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嘿嘿……我就想想。唉唉唉,你坐穩了,開始飈了…


夙夜話一落,車子猛然加速。

「呀!慢點,你不想活我還不願意陪你下黃泉了……」

風中傳來江緋色尖叫,夾雜著夙夜爽朗的大笑聲,四處擴散,歡樂的漂浮向天際。

久違的放飛自我啊,原來是這麼自由快樂。

到達舞會的時候,江緋色發覺跟她想象中的有些差別。

尤其是在外面舉辦的,更是自由得沒有任何的拘束。

整個舞會就像是小巨蛋的秀,夢幻而迷離,久得不到釋放的同學,更是嗨翻了天。

當然更多的同學都在四處放電,尋找自己中意的別校帥哥美女,使出渾身解數來增加好感,達到最佳效果的相識。

一擠進舞會,夙夜怕江緋色被擠丟,緊緊跟著她,弄得江緋色小心肝有些想要造了反了天。

兩人一進入在舞會,就看到主持台邊的的芳子拚命朝他們招手。

「怎麼這麼久,我還以為你們私奔了呢。」兩人一擠過去,芳子就嗆話。

「這不是來了嗎?我還以為你早就自己去勾搭小鮮肉小帥哥了呢。」夙夜邊回嗆邊順手哪了兩杯果汁,遞了一杯給江緋色。

「喂,你很過分耶,我是女生,真沒禮貌,遞一杯給我也不行,你還偏心——」

夙夜無辜的手一攤,嘴角勾著淡笑。

芳子推開夙夜,拉著江緋色往旁邊走,跟夙夜隔了很明顯的三八線。

「怎麼了?跟夙夜有仇呢這是?」江緋色嬌笑,縴手指了指夙夜,眼眸是望著芳子,手上的果汁也遞了過去。

「別生氣,你喝我的。」

「誰稀罕了,我帶你玩兒去,咱們不理他。」接過江緋色遞過來的果汁,芳子放在桌面上,拉著江緋色融入到小舞池。

到了裡面,芳子才忽然問道:「原來你認識夙夜,有些意外呢。」

隨著音樂輕扭小蛇腰,芳子聲音在嘈雜的音樂聲里有些模糊。

自由的身體隨音樂發泄舞動,江緋色甩甩長發青絲,輕聲應著芳子的話,「恩,人生好幾年了,今天非常巧合。」

「上次我跟夙夜走在一起,跟你打過招呼,你怎麼不打招呼呢?」芳子微笑的問話,江緋色卻聽出她冷淡的暗在懷疑。

「上次?我是不是沒有注意到你身邊的他,他應該不算是我們學校里的學員吧?你跟他是朋友關係還是同學關係?」

沒等到芳子的回答,舒緩的音樂忽然變得快節奏。

芳子湊進江緋色身邊,張大小嘴吼著,「我沒有懷疑你什麼,只是覺得很奇怪而已。跳舞吧,今天跳個痛快。」

也許是心裡最近太壓抑,江緋色也沒在說什麼,點點頭,跟著芳子跳舞。

兩人瘋狂的大喊大跳,拋開心底那絲文藝,放肆自己盡情解放,悶!騷的瘋狂。

站在一邊的夙夜,拒絕了無數個邀舞的各校美女,眼眸凝望著在舞池裡,像花蝴蝶般翩翩起舞的江緋色,嘴角微揚。

「好久不見了,夙少。」

夙夜轉頭,就發現身邊多了個俊美如妖孽的男人。

一身裁剪得體的西裝,在他歪斜的領帶下多了幾分不羈的邪魅,勾著微笑的嘴角,淡淡的卻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男人大手扯了扯黑色的領帶,順手把白襯衫領口的口子解開,清澈的藍色眼眸瞥了眼夙夜,勾著嘴角調侃。

夙夜皺眉。

「怎麼,你不認識我?別這樣看著我,我會希釋錯你眼光里的含義。」

夙夜把眼光收了回來,看了看男人,應道:「你回來多久了?聽說你最近可是準備做什麼大事呢?」

瞥了眼夙夜,男人拍拍他的肩,「沒想做什麼,我只不過是想過來看看。」

戴面具的男人話才說完,就被夙夜冷冷瞥了眼。

「不要動她,既然她是我看著的人,你不要因為你的事情打她的主意,我不會跟你客氣。」夙夜看著正在跳舞的江緋色,斜靠在柱子邊,帥帥的臉色微微一沉,很快又恢復了原本的朗笑。

「當然,我怎麼會動她呢,你說是不是,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

夙夜淡淡的把視線收回來,嗯了一聲。

「乾杯!」

兩人端著酒,碰了杯,坐在角落邊的桌子上聊些別的事。

這個男人,跟夙夜說話的男人,就是曾經帶著面具暗示過江緋色的人,現在這張臉,藍色的眼睛,就是他本來面目,他也曾用這張臉騙過江緋色說是假的。

戴面具的男人輕輕轉動著手中的酒杯,表情淡淡的。

看著沒有動,他手中的杯子卻越轉越快,一邊的夙夜大手張開撐在桌面,表情也是淡淡的。

平靜的氣氛,瀰漫在他們四周的空氣里,好象在壓抑著一股暴風雨。

大手一揚,戴面具的男人端下酒杯一口灌盡杯中的酒,帶著警告的話也脫口而出。

「你最好別碰她。」

夙夜撐在桌子上的大手一收,緊握成拳頭,聲音平靜得沒有任何波瀾。

「她?你指的是誰?」

夙夜話音一落下,就被戴面具的男人冰冷一哼。

「你少給我裝蒜!你明知道我說的是誰,我在告訴你一次,最好別碰她,她是你不能碰的女人,你也不要招惹——」

眸光收斂,相對戴面具的男人的冰冷憤怒,夙夜的口氣要冷靜許多。

「來不及了,所以你也別碰她。」

戴面具的男人冷笑一聲,俊美的笑容多了淡漠而無奈。

「她是穆夜池的女人,你最好儘早收回你的想法。」

舉杯,兩人碰了碰,各自飲盡,他們的關係,就有這麼一個奇怪的特質。

放下酒杯,夙夜嘴角淡淡揚起,眼眸微眯。

「穆夜池的女人又怎麼樣?你還在自我欺騙,你的夢不是早就醒了嗎?你真的這麼關心他?當他是你大哥?」

似乎被夙夜的話刺得激動,戴面具的男人藍色眼眸迅速染上狠絕。

「別這麼對我發狠,發狠也不能解決身什麼。」夙夜看著男人,面色不變。

「那你想怎麼樣?穆夜池的女人你還不放棄?你這是不想活了還是一位穆夜池是誰都敢挖牆腳?」

「你不是說穆夜池是你大哥?」

「這些跟你沒半點關係,你少干涉進來。我讓你別碰她你就別碰,你羅嗦什麼,你這樣的人隨便都可以抓一大把女人回來,她要身材沒身材要長相沒長相,還是大哥的獵物,你何苦自惹麻煩?」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你在奉勸我嗎?那你呢?你現在做的事又是為了什麼?你騙得了別人你騙不了我。你處心積慮的靠近她,你到底還不是跟我的目的一樣,穆夜池的獵物又如何,至少現在還沒接到命令,你是何苦我就是何苦,我們各憑本事。我不想干涉你,你也別想來干涉我。」

夙夜兩手撐著桌,冷淡的眼眸與戴面具的男人憤怒的眼眸對峙,誰也不想讓步。

沉默中的潛伏暗涌,就連嘈雜的音樂也掩蓋不了。

片刻后。

戴面具的男人挺起身子,端著酒杯自動的碰了碰夙夜前面的酒杯,一口飲盡,勾著嘴角笑得一片明媚惑人。

「隨便你!我只是提醒你,如果覺得你有把握勝了穆夜池那你就繼續。你放心,我不會幹涉你們,同樣的你說過,你不會幹涉我,我們各憑本事。」

夙夜只是抿著嘴角輕哼一聲,目送戴面具的男人轉身融入擁擠的人群,然後消失在視線里,緊握的拳頭一張,使力往下一沉。

嘩啦——

一聲響動,桌子應聲碎裂。

四周一片沉靜,嘈雜的音樂聲卻變得沉重煩冗,讓人心頭一片煩躁不安。

江緋色眼神複雜望了眼夙夜,與芳子快步走到夙夜身邊。

「夙夜,發生什麼事了嗎?」

輕聲問話的江緋色才開口,小手就被夙夜狠狠一握,一聲不吭的拉著她,快步往門口走去。

「夙夜你瘋了嗎?快停下來,你想做什麼?放開我!」江緋色眼眸閃過一絲驚慌,大聲抗議叫夙夜別亂來。

「別叫,在叫我就把你直接扛起來,你要是不怕別人看著我們的笑話,那就儘管大聲叫,吸引別人全都看我們。」

「好吧,那你總該跟我提醒一聲。你忽然這樣,我會緊張也很正常了,嚇到我了。」看他沒有什麼惡意,江緋色也鬆口氣,輕聲跟夙夜說話,算是給他安撫別那麼激動。

江緋色輕聲細語的聲音,讓夙夜冰冷緩和了一些,回頭朝江緋色看了看。

「怎麼呢?幹嘛這樣。」

四面八方朝他們看過來的視線,真夠讓人不安的。

江緋色說話的嘴巴趕緊合上,她可不想真的被夙夜當這麼多人的面前抗起,明天被人傳到網路上出名成網紅是小事兒,要被穆夜池看到,那結果可真要被開揍了。

「好了,不會真讓你這麼丟臉。」夙夜心情緩和,跟江緋色笑道:「我們走吧,這舞會都是小屁孩玩的,真沒什麼意思。」

真是這樣才要離開?

江緋色才不會這麼想,她剛才看到夙夜跟一個妖孽的男孩子說話,後來不知道怎麼的,他們之間的氣氛有點凝重。

她那會就在想,該不是要出事兒了吧。

還真讓她給猜准,那個男孩子一離開,夙夜就把桌子給拍碎。

「你帶我去哪裡?」

夙夜要走,江緋色看看裡面年輕男孩女孩的勾搭畫面,忽然也覺得沒有什麼意思,就同意了跟夙夜一起回去。

「帶你離開這裡,帶你遠離危險,我會保護你。」

啊?什麼意思呢。

被夙夜的話說的一愣,江緋色忽然不知道該怎麼介面,只能乖乖跟在夙夜身後離開。

兩人身影消失,人群又開始了群魔亂舞,空氣中依然一片渾濁。

只有芳子,站在碎成四分五裂桌子邊,精緻的瓜子臉憤怒慘白,一雙明眸大眼滿是怨,緊握的粉拳扎得她手心發白髮疼。

「江緋色!你的日子不會好過的。這場賭局我一定要贏,這遊戲的勝利者是我,一定是我!我會把你搶走的東西全要回來……」

賭局?看來江緋色又要掉坑了。

*……

夜,越發深沉,籠得這個城市一片暗無天日。

繁華地段某一個房間內。坐著兩個人。

「聽說……你準備對她出手?」戴面具的男人坐在黑色沙發上,西裝外套被他丟在一邊,坐姿邪魅不羈,看起來很慵懶。

他左手夾著白色細長的煙,輕吐煙圈,優雅得讓人看了移不開眼,感嘆怎麼能有人,把抽煙這樣粗俗的動作詮釋得如此完美。

房間內的燈光有些暈暗,看不清楚戴面具男人臉上是什麼表情,只聽得出來他聲音淡淡的,帶有幾分寒氣冰涼。

「啊哈,這都被你知道,果然是你一貫的行事作風,明裡暗裡都危險得令人心悸。」回答男人的,是站在落地窗邊的芳子。

哦不!應該不能叫她芳子了。

純潔外表魔鬼心腸的殺手,天使7——

天使7看著窗外的夜景,無所謂回答男人問題的不在意,惹來戴面具的男人不悅的輕輕皺眉。

「你違反了遊戲規則。」男人手指使力將煙熄滅,昂藏在黑暗中的身軀緩緩站起。

「呵呵,你說我犯規?」

天使7笑得身子都在顫抖,笑里有著濃烈的諷刺,精緻的瓜子臉上滿是不以為然。

「你在為自己狡辯嗎?」男人把煙頭往窗外一扔,甩出一個完美的弧線,身上危險的冷氣讓空氣都開始凝結。

天使7渾身一顫,終於知道這個男人真的在生氣了。

「什麼時候規定的規則……我們這些人,不就像人起床了看到太陽一樣,見不得光嗎?什麼時候有了規矩?你說的遊戲規則,就是江緋色的事情?」

天使7轉過身,對戴面具的男人嫣然一笑:「你是在說,你因為江緋色這個女人,要背叛組織嗎?說我犯規,其實不如說是你犯了,私底下警告夙夜不要動她。」

「你私自去設下線索讓她掉入,就是違反了,我們的接近,卻是為任務做準備——」

天使7笑了。

「任務,什麼任務?我已經不知道是不是任務了。都執行了這麼多年,江緋色還不是一樣活得好好的,她到底是不是瞳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們找的都還不確定呢,作任務還不如好好玩玩來的舒服。」

「你這樣會讓他們抓到把柄!」

戴面具的男人冰冷的聲音劃破僵局,微轉身軀,配合著暈暗的房間,讓背對著落地窗的他有著驚人的完美輪廓

「我不明白,所以我討厭她,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我或許還可以忍受,但憑什麼你們接近就是任務,我的就是犯規?說白了你們都藏了私心——」

天使7的口氣有些激動,不太安穩的氣息證明了她現在很焦躁。

即使她也清楚這不是她該有的反應,即使她知道她也有著私心。

戴面具的男人眼眸望向窗外,眉宇深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