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將,我們現在不能再往下跑了。」


「對,下面全都是火,那飛機就在我們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爆炸。」

櫻花間的侍衛順著馮大校的話應了幾句,他也是經驗豐富的,判斷也很準確。

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他也沒有辦法。

樓層的倒塌,他們所在的地方也順著這倒塌的方向斜滑。

現在是上也不行,下也不行。

「怎麼辦?霍大將,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鈴木宰相聲音都是顫抖的,他可不想把命搭在這裡,如果他今天死了,那麼他的名聲也就不好了。

一個被襲擊而死的宰相,更是沒有為櫻花間帶來任何利益的宰相。

對他們這些追名逐利的人來講,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大樓在倒塌,巨石一直往他們這邊砸,生存遇到了莫大的危機。

另一邊,R被那熊熊的烈火餘熱給刺激到了。

她轉身,一手揪住林隊的衣領。

「為什麼飛機里會有炸藥?」

她的安排里,根本沒有炸藥的。

林隊被R勒得透不過氣,他瘋狂地拍打著R的手,另一邊看著的手下也連忙上前幫忙。

「隊長你這是幹什麼?林隊都要被你勒死了。」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這樣的話霍幗封他們才是必死無疑呢。」

「我們的任務完成了,隊長,這應該是開心的事才對。」

「你快點鬆開,不然林隊真的要斷氣了,組織里禁止互相殘殺的。」

組織里禁止互相殘殺,除非有主子的命令,否則,不能對自己人出手的。

R很是生氣,她看著被她勒得呼吸不了,滿臉通紅的林隊,咬牙鬆開了手。

腹黑大總裁的失憶小新娘 「解釋。」

「主子要的是活人,你這樣把人搞死了,還說完成任務?」

R的安排都被這個炸藥給搞亂了,她看向那熊熊的漫天大火,大樓崩塌得離開,如果想要在裡面活下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林隊終於得到了自由,他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為什麼不能炸死霍幗封,如果不是他,我們會死那麼多兄弟?」

他的親兄弟,也是在這場追殺中遇難的。

他唯一的親人,死了。

主子是說過要活人,可他也對他說過,如果R有復甦記憶的動向,那麼直接把霍幗封弄死。

R剛才的遲疑,不就是復甦記憶的跡象嗎?

他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復甦,他都要霍幗封死。

林隊的話戳中了在場許多人的心,組織里有許多他們的兄弟朋友,很多都因為櫻花間的捕捉而死去。

「對,霍幗封他就該死。」

「主子為什麼會要活人,不就是想要活活折磨他嗎?現在要他粉身碎骨,那已經是最好的折磨,主子一定會滿意的。」

粉身碎骨,死無全屍,這不就是最好的報復嗎?

R訕笑,「你覺得主子會滿意這個結果?」

「行,我會如實稟報的。」

R可不覺得森木田會滿意這樣的結果。

林隊聞言,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他的手,偷偷地摸向懷裡的手槍。 於此同時,組織里的另一個奉命監視對面情況的手下尖叫了起來。

「啊,他們,他們逃出來了?」

他的話,使林隊的手僵住。

指尖已經碰觸到手槍了,最後卻因為手下的那句話,把手收回。

怎麼可能?

爆炸的漩渦早就把整個大樓給吞噬,大樓以快速的趨勢在崩塌。

那怕霍幗封他們沒有被爆炸炸到,在這樣倒塌的大樓里,也不可能逃生。

那是一條絕路來的啊。

林隊快速轉過身,搶過手下手裡的望遠鏡,果然看到,斜倒在一邊的樓層頂端,站著霍幗封幾人。

這倒塌的頂端正緩緩的倒下,霍幗封他們站上去,為的是什麼呢?

那怕站在上面,也支撐不了多久,很快就會倒下來的。

林隊此時稍微的放鬆下來,剛才手下說得那樣誇張,嚇得他以為霍幗封他們真的逃出來了。

那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逃出,最後還是死路一條的,只是看有沒有這麼快而已。

與他放鬆狀態不同,R拿起望遠鏡,心裡卻有另外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果然如同她想的那樣,就在頂端倒塌到一定位置的時候,霍幗封動了起來。

另一邊,霍幗封他們所站在的頂端部位,斜著向空置的位置倒下。

「霍大將,我們到這裡真的有用嗎?可現在的情況看來,這裡也支撐不了多久,它倒下的話,我們也會跟著倒下的。」

鈴木宰相焦急地追問,他死死地抓著守護他的侍衛,唯恐自己會掉下去。

畢竟這頂端的部位也一直在傾斜倒下。

他們剛才可是千辛萬苦才登上來的,他還以為霍幗封真的有辦法呢,誰知道,最後也是在等運氣。

內心是崩潰的。

鈴木宰相很想從霍幗封嘴裡得到保證的話,可霍幗封就是不開口。

霍幗封越是不開口,鈴木宰相便越發的擔心。

他急得額頭滿是大汗。

他的侍衛也跟著安撫道,「宰相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霍大將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侍衛的話並不能給鈴木帶來任何的安撫,話雖然是這麼說,可他依然害怕。

畢竟這生死一刻之際,他連呼吸都覺得是奢侈了。

「霍大將你就告訴我,我們上來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你是不是真的有把握帶我們離開?」

大樓下部已經在崩塌,現在霍幗封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剛才他真的很懊悔那樣跟霍幗封對持,不知道霍幗封有沒有介懷呢。

馮大校見鈴木宰相都急得快要崩潰了,他也安撫了一下,「鈴木宰相放心,只管聽我們大將的指令就好。」

「他不說,那是因為時機還不到。」

雖然不知道霍幗封在想什麼,可馮大校對他是無比的信任。

如果沒有把握,霍幗封絕對不會讓他們上來的。

霍幗封半眯著眼睛,四周轟隆隆的一片,隨後,就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他說道,「跳到對面。」

這頂端的部位剛好在對面大樓邊上擦肩而過。

霍幗封的話說得很快,話畢,他連忙跳了過去。

馮大校見狀,也跟著往外跳。 只剩下鈴木宰相和他的人。

跳過去?這怎麼跳?

這只是擦肩而過,能夠跳嗎?會不會跳不過去的?

安全嗎?

鈴木宰相腦海里浮現各種想法,他遲遲不動。

他的侍衛催促道,「宰相,跳吧,有什麼,我會在後面幫忙的。」

這話其實也只是起到安撫作用而已,如果真的出什麼事,侍衛根本救不了。

鈴木宰相走到最前面,那倒下的頂端快與隔壁大樓擦肩過去了,馮大校見他們還沒有跳過來,急著說道,「快跳,再不跳就沒有機會了。」

原本,這頂端部分不應該到達這個位置的,如果不是因為後面爆炸的漩渦給衝擊了一下,他們也不會有這麼個機會。

看來霍幗封是早就猜到,所以才讓他們上來的。

果然,這是唯一的生路。

鈴木宰相本還在遲疑,可馮大校的話使他心驚。

他低頭看向底下,下面可是幾千米的高度,如果掉下去,必死無疑的。

然而他又看向對面的霍幗封與馮大校,他們緊握著對面的欄杆,已經緩緩走了進去。

那邊,是一條生路。

可通往這條生路,真的很驚心動魄,一個不小心,就會摔死呢。

這講的除了能力就是運氣了。

拼運氣,鈴木宰相有點心慌。

然而人的求生意志都是很強的,鈴木宰相直勾勾地看向對面。

霍幗封淡淡道,「過來,沒事的。」

他的話很冷淡,如同在談判桌上。

國民老公霸道愛:非你莫屬 平時他這樣的態度,鈴木宰相最是不喜歡。

可是現在不知為何,鈴木宰相卻覺得他這個語氣,並不怎麼惹人討厭,相反,還會給他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鈴木宰相深呼吸,決定不再看下面。

死就死吧,這都是命。

他睜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霍幗封,雙腳用力一蹬。

人往陽台沖了過去,只是他的衝力不夠,手拉不到欄杆。

人緩緩往下掉。

鈴木宰相心裡都在罵娘了,這竟然都不過,他走了一條死路。

就在他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雙手拉住了他。

他掉在半空中,手腕傳來陣陣疼痛。

抬頭看去,只見霍幗封探著上半身,拉著他的手。

他連忙反應過來,借著霍幗封的力,緩緩地走了上去。

雙腳踩在地面上,鈴木宰相才鬆了口氣。

終於活過來了。

「謝謝。」

除了謝謝,他真的不知道該對霍幗封說什麼,他還以為霍幗封會因為之前的問題而對他見死不救呢。

誰知道人家還拼了命去救他。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霍幗封不以為然道,「我說過沒事的。」

他說了是怎樣,就一定會那樣,絕對不會出第二種可能。

鈴木宰相也不知道該說他驕傲自大還是說他固執了。

可是,霍幗封有這個資本。

如果沒有他,自己可能也活不過來了。

鈴木宰相跳了過去后,他的侍衛也緊跟著跳過來。

這整棟大樓,死傷無數,也只有他們四個安然無恙地逃出來。

其他人可能逃不出來了。

一想到這個,侍衛臉色便蒼白了起來。

鈴木宰相咬牙,怒吼道,「真是欺人太甚。」 還想他放過森木田,不可能,永遠都不可能。

他一定要森木田的命。

不然他們的士兵,全都白白犧牲了。

「該是還債的時候了。」

霍幗封輕笑道。

這淡然的姿態,哪裡像是剛從九死一生的絕路里走出來的?

鈴木宰相一時之間不懂霍幗封的意思,他狐疑道,「什麼?」

霍幗封指的是什麼?

馮大校也跟著看向另一邊,那個霍幗封連續看了幾次的地方,特意為鈴木宰相解釋,「我們霍大將應該給你們揪出罪魁禍首出來了。」

「鈴木宰相,你就等著清點債務吧。」

「這次內閣大樓的崩塌肯定帶來不少影響,您是不是要讓內部人員馬上發新聞稿呢?」

這樣的襲擊很容易造成市民的恐慌,內閣應該出面平定恐慌的。

幸好馮大校提醒,不然鈴木宰相還沒能馬上反應過來,畢竟經歷了這麼大的一場生死浩劫,他的思緒不會恢復得那樣快。

聽了馮大校的話后,他連忙讓內閣的其他人開始辦事。

指令下達完畢后,剛準備掛掉電話,馮大校卻阻止了,他輕聲道,「我還有點事情麻煩內閣的先生們。」

鈴木宰相知道馮大校的意思,於是把手機給了他,馮大校對手機說了一個要求。

要求並不過分,鈴木宰相答應了。

另一邊,看到他們逃出險境的林隊,幾乎要把望遠鏡給握斷。

這怎麼可能?

在那樣的情況下也能逃走?

他們之前明明檢查過四周的情況,不應該出現這樣的紕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