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女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也是爹爹的豬隊友啊,執法一脈好大的一條鹹魚都讓你推著翻身了,翻身了啊,孟沖這個煮熟的鴨子都讓你放飛了……放飛了啊……」


魯劍看著自己的女兒,心裡閃過無數的念頭,可偏偏說不出口!

魯劍心裡一陣糾結,有武浩還活著的喜悅,也有孟沖死裡逃生的遺憾,下一次再有這樣的機會可難了……

「魯門主,既然武浩還活著,那對孟長老就不宜處罰過甚,我看罰俸祿三個月就好!」五長老臉上喜色連連,趕緊建議道。

「好吧,既然沒有釀成大錯,那就罰俸祿三個月吧。」魯劍無力地揮了揮手。

精心布局,結果還是讓孟沖逃出生天了,奇葩的是,放生孟沖的還是自己的女兒魯瑩瑩,世事無常啊,要是換一個人魯劍肯定得把他打成豬頭!

「等等!」一直一言不發地孟不凡忽然開口對魯劍說道:「武浩還活著的消息是魯大小姐說的,我們沒有見到武浩本人,很難想象他居然從強大的海妖群里死裡逃生,若是孟沖買通魯小姐說假話、做假證呢?」


孟不凡的話讓所有人都傻了,孟沖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老子,一連揉了三次眼睛才確定剛才說話的的確是自家老頭,老頭子的立場好像是有點詭異啊!

「搞沒搞錯,孟不凡居然想要置孟沖於死地,難道孟沖不是孟不凡的兒子,是孟夫人當年紅杏出牆的結果?」五長老暗地裡如此猜測,同時上下打量孟不凡和孟沖,恩,兩人的臉型和體型的確不像啊,難道真的有隱情。

「不會吧,難道武浩才是孟不凡的私生子?」六長老的想法更加的不厚道,不然他實在沒有辦法解釋孟不凡的詭異反應,剛才孟不凡的話要是魯劍來說,才符合常理!

「把武浩帶上來看看吧。」肖春秋忽然開口說道,他也想知道孟不凡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去吧。」魯劍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示意把武浩帶上來吧,現在的魯劍隱隱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卻說不上來。

很快武浩就被帶上來了,此時的武浩龍行虎步、神光內斂,腰間系著一個巴掌大小的貝殼。

看到武浩出現,馬若愚和蕭靈兒等人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活著,他居然真的活著,而不少長老則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武浩是怎麼活下來的?

「現在可以證明武浩的確活著,執法長老無話可說了吧?大家都散了吧。」魯劍揮了揮手。

「等等!」孟不凡忽然開口,讓孟沖一陣無語, 掙寵II

「孟長老還有話說嗎?」魯劍心中不祥的預感越發的強烈了。

「有,本長老控告武浩陷害劍派長老孟沖,按罪當斬!」孟不凡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他居然要借著這個機會置武浩於死地。

「孟長老,武浩還活著,只能證明他命大,並不能因此否認孟沖的罪惡用心,依我看,罰俸祿三個月的懲罰太輕了。」魯劍冷冷地說。

「魯門主,有一個長老可以證明沖兒是無辜的,同樣可以證明武浩在陷害我兒。」孟不凡冷冷地說道。

「還有一位長老?」五長老、六長老、八長老都愣住了。

天罡劍派一共九位長老,就算加上落葉這個隱藏的長老級別人物,也不過十位長老,今天除了看守魔窟的那位都在這裡啊,誰還能證明孟沖的無辜?


難道是第九長老?別說他在看守魔窟,無法證明孟沖的無辜,就算是他想證明又能如何?區區一個九長老就能改變兩者的力量對比嗎?

第三、第四兩位長老面面相覷,他們兩個比六七**等人要早十年進入長老會,聽說過天罡劍派的一段辛秘,天罡劍派的確還有一位特殊的人物,難道那個人已經站到執法長老一系了?要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這是要變天啊!

魯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難道孟不凡已經和那人狼狽為奸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就麻煩大了,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落葉,結果落葉也滿臉的凝重。 「凱多,我一生沒有求過別人,今天,我要求你一件事。」白鬍子突然的開口,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把我的兒子們,安全帶出去。」沒等凱多開口,白鬍子已經縱身向前一躍,手中的拳頭狠狠向著冰面砸下。

咔嚓!

「老爹?!」伴隨著馬爾科艾斯等人的驚呼,自白鬍子腳下,冰面破碎斷開。

「馬爾科,我現在向你下達最後一個船長的命令!」白鬍子冷冷的開口,讓馬爾科等人愣住,停下。

「帶著你的弟弟們,跟隨凱多離開。他們的未來,交給你了!」

淚水從馬爾科的眼中湧出,他大聲焦急的開口:「老爹,我們還能繼續戰……」

「夠了!馬爾科,你想你的弟弟們繼續戰死嗎?這場戰爭,該結束了。」白鬍子打斷了馬爾科的話,他直視馬爾科的眼睛,直到馬爾科雙肩顫抖著,流著淚低下頭。

「老爹,都怪我……」艾斯已經被淚水模糊了雙眼,他此時的悔恨,已經到了一種極致。

都是因為他不聽話獨自去追擊黑鬍子,才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無數的人們為了他死在這裡,甚至是自己的老爹,也要為了讓他們安全撤了,選擇戰死。

「老爹,這一切都是因為我,都是我的錯,都怪我!我留下來和你一起!」艾斯說著,就要躍向白鬍子。

「艾斯!白鬍子一聲怒喝」

「你想讓所有人的努力和犧牲都白白浪費嗎?」他開口,讓艾斯身體僵住。

艾斯想要躍到白鬍子身邊,身體卻已經失去了力氣。

「艾斯……你永遠是我的好兒子!以後,你要和馬爾科一起,照顧好他們。」白鬍子說完,轉身背對著眾人。

隨後,他直面海軍們,深吸一口氣,大聲開口:「戰國,你說我是禍亂大海的罪魁禍首之一,要將我徹底留在這裡。那麼,來吧,海軍們!來和我一戰!!!」

看著白鬍子一人直面海軍的高大背影,世界也頓時一片嘩然。

「白鬍子竟然要一個人面對海軍?!」

「世界上最強的男人就要在此落幕了嗎?真是難以想象。」

「這震驚世界的一戰,竟然要以這種方式結束……」

人們震驚白鬍子的選擇,卻也很快就釋然。

或許這才是最好的結局吧。

對於海軍來說,艾斯雖然被救走,但留下了白鬍子這個四皇。

對於海賊來說,失去了一位四皇,意味著他們又有了新的機會。

而最虧的白鬍子海賊團,也救下了艾斯。

這樣的結局,真的算很不錯了。

就看海軍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局。

戰國沉默,他緊盯著白鬍子,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場戰爭進行到這個地步,海軍同時面白鬍子海賊團和百獸海賊團,看似很危險的局面,但卻還在他的預料範圍內。

甚至比這樣更糟糕的情況,同時面對四皇海賊團加上革命軍的情況他都想過。

說實話,如果沒有在直播,那戰國多半也就同意了。

對於戰國來說,殺死一個四皇白鬍子可比一個海賊王的兒子更有意義。

殺死被稱為世界最強男人的四皇白鬍子,對於海軍的幫助是極大的。

在名氣上可以大大提高海軍威望,在利益上也可以瓜分白鬍子海賊團留下的蛋糕。

可謂一舉兩得。

然而,這是在直播,在整個世界人們的關注下,如果他接受白鬍子的選擇而放走了艾斯,那他們海軍的顏面還往哪兒擱。

所以……

「白鬍子,你應該知道,海軍的目的是處死艾斯這個海賊王的罪惡後代,艾斯不死,戰爭不止!」戰國堅定開口,顯然沒有其他餘地。

白鬍子聞言眼睛一眯,隨後大笑起來。

披上婚紗嫁給你 ,白鬍子面容已經變得猙獰,他怒吼:「戰國,看來你還不是很清楚,老子可是白鬍子!!!」

話語落下,手中的刀已經全力揮出。

這是包含了世界最強男人怒火的一擊,是全力不計後果的一擊,是置之死地而後快,大日落山前最後輝煌的一擊。

這一擊,天空也為之色變,大地為之顫慄。

恐怖無邊的震動之力自刀刃上衍生,將白鬍子周邊的空間拉扯的破碎開來。



這樣的一擊,讓戰國等人臉色大變。

「阻止他!」戰國急促高呼,他可是見識過巔峰白鬍子的人,自然認出了白鬍子現在這一擊,已經達到了他巔峰時的強大。

不顧自己已經重傷的身體,戰國想要再次進入大佛狀態,但他身體剛開始變大,尚且還小的大佛就驟然崩塌,直接破碎。

「咳!」戰國咳血,臉色慘白。

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在進入大佛的狀態了。

「卡普,快阻止白鬍子!」眼前一陣發白,戰國急促開口,這種時候他腦海里第一反應就是卡普,這是來自數十年友誼來的信任。

說完,人已經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交給我吧!」卡普大吼著,人已經飛射出去。

他在戰國被白鬍子重傷后就憋了一肚子火,雖然他也知道白鬍子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艾斯,但他始終是一名海軍啊。

轟!!!!!!

卡普和白鬍子,一個是威領大海的四皇,一個是名震天下的海軍英雄,這兩個人全力的碰撞,簡直如同火星撞地球!

一瞬間, 高冷男神,限量寵 ,天空都被炸開,大地直接破碎,整個戰場方圓數公里的範圍,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無數人還沒從剛才白鬍子與戰國的碰撞餘波中恢復過來,就又承受了更大更恐怖的餘波。

縱然是下意識的遠離戰場中心,但還是有很多海軍與海賊身體內臟都被震碎,七竅流血而死。

「卡普!」白鬍子怒吼著,他已經紅了眼,不顧一切的向卡普發起攻擊。

可惜,卡普可不是戰國,他出道以來,自始至終不曾敗在過白鬍子手下,不管是才出道的時候還是白鬍子巔峰的時候!

就算現在他卡普現在老了,也還敢再和巔峰白鬍子碰撞一番。

更別說,現在的白鬍子縱然不顧一切強行提升戰力,卻依然比不上他的巔峰。

這樣的白鬍子,是不可能擊敗現在的卡普的。

但是……

大地裂開了,白鬍子和卡普腳下,青雉製造的冰面徹底破碎。

就是裂開的形狀有點……

只見冰塊橫向破碎,一條長長的溝壑出現在海軍和海賊中間,在戰鬥餘波的推動下,承載著海賊的巨大冰塊快速向著遠離海軍總部的方向後退。

卡普這是在幫助艾斯等人逃跑! 兩掌相對,只見莫長老連退數步,隨即便是一臉震驚的望向那人,而遠處的唐史冀一見此人,不由臉色大變,匆匆來到莫長老耳邊,附在耳畔輕聲低喃了幾句。

莫長老聞聲,隨後點了點頭,冷眼望着那人,沉聲說道:“原來唐門真正的高手纔出現,老夫倒是失算了。”

而唐門之人一見來人,也是大爲吃驚,沒想到平日裏和藹可親的醫閣之主,竟然是唐門之中隱藏的高手。

“師叔,您來了。”唐君昊望着眼前這位白髮鶴顏的老者,輕聲說道。同時原本一直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下來了,只要老者回來了,那麼唐門便會安然無恙。

只見那老者看着眼前的一切,平淡的說道:“閣下是何人,竟然擅闖我唐門,真當我唐門無人嗎。”

“老夫乃魔門長老殿之人,莫楚子。”莫楚子傲然的說道。身爲魔門長老殿之人乃是莫楚子最爲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要知道長老殿乃是凌駕於聖女之上,與門主平等的組織,甚至長老殿有權任免魔門門主這個位置。

“原來是長老殿的人啊,怪不得行事作風如此強勢。”老者聞聲,語氣中帶着些不屑,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長老殿行事向來如此,想必唐長老應該也有所耳聞吧。”莫楚子一臉傲氣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