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夏國人,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力量!」


莫哈克怒吼著,彷彿一頭髮瘋的野牛。

這時候的莫哈克,已宛如一個體重上五百斤的肥仔,只不過,他渾身露出的,都是硬邦邦的肌肉,秦穆然在他面前,就像一個未成年的小學生。

「去死吧!」

莫哈克快步衝去,雖然體型碩大,但速度卻極為敏捷,每踏出一步,地面都要顫上一顫。

雙拳齊出,落地如雷。

雖然莫哈克的速度,已經很快,可在秦穆然眼裡,這個大塊頭,遲鈍的跟八十歲老太跑步一樣,輕鬆一轉,成功躲避。

幾番下來,水泥地面,被砸出十幾個凹坑。

「大塊頭,你確定是在打架,不是挖坑嗎?哈哈……」

莫哈克氣急敗壞。

「狡猾的夏國人,有本事不要躲!」

秦穆然差點兒笑噴。

剛才,他以為莫哈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現在看來,他不是頭腦簡單,而是壓根就沒長腦子!

打架還不讓人躲?

這種話,他居然也能說得出來?

采集萬界 秦穆然嘆口氣,回道:「好,你再來,我這次不躲。」

莫哈克揮起右拳,使出渾身能力,朝著秦穆然迎頭打去,在其他人看來,莫哈克這一拳下去,足夠將秦穆然直接打成肉泥。

秦穆然紋絲不動,就在莫哈克的拳頭,已經落在自己頭頂時,秦穆然右手一舉,那記鐵拳,懸停在秦穆然頭頂,卻始終沒有落下。

「BOSS,這,這什麼情況?」

巴爾特和其他幾名異能者,也都神情驚訝,滿臉意外。

而這時候,莫哈克感覺自己渾身的力量,彷彿被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所壓制,連身體都難以控制。

秦穆然譏笑一聲。

「大塊頭,我這次可沒躲,我給你機會了,可你不中用啊,這可不能賴我。」

「現在,輪到我了!」

「元龍拳,走你!」

秦穆然左拳一擊,打在莫哈克城牆般的肚皮上,只聽「啊」的一聲沉悶叫聲。

體型碩大的莫哈克,居然被秦穆然這一擊直接打出百米開外。

落地成盒,毫無懸念。

秦穆然拍拍手,深深嘆口氣,彷彿是在說:無敵好寂寞!

「一起上,給我殺了這個夏國人!」

看著秦穆然滿臉嘚瑟,巴爾特幾乎氣到吐血。

剩下三名異能者,一擁而上,三股強大的異能,合三為一,化為一股強大氣波,朝著秦穆然快速衝擊過來。

因為力量強大,連空氣都發出了嗤嗤的波動聲。

「暗勁中期?無聊。」

話音落下,秦穆然右手一揮,寒光一閃,破曉刀在夜色映襯下,寒光閃閃。

「馭刀術!」

一剎那,三名異能者,立刻感到四周空氣都寒冷起來。

緊接著,一道寒刃迎面劃過,直接將三人的異能凌空破解,短短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四周鴉雀無聲,死一般的寂靜。

秦穆然收回破曉刀,幾秒鐘后,三名異能者,同時倒地。

一招,便是三殺!

秦穆然目光微挪,看向巴爾特和高玉金兩人,若無其事笑笑。

「黃毛狗,二狗子,接下來,你倆誰先來?」

盯著地上四名異能者的屍體,巴爾特臉色開始通紅起來,作為一個西方白色人種,此刻他卻臉紅的像關二爺。

秦穆然戲謔道:「啊呀,還會變臉?黃毛狗,你是在給我表演戲法嗎?哈哈……」

巴爾特冷笑一聲。

「無知的夏國人,以為打死幾個普通的異能者,我就會怕你嗎?」

秦穆然眉頭一皺,只覺得四周空氣,嗖嗖作響,與此同時,空氣中還瀰漫起一股血氣。

而地上四名異能者的屍體,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乾枯,屍體內的血液,滲出體外,化成雪霧環繞在巴爾特四周。

他也是個異能者?

秦穆然立刻來了興趣。

這種嗜血的異能,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

無敵好寂寞,希望這個巴爾特,別讓自己失望。 夜色下,血氣瀰漫,令人作嘔。

此刻的巴爾特,在吸收了莫哈克等四個異能者渾身血氣后,身體四周,散發出一股強悍的邪氣。

秦穆然嘿嘿一笑。

「黃毛狗,你這變臉的戲法兒,哪兒學的,教教我唄,哈哈……」

「不知死活的夏國人,受死吧!」

巴爾特語氣犀利,目光滲血,十指長出匕首般的尖銳指甲,嘴裡,吐出兩顆一指長的獠牙,夜色下,周身血霧瀰漫,猶如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一般。

話音落下,血風狂卷,巴爾特化為一道夜色下的血影,快如風電,瞬間,消失在秦穆然視線當中。

秦穆然微微一笑。

「黃毛狗,你這是要跟我玩兒捉迷藏嗎?」

話音剛落,秦穆然身後血風席捲,一股強力快速迸射而出。

秦穆然淡然側身,雖然神情悠閑,卻不早不晚,剛好躲過巴爾特一擊,分秒不差。

一道血影,從秦穆然衣角,一擦而過,擊空打在前方几十米外一棵梧桐樹榦,只聽「咔嚓」一聲,一人合圍的樹榦,斷裂倒地,化為一片血水。

秦穆然微微一愣,笑道:「好邪的異能。」

巴爾特定神,血光掃來,陡然回身,雙爪齊揮,鋒利的指甲,過石留痕,落地迸火,鋒利無比。

「啊呀,黃毛狗,你這指甲挺鋒利,比特種匕首還好用啊!」

巴爾特氣急敗壞,攻勢愈發緊湊。

而秦穆然只是以守為攻,左右躲閃。

短短几招過後,巴爾特的實力,已被秦穆然了如指掌。

巴爾特的實力,比之前那四名異能者的確強了不少,無論是在速度還是力量上,都強上許多,算得上是暗勁巔峰的強者。

而他這種嗜血異能,秦穆然卻是初次遇到。

西方異能者,各有所長,而巴爾特的這種嗜血異能,在某種程度上,跟之前那名狼人有相似之處,卻也大有不同。

相比之下,秦穆然能清晰感覺到,巴爾特身上比之前的安格列斯狼人異能者,要多出幾分邪氣。

秦穆然躍然後退,戲謔道:「黃毛狗,還有什麼手段,趕緊使出來,要是沒有的話,我可就要出手了。」

巴爾特獠牙凶目,已經沒了人樣。

「屍體的血,果然不能將我的異能完全發揮!」

果然,巴爾特還有后招。

言罷,巴爾特目光,挪向蜷縮在一角的高玉金,嘴裡嘀嗒出幾滴口水出來,像惡狼見了人一般。

高玉金嚇的臉色慘白,渾身發抖,他雖然是布朗家族在夏國的代表,但他並不知道,巴爾特的異能,居然這麼恐怖!

「BOSS,您,您要幹嘛?」高玉金語氣,顫顫巍巍,眼淚都快掉了出來。

巴爾特冷笑道:「MISS高,你不是一直想去西方嗎?你不是說,那裡的空氣都是甜美的嗎?現在,你有機會了……」

「BOSS,什,什麼機會?」

「把你的血給我,等我殺了這個夏國人,我就把你安葬在我們西方布朗家族的聖地,讓你永遠可以留在你內心向外的西方……」

「不,不……」

高玉金作為一個普通人,在面對實力在暗勁巔峰的西方異能人面前,他的命運,又豈能自己掌控?

話音落下,巴爾特一伸手,蜷縮在十幾米外的高玉金,感覺到一股強大到難以抗拒的吸力,瞬間將自己吸了過去。

巴爾特一把掐抓高玉金脖子,兩顆獠牙,瞬間咬在高玉金脖子上。

站在不遠處的秦穆然,甚至能清晰聽到高玉金脖子斷裂的聲音。

「秦,秦先生,看在同是夏國人的情面上,救,救我……」

高玉金渾身鮮血,快速被吸食,身體急速變癟,像泄了氣的皮球。

秦穆然聳肩回道:「同是夏國人?高先生,你不是入了西方國籍嗎?」

秦穆然對於這種崇洋媚外,認為西方月亮都比東方圓,西方空氣都比東方香的人,談不上厭惡,但也絕沒有好感。

如果今天高玉金仍舊是大夏的國籍,他秦穆然不介意出手。

在他看來,夏國人即便有罪,那也只能用夏國律法制裁,輪不到他們西方異能者出手。

而高玉金既然自己選擇了入籍西方,還助紂為虐,為虎作倀,那這一切,只能說他是咎由自取。

短短十幾秒后,高玉金已經成為一具乾屍。

而秦穆然也感覺到,在吸食了高玉金活血后,巴爾特的實力,陡然猛增,彷彿已經突破了暗勁巔峰。

巴爾特嘴角帶血,體內熱流膨脹。

「果然,還是活血才能徹底激發我體內的力量,夏國人,你感受到真正強者力量了吧!哈哈……」

突破暗勁巔峰!

化勁初期的強者!

確是很強,即便是在夏國,這種力量也足以在大多地方肆無忌憚。

秦穆然嘴角微微冷笑:「既然如此,你,必須死。」

雖然,自己看不透巴爾特這種異能來路,但靠嗜活人鮮血增強力量,絕不是什麼正經東西,更何況他還這麼強,放他離開,中海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夏國人,害怕了吧!」

「現在交出天之痕,跪下求我,我可以考慮讓你死的沒有痛苦,否則,用你們夏國的話來說,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巴爾特體內澎湃的力量,給了他十足的底氣。

剛才一番交手,他認為自己和秦穆然算是旗鼓相當,現在自己吸食了活血后,實力已經陡然突破化勁初期,此刻的秦穆然,絕不是自己的對手。

秦穆然冷冷一笑,他已經對巴爾特失去了興趣。

「一個靠嗑藥才步入化勁的殘血,還敢在我面前嘚瑟,看來,該教教你夏國的規矩了。」

「狂妄……」

話沒說完,秦穆然身形速轉,瞬間出現在巴爾特面前。

「元龍腿!」

因為速度實在太快,巴爾特連反應機會都沒有,只覺腿風一掃,自己身體立刻失去平衡,瞬間被踢出百米外,重重撞在一塊巨石之上。

只聽「咔吱」一聲,被撞擊的大理石,開出幾道裂痕。

巴爾特胸口一痛,好似萬錘擊胸。

「元龍拳!」

巴爾特聞聲抬頭,秦穆然鐵拳,已經近在眼前,毫無躲閃的可能。

「啊!」

一聲慘叫,巴爾特嘴裡兩顆一指長的獠牙,直接被打落在地,正張臉,都被打出一個血坑。

「NO,NO……」

趴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巴爾特,神情驚愕。

自己化勁初期的強大實力,居然在秦穆然這個夏國人面前,連出招的機會都沒有?

論小乞丐的花式拒絕 秦穆然擦了下拳頭血跡,一股刺鼻惡臭撲面而來。

「哇靠,這黃毛狗的血這麼噁心?早知道就不動手了!」

秦穆然掏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通知龍之守護,瀧江別墅外,收屍!」

掛斷電話,秦穆然緊緊睡衣,朝瀧江別墅而去,只在夜色下,留下一個無敵且寂寞的背影。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這小子竟然敢壞我的大事,等這小子進來了,我一定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一座銀白色金屬,充滿高科技感的房間中,一個鬚髮皆白,身材好像侏儒一般的小老頭正在對着眼前的屏幕破口大罵着,而屏幕中則顯現着趙小川和星兒的畫像。

在他的身後則是一個個樹立的玻璃器皿,其中擺放着各種人體器官和古怪的生物,顯得十分的銀色恐怖。

“哼!怎麼氣急敗壞了?原來傳說中的科學狂人也不過如此啊!”

正當那小老頭咒罵時,一個充滿譏諷的笑聲響起。

老頭聲音一頓,微微皺眉,隨即冷笑一聲,手指在操作檯上一按。

屏幕上的畫面一變,顯現出一個閉月羞花的美貌女子。

“偉大的穆皇后,看起來我對你還是太仁慈的,竟然讓你有力氣罵我?”

小老頭陰笑道,手指在操作檯山一按。

畫面中的穆皇后驚呼一聲,瞬間化作鬼璽,無數的閃電驟然出現,狠狠地擊在了鬼璽上。

鬼璽微微顫抖,過了一會兒一陣急促的嬌喘聲響起。

“哼!穆皇后,我這融入了詛咒之力的陰雷可入得了你老的眼睛!”

小老頭冷哼一聲,氣質陡然一變,整個人好像冰塊一般冰冷,冷冷的說道。

“咳咳,不錯,柯雲泣,這麼多年看樣子你增長的不僅是年齡,那些手段也多了不少,不過我告訴你,等我出來了,我一定讓你知道花兒爲什麼那麼紅!”

穆皇后虛弱的聲音從擴音器中傳出,顯然剛纔的攻擊並不像她說的那麼輕鬆。

小老頭就是柯雲泣,傳說中的科學狂人。

只見他聽完穆皇后的話後,微微皺眉,轉身拉開一處的抽屜,翻箱倒櫃了半天,從中取出一塊晶片,看了片刻,臉色驟然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的,是誰動了我的晶片庫?我明明給鬼璽的穆皇后儲存的是小鳥依人型的記憶晶片,怎麼變成了女漢子型的記憶晶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