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哥,二哥!我來擋著他們,你們趕快走吧!等修鍊有成,為我報仇!」一個人族青年咬牙擊退一個妖族武者,對其餘兩人喊道。


「不行!還是你和大哥先走,我來擋著他們!」另一個人族武者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擊退了一名妖族青年,對著老三道。

「別爭了!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老大開口了,雖然遍身血跡,但沒有絲毫的懼意,依舊奮勇戰鬥。

「他們勢眾,在這樣戰下去,我們真的會死!」老三看著對面的五個妖族青年,道。

老二緊咬著牙,掃了一眼五個妖族,開口道:「這些妖族真是無恥,如果一個一個來,我定然殺光他們!」

「別說了!武道是殘酷的,誰會給你公平可言!」老大搖搖頭,抹去臉上的血跡,道:「我們是逃不了的,唯有戰,死戰!殺三個夠本,多殺一個就賺了!」

圍困的五個妖族青年一聽,皆都哈哈大笑起來。


一個身披白色鱗衣,手持長劍的銀髮青年對著地面一劃,一道劍元掠出,化作銀蛇,擊在了老三的身前土地上,轟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溝。

「殺三個夠本,多殺一個穩賺?想的倒美!你覺得你們有能力殺死我們其中的一個嗎?」銀髮青年戲謔地看著三人,道。

「若公平一戰,我殺你如屠狗!」老三憤怒地瞪了一眼銀髮妖族青年,道。

此言一出,五個妖族青年都哈哈大笑起來了,一個高壯的黝黑妖族青年一腳踏出,巨大的力量震得地面顫抖起來,他指著三人,不屑地道:「你有種就過來,熊爺爺跟你單打獨鬥!人族武者的心肝和腦仁,可是我的最愛!」

「你等著……」老人受不得言語相激,立即邁出腳步,與提劍廝殺,卻被老大拉住。

「大哥!為何拉我?這是機會啊!」老三不解地道,想要掙開老大的手。

老大搖搖頭,立即阻止道:「休要魯莽,你受傷不輕,真元損耗不小,怎麼會是那熊妖的對手!」

「可是……」

「沒有可是!不要上他們的當!我們孿生三兄弟,心靈互通,合戰起來遠非分開戰鬥可以相比的!」老三欲要爭論,便被老大打斷,喝止了行動,警惕地看著五個妖族,尋找破解之法。

!! 一個相貌普通,身材略胖的妖族女子手中拿著一根漆黑的毒刺,看著三兄弟,譏諷道:「人族果然不行了!殺你們連一點成就都沒有!」

三人聞言,氣憤無比,正欲出手,瞬間感覺一股恐怖的氣息籠罩而來,緊接著,便是一道洪亮的聲音在林子中響起。

「侮辱人族,該殺!」

聲音彷彿有無限力量,震得五個妖族青年臉色虛白,嘴角溢出了鮮血,他們驚慌不已,紛紛向著三周查看,尋找來人。

而那三兄弟,剛開始被這恐怖的氣息給鎮住了,以為又是大敵來臨,但聽到聲音之後,瞬間大喜,也循聲找去。

「嗖!嗖!」

風聲響起,樹林里竄出了一道挺拔高壯的身影,身著黑衣,負手而立,整個人看起來霸道之極。

這人自然是宇文天,只不過他施展如意縮骨功,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容貌,變成了一個面貌粗獷的強壯青年,膚色有些黑,但與那熊妖相比,卻要白了不少。

不過,易容之後的宇文天,看起來有凡人三十多歲的樣子,跟之前的宇文天相比,差別很大,沒有幾個人可以認出來。

看到宇文天出現,不管是三個人族武者,還是五個妖族青年,皆都面色劇變,因為他們根本看不清宇文天的境界修為,以為是一上屆個遺留此中的老人出現了。

宇文天落在三丈外,對著那妖族女子抬手一拳轟出。

「侮辱我人族,該殺!」

恐怖的殺戮之氣,巨大的金色拳影,霸道的氣勢,嘹亮的龍吟之聲,齊齊出現,龍皇滅殺拳,當真是威猛至極,那妖族女子躲避不及,瞬間被拳影籠罩,轟殺成渣,散落一地。

擊殺完妖族女子之後,宇文天看向了四名妖族男子,道:「你們也該死!當殺!」

四名妖族青年大驚失色,禁不住顫抖起來,其中那個銀髮妖族武者大聲道:「你不能殺我!」

「哦?為何?」宇文天淡淡地瞥了那妖修一眼,問道。

「你若殺我,銀蛇族不會放過你的!」銀髮青年看到宇文天忽然停下了動作,心裡頓時一松,傲然地道。

「銀蛇族?很強嗎?」宇文天一愣,隨即臉色一冷,淡淡地道。

「當然了!我們銀蛇族是妖族中上游的族群,不是你可以招惹的!」銀髮青年似乎沒有發現宇文天的神色變化,以為自己的話震懾到了宇文天,便接話道。

「哦!原來這樣啊!」宇文天點點頭,道:「那就歡迎你們銀蛇族來殺我了!」

話一說完,在銀髮青年愣神的時候,宇文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拳轟在了銀髮青年的腦袋上,直接連整個身子都給轟碎了。

其餘三個妖族青年完全被這場面給鎮住了,一臉的驚恐,脊背後面冷汗連連。

宇文天的眼神如劍一般銳利,盯著三個妖族武者,道:「你們呢?身後有什麼勢力都說出來吧!說不定有我忌憚的,會放你們一條生路!」

「我……我是暴熊一族的弟子!」那高壯的黝黑妖族青年吞了吞口水,顫聲道。

宇文天淡淡地看了一眼熊妖,目光移到一個清秀的陰柔妖族青年身上,道:「你呢?」

那陰柔妖族面色煞白,道:「我是青麟族的少族長!」

宇文天淡淡地看了一眼這妖族一眼,沒有說話,這青麟族的妖修吞吞口水,立即補充道:「我們青麟族是百大古妖族之一!」

「古妖族?哼!」宇文天冷哼一聲,將目光移到最後一個妖族武者身上,道:「該你了!」

這名妖族青年相貌醜陋,臉上還有一個個令人作嘔的疙瘩,手上有淡淡的鱗甲,他身邊的兩名妖族要鎮靜一些,陰沉的眼眸不停地在宇文天的身上掃視著,道:「我來自鱗蟾一族!」

這鱗蟾一族在妖族中屬於數量稀少的族群之一,但實力卻是不弱,他們的天賦是毒功,以毒殺敵。

不過,宇文天對妖族了解不多,根本不計較對方來自哪一族,只不過是擔心遇到獨孤戰天或者是白少游的親戚而已。

「看來,你們背後的勢力並沒有震懾到我!」宇文天掃視了三個妖修一眼,道:「所以,你們必須死!」

三個妖修聞言,神色頓時難看起來,本來還有的那一點點希望瞬間破滅了。

「根據百族的規矩,年輕一代的事情,長輩不能插手!」青麟族的妖修似乎想起了什麼,如同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切地道。

「不好意思!我不到二十歲!」宇文天冷冷一笑,道。

此言一出,不但妖修怔住了,就連三個人族武者也變色了,震驚得無以復加。

這種實力,竟然不到二十歲就有了,這也太沒天理了!

不過,這樣貌,怎麼看都有三十好幾了,怎麼會不到二十歲呢?聽說過大齡人張嬰兒臉的,沒見過這麼成熟的少年人!

這長得真是有些著急了!

「一起出手,才有機會活口!」徹底無望了,三妖眼中一片頹然,那鱗蟾族的妖修大喝一聲,手中毒鉤朝著宇文天轟了過來。

那兩個妖修聞言,先是一驚,很快便反應過來,舉起兵刃緊隨著鱗蟾族的妖修轟殺向宇文天。

「哼!」宇文天冷喝一聲,身形一動,空間意境施展開來,瞬間沒了蹤影,讓襲來的三個妖修的攻擊落空。

「不見了?他去哪兒了?」三妖神色微變,驚疑不定。

就在這時,宇文天出現在了鱗蟾族的妖修身後,直接一拳轟到其後腦,龍吟四起,顯然又是龍皇滅殺拳。

那鱗蟾族的妖修根本沒有預料到宇文天會出現在身後,而且還這麼快,只聽得「轟」的一聲,那妖修便被轟成了碎渣,形神俱滅。

而其餘的兩個妖修見狀,立即轉身就逃,而且,兩妖逃走的方向正好相反。

宇文天怎會給他們機會逃走,就在他們動身的瞬間,他施展了無相劫指,直接擊在了青麟族妖修的後腦,也不管是否殺死對方,立即換招,對著那暴熊妖一把抓出。

「擒龍手!」

又是一聲龍吟,宇文天身後綻放出了金蓮佛影,氣勢浩大。一直金色的大手憑空出現,龍影騰飛,環繞其中,瞬間將暴熊妖擒在手中。

「吼!」

暴熊妖並非沒有一戰之力,他怒吼一聲,血脈之力爆發出來,瞬間化出原形,變作一頭三丈高的暴熊,掙脫了宇文天的罡氣大手,猛撲上來,抬起巨大的熊掌,對著宇文天轟下來。

宇文天眼睛閃過一絲訝色,淡淡一笑,也不躲閃,直接一擰身,舉拳迎擊。

「轟!」

一聲巨響,血肉飛濺,宇文天只是陷入地面一尺之深,而那巨大的暴熊,卻被宇文天轟飛了三十多丈,那隻巨大的熊掌血肉模糊,幾乎廢掉了。

看到這一幕,三兄弟完全被震撼到了,目瞪口呆。

「吼!」

暴熊吃痛,再次撲了過來,凶戾之極,抬起了另一隻熊掌砸向了宇文天。

這一次,宇文天依舊是平平無奇的一拳轟出,再次將暴熊轟飛。

而這時,暴熊意識到了危險,也不在攻擊宇文天,轉身就逃。可是,宇文天豈會給它機會,身影一閃,幾個呼吸便落在了暴熊的背上,一記龍皇滅殺拳轟出,直接轟碎了暴熊的腦袋。

完了之後,他直接收走了對方的空間戒指和妖核,幾步便回到之前的戰場,撿起四個空間戒指,然後才看向孿生兄弟三人。

「多謝前輩援手!」


三人看到宇文天,眼中除了忌憚之外,便是赤誠的尊敬。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宇文天擺擺手,道:「這裡可是殺戮幻境?」

三人一愣,神情疑惑,對宇文天這個很突然也很白痴的問題有些不適應,不過,很快他們便反應過來,老大道:「回前輩,這裡確實是殺戮幻境!」

「殺戮死城可在血河這一側?」宇文天一聽,心中暗喜,立即問道。


三人一愣,心道宇文天的問題小世界人人都知道,為何這前輩如此修為卻一無所知呢?

「回前輩,殺戮死城就在這一側!」老大點點頭,恭敬地道。

宇文天聞言,大喜不已,面露喜色,道:「煩勞三位告訴我行進路線!」

三人漸漸適應了宇文天的奇怪問題,便將前往殺戮死城的路線告訴了宇文天。

「前輩!您是剛來殺戮幻境?」老大問道。

宇文天搖搖頭,道:「不要叫我前輩,我跟你們是同輩人!我之前在血河對岸歷練,誤入傳送陣才來到這裡,所以,對這裡的情況很陌生!」

三人先是一陣驚嘆,后又點點頭,算是理解了宇文天的情況。

老二開口道:「道友!如果你要前往殺戮死城的話,要儘早去!浴血城的試煉已經開始兩個月了,快要結束了!通行印記的名額有限,若是錯過機會,恐怕就到不了殺戮死城!」

「浴血城?」宇文天一愣,只聽人說過殺戮死城,但浴血城還是第一次。

「浴血城是殺戮死城的門檻,所有的試煉者必須在浴血城中浴血而戰,只有實力排到了一定的名次,才有資格進入殺戮死城!」老三解釋道。

!! 「通行印記是進入殺戮死城的必備條件,進入浴血城時就可以獲得,試煉時斬殺掉對手,便可以獲得對方的通行印記,積攢印記越多,表示試煉成績越好,優勝劣汰,是檢驗武者實力的方法之一!參加試煉的武者雖多,但能進入殺戮死城的,恐怕百中無一!」老大接著道。

「那那些淘汰的武者怎麼辦,難道要回到初臨小世界的地方,等待著外界的召喚?」宇文天不解地問道。

老大搖搖頭,道:「這倒不一定,浴血城中就有可以傳送至各自進入小世界時的地域的傳送陣,只是耗費一些能量罷了!」

「哦!原來如此!你們可有通行印記?讓我看看!」宇文天神色微變,似乎有些失望,道。

三人一愣,老大道:「道友誤解了,通行印記是守護浴血城的前輩留下的印記,看不到的,只有在浴血城中才能顯示出來,也只有殺戮死城中的特殊器物才能感應到。即便在浴血城中試煉被殺,這印記可以保留神魂不滅,無法獲得印記,即便是進入浴血城,也只能是走到那一步而已,無法進入到殺戮死城的外城!」

「雖然浴血城一直開放,但負責發放通行印記的前輩恐怕離開了,此時已經沒什麼人去領取印記了!」

聽到幾人的話,宇文天漸漸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雖然感覺這種規則很無禮,但是,也體現了試煉和競爭的殘酷性。

殺戮死城是小世界的最終試煉之地,能進入其中的,不管境界高低,都是精英。

宇文天來遲了,自然無法得到通行印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