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了好了!」封老太太的臉色沉了下來:「你們都睡在一起了,新聞都發出來了,不結婚,難道你想我封家丟臉?!」


「我們封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現在全城盡知戰御宸睡了封家千金,要是不結婚,別人會怎麼看我們?我可丟不起那個臉!」

「總之,你什麼都不用擔心。戰御宸要是敢不負責任,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我老太太雖然一把老骨頭了,但是也絕對不會讓人白白欺負了我封家!」

秦麗雖然對這件事情還有疑惑,可是如今生米已經煮成熟飯,木已成舟,也只好勸道:「封嬈,你和戰御宸從小就訂了親的,雖然這些年他出國耽誤了,但是現在你們結婚不是正好嗎?」

封嬈看看封老太太又看看秦麗,她無奈地默默垂下了頭。

在封家,她從來都說不上話,如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戰家。

常年在歐洲工作的戰父回來了,此刻一家人正在吃飯。

因為戰母喜歡方梅雨,所以把她也叫來了。

「御宸,海之灣那個地你要看緊點,你剛剛接手公司,這個項目如果做好了,公司的老人才會服你。」

「爸,我知道的,這塊地一直在跟進。」

戰母盛了碗湯給戰父,嗔道:「好了,一回家就談工作,談點別的不行嗎?」

「談什麼?」戰父說道。

戰母眼睛在戰御宸身上轉了轉,笑道:「談談御宸的事情啊,年紀也不小了,怎麼還不找女朋友結婚呢?」

戰御宸默默吃飯,沒吭聲。

見兒子不接話,戰母又把眼光轉向方梅雨,使了個眼色:「梅雨,你說是不是,你御宸哥是不是該找個女朋友結婚了?」

方梅雨偷偷打量了戰御宸一眼,然後淺笑著說:「其實也不急,御宸哥這樣好,一定要最優秀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他。」

「我看你就挺優秀的啊!漂亮、懂事、孝順,還是大明星,你配御宸不也挺合適的嗎?」戰母笑著看向戰御宸:「御宸,你說是不是?」

戰御宸目不斜視,放下了碗筷:「我吃好了。」然後直接踢開椅子走人。

方梅雨眼睛紅了紅,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垂下了頭。

戰御宸這樣不給面子,戰母被弄得很尷尬。

戰母憐惜方梅雨失去了哥哥,這些年戰母一直都嘗試撮合戰御宸和方梅雨,不過一次也沒有成功。

眼看著兒子對哪個女人都不上心,也從來沒有任何緋聞。

戰母心裡是越來越急,自己的兒子看著挺正常的啊?該不會是變彎了之類的吧?

戰父也放下了碗筷,不怒自威:「食不言寢不語,好好吃飯!」

吃完了飯,戰父打開了今天的晚報,才看了一眼,就把報紙劈頭蓋臉地朝著戰御宸砸過來,大怒道:「你這個臭小子,瞧瞧你乾的好事!」

「老戰啊,這是怎麼了?」戰母驚訝地問。

「怎麼了?你問他!」戰父氣得臉色鐵青。

戰御宸把報紙拿起來,不動聲色地看了一遍,修長的手指越攥越緊,唇角勾起了冷笑。

「媽,你不是問我怎麼還不找女朋友結婚嗎?」戰御宸把報紙遞過去,勾了勾唇,笑容卻冷得駭人:「我要和她結婚。」

「你跟我到書房來!」戰父揮手就走。

戰御宸跟著戰父去了書房。

方梅雨看了報紙,臉色大變:「怎麼可能!」

戰母這時候也顧不上方梅雨了,帶著老花鏡,把報紙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然後眉開眼笑地說:「梅雨,你自便,我還有事,就不招呼你了。」

說完,戰母就興匆匆地走了。

方梅雨氣得把報紙撕了個稀爛。

好啊,真是看不出來,封嬈簡直太陰險了!

居然偷偷拍下了這樣的照片!

一定是封嬈偷偷買通了記者跟拍,一定是!

方梅雨拿出手機,撥了電話過去:「喂,是我,給我查一下戰御宸的照片是誰拍的!」 緋聞鬧得滿城風雨,封嬈連班都不敢去上了。

她給人事部打了個電話請假,就躲在了封家,焦頭爛額地想辦法。

第二天,戰母就登門拜訪了。

戰母和封老太太不知道談了些什麼,最後戰母歡天喜地地走了,封老太太也喜逐顏開的把封嬈叫過來。

「封嬈,剛才戰母來過了,戰家父母同意你和戰御宸結婚,具體的日子呢,我們還要看看黃曆來定,不過肯定是越快越好了。」

聞言,封嬈的一顆心直直沉了下去,反對道:「奶奶,這樣的情況,我怎麼和戰御宸結婚?」

「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們睡過了,就是這樣的情況才必須要結婚!你是不是讀書讀傻了?搞不清楚狀況了?」

封嬈長長的眼睫毛輕顫了顫,眸底的光芒慢慢暗淡下來,她近乎哀求地開口:「奶奶,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個誤會。」

說罷,封嬈就把她不知道怎麼會出現在戰御宸房間,又莫名其妙的和他發生了關係的事情說了一遍。

「總之,這件事情不關戰御宸的事,是我自己不知道怎麼的跑到他的房間去了,所以我真的不能拿這件事情去逼他娶我。奶奶,求求你,我們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好嗎?」

封老太太的眼底粹著冷漠:「就算是你無緣無故跑到他的房間去,可他要是對你沒意思,會睡了你?這種事情一個巴掌拍得響嗎?如今既然碰了你,那就必須要負責!不單單是他對你負責,而是代表戰家對我封家負責,你懂不懂?」

封嬈狠狠地咬下了貝齒,臉上的表情近乎絕望:「可是他恨著我啊,他恨我害死了他最好的朋友,現在又以為我設計逼他娶我,這樣的婚姻,我真的不想要!」

封老太太抬手指著封嬈,臉色鐵青:「如今輪不到你說不!封家的事情我說了算,沒有你這個拖油瓶說話的份!你這個白眼狼,氣死我了……」

封老太太一邊說著,一邊血壓又升高了,一旁的封忠河急忙拿了葯來:「媽,您別著急,千萬彆氣壞了身子。」

秦麗也扯著封嬈往樓上走。

回到房間,秦麗嘆了口氣,苦口婆心地說:「封嬈,媽媽這些年沒求過你什麼,現在只求你一件事,就聽你奶奶的話吧!」

「媽,我不想結婚,現在這種情況結婚,我和戰御宸不會幸福的!」封嬈握住秦麗的手,哀求道。

聞言,秦麗紅了眼眶:「媽知道難為你了,可是我們這些年不全靠著封家嗎?你想想,當初你親爸突然車禍死了,我們母女過得膽戰心驚的那種日子,你難道忘了嗎?」

「我們吃不飽肚子,每天都有人上門討債,那些惡人欺負我們孤兒寡母,還說要把媽媽賣到那種地方……」

秦麗抹了把眼淚,心酸地說:「要不是忠河,我們母女倆能有今天?你能平安長大,能讀書?做人要講良心啊,封家給了我們恩,我們就一定要還的。」

「就算是為了媽媽,就當是媽媽求你了,別惹奶奶生氣了,不然媽媽的日子不好過啊!」

秦麗的話宛如一座大山,重重地壓在了封嬈的心口上,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封嬈的渾身都散發著冷意,一點點傾瀉出來,直到將她整個人都凍住。

秦麗自從嫁進封家之後,就對以前膽戰心驚的日子深惡痛絕。

秦麗這些年一直都活得小心翼翼,好在封忠河對她是真心的。

這也是為了秦麗的幸福,所以小時候不管封嬈怎麼被封逸揚欺負,她都忍了下來。

後來終於封逸揚出國讀書去了,她才能告別被虐待的日子。

她有時候懷疑,秦麗到底是不是她的親媽。

秦麗對待封夢溪和封逸揚,比對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封嬈一顆心直往下墜,她咬了咬下唇,張口想要說些什麼。

可秦麗似乎並不想聽她說話,自顧自地說:「只要你嫁給了戰御宸,一切就萬事大吉了,媽媽可以放心了,封家以後的日子也好過了……」

封嬈一直都知道,秦麗在乎的是封家,張口閉口就是封家的利益,完全沒有想過她的感受。

縱然現在她有萬般的委屈和難過,都於事無補。

封嬈仰起頭,用力吸了吸鼻子,硬生生把想哭的慾望壓了回去。



戰氏集團

「方小姐,對不起,您不能進去。」秘書急急忙忙攔著不顧一切想要往裡面沖的方梅雨。

「讓開!」方梅雨門也不敲,直接衝進了戰御宸的辦公室。

正在彙報工作的幾個人,都轉頭看她。

戰御宸眉頭輕輕皺了皺,對著下屬說:「你們先出去。」

幾人收拾了文件,離開了。

戰御宸合上了手中的文件,語氣有些冷沉:「梅雨,說過多少回了,你現在是明星,要注意形象,你這樣子亂沖亂闖的,不知道記者會怎麼寫呢!」

方梅雨大步走到辦公桌前,從包里拿出了一支錄音筆,「啪」的一聲重重地放在了戰御宸的面前。

她提高了聲量,義憤填膺地說:「御宸哥,你千萬不要被封嬈給騙了!這件事情完全都是封嬈一手策劃的!」

戰御宸眉頭都沒有抬一下,只是眼色沉沉地看著她。

方梅雨大聲地說:「我通過人脈,找到了偷拍你照片的記者。他親口承認了這件事情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他收了一筆錢才會這樣做的。這裡是錄音,這個就是證據!」

「所以呢?」戰御宸不緊不慢地問道。

「所以,你絕對不能因為這樣就妥協,封嬈就是個卑鄙無恥的女人,她為了嫁給你不擇手段。御宸哥,你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能被這個女人給騙婚了!」

戰御宸將真皮椅子轉了半圈,站了起來,雙手插袋:「梅雨,你最近要拍電影了,最好不要傳出不好的消息,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御宸哥!」方梅雨不死心地糾纏著:「你明明知道封嬈是在設計你,就算是這樣,你也無所謂嗎?」

說著說著,她眼睛紅了起來:「是不是就連封嬈害死我哥哥的事情,你也忘記了?」 提到了方江南,戰御宸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動容。

記憶中,那個瘦弱單薄的少年,一直都是戰御宸這麼多年心頭不能觸碰的傷痕。

雖然當年方江南的死,不能全怪封嬈,可是也是和封嬈有關係。

方梅雨哭哭啼啼地說道:「封嬈太不要臉了,她為了嫁給你,做出這麼低級的事情。她還不是為了封家的利益才這麼做的,她全都是為了封家將來的榮華富貴!」

這句話讓戰御宸的心直直沉了下去。

其實,他早就已經想到了這種可能。

現在被方梅雨當面拆穿,讓他有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

「夠了!」戰御宸的臉色沉了下去,表情不耐煩起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插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御宸哥……」方梅雨淚眼婆娑地還想說什麼。

「小張,你把方小姐送回家。」戰御宸已經拿起了內線電話。

片刻后,助理開門進來,「方小姐,請。」

方梅雨無奈,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說:「御宸哥,我把錄音筆放在這裡,你再好好考慮下吧!」

方梅雨走後,戰御宸的視線落在了桌子上的錄音筆上。

裡面的內容,他根本就不想聽。

事情發生之後,戰御宸也有思考過。

為什麼封嬈會出現在他的房間,又那麼巧合的偏偏被記者給拍到了。

那家酒店是封家投資的,如果封嬈真的想要設計他,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可,就算這件事情,真的是封嬈指使的又怎麼樣?

他們已經分開了八年,這是他唯一靠近她的機會。

可悲的是,就算他知道這是個陰謀,他也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只要這樣能再靠她近一些,再近一些。



方梅雨回到家之後,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氣得把梳妝台上的東西統統掀在地上。

她不甘心!

她愛了戰御宸這麼多年,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戰御宸娶了別人?

方梅雨越想越是生氣,越想就越是不甘。

她打開了一瓶紅酒,開始灌酒,借酒消愁。

一邊喝酒,一邊哭。

方梅雨喝多了之後,就拿出手機給戰御宸打電話。

「御宸哥,嗚嗚嗚……」

戰御宸的濃眉輕蹙了下:「梅雨,你怎麼了?」

方梅雨哭得撕心裂肺:「御宸哥,我好難過,難過得快要死掉了。」

戰御宸沉聲問:「你現在在哪裡?」

「我在家,你來看我好不好?你答應過我哥哥,說要一輩子照顧我的。」

戰御宸在心底嘆了口氣,又想起了方江南死前的囑託,他沒有辦法拒絕:「你在家裡等著,我馬上過來。」

戰御宸抓起桌上的車鑰匙,風馳電掣的開車去了方梅雨的公寓。

敲門,方梅雨跌跌撞撞的來開門,她穿著真絲睡衣,頭髮凌亂,全身酒氣,眼睛還哭得紅腫。

「御宸哥!」方梅雨嘴巴一癟,一下子就撲進了戰御宸的懷裡。

「怎麼喝這麼多酒?進去再說。」戰御宸拖著她,把她往屋裡帶,順手把門給關上。

「御宸哥,你不要娶封嬈好不好?我喜歡你,我一直就喜歡你啊!」方梅雨仗著喝多了,趁機對戰御宸表白。

戰御宸扶著她到了房間:「你喝醉了,先躺下休息。」

「不,我沒有喝醉!我腦子清醒得很!」方梅雨急切地抓著戰御宸的手:「我愛你!」

戰御宸不著痕迹地抽出大手,起身道:「你的毛巾在哪裡?我去給你擰個濕毛巾擦擦臉。」

「御宸哥,你別走!」方梅雨突然撲了上來。

曖昧的燈光里,方梅雨緩緩脫下她的真絲睡衣,露出了性-感成熟的身體,妖嬈動人。

她走過來,雪白的胳膊勾住戰御宸的脖子,微醺的臉蛋像朵嬌艷盛開的花。

她踮起腳來吻他,戰御宸避開了她的唇:「梅雨,你別這樣,你喝醉了。」

「我沒有!御宸哥,我好喜歡你,你親親我好不好?」

方梅雨一邊說,一邊拿身體不停地蹭著戰御宸。

她叫起來,聲音悅耳魅惑,身體像美人魚一樣,蠱惑人心。

封先生,求婚成功了嗎? 但是戰御宸卻沒有半點興緻。

他不可遏制地想起那夜,封嬈緊緻的身體。

長長的,烏黑的頭髮纏繞在他的手臂上,封嬈渾身都泛著紅,顫抖著容納他。

戰御宸看著方梅雨動情的面孔,心底失望到極點。

他決然地把方梅雨摔在床上,轉身走到桌前,拿紙巾把碰過她的手擦乾淨,對床上愣怔的方梅雨說:「今晚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你好好休息。」

方梅雨不死心地跑過來,從背後抱住他:「御宸哥,我愛你,你別不要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