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第二個問題,那一天在雨花溫泉,你是和誰來的。


分明你也喝了飲料,後來又是誰幫你的?錦溪,告訴我。」

這個問題困惑了唐茗很久,他一直都很想要知道蘇錦溪背後的男人究竟是誰。

簡韻么?應該不是,他目前給不起那樣的黑金卡。

而且在雨花溫泉的那一天他還在公司練習,唐茗對蘇錦溪越發好奇。

「茗哥哥,對不起,我不能說。」

她怎麼能說和自己翻雲覆雨的人就是你的三叔,這不亂了套了?

唐茗對上她那一雙猶如小鹿般驚慌失措的眸子。

臉上沒有妝容,肌膚白皙乾淨,紅唇猶如玫瑰花一般嬌艷動人。

好想嘗嘗她的味道,是不是和想象中一樣甜美?

她的身上一直都有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湊近了就可以聞到。

安寧何處覓安寧 「不能說么?」唐茗喃喃自語。

他緩緩俯身朝著蘇錦溪而去,蘇錦溪不知道唐茗怎麼了,他要做什麼?

電話鈴聲響起,唐茗有些煩躁的起身,蘇錦溪趁機起身。

錦繡田園之傻女超好運 剛剛唐茗是想吻自己?應該是她太自戀了吧,唐茗那麼喜歡白小雨,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她從柜子里拿了一套保守的睡衣去了洗手間,裡面的氣氛也太奇怪了。

泡在浴缸里她還能想到和司厲霆在一起那個香艷的早晨,他怎麼走了?是生自己的氣么?

拿起手機給他編輯了好幾條信息,最後都在沒有發出去之前刪掉。

啊啊啊,自己究竟喜不喜歡他呢?

蘇錦溪最後還是選擇給T發了一條消息,「宅男單身狗師父大大,你在幹嘛?」

T:「如果你不加前綴,我會很開心你給我發信息。」

「師父大大,你有喜歡的人嗎?」

司厲霆想了想,敲擊了一個有字過去。「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喜歡是怎樣的感覺?」 顧浣跟著顧柒也算是在穆南樞身邊留了這麼久的時間,雖然平時阿旺不會提到工作上的事情,顧浣也隱約知道穆南樞的做事風格。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例如當初那眼球燒烤,例如愛馬,例如古風大宅的屍體。

在給顧柒通風報信之前顧浣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最壞的後果,她最後還是選擇幫助顧柒。

小姐,如果這是你拚命也要守護的東西,那麼我也會為你守住。

穆南樞平時對任何人都是冷漠的態度,顧浣跟著顧柒,平時他不怎麼聊天說話,但只要顧浣有什麼需求,或者打聽顧柒,穆南樞還是會開口和她講話。

這種程度比起普通人已經要重很多了,阿旺也好好對待顧浣,包括和阿才的關係,他們一直都相處得不錯。

穆南樞突然叫顧浣過去,顧浣還說出這樣的話,阿旺慌了。

「浣兒,怎麼了?你為什麼說這樣的話。」

顧浣笑了笑,笑容中全是苦澀,「沒事,就是做了一件會讓先生生氣的事。」

「你好端端的幹嘛要惹先生呢?是什麼樣的事情?」

「一件他想要弄死我的事。」

「我的浣兒,你別和我打啞迷了,你不說都快急死我了。」

「沒事,別讓先生久等了,我們過去吧,先生不喜歡等人的。」

借據新娘 阿旺不知道顧浣做了什麼,她過去都是膽小怕事的形象,今天提到死她竟然微微一笑,那背影頗有一種一去不復返的悲壯。

推開門,穆南樞閉著雙眼,手指快速的把玩著玉珠,速度比起平時快了一倍,穆南樞生氣的點你只能從這些細節發現。

第一次見到穆南樞顧浣就挺害怕這個人的,後來見他對顧柒那麼好,她慢慢不怕了,但始終也是有敬畏之心的。

因為在這個世上他在意的始終只有顧柒,不要妄想自己是顧柒的人他會手下留情。

「先生。」顧浣叫了一聲。

穆南樞在緩緩睜開了眼睛,有時候顧浣覺得穆南樞真的就像是神,身上是不染紅塵的高冷和疏離。

尤其是顧柒離開以後穆南樞又恢復了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唯一的一點煙火氣也都消失不見。

他一睜眼就像是廟宇的神尊佛像睜眼一樣讓人緊張。

「來了。」穆南樞聲音淡淡,分明沒有刻意施壓,那渾然天成的冰冷氣場足夠壓迫顧浣。

阿旺也不管那麼多,總覺得要壞事了,他索性往穆南樞面前一跪。

「先生,不管浣兒做錯了什麼,求求你放過她,她無親無故,現在連顧小姐都走了,她只有我這個親人了。

先生看在我伺候你這麼多年的份上,饒了浣兒這一次吧。」

穆南樞低垂著眼看他,「你不妨問問她自己做了什麼。」

阿旺也想不出膽小怕事的顧浣能做什麼讓穆南樞生氣,可先生也沒那麼無聊耍他玩吧。

「浣兒,你說,你做了什麼?」

顧浣心疼下跪的阿旺,也就沒有隱瞞。

「我提前通知了老爺有人跟著他的事情,小姐應該會撤離讓阿才撲了個空。」

如果阿才沒有撲空,穆南樞應該不會讓她過來。

「浣兒,你是不是傻啊,你為什麼要背叛先生?」

「背叛?我跟在小姐身邊這麼多年,從來就不是先生的人,又何來背叛一說。」

「可……可你之前……」

顧柒還沒有離開之前,顧浣更像是穆南樞安插在顧柒身邊的眼線一樣,顧柒有什麼動靜都會給穆南樞彙報。

在阿旺他們的眼中顧浣就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之前是我錯了,我和先生的想法一樣,雖然不捨得拿孩子來做犧牲品,但更想要小姐能活下來,她活下來才會有其她孩子,傷心只是一時,小姐一定會理解我們的。

可後來看到小姐精心策劃了一場離別,她不惜藉助別人的力量,不惜讓自己服用催產葯,不惜剛生產就離開,不惜和先生你永別。

她只是想要保護那個孩子,盡到她母親應該盡到的責任。我反思了幾個月,我們抱著為她好的想法,不正是和那些父母一樣,假如自己是醫生老師,也逼著孩子接受這份職業,覺得這是為她好,也許孩子根本就不喜歡學醫

當老師呢?

我和小姐在一起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拋下我,這一次卻是一點風聲都不透就離開我了,在她眼裡我是背叛者。

先生,我不想當背叛者,我只想要小姐幸福快樂,如果這是她的想法,我不管有什麼後果我都要幫她。

就算是你今天殺了我,我也不會後悔我做的這些事。」

穆南樞看著那背脊筆直而站的女人,從看到顧浣開始就覺得她是一個柔弱的小女人。

這一刻他竟然從她身上看到了顧柒的影子,這一份倔強不正是和顧柒一樣嗎?

明知道前面是火坑懸崖,為了自己的信念她也要往裡面跳。

阿旺知道顧柒是穆南樞的底線,顧浣做什麼他都會原諒,唯獨這件關乎到顧錦的事情。

這幾個月為了查找顧柒的下落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這些不談,光是穆南樞牽挂顧柒的心大家都能感覺到。

明明馬上就要抓到顧柒,被顧浣這麼一攪和,不僅放跑了顧柒,而且也打草驚蛇,以後再想要找到顧柒就不簡單了。

這個錯,穆南樞足矣讓她死。

「先生,就讓我代替浣兒受過吧,她到底是顧小姐身邊的人,如果你動了她,顧小姐知道了會不開心的。」

阿旺抬出顧柒,為的就是希望穆南樞看在顧柒的份上饒過她。

「一百鞭,自己領罰,從今往後不要讓我再看到她。」

穆南樞到底還是手下留情了,不為其它,就只因為她是顧柒的人,是從小到大顧柒的玩伴。

要是自己真的傷了她,顧柒回來了知道,以她那性子一定會鬧翻天的。

他終究還是捨不得傷顧柒一分一毫,哪怕只是讓她臉上出現一點不愉快的神色。

阿旺知道他這是從輕發落了,連連磕頭,「謝謝先生,謝謝先生。」

顧浣想著之前阿旺受傷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上次是八十鞭他都傷了那麼久,這次可是一百!

「先生,錯是我犯的,你要罰就罰我。」

「你以為我不想罰你,如果你不是她的人,你百死也難辭其咎!」穆南樞的聲音突然變大。

向來沒有表情的他這已經是震怒的表現。

「先生,我知道你會生氣,可小姐這樣會更開心啊,你為什麼不能學著去尊重她,這樣她也不用逼著離開了啊!」

「尊重?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她一次又一次昏迷,直到哪天徹底昏迷再也無法醒來讓我後悔一輩子嗎!」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剛剛穆南樞的聲音只是變高,這一句則是嘶聲力竭。

「她才那麼小,我怎麼忍心,讓她的歲月就此終止!

你告訴我,是尊重重要,還是性命重要?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我的愛人。

如果我父親當年不是因為母親的死而難過,那麼他也不會二十多年沉迷研究。

我不要重蹈覆轍,我不想等她死了,對著她的屍體一遍又一遍做著冰冷的研究。

她恨我也好,怨我也罷,我只要她活著,你明白了嗎?」

顧浣不知道該如何作答,穆南樞沒錯,自己沒錯,顧柒也沒錯,那究竟是誰的錯呢?

她們進入了一個死循環,再也無法解開。

穆子期後悔一生,那樣漫長的痛苦和無盡的絕望,顧浣不知道那是怎樣一種感情。「哪怕是她因此恨我一輩子,甚至再也不想見到我,我也只要她顧柒一直笑下去,直到生命的盡頭,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尊重和理解,讓她離開這個世界。」 對於穆子期,穆南樞應該是要恨的,他曾經帶給自己那樣悲慘的童年,改變了自己一生。

可穆南樞記得很清楚,大多時候穆子期都泡在實驗室里,一遍又一遍做著實驗,旁邊是他丟棄的失敗動物屍體。

他像是只瘋子披頭散髮,眼中已經沒有了焦距,再一次失敗之後他將所有實驗器材推翻,伏在桌上痛哭,口中聲聲喚著:「梨兒。」

那樣的景象一直深深烙印在穆南樞的心中,也許是穆子期對母親太深的執念和感情,導致穆南樞一點都恨不起來。

原來愛是可以大過恨的。

穆子期為媽媽做的事情他都看在眼裡,這樣一個悲情男人,自己還有什麼可恨的呢?

穆子期在離開之前也曾說過,不希望他們重蹈覆轍,人只有活著才有意義。

為了顧柒的健康,穆南樞不惜做一做那個惡人,他只要顧柒活著。

向來溫文爾雅的男人此刻竟然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徹底顛覆了穆南樞以前的人設。

顧浣看到那個鐵骨錚錚的男人眼中是有淚的,他的愛早就超過了一切。

這個沒有答案的結,她已經不知道怎麼來解。

「多謝先生饒我一命。」

穆南樞只是讓她再不要出現在他面前而已,這是很輕的懲罰了,但規矩不能廢,阿旺必須要代替她承受那一百鞭。

那一百鞭不會讓他死,卻也能讓他半死不活許久。

穆南樞重新閉上了雙眼,臉上是十分疲憊的神情,「下去吧。」

阿旺起身帶著顧浣離開。

穆南樞心中惦記著顧柒,這麼久沒有用藥,也不知她的身體狀況如何了,還帶著兩個孩子,她過得好嗎?

小柒兒,我的小柒兒。

心就像是有根針,一天比一天扎得深。

阿旺陪著顧浣收拾東西,他得要先安頓好顧浣。

「浣兒,你有什麼打算?是回美國,還是就在這裡?」

顧浣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以前美國是因為有顧柒,顧柒都不回去了,她又何必回去。

「我……只有你了。」

她從小無父無母,幸得阿旺對她千依百順。

「那我暫時給你在附近找個房子你住下來,平時我休息的時候就過來看你好不好?」

阿旺拉著她的手問道,他也不想顧浣離開。

穆南樞並沒有說讓她離開巴黎,只是不要在他眼前而已。

他只要住在薔薇古堡,顧浣就能遇上他,將顧浣安置到附近的房子里,這樣也不算是違背穆南樞的命令。

「好。」顧浣的臉上一片愁雲,她握緊了阿旺的手,「對不起,連累你受罰了。」

「胡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你是我的女人,我本來就該保護你,難不成讓你去挨鞭子,你這細皮嫩肉的,挨不了三鞭我就得心疼死。

我從小跟著先生風裡來雨里去都習慣了,反正皮糙肉厚死不了的。」

阿旺雖然情商低,不懂得說什麼甜言蜜語,恰好就是這樣樸實的他讓顧浣動心。

「別自責了,你跟在顧小姐身邊這麼多年,就像是我對先生的感情一樣,要是換成我,說不定我也是會這麼做的,沒有人怪你。

先生動怒也不是因為你,而是太擔心顧小姐的身體了。

阿才已經在收集線索,這次讓顧小姐逃了,下一次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所以不要想多了,我帶你去看房子。」

「嗯。」

附近的地皮本來就被穆南樞買下,要給顧浣找個房子並不難,很快顧浣就住進了離古堡最近的房子里。

阿旺看來看去,一邊說著改天要找個裝修隊重新給她裝裝,床也要換,沙發也太陳舊了些。

「沒事,我能住的。」

阿旺揉了揉她的頭,「晚上你膽子小,要是害怕就給我打電話,只要我沒事就會過來陪你。」

「嗯。」

「我明天再給你找一個廚子和保潔,你喜歡什麼就告訴我,我讓人給你添置。」

在阿旺眼中顧浣就像是孩子一樣,他一點都放心不下。

「快回去吧,阿才走了,先生那邊不能缺了你。」顧浣將喋喋不休的阿旺推走。

「那你不要害怕。」

「不害怕。」顧浣將他推了出去。

關上門,顧浣看著院子里風景發獃,腦子裡想著穆南樞剛剛說的那些話。

她重重的嘆了口氣,現在的事情已經不是她能阻止得了的。

顧浣只能在心中給顧柒祈禱,希望她萬事順利,不再有什麼磨難和波折。

顧柒已經離開好長一段時間,司厲霆每天都會趴在窗口等待。

「媽咪,柒姨又生病了嗎?我已經好久都沒有看到她了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