白了。

「不錯,這個項目由你負責,以後我不認唐氏,只認你,也就是說從項目開始之前到結束,你都必須要和我接觸。」

蘇錦溪對上他那雙飽含深意的眸子,沒來由的心有點慌。

「一直和你接觸?」

「是,再說清楚一點,整個項目負責人是你,從策劃到實施,要是我任何時候要找你改方案,看場地等,只要我一個電話,你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你做得到?」

「我可以,但是我沒有權利代表公司,我想打個電話請示一下我領導可以嗎?」

「嗯。」

蘇錦溪撥通了珍妮的電話,「珍妮姐,我……啊……」司厲霆使壞的咬住了她的耳垂。 司厲霆似乎很喜歡這麼戲弄她,明知道耳朵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他還故意使壞。

珍妮聽到她的驚呼聲,「怎麼了小蘇?」

「珍妮姐沒什麼,我就是腳崴了一下。」蘇錦溪趕緊找了個借口。

不擅長撒謊的她臉紅了,司厲霆偏偏更加不安分,順著她的耳垂往下,

「我聽小針說那位總裁只見你一個人,你和他談的怎麼樣了?」珍妮也頗為關心進展。

蘇錦溪掃了一眼已經吻到她鎖骨位置的男人,咬牙切齒道:「談得還不錯,就是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

「你說。」

夜馴純情小妻:豪門交易aa制 「總裁說要和唐氏集團合作可以,必須要我當負責人。」

蘇錦溪稍微換了一下口吻,把司厲霆的原話改變了一下,畢竟那句話太曖昧了。

「小蘇,你那位叔叔和總裁關係很好吧? 許君一世安然 竟然能讓從來不和我們合作的人馬上就合作了。」

珍妮喜出望外,沒想到蘇錦溪這麼快就已經拿下合作。

至於負責人雖然有些越權,不過這合作本來就是靠蘇錦溪叔叔的關係才拿到的。

對珍妮來說只要能夠得到這次機會就行,這樣她們就能維持A組不降級。

「額……他們的關係……應該很好吧。」既然珍妮姐以為是自己叔叔的關係,蘇錦溪也就順著她的意思說了。

免得自己越描越黑,珍妮也不會在意她和總裁的事情,只要能合作就好。

「沒問題,只要你成功了什麼事都好商量,小蘇,你就是我的福星啊!」

眼看著B組的業績就要超過A組,珍妮愁眉苦臉半天了,這次的合作就是天降甘霖。

「那個珍妮姐,總裁還說了這次的項目所有流程都要我配合。

也就是說我在公司的時候,如果帝凰需要找我,我任何時候都必須要趕去,這個也沒關係嗎?」

蘇錦溪先把話說清楚,免得以後有問題珍妮還說她曠工什麼的。

重生之仇鳥 「哎喲我的小祖宗,這次的合作別說是對我們組,對整個公司來說都是大機遇。

所以你要是能夠拿下來,唐總都會很開心的,而且因為你我們和帝凰關係終於破冰了。

至於要你一直跟進這也是正常的,你好好和帝凰的總裁接觸,以後說不定還能達成其它合作。」

珍妮腦袋轉的多塊啊,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很快她又轉到以後去了。

「那珍妮姐你就是答應了?」

「當然答應,小蘇,你現在在哪?」

「還在帝凰談這個合作的事情,我怕你這邊不允許,所以提前問問你。」

「我怎麼會不準?這是好事啊,你好好的談,慢慢的談,一定不要得罪了那位總裁。」

蘇錦溪隔著電話都能夠感覺到珍妮臉上的開心,「那好吧珍妮姐,我先掛了。」

「加油哦小蘇。」珍妮歡快的聲音消失在電話里,蘇錦溪當然想象不到珍妮有多開心。

帝凰從前和唐氏的關係,這次要不是她,就連唐茗親自來談都未必能夠見到帝凰的總裁。

她才用了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就差不多搞定了,珍妮還不將她舉高高。

雖然在珍妮心中蘇錦溪是靠著那位厲害的叔叔才成功的,但做生意這事本來就是如此,有關係自然比沒關係好了。

只要能達到目的,誰管誰用什麼手段,況且商場裡面的手段黑暗多了。

掛了電話,司厲霆性感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你們經理似乎很開心呢。」

蘇錦溪有些不好意思,「你都聽到了。」

「這麼大的聲音聽不到怕是聾子,你們經理倒是個精明的人。」

蘇錦溪不解,「你才只聽她說了幾句話而已,就知道她很精明了?」

「呵,能夠懂得以最小利益換取最大收穫的人難道不精明?

小東西,難道你還沒明白,你就只是你們經理手中的一顆棋子而已。

這會兒別說是讓你當項目負責人,就算是讓你跟我上床,你們經理怕是還會親自給你準備安全套。」

蘇錦溪想到珍妮的笑臉,並不想承認她是唯利是圖的人。

「三叔,沒你說的這麼嚴重,珍妮姐是想要和你們合作,但不是你說的那樣。」

司厲霆輕蔑一笑:「不是我說的這樣?丫頭,看來你比我想象中更加愚蠢。

也罷,你剛從學校出來,不理解這個社會的規則也很正常,今天就讓我好好來教你一課。」

手指靈活的繞到了蘇錦溪的背後拉開她的拉鏈,蘇錦溪腰部被他挾持,根本就動彈不得。

「三叔……你幹什麼。」蘇錦溪大眼睛慌張的看著他。

司厲霆嘴角的笑容加大,「小笨蛋,今天到我辦公室的不是蘇錦溪,而是代表著唐氏集團和我談合作的人。」

「三叔,你究竟在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沒關係,我馬上就會讓你明白。」司厲霆吻上她雪白的脖頸。

明明昨晚他提出這個意思的時候自己拒絕他都沒有繼續,現在這裡還是他的辦公室啊。

蘇錦溪真的不明白,他是司厲霆卻又不像是昨晚那溫柔的司厲霆。

「小蘇蘇,這個社會弱肉強食,弱者要是想要成功,你知道要付出什麼?」司厲霆的手指緩緩往下。

蘇錦溪忍住來自身體的戰慄,集中精力回答:「付出努力。」

「呵,你說的也沒錯,是要付出努力。說得再具體點,一個合作,男人需要在酒場上往死里喝,那麼女人呢?」

蘇錦溪拽住司厲霆的手,不讓他再繼續。

她那點力氣根本就無法撼動司厲霆。

「女人和男人天生就是有區別的,論起領導者的男女比例,男人顯然要比女人更多。

女人想要往上爬,最快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這個。」司厲霆曖昧的撫過她身體的敏感。

蘇錦溪覺得此刻自己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由司厲霆宰割。

司厲霆對於女經理讓蘇錦溪用美人計的事情本就耿耿於懷,這次僥倖對象是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是那個譚總呢?蘇錦溪單純的性格並非是壞事,司厲霆卻是想要她明白這個社會的黑暗。

別人不會像他這麼好,會考慮她的情緒,會照顧她,所以他現在要做的事就是讓她自己知道犯了怎樣一個錯誤。

一種屈辱感從心中升起,司厲霆感覺到她的心情,手中並沒有停下。

「你的女經理一開始就讓你來使用美人計,她給你做造型,讓你穿得那麼暴露,就是為了讓你勾引我。」

「她……她不是。」

「不是?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穿著這樣的短裙過來談合作?」

司厲霆嘲諷一笑,順勢將她的裙子扯下。

蘇錦溪想到之前珍妮說的那些話還有給自己選的衣服,其實她已經開始相信司厲霆的話了,就是不想承認而已。

她不想將人心想得那麼壞。

「三叔,停下,你停下!」蘇錦溪有些慌亂,眼看自己暴露的越來越多。

「停下?小蘇蘇,你捫心自問,如果今天你遇到的不是我,是那個譚總,你會有什麼後果?」

自己在高爾夫球場就差點被強,那個譚總還讓司厲霆一起來玩。

她不敢往深處想,結局肯定要比現在更慘。

「有錢的男人都有一個通病,喜歡玩,玩錢,玩女人,他們有很多方法玩女人。」

「你也喜歡?」蘇錦溪直視他的眸子,彷彿要看向他的內心深處。

司厲霆平靜的和她對視,「我不喜歡,我只喜歡你。」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卻是最動聽的情話。

蘇錦溪耳根都染上了嫣紅,「三叔,我知道了,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修長的指腹撫過她甜美的唇瓣,他邪邪一笑,「不可以,小蘇蘇,我只是要你明白一個道理。

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尤其是在商場,你從進來這件屋子要和我談合作的時候,就應該有這樣的覺悟。」

司厲霆一手撫開桌面上的東西,將蘇錦溪放了上去。

蘇錦溪真的慌了,不是沒有和他做過這樣的事情,是她從來沒有在這樣的場合做過。

「三叔,你要做我不反抗,我們換個地方。」她的自尊心還是做不到在這裡。

「小蘇蘇,看來你還是不明白呢,現在我為主,你得聽我的,你沒有選擇的權力。」

背後是冰涼的桌子,蘇錦溪看著自己裙子半褪,面前的男人卻是西服革履,連一絲褶皺都沒有。

屈辱的感覺充斥胸腔,她根本就沒有去懷疑過珍妮的用意。

司厲霆溫柔舔過她眼角的淚,「蘇蘇,你該慶幸,你遇上的人是我。」

蘇錦溪感覺到身上一輕,司厲霆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她慌忙起身穿衣。

「三叔……」她不解的看著他,剛剛她明顯感覺到了他的身體變化。

司厲霆無奈的嘆了口氣,將她攬入懷中,給她拉好了拉鏈。

「我是真的想在這要你,好好教你做人,省得以後你被人賣了還不知道。

可是在看到你一哭我又不忍心了,聖經上說,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創造的。這話真沒說錯,你啊,就是我的軟肋。」 蘇錦溪聽到他最後一句話,心臟都酥了。

「三叔,我明白你的用意了,以後我會聰明點,剛剛被你壓在這上面的時候我覺得很屈辱。」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腦袋,「知道屈辱就對了,如果不是我,其他男人不知道會用什麼手段對你。

之所以我說你那位經理精明,她年紀不大卻這麼快就爬到經理的位置,可見手段非凡。

在職場上每個人都想往上爬,誰也不能說自己是乾淨的,我並非評價她這種行為好與不好。

我只是不想你被她渲染成了同樣的人,你啊,不用做這些,因為你有我。」

從前覺得這個男人霸道得讓人討厭,動不動就拿自己和他的關係威脅自己。

可是現在蘇錦溪卻對他一點都討厭不起來,反而隨隨便便就會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心跳加速。

司厲霆抬起她的下巴,強迫她和自己的目光相對。

「蘇蘇,我喜歡你,所以我尊重你的選擇。

我有足夠的實力可以護你周全,讓你的眼神永遠都這麼單純。

你不需要去看到那些黑暗,你只需要看我,因為我就是你的光明。」

蘇錦溪有時候很天真很蠢萌,但那卻是司厲霆求之不得的東西。

沒有一個人願意長大,成長的代價往往伴隨著痛苦。

痛苦越深,你所長大的程度也就越深,這是成正比的關係。

他不忍讓蘇錦溪受一絲一毫的傷害,他會好好保護她,讓她一輩子做善良的小天使。

蘇錦溪對上他深情款款的眸子,他的眼瞳就像是蔚藍平靜的大海。

陽光灑落,海平面上閃爍著許多細碎的光芒。

這樣的司厲霆讓她感動不已,第一次她覺得面前的男人在她心中的形象陡然高大起來。

「三叔,我……」她心中有好多好多想說的話,到了嘴邊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嗯?」司厲霆靜靜看著她,耐心的等著她要說什麼。

第一次蘇錦溪主動撲進了他的懷中,「三叔,不,厲霆,我不知道我對你究竟是什麼感覺,但現在……我只想要你。」

說著她攬住了司厲霆的脖子,踮起腳尖吻上了他的唇。

腦海裡面浮現兩人第一次見面的畫面,他使壞要脅自己。

自己在商店被人奚落,是他派人送來卡解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