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歹咱們也是夫妻,怎麼著我們也該做點別的事!」


馮小紅好歹也是跟他結婚這麼多年,鄧大興這話,她立即就知道鄧大興在暗示些什麼。

她目光朝他瞪了一眼,「我們兩個的關係已經不是夫妻了,我跟唐勇銘才是夫妻。」

「得了吧!你跟唐勇銘在一起,難道我還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嗎?」鄧大興還接著:「可惜唐勇銘的女兒,壓根就不吃你這一套,你都已經碰了一鼻子的灰,何必再去呢!」 「這也不管你的事。」就算是唐小芯再難對付,但不管怎樣,唐勇銘都比鄧大興好上幾百倍,更何況最重要的是唐勇銘,她可以控制,而鄧大興就是一個瘋子,除了喝酒就是打老婆。

她是巴不得不再跟鄧大興有任何的關係。

可惜,她和鄧大興之間不僅僅是有一個女兒,還有一個兒子。

要不是為了她的兒子,她早就把鄧大興當成了陌生人了。

「別這麼說,我也是關心你。」

「哼!你還是把你的關心放在你自己身上吧!」她不用。

等馮小紅走遠后,鄧大興撇了撇嘴,不高興地對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呸,不願意給老子碰,我要不是想著生活費,才懶得搭理你呢!」

馮小紅回到店裡,滿臉愁容,一副有心事的樣子,半天也不說一句話。唐勇銘看見了,焦急的心猶如直接被放到火烤了一樣,十分很難受。「怎麼啦?鄧大興他不肯嗎?」

她望著唐勇銘,半晌過去了,她眼底湧起了淚花:「他說了,他是有急事,需要咱們儘快把所有錢都還給他。」

「這……咱們才剛投入錢,一下子就成了這樣,咱們哪有什麼錢還給他?」唐勇銘憂慮心煩,都快要把自己的頭髮給揪沒了。

聞言,馮小紅也是揪心,眼看小日子還算是不錯,她也可以偷偷地養自己兒子,現在呢,什麼計劃都給打亂了。

就在她究竟時,腦海里靈光一閃。

「對了,我有辦法了,鄧大興他認識一個專門放貸款的人,到時讓他介紹給你認識,聽說利息還比在鄧大興手上還要便宜。」

戰少,你媳婦又爬牆了 焦急的唐勇銘並沒有仔細想她說的話,而是一心想著眼前的難題終於究竟了,他猛地鬆了一口氣。

就在不到兩個小時里,唐勇銘就已經從陳立明手裡借到了錢,他再把欠下鄧大興的錢還了。

第二天,鄧大興哪怕是還錢給陳立明,他始終都還是欠了陳立明的錢。

「是你自己說了明天還錢的,結果呢?」

陳立明惱怒之下,他又將鄧進平打了一頓。

而這次就沒有昨天那麼幸運了,被人看見了,對方就報警,陳立明就直接被帶到了哌出所里去。

原本這件事也沒什麼,哌出所里有熟人——韓勝利在,可也不知道是誰把這件事捅到了上面去,即便是有老熟人在,韓勝利也不敢隨隨便便把陳立明給放了,只能規規矩矩把事給辦了。

現在唯一一個辦法就是鄧進平出面,說不計較這件事,願意私底下解決,那陳立明就可以從哌出所出來了。

哪怕是鄧大興和鄧進平都不願意得罪古廣利,可也想著為自己要一點醫藥費。

古廣利很大方,讓他們不用再給剩下的餘款了。

陳立明人是出來了,可這件事也照常了影響。

這件事就連張景平也知道,他還親自問古廣利究竟是怎麼回事。

古廣利說完之後,張景平又叮囑他:「不管是你,還是吳海生,我都希望你們兩個不要出什麼事。」

他從張景平話里,就已經猜出張景平是知道,吳海生讓黃麗丹來自己卡拉OK大鬧,還要挾自己的事,但他還是讓自己不要計較。

即便是他心裡很不舒服,很生氣,他還是有所收斂自己的表情,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如常,「你都已經開口了,我自然也要給你面子。」

張景平看了他一眼,眼底掠過一抹精算,嘴角勾起了和藹的笑容,「君寧肚子現在越來越大了,雖然她還跟吳海生維持夫妻的關係,可孩子是你的,你自己也要多加留意,多一點關心她。」

「謝謝伯父提醒,我一定會好好關心她的。」

「嗯!」

面對張景平,古廣利表面功夫還是做足了。

等一出了張家,古廣利面色陰暗如鬼魅,恐怖至極。

剛從哌出所里出來的陳立明前來接他。

一看見他這樣,立即惶恐不安。

「你到底是怎麼搞的?」古廣利透過倒車鏡兩眼不悅看著他。

武道邪神 「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如果我要是知道有人報公咹,我一定不敢動手打鄧進平。」他也知道古廣利現在行事處處都要小心,最好是什麼把柄都不能讓別人抓著,可……有些事情發生了,哪怕是他不想,都不能避免的。

「你最好是查查。」

「是。」

過了一分鐘,古廣利沉著臉:「還是算了,這件事不用查,估計也有可能是吳海生乾的。」現在也只有吳海生跟他作對,處處要找他麻煩。

「是。」陳立明惴惴不安地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回答他。

「彙報一下情況。」古廣利揉了揉太陽穴,倒靠在車椅背上。

陳立明將最近借錢情況都跟他一一彙報。

「等等!剛才你說一個唐勇銘的人找你借錢?」

「是的。」

古廣利的臉色突然一變:「你難道就沒查清楚他是誰嗎?」

「我……我……是看他有店子,就想著借錢給他,以後我們也收得回來,所以我就借了。」陳立明忐忑不安地看著他,支支吾吾地問他:「難道他不可能借嗎?」

「他是席錦琛老丈人,唐小芯的親爸,你給他借錢,這不是無疑讓我們放高利貸的事給席錦琛知道了嗎?」

聞言,陳立明微怔,隨之原本的面色一點一點地褪去之後,剩下就是慘白,差一點連車子都要撞到了旁邊的路人。

「注意點!」古廣利怒道。

「對不起!廣利哥,對不起,我真不知道唐勇銘他還是席錦琛老丈人的身份,如果要是知道,我絕對不敢借給他。」

「事已至此,你先探一探唐勇銘的口風,最好是讓他不要跟唐小芯提出借高利貸一事。」其實他也不能完全怪陳立明,之前陳立明都不知道他跟席錦琛和唐小芯之間的過節。

「是。」

「如果他要是告訴了唐小芯的話,你可能就要出去避避風頭。」反正只要陳立明這個人不在,量席錦琛也找不到自己的麻煩。

「嗯,我聽廣利哥的安排。」陳立明也沒剛才那樣膽怯了,他就問古廣利要去哪裡。

聞言,古廣利陰險一笑,「去吳海生家。」 黃然慢慢的低下頭,這個時候葉凝則看著黃然。看著黃然頭慢慢的湊了過來,掙扎了兩下沒有掙開。這個時候黃然的臉已經湊到了葉凝的臉上,笑著說道:「你讓我咬的啊!」然後突然親住了葉凝的嘴。

葉凝突然愣住了,感受到黃然嘴唇的溫暖,大腦裡面一片空白。黃然的舌頭進入葉凝的小嘴裡面,生疏的在裡面纏繞著。過了一會兒葉凝也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黃然用生澀的技術吻著葉凝,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放開了。葉凝也沉入那種奇妙的感覺,雙手慢慢的樓主黃然的脖子。兩個人的舌頭在裡面互不相讓的戰鬥著,兩個人都迷失在那種熱吻當中。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兩人才分開。兩個人互相的看著,黃然滿臉的笑容,而葉凝則滿臉的通紅。黃然突然緊緊的摟住了葉凝,然後輕輕的說:「能有你這麼一個好的女孩愛我,我黃然還要求什麼呢?」而葉凝也輕輕的享受著這份溫暖。心裡充滿了溫馨。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才走出黃然的房間,這個時候黃母已經做好了飯菜。雖然樣式不多,都是一些家常便飯,但是葉凝卻吃的很幸福,從這裡葉凝突然找到一種家的感覺。而黃母不停的給葉凝和黃然夾菜,四個人吃的其樂融融。

吃完飯黃然和葉凝就去了學校,馬上面臨高考,自己也不能在家呆著吧,還有一個月就高考了,學校雖然不管,但是黃然的父母還是希望黃然在學校裡面學習。雖然這三年黃然讓他們兩個人都失望。但是他們還是希望黃然能考一個好一點的學校,這樣以後的生活還好一點。

兩個人慢慢的走進學校,這個時候學校還在上課。兩人互相打了一個招呼就各自回自己的班級了!黃然所在的班級是三年級九班,而葉凝則在一班。一班二班都是學校裡面的尖子生,都是從學校裡面選拔出來的。而黃然的九班即使第一名拿到那兩個班級也是倒著數。

黃然慢慢的走到班級的門口。裡面的英語老師正在講題,九班的英語老師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老師。姓譚,身材很高,一米七三的個子。在女人當中已經算是很高的個子了,再穿上高跟鞋,比黃然都要高一點。身材很好,所以她的課男孩搗亂的人也不多。

黃然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光頭,然後笑了笑敲了敲門喊一聲報告,然後推門進去了!剛進門所有的同學都看著黃然,黃然笑了笑說:「不好意思啊!」然後對著老師點點頭。

譚老師看著黃然也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笑著說:「是黃然啊!身體沒事了吧!」譚老師對黃然的印象還不錯,黃然的英語還算不錯,特別是口語更是了不得。

黃然笑著說:「謝謝老師關心,我沒事了!」

譚老師笑了笑說:「沒事就好,你先會自己的座位吧!」黃然點點頭走向後面,而九班的人已經議論紛紛了。特別是那些女孩互相討論著。

「黃然的光頭好個性啊!看上去又變帥了啊!」下面嘰嘰喳喳的亂成一片。課堂瞬間成了菜市場,吆喝聲喊打聲混成一片……

譚老師敲了敲桌子說:「好了,大家靜一靜,我們繼續上課,有什麼事情下課再討論!」下邊的人這才安靜了下來,但是班級的女孩卻不停的扭頭去看黃然。

黃然直接來到最後一排的角落,黃然的座位就在那裡。而黃然的同桌胖子正在埋頭大睡,口水留了一桌子。黃然慢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臉上露出了笑容。用手捏著胖子的鼻子,一邊笑嘻嘻的看著胖子。

過了一會兒胖子慢慢的醒了過來,用手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著。但是黃然早就知道他會有這種反應,手一直沒有鬆開,這個時候胖子完全被惹急了。猛的一下坐了起來,就想大聲喊,但是卻看到黃熱那張的小臉。睡意一下子都沒有了,然後揉了揉眼睛。突然大聲喊道:「然哥!」

這一聲聲音特別的響亮,班級裡面人聽到這話都哄堂大笑。這時候胖子才反應過來,看著講台上譚老師正在盯著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然後看著黃然說:「然哥,你什麼時候出院的啊!也不給我胖子說一聲,我們也好去接你啊!」

黃然笑著說:「呵呵,沒有這個必要,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胖子笑了笑,看到黃然的光頭胖子笑著說:「然哥,你這髮型個性啊!我明天也去弄一個!」黃然笑了笑,坐了下來。胖子也恢復了平靜的心情,坐了下來和黃然悄悄地說著話。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終於到了下課,聽到下課的鈴聲班級立刻一陣歡呼,而黃然的幾個哥們也來到黃然的身邊,有的叫然哥,有的叫狐狸。黃然還有一個外號叫做狐狸,不是說黃然很狡猾,而是說黃然是一個男狐狸精,把美女都給勾引走了。

「老驢、狗子。黑蛋……」黃然一個個叫著名字,嘴角也露出了笑容。幾個人都圍著黃然,看到黃然康復出院他們也很高興。

這個時候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孩說道:「哈哈,狐狸這個頭型個性,我看你這次還去不去勾引人家良家婦女,你現在都出家了,也該戒色了吧!」幾個人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黃然笑著說道:「滾你的,就你黑蛋話多,怪不得你這麼大了還是光棍啊!你就等著去非洲找你的夢中情人吧!」黑蛋名字叫劉宇,雖然皮膚黝黑但是也算是帥氣,但是這孩子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對小說太入迷,只要有小說看,別說女孩了,就是飯不到特別的餓都不去吃,而天天上課也是抱著小說再看。幾個人聽到黃然的話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課間十分鐘是很快的,轉眼間又上課了!而胖子也沒有了剛才的興奮勁,繼續埋頭苦睡。黃然笑了笑,自己現在一點困意沒有,而且心裡有一股想看書的衝動。於是黃然拿起一本高一的化學書開始看起來。

黃然快速的翻閱著化學課本,好像隨意的翻閱著書頁一樣。但是化學課本上內容竟然全部記下來來了。更讓黃然驚訝的是那些複雜的化學方程式好像很簡單一樣,自己竟然快速的理解,而且立即想到一些推理公式。這個時候黃然完全驚呆了,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麼聰明了,不僅僅是過目不忘,更重要是理解這些知識。這可比過目不忘牛*多了。

現在黃然的大腦好像一台超級電腦一樣,吸收知識然後進行計算得到新的知識。黃然不信邪的繼續拿起高二的化學書看著,十分鐘后高二的化學書也看完了,這個時候黃然才相信自己的大腦。臉上露出笑容,然後繼續拿著課本看著。

一個下午黃然都在看書,這讓所有人都很驚訝。他們都知道黃然平時上課不是睡覺就是玩,而這次生病回來竟然知道學習了!但是看到黃然那個看書速度就搖了搖頭,看樣子還是沒有改變,估計在課本裡面找什麼東西。

兩節課的時間黃然看完了高中的全部課程,大腦裡面也裝滿了知識,而且自己大腦里還會推理那些知識。就像化學知識,黃然就能憑藉著高中的化學知識想到一些大學的課程,而且這些知識還在不斷的推理進化。

黃然都不知道最後自己會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是黃然現在對於知識卻很渴望,好像再多的知識也滿足不了自己的大腦。自己知道的知識越多,自己的精神力就越多。這也是黃然下午發現的,自己吸收了高中的知識那股精神力竟然增長了很多,讓黃然異常的高興。

放學鈴聲響起,黃然也站了起來,扭了扭身子和胖子幾個人走出了班級。在樓下停了下來,這個時候胖子說道:「怎麼瞭然哥,不出去吃飯啊!」

黃然笑了笑說:「你們先去吃吧!我等個人!」

胖子這才笑這說:「不會是吳珍珍吧!這段時間你不會成功了吧!」

黃然用拳頭打了胖子一下說:「去你的吧!我現在對她已經放棄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一個女人嘛!」

這個時候胖子笑了笑說:「然哥,我聽你這句話都聽了兩三年了,也沒有見你放棄啊!」黃然笑了笑。

胖子笑了笑對黃然說:「既然你有事我們就先去吃飯了啊!」黃然點點頭笑了笑。

從樓道裡面走的人都好奇的看著黃然,有的人也熱情的跟黃然打著招呼。而那些女生更是盯著黃然看,雖然黃然是個光頭,但是卻更加禍國殃民了!這些人都發現了黃然又變帥了很多,身上更是散發出一股迷人的氣息。

而黃然目光隨意的一掃,所有看他的女孩竟然害羞的跑開了。黃然也不由的笑了笑,對著一切都已經太習慣了!這個時候葉凝也慢慢的走了下來,看到黃然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走到黃然身邊挽著黃然的胳膊說道:「走吧!餓了吧!我們出去吃飯。」黃然笑了笑任憑葉凝挽著自己的胳膊,慢慢的走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揉了揉眼睛。他們可都是知道黃然喜歡吳珍珍已經三年了,有的時候還替黃然打抱不平。這麼優秀的男孩追了三年都沒有追到,真是不公平。葉凝他們也知道,追了黃然兩年,本來他們都認為最後三個人都不會在一起。但是現在看看到黃然和葉凝的關係。大家似乎都明白了。而那些喜歡黃然的女生更是難過不已,而那些和黃然關係好的哥們都笑了笑。葉凝平時跟大家關係也跟哥們似地,大家都希望兩個人在一起。現在終於如願了…… 黃然和葉凝兩個人甜蜜的走出校園,而其他的人也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兩個人。而這個時候在一班裡面的教室,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突然跑進班級裡面。來到吳珍珍的身邊說:「唉,珍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那個整天纏著你的黃然終於以後不再纏你了,他已經和葉凝好了。」

吳珍珍聽到這話笑著說:「小傑,你又忽悠我玩的吧!」

小傑趕緊說道:「真的,不信你去看看,他們兩個人就在樓下哦!」

吳珍珍聽到這話立刻跑出了自己的班級。在四樓向下看,黃然的大光頭特別的引人注目,還有他身邊的葉凝。只見葉凝挽著黃然的胳膊,兩個人有說有笑的。慢慢的走出校園,而吳珍珍一動不動的看著兩個人走出了校園。眼神里充滿了複雜的神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個時候小傑來到吳珍珍的身邊,看著吳珍珍正在發愣,搖了搖吳珍珍問道:「珍珍,你怎麼了!我沒有騙你吧!」

這個吳珍珍才反應過來,吸了一口氣笑著說:「恩,沒有騙我,那傢伙終於不再纏我了!呵呵……」說完就走進了教室。

小傑看著吳珍珍,發現她的臉色有點不好,然後問道:「珍珍,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吳珍珍看著小傑笑著說:「呵呵,沒事,可能是餓了吧!我們趕緊去吃飯吧!」小傑一聽到吃飯立刻笑了起來,拉著吳珍珍的手說:「好啊!我早就餓了,我們去吃麻辣燙吧!」說完兩個人就走了下去。

黃然和葉凝慢慢的走了出去,而大門口黃然的朋友則聚在一起等著黃然出來。當看到黃然和葉凝兩個人親熱的走了出去,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胖子更是誇張的說:「不會吧!然哥那個榆木疙瘩的腦袋今天怎麼開竅了,不會被雷擊一下擊傻了吧!」黑蛋也笑著說:「我看像,要不就是狐狸這傢伙被其他人給附身了!」

黃然看到大家親切的和大家打招呼,而葉凝看到大家驚訝的表情,笑了笑說:「看什麼啊!不認識了!」說完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轉頭看了看黃然,黃然也笑了笑。

大家看到這一幕都笑了笑,心裡也非常贊同兩個人在一起、而胖子趕緊笑著說:「呵呵,怎麼會不認識凝姐啊!不認識誰都得認識凝姐啊!」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點頭。

葉凝看著大家,然後笑著說:「好了,大家也別再這裡站著了,今天黃然來學校,我們去吃飯,我請客,去小香驢!」大家一聽葉凝請客,都歡呼的叫了一聲好。

胖子這個時候扭動著肥大的身軀笑著說:「我說凝姐,以後喊你是喊凝姐還是喊嫂子啊!」黃然聽到這話嘿嘿的笑了笑。大家也起鬨的說道:「是啊!是喊凝姐還是喊嫂子啊!」葉凝踢了胖子一腳,大聲的說道:「去你的死胖子,就你多事,喊凝姐就行,嫂子多彆扭啊!」

黃然這個時候也笑了笑說:「好了,都別在這裡耍寶了,趕緊去吃飯吧!今天我們不醉不休,晚上上課不去了!」大家這個時候都笑著點點頭。上課對於這幫孩子來說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一幫人鑽進了小香驢。

小香驢是天宇高中旁邊的小飯館。但是裝修的還不錯。而且這裡的菜也很好吃,大家都經常在裡面吃飯。小香驢的老闆也是一個胖子,特別是肚子,一笑像一個彌勒佛。看到黃然走了進來熱情的說道:「是黃然啊!聽說你生病了,沒事吧!」

黃然笑了笑說:「沒事的胖叔,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胖子笑了笑說:「呵呵,沒事就好,想吃點什麼!」黃然一群走進了一個大的包間,然後幾個人開始點菜。

黃然對胖子說道:「胖叔,先來兩打啤酒吧!」

「好嘞,馬上就來,你們先玩著,我去給你們做菜!」胖子老闆笑著點點頭。

啤酒上來以後幾個人每人拿起一瓶,然後站起來說:「來,第一瓶酒是給然哥接風的,大家干。」

黃然和葉凝也站起來,每人拿起一瓶啤酒,然後笑了笑說:「來,大家干!」然後就拿起酒瓶喝了起來。

喝完第一瓶酒胖子站了起來說:「來,第二杯酒是敬然哥和凝姐終於在一起了,祝他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這句話讓大夥都笑了,但是都端起酒喝了下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黃然這個時候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被一群人找各種理由灌酒,一副不把你灌醉誓不罷休的架勢。以前黃然的酒量就不錯,啤酒喝個十瓶左右。今天黃然喝的酒絕對超過十瓶,就是二十瓶都多。但是黃然就是感到有點醉意,但是大腦還是異常的清晰。看樣子自己經過雷擊之後完全脫胎換骨了,這個時候大家喝的也差不多了。

天色已經很晚了。結了帳大家打車去了跨越時空,跨越時空是一間KTV。是黃然這個縣城裡開的最早的一家,價格還公道,裝修也不錯。一群人來到包間開始瘋狂的狼嚎著。

吳珍珍一個晚上都沒有精神學習,腦袋裡面裝的全是黃然和葉凝的身影。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到家裡的。回到自己的屋子,看著熟悉的一切,看到床上那個白色的娃娃熊。眼淚再也忍不住的留下來。

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吳珍珍突然爬到床上用自己的拳頭打著娃娃熊,眼淚止不住的流著。邊打邊哭:「你這個傻子,你這個笨蛋,你這個大笨蛋……」邊說邊打,最後打累了就撲到床上,抱著娃娃熊哭了起來。

淚水沾濕了床單,吳珍珍的哭聲也慢慢的沙啞了。這個娃娃熊是黃然送給吳珍珍的生日禮物,平時晚上吳珍珍都是摟著這個娃娃熊入睡。每天看到這個娃娃熊吳珍珍的臉上都會露出笑容。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吳珍珍才坐了起來,用手擦了一下哭紅的雙眼。然後拿起床頭上的一張照片入神的看著。這是吳珍珍和黃然的合影,那是一次學校組織的晚會中。兩個人同台演出的時候別人拍下的,裡面黃然扮演著一個王子,而吳珍珍扮演的則是那一個帶著眼鏡的現代版的灰姑娘。

照片裡面黃然那種親切的笑容和吳珍珍幸福的表情,讓吳珍珍不由的看呆了。看到這張照片吳珍珍的眼淚又流了出來,然後吳珍珍慢慢的合上那張照片。打開自己的小箱子把照片放在裡面,而箱子裡面有著一封封整齊的情書,情書疊成很多不同的樣式。足足有一箱子,都是黃然寫給吳珍珍的。吳珍珍小心翼翼的整理著一封封的情書。顯得是那麼的溫柔,有的時候還打開看一看,看到高興地時候不由的笑了笑。然後接著又哭了起來,整整一夜都是這樣度過了。最後吳珍珍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箱子裡面存好。用自己的小鎖鎖住,然後放了起來。

而她則重新躺在床上,眼淚流個不停。吳珍珍並不是不喜歡黃然,其實她的心早就被黃然偷走了!但是她是高中生,面臨著高考,她也不止一次勸說黃然好好學習,但是黃然總是無動於衷。

但是吳珍珍還是希望看到奇迹,一次又一次的拒絕黃然,本來她準備高考結束就接受黃然。聽到黃然生病的時候她比誰都心急,跑到了醫院在窗戶里偷偷的看著。吳珍珍是一個性格內斂的女孩,什麼事情總是喜歡裝在心裡。其實她比誰都關心黃然,也無時無刻的觀察著黃然的一切。但是卻不敢太早的接受黃然,一方面是害怕影響學習,希望黃然也能認真學習。另一方面是怕老師和家長說。在老師和家長眼裡面吳珍珍就是一個學習好的乖孩子。早戀這種事情是不屬於她的。

在吳珍珍哭泣的時候,黃然一幫人正在KTV裡面瘋狂的玩著。一群人男男女女的有二十幾個,即使是大包廂也顯得有些擁擠。一群人在裡面打鬧嬉戲,完全忘記了所有的煩惱。一直到凌晨兩點大家才走KTV。

五月的晚上已經不冷了,大家今天玩得都很盡興,大家一邊走一邊討論著。而黃然則牽著葉凝的手,慢慢的走著。這個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一群人,估計有四五十人,帶頭的是一個滿頭黃髮的男孩,嘴裡叼著煙,身邊還有一個穿著暴樓的女孩。

男孩走到幾個人的面前,看著黃然說道:「黃然,還記的我吧!上一次我們哥幾個被你們一群人給堵了,今天該算算我們的帳了吧!」

黃然這個時候才看清那個男孩是誰。那個男孩是一高中的一個高三的學生,平時也屬於不上課在社會上混的小混混,因為一點小事和黃然他們起了衝突,結果就被黃然一群人給揍了一頓。

黃然看清人走到前面,笑著說:「我說誰這麼吊啊!原來是你這傢伙,看樣子上一次揍得還不夠啊!怎麼,今天想報仇,就憑你們幾個。」剛說完快速的伸出手抓住黃毛的頭髮,向下一拉膝蓋直接提了上去。

黃然的動作很快,黃毛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黃然這一下子弄得滿臉都是血,鼻子更是沒有了知覺,血不停了流著。而黃然大喊一聲:「兄弟們,干他們!」說著就衝進了人群。

二十幾個人仗著酒勁和四十幾個人幹了起來。黃然本來就學過幾個月的自由搏擊,打起架來也是一個厲害的人物。而現在黃然感覺這些人的動作都很慢,好像慢鏡頭一樣。黃然卻不管這些,一個人衝進了,身體做著誇張的姿勢。好像一個雜家演員一樣。

其他的人這個時候都愣在那裡看著黃然。黃然猶如一個武林高手似地,拳頭和腿都很快,沒有人能抵擋黃然的攻擊。僅僅五分鐘左右,四十多個人都被黃然給干倒了。沒有一個是例外,而這個時候黃然也停了下來看著後面的幾個人,一臉不相信的神色。…… 張君寧一打開家門,看見是他,微怔,「你怎麼來了?」她神色慌張地張望四周,沒見到有其他的鄰居,她趕緊把古廣利拉進家裡。

古廣利一踏入吳海生的住處,他就當是自己家一樣,他很愜意而舒服地坐在木沙發。

張君寧惴惴不安,吳海生是知道她跟古廣利的關係,可古廣利親自找上門來,總體都不是很好,吳海生看見了,肯定兩個人又會起爭吵了。

古廣利一抬眼,她在想什麼,他心裡很明白,「你怕什麼?我們兩個的事,吳海生都已經知道了,就算是他回家看見我們兩個在一起,那又怎樣?他都不介意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又何必害怕呢!」

他是巴不得吳海生回家看見他,哼,正好他跟吳海生之間的事,就可以解決了。

張君寧憂心忡忡地凝視他,蠕了蠕嘴唇,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古廣利朝她伸手,示意她過來。

張君寧愣了愣,她小步朝他走來,又順著古廣利手裡的力度,坐在了古廣利的身邊。

「你別這樣,有什麼事都還有我在呢!」再說了,吳海生為了保住張景平女婿這身份,怎麼可能會遷怒於她呢!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她總覺得古廣利不是無緣無故過來這邊,更何況他們兩個平時見面也挺勤的。

「我想你了!」古廣利知道女人愛聽什麼話,他就說什麼話給張君寧聽。「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想你,還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就過來了。」

聞言,張君寧羞答答地低著頭,人半依偎在古廣利的懷裡,聽著他強壯而有力的心跳聲,情不自禁地說:「我也想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