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小兔崽子!你就在這裡裝吧!趕緊把這杯酒幹了!」魯雲達笑著道。


「那是必須地!」上校馬上拿著酒杯道。

就在九個人在食堂里繼續喝酒的時候,四個穿著武警制服的人走到了金清石所住的小樓里。

四個人直接來到了三樓金清石所住的房間門前,其中兩個人馬上掏出帶著消音器的手槍守在門口的兩邊,而另外兩個人,一個拿著鑰匙慢慢的開著門鎖,另外一個人拿著手槍戒備著。

房間的木門被慢慢的推開了,四個人輕手輕腳了走了進來,然後穿過客廳,向著卧室摸了過去。

卧室的房門被無聲的推開了,四個人一邊將槍口對準著床上,一邊向床前小心翼翼的移動著。

當四個人移動到大床前,看著床上鼓起的被子,其中一個人伸出左拳,然後伸出的食指、中指,當無名指伸出來的一瞬間,四道火舌立即從槍口裡噴了出來!

「噗噗噗…………..」

棉被上立即出現了幾十個彈孔,當那個人再次將左拳舉起的時候,槍聲立即停了下來。

「隊長!我還為這次的任務有多複雜呢!沒想到這麼輕易就搞定了!這次我們可是賺大了!」其中一個武警向著舉起左拳的那個人小聲的道。

「是啊!不但能得到一百萬,而且還可以直接當上尉了!隊長也可以升到副團了!」另一個武警高興的道。

「都別說話!」那個隊長一邊底聲的喝道,一邊抓住了床上的棉被。

「呼」的一聲!棉被被拉開了,四個人看到棉被下面又是一條捲起來的棉被,頓時大吃一驚!

「不好!快從窗戶撤退!」那個隊長馬上命令道。

四個人馬上衝到窗戶前,然後迅速拉開窗戶從三樓跳了下去。

四個人繞到大院的後面,然後動作敏捷的翻過三米高的圍牆,跳到了院子的外面。

「隊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是說他已經喝多了嗎?而且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針對我們的陷阱!」一個人一邊脫下武警服裝一邊小聲的道。

「現在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這個人裝著喝醉,然後怕死躲了到別的房間里睡了!二是,他知道我們會過來,然後在暗中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那個隊長皺著眉頭道。

「他不可能知道我們會過來吧?如果知道直接將我們全部拿下就好了!怎麼可能會放我們離開呢?而且現在就是抓到我們又怎麼樣?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們乾的?」另外一個人搖了搖頭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按原計劃回去了!我們先去郊區找個地方先住下來,如果出什麼事,那我們再找機會幹掉他!」隊長搖了搖頭道。

「隊長!要不我們給內應發個信息,問問他這是怎麼回事?」一個隊長員小聲的問道。

「不行!雖然我們不知道他是誰,可是現在不能何任何人聯繫!大家趕緊把東收拾好,然後到郊外一把燒了!」隊長嚴厲的道。

「是!」另外三個人同時點了點頭,然後迅速將脫下來的武警服裝和鞋子裝進了一個背包里。

四個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停馬路邊上的一輛無牌老款捷達轎車前,隊長剛剛拿出車鑰匙打開車門,突然四道黑影從空中向著四個人撲了過來。

「砰!砰!砰!砰!」四隻拳頭轟在了四個人的腦袋上!

四個人軟軟的倒在了地上,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從路旁邊的一棟五層樓房的頂上跳到了這些人身前,緊接著手臂一揮,四個黑衣人和四個武警連瞬間消失在了黒夜裡,然後那個人開著無牌的捷達轎車向著郊區的方向開了過去。

一小時后,捷達轎車停在一片荒蕪的沙地里,那道人影走下汽車后,手臂再次一揮,四個穿著鎧甲的黒衣人和四個武警憑空出現在了沙地上。

四個武警的雙手被捆在背後,躺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站在身前的四個黒衣人,那個隊長顫抖著問道:「你們是人還是鬼?」

「你們是周其忠派來的吧?」金清石走過來冷冷的問道。

「你..你…你怎麼知道?」那個隊長驚恐的問道。

「周其忠怎麼把你們派過來呢?心理素質也太差了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到底是誰?」隊長大叫著道。

「我就是你們想要殺的人!跟我說說武警里誰是你們的內應?只要說出來,我就給你們一個痛快!否則我會先砍斷你們的五肢,然後再把你們五官挖出來!」金清石冷冷的道。 「你是軍人!我們也是軍人!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們是周其忠派來的,那就給我們一個痛快吧!」隊長冷冷的道。

「你們軍人的恥辱!像你們這種人,如果給你們一個痛快那是太便宜你們了!」金清石說完向著站在他身邊的一個影冥衛冷冷的命令道:「金風!將他的四肢給我砍下來!」

「是!主人!」那個叫影冥衛馬上雙手抱拳回答完,立即從腰間將閃著寒光的彎刀抽了出來,然後揮起彎刀向著隊長的右腿砍了過去!

「噗」的一聲!右腿從膝蓋以下立即被砍了下來,鮮血像泉眼一樣狂噴出來。

「啊………..」那個隊長立即大聲的慘叫起來!

緊接著寒光一閃!隊長的左腿也被砍了下來。

「說不說?不說就到雙手了!」金清石冷冷的道。

「操你…..你全家都不得好死!」隊長雙能赤紅,向著金清石大吼著道。

那個隊長剛剛罵完這句話,突然一隻大腳出現在了他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隊長的腦袋頓時像炸開的西瓜一樣四處飛濺著!

「狗日的!你敢詛咒我全家?回去我就先把你全家都殺了!看你還囂張不!」金清石一邊在沙地上蹭著腳上的鮮血,一邊冷冷的道。

「金將軍!我們也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來暗殺你那也是上面下的命令!我們不求能夠活下去,我們只想請您給我們一個痛快和放過我們的家人!」這個時候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青人大叫著道。

「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也可以放過你們的家人!不過你們先要回答我一個問題!你們的內應是誰?」金清石州著眉頭道。

「我們真的不知道內應是誰,隊長都用簡訊跟他聯繫!」那個人連忙回答道。

「那武警衣服是誰給你們的?」

「衣服和車都是那個人給準備的,不過他從來沒有露過面,都是按他通知的地點拿到的!」

「你在猛虎特務連是什麼職位?」

「我..我..我是四級軍士長!」

「也算是業務骨幹了!為什麼還要接受這個任務呢?你不知道暗殺一個將軍的嚴重性嗎?」

「我..我..我知道!可是上面答應我們這些人,只要完成了這次的任務,不但會給100萬現金,而且還可以給我們直接提干!」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們這麼做也很正常!不過你們也要承擔這個後果!」

「明白!首長!給個痛快吧!」那個軍士長說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殺!」金清石心情沉重的搖了搖頭,然後開口道。

「噗!噗!噗!」三顆人頭立即滾落到了地上!

金清石將四具屍體和影冥衛收進空間里,然後開著捷達車回到了和田武警支隊駐地的附近,將車停在路邊后,又取出四套武警衣服放在了車裡,然後翻過部隊的圍牆回到了三樓的房間里。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將床上的被子和床單全部收好后,上到樓頂迎著朝陽,開始練起功來。

「嗡…」金清石剛剛練了十分鐘,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金清石馬上掙開眼睛,迅速掏出了手機!

「昨晚你們沒有行動嗎?」在那個隊長的手機上出現了這樣一條信息。

「他房間里有人保護他!我們沒機會動手!」金清石冷笑一下,然後回復道。

「哦!那你們先隱蔽好,隨時等我的通知!」那個人馬上回復道。

「好的!」金清石馬上回復道。

六點半,起床號在大院里響了起來,軍官和戰士們從一棟棟宿舍樓里跑了出來,大家在辦公樓門前的操場上集合完畢后,開始大院里跑了起來。

「司令!你昨天是在裝的吧?」跑在金清石身邊的李海洋小聲的問道。

「裝你個頭!一會研究行動方案的時候,你看我臉色行事!別讓人瞧不行咱們!」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是必須地!不過看他們昨天的表現是沒安什麼好心啊!搞不好會讓我們孤軍奮戰!」李浩洋擔心的道。

「我還以為你小子就只顧著吃羊肉呢!沒想到觀察的挺仔細啊!這些人昨天給了我一個下馬威!今天應該也好不到那裡去!我們過來也不跟他們吵!只要他們不拖我們的後腿就行!」金清石微笑著道。

「司令!你不會是想帶著我們去消滅那些恐怖分子吧?」李浩洋吃驚的道。

「是啊!不可以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老大!我們沒有沙漠作戰的經驗,而且對地形也不熟悉,萬一陷進沙漠里,恐怕只有死路一條啊!要不我帶隊過去,你留在這裡指揮怎麼樣!」李浩洋急著道。

「就你那身子骨還帶什麼隊啊!你就在後方保障我們的後勤補給,我親自帶隊去消滅他們!」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那怎麼行?我必須要跟著你!這可是政委交給我的任務!」李浩洋連忙搖著頭道。

「少廢話!這是軍令!而且毛隊也會帶著特戰大隊協助我們!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後面呆著,別上去給我添亂!」金清石小聲的道。

「你不是說毛隊不是來幫我們的嗎?現在怎麼又扯到一起了?」李浩洋疑惑的道。

「他們的確不是來幫我們清剿恐怖分子的,不過求他們幫個忙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金清石微笑著道。

「司令!你又開始在演戲了!毛隊他們一定你是叫過來的!就是為了提防他們不服從你的命令吧?」李浩洋笑著道。

「我有那麼老謀深算嗎?而且毛隊憑什麼會聽我的指揮啊?他這是過來這裡拉練的!純屬巧合!」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如果毛隊真的能過來幫我們,那我的心裡可踏實多了,你讓我幹啥都行!」李浩洋點了點頭道。

早上八點鐘,在支隊的小會議室里,魯雲達指著投影幕上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圖片道:「恐怖分子的活動地點就在離沙漠50公里的範圍內活動,這裡沙丘林立,不熟悉的地形的人進去很容易迷失方向!」 「魯司令!恐怖分子偷運進來的武器彈藥所走的路線是那條?而最後所運去的目的地又是那裡?」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塔克拉瑪干沙漠整個沙漠東西長有1000公里,南北寬400公里!而且現在又是黃沙滿天飛,我們現在就是知道了路線,他們也會臨時變換位置,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武器最終會運到剛剛我說的這個地方!」魯雲達自信的道。

「這裡靠近輪台的塔里木河,周圍有不少的村落,如果我們在這裡抓捕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困難?」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那首長的意思是?」魯雲達微笑著道。

「我們能不能埋伏在那片原始胡楊林里,然後暗中抓捕他們?」金清石想了想道。

「我們也考慮過這個方案,不過這周圍生活著上百戶維族人,我們一是,分不清那些是恐怖分子,萬一抓錯了人,當地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二是,現在的氣候正是沙塵暴的多發季節,而且晝夜的溫差有三十多度,戰士們如果段時間埋伏在這裡還行,如果時間長了,恐怕就會有生命危險!」魯雲達搖了搖頭道。

「那魯司令有什麼好的建議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既然首長問起來,我還真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那就是用重兵層層防守,把他們困在沙漠里,以現在的天氣,用不了十天半個月,他們就會變成一堆白骨!」魯雲達笑著道。

「沙漠那麼大,靠我們這點兵力,能將他們圍住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他們如果從沙漠里逃出去,也只會逃到更荒涼的地方!只要他們遠離了維族人居住點,我們就可以一舉全殲他們!」魯雲達自信的道。

「首長可能對塔克拉瑪的地形、地貌、風土人情不太了解!大家都知道這裡是新獨的大本營,可是軍隊一直是嚴防死守,從來沒有大規模的進行抓捕,就是怕引起民族衝突,所以我們一直都很謹慎的處理這件事情!」樓勁松微笑著道。

「我過來的之前,總部的胡司令也跟我說過這些事情!正因為不能引起民族衝突,所以我的意見是要在沙漠里將這些恐怖分子處理掉!這些人手裡都有重武器,如果被他們逃出來,一定會我們和社會展開瘋狂的報復!我們不能埋下這顆隨時都會生生爆炸的炸彈!」金清石認真的道。

「首長!在沙漠里狙擊恐怖分子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有可能進去就出不來啊!」魯司令皺著眉頭道。

金清石看了一眼李浩洋,李浩洋馬上站起來微笑著道:「各位首長!要不這樣吧!新疆總隊的兄弟們在外圍設防,而我們秦西特戰大隊進沙漠里狙擊恐怖分子,不是我們不怕死和搶功,而是因為我們沒有在沙漠里作戰的經驗,這次正好可以好好練練兵!爭取在年底軍事大比武上不在墊底!」

「魯司令!我覺得首長說得有道理!現在李參謀長又主動請纓,我看還是按照首長的計劃執行吧!」樓勁松微笑著道。

「首長是最高指揮官!只要首長同意我當然是無條件的服從!」魯雲達皺著眉頭道。

「魯司令!你這話可就見外了!我們現在不是誰說了算,而是要商量一個最佳的行動方案!這個方案也要報道總部去,具體怎麼樣還要聽聽總部首長的意思!」金清石微笑著道。

「就按照首長的提出的計劃吧!我會派一些經驗豐富的戰士跟李參謀長他們一起進沙漠!」魯雲達搖了搖頭道。

「魯司令!這次我準備親自帶隊進去!這裡就交給你了!」金清石認真的道。

「什麼啊?首長要親自去?這怎麼能行呢!」魯雲達馬上焦急的道。

「為什麼我不能親自去?我除了軍銜高一點,其他的跟戰士們並沒有什麼兩樣!而且你不是說我是武警的第一高手嗎?這個時候當然需要我這第一高手出場了!」金清石笑著道。

「首長!除非有總部的命令!否則我絕對不會同意你親自去一線!」魯司令認真的道。

「是啊!首長可是總指揮!所有的行動都需要你親自來指揮,如果你不在指揮部,那不是群龍無首嗎?」 赤龍武神 樓勁松也連忙說道。

「我來這裡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消滅這些恐怖分子!我現在宣布一下行動計劃!一、魯雲達同志指揮新疆總隊和機動師,在輪台的塔里木河一帶設防,尤其要對河道兩邊進行嚴密布控!二、樓勁松同志負責整個隊伍的後勤保障和救援工作,軍醫要24小時待命,隨時做好救治傷員的準備!三、劉京剛和李海洋同志負責通信的保障和對沙漠氣候監測,每個小時要報告一次最新的天氣變化和衛星偵察的情況!」金清石大聲的命令道。

「首長!如果總部同意你的計劃,我就服從你的命令!」魯雲達皺著眉頭道。

「好!我現在就向胡司令彙報這件事情!」金清石說完身走到了會議室的外邊,撥通了胡德彬電話。

「我是胡德彬!」電話一通,胡德彬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首長好!我是金清石!根據最新情報,恐怖分子近期會從境外偷運一批軍火過來,我準備帶著一百名特戰隊中去沙漠里伏擊他們!請首長批示!」金清石大聲的說道。

「什麼啊?你又要親自去?我跟你說過的話都忘記了嗎?」胡德彬立即大聲的吼道。

「首長!我不能不去啊!這裡有內鬼!昨天深夜已經開始第一次暗殺!」金清石立即小聲的道。

「哦?是周的人嗎?」胡德彬馬上小聲的問道。

「嗯!來了四個,已經全被我幹掉了,不過還沒挖出內鬼!所以這裡已經不安全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鄧司令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胡德彬馬上道。

「獨立團和特戰大隊已經就位,就等魚兒上鉤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你在沙漠邊緣呆著就行!這次任務已經不是重點了,現在一切以你的安全為主!」胡德彬小聲的道。 「謝謝首長的關心!不過還要請您跟魯雲達說一下,沒有你的命令他不同意讓我進沙漠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現在是總指揮,而且又是一個將軍,萬一你出了事,他們這些人都會被處分!他不同意這是很正常的!你把電話給他,我跟他說一下!」胡德彬笑著道。

「是!」金清石回答完馬上拿著手機回到了會議室里,大家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金清石身上。

「魯司令!胡司令要跟你說兩句!」金清石直接走到魯雲達的身前,將手機遞給了他。

「首長好!我是魯雲達!」魯雲達聽到是胡司令的電話,他連忙接過電話大聲的說道。

「老魯!金副參謀長他軍事素質過硬,而且更是一個高手,既然想帶隊去沙漠,那就讓他去吧!」胡德彬微笑著道。

「首長!現在正是強沙塵暴的高發期,就是當地人這個時候都不敢進到裡面去!我是擔心金參謀有危險啊!」魯司令急著道。

「我讓他不要進入到沙漠深處,一有危險馬上退出來,不過你也要做好隨時接應他的準備!如果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和你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胡德彬嚴肅的道。

「是!」魯司令連忙回答道。

胡德彬說完掛斷了電話,魯雲達將手機一邊遞給金清石一邊苦笑著道:「既然胡司令同意了,那我還能說什麼呢!不過還請金副參謀長不要進入到沙漠深處,這不但是為了你的安全,同時也是為了大家著想!」

「請魯司令放心!我們只在沙漠的五十公里的範圍內活動,如果發生意外,應該會及時從沙漠里撤出來!」金清石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這樣就好!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行動?」魯雲達鬆了一口氣道。

「這裡離輪台的塔里木河有300公里,我們吃完晚飯就出發,然後趁著夜色悄悄的進入到沙漠里!」金清石想了想道。

「好!那我也通知機動師做好準備!明天一早就會趕到塔里木河的附近接應你們!」魯雲達點了點頭道。

「你們不要靠得太近,萬一有人給恐怖分子通風報信,那我們的埋伏沒有了任何意義!」金清石認真的道。

「明白!我們會隱蔽在離塔里木河50公里左右的沙漠里,等你們阻擊開始,我們馬上將這片區域封鎖起來!」魯雲達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好!那大家就開始分頭準備吧!」金清石向著坐在會議室里了十多個人大聲的命令道。

「是!」所有人立即起身大聲的回答道。

一道道命令傳下去之後,和田武警支隊的大院立即開始忙碌起來,一箱箱的物資、器材被裝進了大卡車上,而在郊區的武警機動師的戰士們也開始檢查著武器裝備。

金清石剛剛回到宿舍里,那個隊長的手立即收到了一個信息「晚飯後,目標將帶隊去輪台,然後深夜從那裡進沙漠,你們可以在那裡狙擊他!」

「我們除了手槍沒帶什麼裝備啊!你能幫我們搞到狙擊槍嗎?」金清石冷笑著回復道。

三分鐘後手機才收到對方發過來的信息「中午十二點半,你去大院后牆的那顆大榆樹下等著!」

「好的!」金清石連忙高興的回復道。

這個內應應該就是今天開會的十二個人當中的一個,不管他是誰,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幹掉他!

「咚咚….報告!」這個時候門外先是傳來了三聲敲門聲,緊接著李浩洋的聲音響了起來。

「進來!」金清石大喊一聲!

「司令!我已經通知完隊伍了,大家正忙著領裝備呢,我過來是想問問你,看你需要什麼,我好幫你領回來!」李浩洋微笑著道。

「一會我自已去領!這次把你留下來跟劉京剛一起負責通信保障和監測沙漠里的氣象,是因為這關係到我和一百個同志的生命安全!所以你一定要死死守住指揮所里,一有情況馬上通知我們!」金清石認真的道。

「司令!請您放心!我就是不吃不喝也不會離開指揮所半步!」李浩洋堅定的回答道。

「還有!我命令你的任何事情不要告訴這裡的人!有什麼緊急的情況,可以發信息到我的衛星電話上!」金清石小聲的叮囑道。

「司令!你是懷疑他們?」李浩洋吃驚的問道。

「事情有點複雜,一兩句也說不清楚,等回來我再跟你詳細解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