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了,老頭子我就不耽誤你太多的時間了,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就應該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旅行上。


當你走過更多的路,你就會看見更多的風景,也會對生活更加充滿嚮往。」

寶可夢爺爺突然變得文藝了起來。

只見他把茶杯放下站起身,走到床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

「這個就是大木讓你來找我拿的東西了。」

他轉身就把盒子遞給了哲也。

「你不想打開來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嗎?」

看着直接把盒子準備往空間背包里塞的哲也,寶可夢爺爺也是有一絲驚奇。

「額,我就是個傳遞東西的,就沒必要了吧。」

哲也撓了撓頭回復道。

雖然說對於裏面是什麼東西他非常好奇,但是如他所言,這東西他看與不看沒什麼意義。

「我大概知道大木那傢伙為什麼放心讓你來拿了啊哈哈哈哈。」

寶可夢爺爺先是一愣,然後就很開朗的大笑了起來。

但這會兒的哲也顧不上思考寶可夢爺爺發笑的原因,因為他發現手裏這個貌不起眼的盒子壓根放不進空間背包里去。

「這是。。。」

哲也抬起頭,略帶疑惑的望向了寶可夢爺爺。

他可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大木要專門找人來幫他帶回去的原因了。」

寶可夢爺爺不緊不慢的坐下又喝了一口茶。

「裏面的這東西,沒法用任何的空間技術進行存放和轉移,只能用最原始的貼身攜帶的方式進行傳遞。」

gs球,哲也腦海里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畢竟這玩意在動畫里出現的實在是太不明不白了。

但是他記得這玩意不是內木博士發現的嗎。

很快,寶可夢爺爺的敘述就為他解決了這一疑問。

「裏面的東西實際上也不是我的,我和你一樣,都只是一個經手人罷了。」

寶可夢爺爺毫不在意的調笑着自己。

在研究這個盒子裏的東西這方面,他自認確實是沒幾個好友來的專業的,他可不擅長這玩意。

「它是橘子群島那邊的內木博士在一次偶然的過程中發現的。

這東西所具備的這種抵抗空間概念的奇特特性引起了內木的好奇,她為此進行了不少的研究,但是一無所獲。

於是她就轉交給了大木,想讓大木進行一下分析。

但是大木那傢伙忙啊,他就又把這個問題丟給了遠在阿羅拉的一位叫做莫恩的博士,我這次去阿羅拉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就是為了幫他把這個東西送過去再帶回來。」

寶可夢爺爺用最簡單的敘述交代清楚了這個盒子裏面的東西的來龍去脈。

內木博士也是大木博士的老朋友了,寶可夢爺爺和她相熟是很正常的。

包括像是菊子婆婆、鋼鐵先生、培育屋夫婦等幾個老一輩的著名人士,實際上他們私底下都是很熟悉的好友。

「那麼,那位莫恩博士有什麼結果出來嗎?」

他下意識的發問道。

對於莫恩博士哲也還真的不認識。

但是根據寶可夢爺爺的說法,看樣子是個不錯的精靈博士,那麼是以後阿羅拉地區聯盟的地區博士嗎?

「別提了。」

說起這個,寶可夢爺爺顯得很是無奈。

「阿羅拉你也知道,那地方離這裏可遠著呢,我好不容易到了那裏,結果那邊的人和我說莫恩博士失蹤了,目前還在搜尋過程中。」

啊這,哲也一下子就推翻了這位莫恩博士是未來阿羅拉地區博士的可能。

畢竟看寶可夢爺爺的意思,這位博士大概率是凶多吉少了,他估計是活不到阿羅拉聯盟成立的那天。

「幸好,那邊屬於島嶼風貌,我走過了好幾個島嶼切實感受了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總算是沒有浪費時間。

哦對了,還有精靈,那裏的精靈和我們這邊平常認知的精靈有很大的區別。」

說起自己在阿羅拉的歷程,寶可夢爺爺又下意識的想要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但是下一刻,他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強行終止了這個話題。

「反正在那裏呆了半年,那個莫恩博士也沒被找到,已經當是死亡處理了,我只好又帶着這個盒子回來了。」

寶可夢爺爺說着,把自己身前空了的茶杯再次滿上。

哲也點着頭表示了解。

「你還是不想知道裏面有什麼嗎?」

寶可夢爺爺這次更加奇怪了。

「額,挺想的,但是我知道了好像也沒什麼用。」

哲也如是回復道,他總不能說自己早就知道裏面是什麼東西了吧。

「你可以打開來看看的,這也不是什麼很珍貴的東西,就是特性有些奇怪而已。」

寶可夢爺爺如是說道。

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的。

哲也想了想,也是,在他印象里這個gs球除了打不開而且沒法傳送以外,就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了。

於是他就在寶可夢爺爺的示意下打開了盒子的鎖。

裏面,一個上半部分為黃色,下半部分為白色,中間按鈕上方一點位置還有着模糊的類似於gs的字母圖案的精靈球赫然擺在其中。

果然是這東西,哲也瞭然的暗自點頭。

「如你所見,它就是個精靈球,內木喜歡叫它gs球,因為它上面的字母圖案很像這兩個。

但是我自己更喜歡叫它金銀球,你說是不是更加符合它的顏色?」

寶可夢爺爺為哲也介紹了一下這個奇特的精靈球。

「是的是的。」

哲也如同啄木鳥一般瘋狂點着頭。

在如何哄老人家開心這方面,他可是專業且富有經驗的。

「我就說嘛~」

寶可夢爺爺深以為然。

「不過,大木博士沒和我說讓我什麼時候帶回去啊。」

既然知道了是gs球,哲也就很自然的把它放進了衣服的內兜里放好。

這玩意基本就和空間絕緣了。

然後他朝着寶可夢爺爺問起了自己這個快遞員的相關事宜。

「什麼時候啊。」寶可夢爺爺思考了一下,「大木那傢伙的原話我記得是這樣的:

『明天有個不錯的年輕人會幫我來拿那個精靈球,你讓他下次回研究所的時候帶給我』。」

說着,寶可夢爺爺還點了點頭確定了自己的記憶沒有問題。

下次回研究所,那可就得是明年的白銀大會結束了啊,哲也無語的想道。

大木博士的這一做法也加深了他認為的這個gs球沒什麼用處的想法。

如果真的是一個珍貴的東西,哪怕再相信哲也,大木博士也不至於在明知道要過一年左右的時間之後才會返回的情況下讓哲也來拿和保管。

這無關乎對象,而是大木博士有更多的選擇。

「好吧,我知道了。」

對於自己這個快遞員轉行成為了保險櫃,哲也倒也沒有不樂意,反正就是帶個東西而已,就當是從城都帶回去的特產好了。

哲也和寶可夢爺爺沒有發現的是,在密閉的盒子中,半金半銀的gs球在被哲也貼身放置的一剎那如同活的一般晃動了一下。

「那麼我就不打擾您了。」

又交談了幾句,哲也向寶可夢爺爺提出了告辭。

「哎,等會。」

寶可夢爺爺見狀叫住了哲也。

「我有點小禮物要送給你。」

迎著哲也好奇的目光,寶可夢爺爺好像想起了什麼開心的事一般笑了起來。

他又走到了自己的床頭,從那彷彿是百寶箱一般的床頭櫃里掏出了一袋果子和一個雪白的精靈蛋。

「我記得接下來的正常路線上有鋼鐵那傢伙在的檜皮鎮吧,你可以把這個給他,讓他幫你打點好的精靈球。」

寶可夢爺爺舉起了左手的袋子說道。

「至於說這個嘛,這個是我在一次旅行中接受一位偉大母親的託付,我個人覺得你有那個能力照顧好它。」

當他說起右手抱着的精靈蛋的時候,他的語氣里不免帶上了一絲唏噓。

7017k。 『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原本以為最後會兩敗俱傷,兩邊都累成狗。

結果鎮北軍偷偷蓄力,等的就是這一刻。

王庭軍的一眾將士,紛紛只得強自打起精神來,面對鎮北軍。

奈何折騰了一夜,後來久攻擊不下正城門,還繼續撞,都是為了東城門那邊,竭力吸引火力。

在耶魯哈赤即將破開東城門,撕開一條口子時。

呼延摯翼就是這樣想着,正城門吸引火力。

只要進去了,就有一隊在城中攪亂,緊接着以耶魯哈赤的武力值,再大開殺戒,永寧城正城門,必定被拿下。

結果卻並不是這樣的。

鎮北軍看似分散兵力在三個城門,實則大著膽子,有一半的人,在輪換著休息。

所以孫策在寒元命令后,陡然間明白過來。

驚喜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郡主讓輪換,就是為了不被敵軍打得疲饒,原來還有更深沉的意思。」

寒元立馬鄙視道:「哼,質疑郡主,老子現在不跟你計較,你等著!」

半個時辰后。

漠國的王庭軍,被逼無奈之下,只得落荒而逃。

這一夜雖然打得慢長,但敵人落敗而逃,而鎮北軍,卻沒什麼損失。

唯一的損失就是,那個慫貨任臨逸。

堂堂一個督軍,在陣前居然臨陣脫逃!

實在是讓人笑掉大牙!

大戰過後,池魚要讓所有人抓緊時間復盤,立功者論功行賞,自然,臨陣脫逃者,死!

池魚坐鎮主帳,將所有人掃了一圈后,冷聲問道:「任臨逸呢!?」

一下子,在座的副將、軍師,一齊看向坐在末尾的指揮使陳義典。

陳義典頓時一臉無辜,攤了攤手:「臣也不知道啊,昨晚臣保護督軍,後來敵人太多,臣轉眼就沒看到他了。

然後郡主也知道,臣一直在拚死守城,哪裏注意任督軍去哪兒了。事後,臣也沒找到督軍大人。」

池魚從他身上撇開,這人似乎對任臨逸,已經不再像原來那樣狗腿,毫無原則的諂媚。

『轉眼就不見了,戰場上沒看見,事後還是沒看見』,這這些話,不就是故意引人往不好的方向遐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