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孟陵江你身為西林城的督軍,居然敢擅離職守,雖然這次確實是情有可原的,可是法理不可費,就罰你一年的俸祿,你可有意見。」


既然已經將南宮紫夜給關起來了,可汗自然是要對這次參與進來了的人,好好的進行一番賞罰的。

「臣沒有異議,謝可汗聖恩。」

孟陵江這會兒都還有些懵著呢,原本不是在說韓楉樰他們的事情嗎,怎麼到了最後,就變成了南宮紫夜造反的事情了。

那些證據,孟陵江還沒有看過,自然是不知道這其中的隱情的,只不過他來這裡的目的就是將韓楉樰他們給救下來。

這會兒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了,孟陵江自然是很高興的,就算是被罰了一年的俸祿,心裡也沒有任何的怨言,很快的就接受了。

「至於武霖王,你這次舉報有功,自然當賞的,你有沒有什麼想要的,只要合理的,孤都會賞給你的。」

對於百里東鞅,可汗雖然對之前的時候他先去找了太后,而不是直接來找自己,心裡有些生氣,可是他這次也確實是立功了的,所以自然是要賞賜的。

「這些都是臣應該盡的本分,不敢讓可汗獎賞,不過,臣確實是有個不情之請。」

百里東鞅自然不是為了賞賜才做這樣的事情的,原本是想要拒絕了可汗的賞賜的,可是想到了什麼,話鋒又轉了。

「哦,你到是說說看,有什麼樣的不情之請?」

可汗的聲音略微的低沉了一些,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他的心情可不是很好的。

「可汗,這次臣的妹妹百里燕嫦,遭遇了這樣的事情,臣實在是不放心她在外面,想要讓她回家來,臣能好好的照顧她。」

百里東鞅將自己的請求給說了出來了,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想讓百里燕嫦在留在外面了。

不過,當初百里燕嫦出家的時候,可是可汗批准了的,這會兒想要讓她還俗回來,自然也是要讓可汗同意的。

可汗還以為百里東鞅要說什麼事情,原來就是這樣的一件小事,他的臉色倒是好了不少了。

「說起來,這次立功最大的還是燕嫦,這樣吧,要是燕嫦願意回來的話,孤自然是會讓她回來的,依然還是享受郡主的尊榮。」

有了可汗的這句話,百里東鞅就放心了,想著這次不管怎麼樣也一定要說服自己的妹妹回家了。

「你們呢,這次你們也是立了功的,你們想要什麼樣的賞賜?」

這會兒,可汗又將視線放在了韓楉樰他們夫妻的身上了,想著他們到底是大禹王朝的人,要是要些金銀財寶的也就算了,要是心大想要其他的,就看他們有沒有命拿了。

最後,韓楉樰他們自然是拒絕了可汗得而賞賜的,他們什麼都不缺,也不想拿著楚台國的東西。

當然了,韓楉樰他們是很想要九菱草的,可是這樣一來,就在可汗的面前暴露了他們來楚台國的目的了,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得到,自然就是什麼都沒有說的了。

韓楉樰他們想著,反正到了最後見到了百里燕嫦,也能夠從她那裡得到九菱草,就沒有必要在橫生枝節了。

對此,可汗自然是沒有說什麼的,言語之上的褒獎一番,就讓韓楉樰他們離開皇宮了。

美食小飯店 「義父義母,你們可回來了,我都要擔心死了。」

見到了韓楉樰他們安全的回來,一一一直以來緊繃的心在這一刻,終於放鬆了下來了,眼淚都掉出來了。

「好了,我們這不是沒事了嗎。」

韓楉樰見此上前,細聲的安慰著一一,她也知道這幾天的時間她肯定是擔心壞了的。

「韓兄,你們真的不在這裡多留一段時間了嗎?」

出宮了之後,容初璟就好百里東鞅告辭了,打算先去找百里燕嫦,拿到了九菱草之後就回大禹王朝了。

「不了,我們已經出來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家裡面還有病人在等著,我們要儘快的趕回去了。」

容初璟他們拒絕了百里東鞅的挽留,原本他們說好了的,一個半月的時間能夠趕回去的,結果發生了這樣多的事情,都已經快要有兩個月的時間了。

韓楉樰很擔心容小貝的病情,容初璟是知道的,而且他的心裡也是擔心的,自然是不想在耽誤時間了。

見容初璟這樣說,百里東鞅也就不好在挽留了,讓他們用過了午飯,傳信給了百里燕嫦之後,就將他們給送出城去了。

「你們這一路上小心,要是以後有機會的話,在到楚台國來找我吧。」

百里東鞅真誠的說著,經過了這幾次的相處,他對容初璟夫妻的印象都是很不錯的,也願意和他們交朋友。

「這是自然的,要是有機會的,你也去大禹王朝找我們吧。」

容初璟對百里東鞅的印象也不錯,點了點頭,然後就帶著韓楉樰還有一一離開了這裡了。

接到了百里東鞅的信之後,百里燕嫦就已經知道了,南宮紫夜已經被抓起來的事情了,她也回到了清風庵裡面等著韓楉樰他們。

「這個,就是你們要的九菱草了,這次的事情多謝你們了。」

等到了韓楉樰他們之後,百里燕嫦就將之前說好的他們需要的九菱草交給了他們,同時也感謝著他們這次幫自己做的事情。

「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郡主不用放在心上的。」

韓楉樰倒是覺得沒有什麼的,他們想要九菱草,也是自願的答應百里燕嫦的條件的,所以,並沒有覺得有什麼。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感謝你們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將事情給做好的。」

百里燕嫦是真的很感謝韓楉樰他們。

而韓楉樰他們,在拿到了九菱草之後,也馬上的趕回了已經離開了很久的大禹王朝了。 「希望我們還能有再次見面的機會。」

看著韓楉樰他們離開的身影,百里燕嫦有些悵然和不捨得說了一句,她很清楚他們是大禹王朝的人,這一次的分別,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再相見了。

在韓楉樰他們走了沒有多長的時間之後,百里東鞅也來到了百里燕嫦所在的清風庵了。

「哥哥,你不用多說了,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百里燕嫦很清楚百里東鞅的來意,所以還不用等他說話,她就已經將自己這段時間考慮的結果,告訴了他了。

「真的,燕嫦你真的願意跟著哥哥一起回家了!」

原本,百里東鞅還想著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夠讓百里燕嫦同意和自己一起回去的。

結果沒有想到,自己還什麼都沒有說,百里燕嫦就知道了自己的來意,而且還同意了和自己一起回去,百里東鞅一時間還有些驚訝,不過更多的還是激動。

「嗯,以前是燕嫦太不懂事了,只想著自己逃避,反而讓哥哥難受了,經過了這次的事情我也想通了,懷念一個人不管是在哪裡都是可以的。」

百里燕嫦堅定的說著,她是真的已經想明白了,這次差點死在了外面,很有可能就再也見不到自己唯一的親人了。

這對百里燕嫦來說,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所以這次能夠大難不死,她也想要好好的陪伴在關心愛護著自己的親人身邊的。

「好,你想好了就好,哥哥就是來接你回家的,你快去收拾一下東西吧,我們馬上就回去。」

見百里燕嫦是真的已經想通了,百里東鞅自然是很高興的,不過也擔心著只是她一時興起,萬一再改變了主意就不好了,於是馬上催促著她去收拾東西離開清風庵,不給她反悔的機會。

百里燕嫦自然是真的百里東鞅的打算,不禁莞爾,也沒有說什麼,就按照他說的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去了。

不過,百里燕嫦也沒有什麼東西是需要收拾的,所以很快的就好了,百里東鞅立刻就帶著她,馬不停蹄的離開了這裡了。

「義母,我們還有多長的時間能夠到上京啊?」

這次回上京,一一也和韓楉樰他們一起回來了,她現在已經是他們的義女了,而且也已經無親無故了,自然是不想和他們分開的。

「還有兩天的時間就到了。」

這一路上,韓楉樰也將自己和容初璟的身份,已經皇宮裡面的一些事情,都和一一講了,也免得她到了之後,會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南宋游記 初初聽到韓楉樰和容初璟的身份的時候,一一的心裡是很震驚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認下的義父義母,居然是這樣尊貴的身份。

居然是大禹王朝的皇上和皇后,當時一一可是震驚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接受了這樣的事實,頓時覺得,自己好像佔了大便宜一樣的。

就算是到了現在,一一都還有些像是在做夢一樣的感覺,所以,才會時不時的問一下韓楉樰,什麼時候到上京城。

而韓楉樰自然是很能理解一一心裡的想法的,所以每次她問的時候,她都會耐心的回答她,然後將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和她說一說。

「義母,小貝他們,會不會不喜歡自己啊?」

這也是一一擔心的另外的一個問題,她想著,容小貝和容小美他們,都是龍子鳳孫的,肯定是很嬌貴的,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山野來的小丫頭,他們肯定是會不喜歡自己的。

「你放心吧,小貝他們都是很好的,而且你也很好,我相信,你們見過了之後,肯定是能夠友好的相處的。」

這點,韓楉樰倒是不是很擔心的,因為她知道容小貝和容小美都是很好相處的人,而一一的性格也很好,他們之間自然是能夠好好的相處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一一就放心了一些了,點了點頭,跟著他們一起往上京而去了。

這其中,韓楉樰他們還離過了郁林鎮,不過因為擔心著容小貝的病情,卻沒有去韓家村看一看,而是直接的就回去了。

「也不知道小貝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這天,韓楉樰他們已經到了上京城了,正在往皇宮裡面趕,不過離得越近,她就心裡越是著急了,這可能就是近鄉情怯吧。

「楉樰別擔心,要是有事的話,他們肯定會給我們寫信的,我們沒有收到他們出事的消息,自然就是沒事的。」

容初璟握著韓楉樰的手,柔聲的安慰著她,他這個時候心裡也是有些激動的,他的兒女還在皇宮裡面,他們離開了兩個月的時間了,也不知道他們這會兒怎麼樣了。

有了容初璟的安慰,韓楉樰的心裡確實是安定了不少了,點了點頭,就帶著一一,還有九菱草,一起回了皇宮裡面了。

在韓楉樰和容初璟進入了皇宮之後,容小貝他們就已經得到了消息了,於是都出來迎接他們來了。

「父皇,母后你們終於回來了!」

見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回來,容小美馬上就跑到了他們的身邊來了,眼裡含著喜悅的淚水。

要知道,這兩個月的時間,韓楉樰和容初璟都不在皇宮裡,甚至是不在大禹王朝,而容小貝又生了病,容小美的心裡是很焦慮和不安的。

這會兒,韓楉樰他們回來了,容小美的心裡也就真的放心下來了,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就落下淚水來了。

「對不起,小貝小美玉兒,讓你們擔心了,我們回來了,放心吧已經沒事了。」

看到了容小美和容小貝他們來迎接自己,韓楉樰的眼眶也微微的紅了,要知道這次他們出去,可真的是經歷了不少的事情呢,留下他們在家裡,她是真的很擔心的。

「母后,父皇,你們回來就好了。」

容小貝聽了努力的笑著對他們說,他已經成親了,是個大人了,自然是不能像容小美那樣哭鼻子的,可是他的眼眶也有些紅了。

這會兒容小貝的眼睛依然是看不見的,拓跋玉純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一直在照顧著他,這會兒看著韓楉樰他們回來,也是又高興又激動的。

「小貝,這這段時間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不好的感覺?」

韓楉樰最關心的,還是容小貝的病情,所以和容小美他們說了兩句話之後,就上前,握著他的手,打算給他把脈看看他的情況了。

「母后,你放心吧我沒事的,這段時間玉兒將我照顧的很好,在說了,還有遙微和半夏叔叔在我身邊,我怎麼會有事呢。」

容小貝感受到了韓楉樰的關心,心裡自然是很高興的,不過也不想讓自己的母后擔心,笑著搖了搖頭。

這段時間,容小貝的病情確實是控制住了,沒有再加重的趨勢,可以看得出來,韓遙微和半夏是用了很大的功夫的。

給容小貝把了脈之後,韓楉樰也能夠看出來,情況確實是和他說的差不多的,所以心裡就更加的安心一些了。

「玉兒,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韓楉樰走的時候,就將這後宮的事情,都交給了拓跋玉純的,而且她還要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容小貝,可以想象著段時間她又多麼的辛苦。

剛剛回來的時候,韓楉樰就已經發現了,和之前他們離開的時候相比,拓跋玉純已經清瘦了很多了。

「母后,這些都是兒媳應該做的,我為了相公,做什麼都是不覺得辛苦的。」

拓跋玉純說的,全部都是自己的心裡話,當初容小貝為了救自己,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她只是花些精力來照顧他,有算得上什麼呢。

而且拓跋玉純的心裡是深愛著容小貝的,所以能夠為他做這些事情,她的心裡也是高興的,只不過還是希望他能夠早點的好起來。

拓跋玉純很清楚,容小貝的心裡是有很大的抱負的,所以不希望他一直失明,更加的不想讓他為了這件事情而不開心。

「放心吧,我已經將九菱草給帶回來了,很快的就能治好小貝的眼睛了。」

說道這個的時候,韓楉樰的臉上也帶著一些笑意了,她很清楚只要有了九菱草,自己就是一定能夠將容小貝的眼疾給治好的。

「真的,太好了母后!」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不僅是容小美和拓跋玉純很高興,就連容小貝的嘴角,都揚起了一抹笑意來了。

畢竟容小貝也是不想讓自己就這樣一輩子都不能看到東西的,要是沒有辦法那也就算了,可是這會兒,韓楉樰已經找到了辦法,還將藥材給帶回來了。

容小貝的心裡就高興了起來了,也只有真的失明了的人才知道,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任何的色彩的痛苦,就算在別人的面前,裝的多麼的若無其事,可是自己的心裡還是很介意的。

「對了,遙微呢,怎麼沒有見到她?」

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了,韓楉樰都沒有見到韓遙微來,不由得有些奇怪了,按理說她在宮裡照顧容小貝,這會兒應該和他們一起來才對的啊。

「母后,遙微姐姐說相公之前用的葯,已經沒有什麼效果了,這兩天正在藥房裡面,打算研究出新的藥方出來。」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拓跋玉純見韓楉樰問起了韓遙微來了,就是上前來,將她去了藥房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

拓跋玉純也是很感激韓遙微的,這兩個月的時間,要是沒有她的話,她還真的擔心自己不能堅持下來。

「好了,你們的母后趕了很長的時間的路了,也很累了,先讓她去休息一下,有什麼話等會兒再說好了。」

容初璟想著韓楉樰這一路上,為了能夠儘快的趕回來,都沒有怎麼好好的休息,這會兒見容小貝他們都沒事,自然是心疼了,只想著讓她先去休息好了。

「是啊,母后,父皇這一路上,你們肯定很幸苦了,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們沒事的。」 想著韓楉樰和容初璟這樣的辛苦,都是為了自己,容小貝的心裡自然是有些過意不去的了,這會兒他們也沒有什麼事情了,就想著讓他們趕緊去休息好了。

反正韓楉樰他們也回來了,有什麼話,他們之後多的是時間說,也不急在這一時,還是讓他們先休息好了比較得重要。

「那好,我們就先去休息一下,玉兒你去讓御膳房多準備一些菜,晚上我們一家人,好好的吃頓飯。」

對此,韓楉樰也沒有說什麼,原本還想著將一一介紹給容小貝他們的,這會兒也沒有說了,等晚上的時候,再更加鄭重的給他們介紹一下好了。

「母後放心,交給兒媳就好了。」

拓跋玉純點了點頭,這些事情就算是韓楉樰不交代,她也是會好好的辦好的,畢竟,她也在宮裡做主了兩個月了,有很多的事情都是能夠處理好的了。

「一一,你先和我走吧。」

韓楉樰想著,這個時候肯定是沒有將一一住的地方給收拾出來的,她就直接讓她先到自己的宮殿裡面去休息好了。

一一這還是第一次到皇宮裡面來,還是很緊張的,所以這會兒,也只能緊緊地跟在了韓楉樰的身後,她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好了。

韓楉樰和容初璟還有一一,就先去休息了,而容小貝他們因為他們的回來,個個都是很興奮的,在一起商量著要做些什麼菜色比較得好。

等韓楉樰他們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黃昏的時候了,他們這一睡,就睡了三個時辰了。

「一一,怎麼樣,你休息的還好吧?」

起來的時候,韓楉樰也見到一一已經起床了,就關心的詢問著她,之前的時候她是將她給安排在她的偏殿裡面的,也不知道她習不習慣。

「嗯,我睡的很好義母。」

一一點了點頭,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了,她也確實是累了,一開始的時候想著這裡是皇宮還有些緊張,不過很快的就睡著了,這會兒起來,只覺得神清氣爽的。

「那就好了,他們應該已經將飯菜給準備好了,我們先去吃飯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然後就和容初璟一起,帶著一一,往他們吃飯的地方去了,到了那裡之後,果然見到容小貝他們都來齊了。

就連之前的時候,因為在藥房裡面沒有見到的韓遙微,還有半夏和青墨都來了。

「父皇母后,你們來了。」

見到了韓楉樰他們來了之後,容小貝他們起身行了禮,這才又各自的坐下。

而拓跋玉純詢問了一下容初璟的意見之後,就讓人將已經做好的飯菜,一樣一樣的給端上來了。

「既然人已經來齊了,那我今天,就和你們說一件事情吧。」

見到人都來的差不多了,韓楉樰就想著,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將一一介紹給他們,順便說一說,她和容初璟已經將她給認為了義女的事情。

「母后,你說吧,我們都聽著呢。」

容小美因為韓楉樰和容初璟的歸來,又加上容小貝的眼疾馬上就能好了,心情好的不行。

「是這樣的,再我們身邊的這一位姑娘,名叫一一,是我們這次再去楚台國的路上收留的,我和你們的父皇已經認了她為義女了。」

韓楉樰說著就將一一拉到了自己的身邊來了,讓他們都好好的認識一下。

「原來是母后的義女啊,難怪呢,那以後她就是我的姐姐了,太好了,我又多個姐姐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也是容小美第一個說話了,很是高興的樣子,上前就拉著一一的手,一臉的笑容。

容小美一直以來就只有兩個哥哥,一直想要個姐姐的,這會兒她也終於有了,怎麼能夠不高興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