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四川大學」的建築風格非常復古,很有民國時期的范兒,極具書香氣息,但這只是表面而已,這些建築的裡邊還是超現代化的,畢竟是四川省綜合實力最佳的高校。


魏仁武知道,南郭先生不會將密室建在教學樓或者學生宿舍的,最有可能,也最有條件建造密室的藏身處,應該是教職工小區,因為教學樓是讀書的地方,而學生宿舍只有學生居住,只有教職工小區才有可能對外人開放。

許多教職工都有自己的家庭,他們不會只住在學校里,這就表示他們在學校里的居住樓空了出來,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大多會賣掉自己的房子或者出租,這樣的情況還不在少數,基本上教職工小區,真正還住著教職工的房子剩不下幾戶,所以南郭先生一定買了其中的一套,而這套便會是南郭先生符合四這個原則的藏身處。

「四川大學望江校區」中,最大的教職工小區便是「竹林村公寓」,也就意味著,居住環境最複雜的地方便是這裡,這非常符合南郭先生的藏身規律。

魏仁武就是帶著這樣的合理的直覺來到了「竹林村公寓」的小區門口。

依然是四的原則,魏仁武進了大門,一直往前走,左右都有居民樓,魏仁武在第四棟居民樓停下腳步,現在便不好辦了,左右都是數過來的居民樓,但藏身處卻只有一個。

南郭先生安排事物的時候,總喜歡講究個絕對,至少魏仁武了解的南郭先生是這樣的人,那麼從進門開始數第四棟樓這樣的辦法便行不通,因為這個範圍還是太模糊,最終會得出兩個結果。

此路不通,那麼就應該換一條路來走。

魏仁武撫摸著自己的八字鬍,仔細地思考,他覺得,小區和之前在「五塊石汽車客運站」的那個小巷意義是不一樣的,小巷的入口是沒有編號,而小區的居民樓是具有編號的,比如幾棟幾單元。

沒錯,編號是不會重複的,所以魏仁武要找的,應該是四棟四單元的居民樓。

魏仁武很快便找到了四棟四單元的居民樓,他也走上了第四層樓,來到了404編號的房子門前。

畢竟這是個較為規範的小區,居住人群也沒有那麼複雜,而且一個單元的居民人群較少,加上又是大白天,居民大多都在上課和上班,因此樓道幾乎沒有路人,魏仁武可以放心地使用「*」。

但是,以防萬一,魏仁武還是要先敲門試探一下他是否找對地方,門後面是否住著其他人。

敲過兩分鐘的房門后,魏仁武基本上完全確定屋內沒人,才使用「*」打開了房門。

進入屋內后,魏仁武一眼便認出了這的確是南郭先生的藏身處,因為客廳里有在「五塊石」藏身處同款的破洞皮沙發,如果不是破洞的位置不一樣,魏仁武差點就以為這本就是一個沙發,只不過沙發先他一步到了這裡。

這個藏身處,是一室一廳的居室,當魏仁武走進卧室里,果然,那床單也和「五塊石」藏身處是同款碎花床單。

同時,這也驗證了魏仁武的另一條推測,南郭先生的確是按照五、四、三、二、一的數字原則在安置藏身處。

但是這個藏身處和「五塊石」藏身處又有不一樣的地方,「五塊石」藏身處灰塵滿布,一看就是久無人居住,而這裡卻乾淨不少,這說明這個藏身處是南郭先生常居住的地方。

除了不一樣的地方,當然也有一樣的地方,魏仁武發現,這裡的面積也小了一些。 人的習慣就像強迫症一般,很難去改變,就連魏仁武也會有一些習慣,比如晚睡晚起,南郭先生也不會例外的,他也是一個有習慣的人,所以他第二個藏身處的密室開關依然在朝南的牆面。

是的,南郭先生是個有習慣的人,他所有藏身處的裝修風格也是如此接近,兩間藏身處的牆面下半部同樣貼著瓷磚。

魏仁武按照四的原則,從上往下數第四塊瓷磚,再從左到右的第四塊瓷磚,按了下去。


轟隆!轟隆!轟隆!

朝北的牆面出現了可以讓成人通過的大洞,另一個密室,出現在魏仁武的眼前。

密室的門口依然有一個開關,魏仁武打開開關,密室便通亮。

這間密室也依然只有一個破舊的小鐵箱,小鐵箱上還被上了一把小鎖。

當然,這把鎖,根本為難不了魏仁武,魏仁武很順利地打開了這把鎖。

鐵箱里還是只有一張紙和一小截鑰匙。

而這第二張紙上寫著:「1227。」

「0817」,「1227」。

這兩組數字到底代表著什麼呢?

坐標?密碼?

魏仁武實在想不出,也許必須等到他拿到了所有的數字之後,他才能找到這些規律吧,總之,他現在肯定是想不出的,與其把精力浪費在這上面,還不如想想其他的密室在哪裡。

五和四所對應的密室,都被魏仁武找到了,魏仁武所推理的南郭先生的藏身處數字之謎,得到了印證,那麼三、二、一這三個數字所代表的地方,也就容易多了。

三,成都人一想到有關這個數字的地方,毫無疑問便是三聖鄉,這個成都最著名的「農家樂」區域。

魏仁武雖然不是成都人,但是他在成都生活多年,算是半個成都人,他也會在閑暇的時候,去到三聖鄉喝茶,所以他對那邊的地形非常熟悉。

只不過,那個地方居民樓較少,「農家樂」非常多,想想也不像有能藏南郭先生密室的地方。

也許,這一次的密室並沒有藏在居民樓里,而是藏在了「農家樂」。

當然這是非常可能發生的事情,南郭先生是個很有辦法的人,他究竟有多少資產,很難有人講得清楚,所以南郭先生有一家「農家樂」產業,也在情理之中。

於是,魏仁武來到了三聖鄉,他根據三的原則,進入「農家樂」區域后,選擇了沿路走來的第三家「農家樂」,並走了進去。

這一次,魏仁武無需偷偷摸摸,他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入「農家樂」,就作為一個客人,他甚至連觀察的環節都省去了,連「農家樂」的招牌都沒有看清。

打開大門做生意,有客人到來,老闆都會十分熱情,他一見到魏仁武,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鳥看見媽媽叼著蟲子歸巢一般撲了上去,就差沒有抱住魏仁武,在魏仁武的臉上狂親了。

「客人,有什麼需要嗎?我們這裡喝茶,打牌,農家餐,樣樣俱全。」老闆的臉笑得像一朵花兒。

「我需要訂一個包間。」魏仁武與老闆的熱情臉相對應的是一副冷漠臉。

魏仁武是客人,只要他提出的要求是老闆能夠提供的,那麼老闆便會用盡全力去滿足,更何況魏仁武的要求並不算什麼過分的要求,所以老闆連連點頭:「好好,咱們這裡的包間還空有很多,我給客人找一個環境最好的包間。」

「不需要那麼麻煩,我就要第三個包間。」魏仁武用手指著從左到右數起的第三個包間。

「這一個啊?這一個可能不太適合客人,還有其他不錯的包間,要不客人看看再決定?」老闆的面有難色。

「怎麼?這一個和其他的有什麼不一樣嗎?」魏仁武已經看出老闆有為難的地方,這便說明這間包間,極有可能就是密室所在地,而這位老闆極有可能是在幫助南郭先生隱藏密室。

「這……這倒不是因為什麼特殊原因,只不過那個包間環境是最差的,所以,還是請客人選擇其他包間吧。」老闆極力阻止魏仁武選擇第三個包間。

「不,我就要那個包間。」大多客人都會有逆反心理,魏仁武此時就將那種逆反的客人飾演得淋漓盡致。

「這……」老闆默默低下頭,實在不好意思開口說實話。

「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不然我不會改變主意的。」魏仁武就是要把老闆的實話給逼出來。

老闆靠近魏仁武,在魏仁武耳畔低語:「實不相瞞,這家『農家樂』並不是我自己的產業,我是租的人家的,人家房東在租給我的時候,就千叮嚀萬囑咐,那家屋子,千萬不能用於經營,就算是生意爆滿的時候,也必須空著。」

魏仁武知道老闆所說的房東就是南郭先生,但是他還是裝模作樣:」那你大可不租這家啊,難道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租嗎?」

「你是不知道,這家店的租金超便宜的,那個房東就像個傻子一樣,拿這個價格出來出租,我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了。」說到這裡,老闆嘴角上揚,就像佔了天大的便宜,但是對於他來說,這確實是天大的便宜。

但是,對於魏仁武來說,這房東可不傻,他只是需要一個聽話的租客,因為房東根本不缺這點錢,剛好這老闆就是房東想要的那種租客,所以,是雙贏的結果。

在這場對話中,魏仁武已經看出來,這個老闆是個愛貪小便宜的人,他完全可以抓住這點當做突破口。

「咱們商量商量。」魏仁武在老闆的耳邊低語,「你看看,你那個房東現在並不在這裡,他聽不到咱倆的對話,你就把那個包間給我,另外我給你雙倍的包間費,這樣的交易,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的。」

魏仁武完全抓住了老闆的心理,他的提議也確實說動了老闆,老闆一咬牙:「好,既然客人喜歡那個包間,那麼讓我先為客人收拾收拾。」

「不用那麼麻煩,你先去給我準備一桌菜,這是定金,我自己去收拾收拾就行。」魏仁武給了老闆五百元的鈔票。

有錢能使鬼推磨,財迷心竅的老闆,魏仁武說什麼,他就做什麼,他立馬便去廚房,準備豐盛的菜肴。

魏仁武沒有其他的客人,他一個人也吃不了一桌菜,他只是為了支開老闆,讓他在沒有人打擾的情況下,進入那個三號包間。

魏仁武走進包間,立馬反鎖了房門,包間內有一張足夠十個人坐的大圓桌。

雖然,這個包間一直沒有投入使用,但是老闆還是像普通的包間一樣,準備周全,衛生也經常打掃了的,這有可能是南郭先生囑咐的,他就是為了避免讓這個包間顯得太可疑。

但是,在魏仁武看來,這包間依然很可疑,因為他又看到了牆上的瓷磚。

朝南的牆壁瓷磚,上往下,再左往右,第三塊瓷磚,魏仁武按了下去。

轟隆!轟隆!轟隆!

左面的牆上出現了那個能成年人通過的大洞。

幸好門外的老闆已經進入廚房,熱火朝天地燒起菜來,根本無暇顧及其他地方是否有奇怪的聲音。

魏仁武已經像鑽進自己家一般熟悉地鑽進了那個大洞,並且像是打開自己房燈的開關一樣按開了密室的開關。

魏仁武又找到了小鐵箱,並且在小鐵箱裡面找到了紙條和一小截鑰匙。

這次的紙條上依然寫著數字,但是這次的數字卻讓魏仁武迷失了方向。

之前的兩張紙條上的數字分別是「0817」和「1227」,都是四個數字的組合,魏仁武本以為接下來他要找的紙條都將會是四個數字的組合,結果卻並非如此,因為魏仁武這次找到的紙條是兩個數字的組合,這次的紙條寫著:「80。」

魏仁武越來越猜不透南郭先生留下這些數字的意義了,如果數字的位數不一樣,那麼數字之間的排列組合便少了很多邏輯上的可能性,特別是密碼的可能性便少了很多。

魏仁武掏出一支香煙來點燃,他一邊深吸香煙,一邊思考,他也想先不去多地思考這些數字的意義,因為畢竟他沒有得到全部的數字,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這也是魏仁武的強迫症所在,想不破謎題,他的心裡就會像貓抓一般難受。

可是,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他用盡畢生所學,去在這三組數字間找符合邏輯的規律,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一根煙抽罷,他也只能強忍住內心的那股騷動,放棄思考。


他在煙屁股熄滅之前,點燃了那張寫著「80」的紙條,毀滅掉線索,關掉密室入口,便準備出發去往二和一所在的南郭先生藏身處。

雖然魏仁武沒有想到三張紙條上三組數字的聯繫,但是他卻已經想到了二和一所因此藏身處的所在地。

二,便是成都一個比較著名的地方,叫做「二仙橋」,而一,便是成都一條著名的美食街——「一品天下街」。

這兩個地方,便是魏仁武下一站目的地。 「你的菜好了。」老闆推開了三號包間的房門。

「咦,人呢?」可是包間裡面空無一人,老闆手裡端的一盤菜以及還沒有端上來的那些菜,不知道該遞給誰吃。


原來,魏仁武早就走了,幸好魏仁武先押了五百塊錢給老闆,不然這個老闆一定會報警的。

魏仁武離開三聖鄉后,先去了「二仙橋」。

「二仙橋」作為成都北部的老城區,有許多的平瓦房,地形極為複雜,很適合藏身。

魏仁武按照了二的原則,找到了那間藏身所,也同時找到了密室,並且在密室中找到了紙條和斷鑰匙。

魏仁武在這次的紙條上找到數字「-1」,這下倒好,除了四位數變成了三位數以外,現在竟然還是負數,魏仁武徹底從迷失方向到毫無方向。

這次,魏仁武唯一覺得有收穫的是斷鑰匙。

魏仁武把已經收集到的四把斷鑰匙拼湊在一起,竟然可以無縫銜接,而且從鑰匙的長度要講,應該還剩一把斷鑰匙,就能湊齊整把鑰匙,也就是說,「一品天下街」所在的藏身所,將是南郭先生最後的一個藏身處,而南郭先生總共只有五個藏身處,魏仁武離真相只剩下最後一步了。

魏仁武立馬趕往了「一品天下街」。

作為一條美食街,這裡最多的便是餐館了,魏仁武已經習慣了南郭先生的套路,根本不用細想,便能猜中南郭先生這最後一個藏身處便藏在餐館之中。

魏仁武立馬挑了街口的第一家餐館,用了在三聖鄉時同樣的招式,給老闆遞了五百塊的押金,得到了單獨在一號包間里待的機會。

魏仁武在一號包間里找到了密室,並且找到最後一把斷鑰匙以及寫著「23」的紙條。

最終,魏仁武找齊了五個藏身處,也找齊了五塊鑰匙拼圖,魏仁武把鑰匙拼成了完整的一把鑰匙,而五張紙條,分別寫著「0817」、「1227」、「80」、「-1」、「23」。

魏仁武還無法馬上參透數字的意思,但是鑰匙他有一點頭緒了,鑰匙長度很短,這完全不是一把開門的鑰匙,倒像是開一把鎖的鑰匙。

如果鑰匙是直指一把鎖的,那麼這把鎖鎖住的一定是南郭先生最終的秘密。

而魏仁武拿到的五組數字就一定是指向秘密所在地的地方。

也許,給足魏仁武時間,魏仁武一定能想出五組數字之間的聯繫,但是他現在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殺死南郭先生的兇手現在還在逍遙法外,而且這個兇手隨時都有可能找出南郭先生那位他唯一還關心的親人,並且殺死那個人,魏仁武必須搶在兇手的前面把南郭先生的親人找出來,加以保護。

破解謎題的時候,最忌諱就是心急,人一急躁,思維就會渙散,而且思路也會變得狹隘,最能打開思維的時候,是人最冷靜的時候,可是現在的魏仁武怎麼也冷靜不起來,他現在非常地急躁,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把那些數字全部聯繫在一起。

叮鈴鈴……叮鈴鈴……

就在魏仁武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電話鈴聲,這是魏仁武手機的聲音。

在魏仁武全身心地投入到思考中的時候,突然響來電話,嚇了魏仁武一大跳,剛剛思考的東西頓時變成一片空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