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夫人,不必太擔心,錄兒有姮頁境守護締念,他會沒事的。」洪譽趕緊脫掉自己衣服,給女人套上。


狄凰雖然也知道,但始終有些不安心,道:「但為什麼還不見他回來呢?」

洪譽連忙道:「我已經派人出去找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狄幸主,你身上可有和令郎聯繫的頁鈴?」廷雲道來。

狄凰一怔,但道:「有,怎麼了魔師?」

「如果狄幸主相信我,那就給我看看。」廷雲只道。

狄凰沉浸了一下,便將頁鈴遞來。

廷雲接過,先以締念探查,然後雙手一動,以指圓頁禁一圈頁鈴。

片刻過後,廷雲道:「狄幸主,我已經知道了令郎在哪兒,我去幫你們叫他回來。」

狄凰和洪譽,先是震驚不已,就這麼鎖定了?這廷雲在頁禁上的造詣看來不小!

「多謝魔師!」狄凰由衷感激道。

廷雲笑了笑,道:「不必。」說完,便去。

——————

嫿頁城一處荒地。

毛棣押著越釋兩女,在等候狄錄的抉擇。

「狄公子,快點決定吧,到底是要兩位夫人的性命,還是要將姮頁境守護締念繼續留在身?」毛棣催促來。

狄錄掙扎不已。

他真沒想到自己會栽在這條惡犬身上。

看著兩位夫人靜靜地看著自己,他有些閃躲。

而越浣浣和釋真真則同時一顫。

夫君,你可別逼我們用生死同穴葯禁。我們真的不想啊!

「快點,狄錄!」毛棣再次喝來。

狄錄欲言。

毛棣卻又道:「狄錄,我可不想聽你廢話!我只要你回答到底要哪一樣?」

狄錄道:「再讓我想想。」

誰知,毛棣卻是倏然一動,雙手直接摸在了越釋兩女飽滿的胸峰上,淫笑道:「行,你要繼續想,那我就慢慢摸,你這兩位夫人可真是尤物啊!這手感……嘖嘖嘖,真不錯!」

動彈不得的越釋兩女羞憤欲絕。

狄錄瞬間臉色大變,一臉憤怒道:「住手!毛棣!」

毛棣一停,道:「哦,決定好了?」

狄錄繼續掙扎,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母親的話——我真的該放手嗎?

越釋兩女看著自己男人繼續猶豫,心中頓時怨恨不已!她們已經將體內葯禁暗暗一引,只要這個男人捨棄她們,她們就全部催動!共赴黃泉!

「行,狄錄,你慢慢想,我慢慢摸。」毛棣伸手就要向兩個女人腹下摸去!

狄錄眼眥目裂,雙拳鐵青!

可是他仍舊沒有動。彷彿這兩個女人已經是被人糟蹋了的,一種厭惡感忽然襲來!

「狄錄,我恨你!」

「狄錄,我恨你!」

在毛棣臟手要摸至的一剎那,兩女倏然一催葯禁,衝破了毛棣讓她們無法言語的口禁,同時朝狄錄喝來。

毛棣頓時一驚。

狄錄則是突然一醒神,只覺自己體內有一股吸力正在席捲他全身!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兩女慘笑,越浣浣先應聲:「狄錄!這是你負我們在先!所以,就讓我們一起同生共死好了!」

「浣浣,別理他了,我們來世絕不能再委身這樣的人!」釋真真更顯決裂。

「嗯!」越浣浣不再有絲毫猶豫,全力催動!

釋真真亦是如此。

一邊毛棣試圖阻止,但根本沒用!

因為他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只知道這兩個女人似乎催動了某種禁力,可以讓他們三人同生共死!

眼見三人同時萎暗,他決定立即去狄錄身上奪取姮頁境守護締念!

然而,當初政玫的締念就是為狄錄而留,怎麼可能讓人再輕易奪取呢?除非狄錄自己情願,否則誰也沒法奪取!

不過,這縷守護締念只能應付外力,卻無法阻止內在的葯禁之力。

所以,狄錄此時也慌亂了。他不想死!不想!

可是,有再多的不甘不願,他也只能後悔和接受!

「浣浣,真真,我錯了,我錯了。好,既然你們如此忠貞於我,那我便與你們同生共死!」說時,他不再去阻止體內的爆發,而是略帶微笑地看著兩個女人。

兩個女人此時也是複雜不已,但最後,還是露出了愛戀的眼神,雙雙莞爾。

一邊毛棣頓時惱羞成怒,道:「我讓你們笑!讓你們笑!」說時就揮掌,轟擊三人來。

「毛棣!」廷雲之聲倏然傳來。

毛棣一聽,頓時一驚,幾乎如同老鼠見了貓一樣,瞬時就逃。

廷雲全力催動一掌,轟去。

毛棣沒能躲過,口噴鮮血!但是,他還是不顧一切地催動締力!去逃!

廷雲本欲追,但瞥見地上三人情況危急,他只得先救人!

一探三人體內,他有些感慨,這是一個完美組合頁葯和頁禁的葯禁!

他也沒有太大把握破解。

「廷兄,求你……求你救救她倆。」狄錄已經萎靡不堪。

廷雲猶豫不決,只問:「狄公子,若需要她們其中一個死,你……選誰?」

狄錄呆住。這……

越釋兩女苦笑。

「真真,他既然已知悔改,你留下來陪他!」

「浣浣,你留下來陪他,我……」

兩女同時一語。

「不!不! 系統的超級宗門 我不選!」狄錄瘋狂出聲。

錯過的誰遇見的誰 兩女欣慰萬分。

「廷兄,我不需要你救了,只請你告訴我母親,我死而無憾,讓她和父親多保重!」說罷,便豁力一抓兩個女人的手。

「浣浣,真真,來世,我絕不會再猶豫了!」狄錄話落,閉目而絕,一臉微笑。

「夫君!我們陪你!」

「夫君!我們陪你!」

兩女亦是齊齊了斷來。

廷雲沒有阻止,他在震撼之時,更是震撼狄錄死前竟是將姮頁境守護締念給了自己!

看著這三位亡命鴛鴦,廷雲緩緩將他們的軀身收入了頁囊,回了幸主府。

——————

「錄兒!我的錄兒!」見到狄錄屍身的一刻,狄凰痛哭大嚎。

洪譽跌倒在一邊,怎麼會……這樣?

廷雲沒有多想,將姮頁境守護締念從身上取出,對二人道:「兩位,狄公子在死前交代,他死而無憾,讓兩位多保重自己。這是他的守護締念,還給二位。」

狄凰微怔。

洪譽接聲:「魔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廷雲簡單將事情敘說了一番。

「造孽啊造孽!」洪譽聽后,頓足長嘆。

狄凰則是慢慢看向一邊的兩個兒媳婦,心中悔恨萬分,她不該對她們有芥蒂!

都是自己對她們有芥蒂,才導致了今天!

「狄夫人,這是締念,請收回。」廷雲將手上的締念印來。

狄凰緩緩接過,緩緩按回狄錄身上。

似乎要讓它代替自己,繼續保護兒子。

然而,生命已逝,締念無法印留。

在一入狄錄體內的剎那,締念消失得無影無蹤。

狄凰沒有意外,仍舊慈祥地凝著自己的兒子,淚水橫流。

「城主,我想帶我兒和我的兩個兒媳婦回去好好安葬,還請城主同意。」狄凰隨即朝一邊沉默的龍玫瑰輕聲道來。

龍玫瑰同情道:「去吧,狄夫人。今後,你我恩怨一筆勾銷。」

「多謝城主。夫君,你收上她們兩個,我抱兒子。」狄凰轉身對洪譽道。

洪譽緩緩而動。

「魔師,還兒還媳之恩,狄家難以回報,只能永銘心間。」狄凰又朝廷雲蹲禮。

廷雲連忙一扶,道:「夫人折煞我了!」

狄凰微微一笑,道:「魔師,再見。」

廷雲輕應:「再見,夫人。」

狄凰隨即轉身,去抱狄錄,與丈夫悲然而去。

看著這樣令人唏噓不已的一幕,廷雲只覺心頭好壓抑!

如此人間至痛,老天也太殘忍了! 67.去往妘頁城

狄凰和洪譽這一離開,便徹底歸隱了。

夫婦倆從此就守著兒子兒媳的合墓,了此餘生。

而成為嫿頁皇朝女皇的龍玫瑰也禁止嫿頁城人去打擾。

器幸門,則從此消失。

嫿頁皇朝終於迎來了它的臣使制度。

如此等級森嚴,自然也就意味著龍玫瑰的鐵血統治!

任何膽敢忤逆她意志的人,將不死即廢!

當然,女皇登基,嫿頁城卻有一番大赦。

嫿頁城一時間,也充滿了登基的喜慶。

而那孤氏兄弟,也很快成功晉陞婞頁境頁眉級!

至此,嫿頁城便有了四個婞頁境頁眉級。

而孤氏兄弟成為婞頁境頁眉級,龍玫瑰並沒有擔心什麼,因為她有招控制兩個男人!

那就是給他們生孩子!

還有,她也預感自己不久之後就能晉陞婞頁境頁心級!

或許,這就是女皇之位帶來的氣運!

這一天,武仙娘再度歸來。

歸來之時,她已是婞頁境頁心級!

對此,廷雲很欣慰。

「雲哥哥,這次該和我走了吧?」武仙娘環上男人壯腰,凝問。

廷雲亦是一摟,回:「好,和你走。」

武仙娘立時親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