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嘜嘜,不要再留手了,不下狠手它不是不會臣服的。」葯魂突然低喝一聲,紅鸞精晶火化作一個火蓮,在他手掌上輕輕旋轉著。


嘜嘜開始呼汽入體,身子慢慢鼓脹,很快膨脹的嘜嘜體形有葯魂般大小,旋即超過他,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持續膨脹著。

葯魂在等嘜嘜蓄力,他知道等嘜嘜傾力一吐時火焰形成的罡風可以絞滅附近的寒冰,若是讓嘜嘜成長起來,它蓄力后的一吐之力能颳起火焰風暴。

寒潭蟾蜍也不是好相與之輩,它認得火毛球,上古五行火屬妖獸,雖然它是近些時候才進入這處寒潭的,不過吃光所有的寒潭生物后難免會有寂寞蕭索之感,能見到同為上古五行屬妖獸,它的心裡難免會有它鄉遇故知之感。

但是對方似乎並沒有認同它的上古五行水屬身份,和它的主人一起攆殺於它,這讓它又驚又怒。

此刻,那火毛球體形腫脹,顯然是要使用厲害的招數了,它又怎麼會坐以等斃,等著他們來進攻。

冰沙細雨!

寒潭裡寒冰開始碎裂有些則是直接化成水。

水冰混作一起,那些細小的冰渣閃爍著亮眼的光澤,每一粒都足心穿金碎石,冰沙和解凍的寒潭水在寒潭蟾蜍身邊旋轉,形成一道呼呼作響的水柱。

水波蕩漾開來,波及範圍也越來越廣,愈來愈多的寒潭水和細小的冰沙被捲入那道水柱之中。

兩息之後,水柱長達百丈,直接絞碎了潭面的寒冰。

葯意和葯喜站在百丈高的洞穴口,突然聽到有巨大的轟隆聲響從潭底傳出,接著寒潭表面不停的散發出咔咔聲響。

而後,平滑的寒潭面碎開一個七八百寬的大洞,而在大洞周圍寒冰化作水,在那寒潭水中有粒粒晶瑩潔白的寒冰粒。

感受到從那些寒冰粒上傳出的森冷寒氣和恐怖威壓,葯意眉頭挑了挑,一道魂力釋放而出,沖著兩三顆冰粒飛了過去。

「你幹什麼?」葯喜也不知道寒潭下發生了什麼事,出聲問道。


葯意沒有開腔說話,那道魂力壓在冰粒之上,他只聽到噗的一聲響后,三顆冰粒只有一顆被他的魂力壓碎,而其餘兩顆都毫髮無損。

「這冰粒——」葯意吸了一口冷氣,「竟會如此堅硬,裡面含有的不少的元氣和寒氣。」

聞言,葯喜面色變得焦急起來,急促的道:「這可怎麼辦,葯魂還在寒潭下面,我們要不要出手救他。」

聽到兩人對話,其餘十幾人緩緩聚攏,面色肅然,他們都知道寒潭下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

可當他們見到寒潭面寒氣肆虐,含有恐怖威壓的冰粒不停翻滾時都是不由得抽吸一口冷氣入體,而後心中升起一個問題:葯魂還在水下,他能全身而退嗎?

寒潭下,葯魂面色冷厲,他早知這隻寒潭蟾蜍手段厲害,所以當它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時也一點不奇怪。

哧——

一道緊急的吸氣聲響起,葯魂瞥了瞥火毛球嘜嘜,它的小嘴已經快閉成一個點,而且臉因為憋氣而變得通紅。

他知道火毛球已經到了極限。

眸光閃動,兩個地火結合在一起和一隻先天境五重的上古妖獸一斗,到底誰強誰弱? 哧——

火毛球口張到最大,葯魂能清晰見到它的紅色舌苔,而後赤紅色的火焰夾雜著足以撕碎房屋牲畜的罡風一掃而出,向寒潭蟾蜍涌去。

火焰罡風!

葯魂也不甘落後,手輕輕的在水中一點,猩紅色火蓮呼嘯著沖入火焰罡風裡然後一起向那隻上古妖獸寒潭蟾蜍衝去。

吼——

寒潭蟾蜍發出一道怪異尖銳的嘶吼聲,肥大的雙掌重重的踏在了潭水之上,隨即那圍繞著它身體的寒潭水和那裡面的細密冰沙衝天而起。

冰沙細雨!


這一道冰沙細雨將周圍的寒潭水全部壓開,發齣劇烈的破空聲響直直的向葯魂和火毛球嘜嘜撞了過去。

「火蓮極爆!」

淡淡的幾個字從葯魂嘴中吐出,火蓮四周的蓮葉率先爆炸,隨後整個火蓮從最中心的蓮子全數爆開。

冰沙細雨初時還能和那蓮葉的爆發抵擋一二,可是相持須臾之後,那火蓮中心爆發出來罡風和火焰將那許多的細官冰沙炸成了最普通的寒潭水。

空間現出黑色的裂縫,寒潭水被那空間的奇特引力吸扯,向那黑色的空間里涌動而去。

火蓮爆發出來的火焰幕將細雨冰沙全數絞碎,而後和毛球地火以及匯聚在一起的罡風融合在一起,然後沖向體形龐大的寒潭蟾蜍。

「那些冰沙,你們看!」葯月指著湖面懸浮的白色細冰對周圍的人道,「那些冰沙化成水了。」

緊接著,一道巨浪滔天而起,向上暴沖,巨浪衝到九十多丈高的地方停了下來,旋即下落。

水點紛紛揚揚的扑打在眾人臉上,而那巨浪攜帶起的氣浪灼燙人臉。

葯意抹掉臉上的水點,不解的道:「這水接近沸騰,是什麼樣的火焰才會把這寒潭水燒成這個樣子。」

「不止這樣,你們快看寒潭的四周,水位正在快速下降!」葯月指著寒潭邊快速下降的水位,對所有人喝道。

「寒潭裡的水正在消失?!」葯喜輕輕喃道。

寒潭蟾蜍眼裡全是猩紅的火焰,頓時身上的腺體全都爆開,從那腺體之中射出百千道寒液。

散發出白森森寒氣的寒液向上飆射,所過之處直接將寒潭蟾蜍自身和寒液所及的地方全都凍成寒冰,而這些寒冰的溫度和之前那些寒冰比較起來更加低。所以寒冰的堅硬程度又漲了不少。

寒液站撞進火焰罡風形成的亂流區里,很快被那些火焰罡風纏上,哧哧之聲爆發而出,寒冰碎霧四濺,葯魂用手夾住嘜嘜向一旁飛掠而起,免得被殃及池魚。

距離的爆響聲傳出。

連站在幾百丈高處的葯意等人都能聽得到寒潭底耳不停傳出的爆響聲。寒潭表面也不再平靜,不停的炸出一個一個的水浪,整個寒潭之上升起一層層的熱浪,向上方裊裊升起。

「魂哥到底在下面搞什麼?動靜這麼大!」胡龍抹掉臉上的熱水,望著身旁一臉茫然的唐絲絲,問道。

「你問我?」唐絲絲感受到了胡龍的目光,轉身看著它,接下來不發聲用口形說了一句:「紅鸞精晶火!」

胡龍恍然大悟的揚起頭,旋即又將視線投射到寒潭表面。「魂哥把這寒潭燒成溫泉了,真想下去泡個澡啊……」

胡龍的話引得周圍的人連連側目,連葯喜都朝他這邊望了一眼。

上官碗月站在葯同身旁,目光駭然的望著自己看到的這一切,如果不是葯意葯葯喜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真會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可是眼前的一世是如此真實,胡龍說得沒有錯,寒潭不再是寒潭,寒潭裡不再有一絲寒氣,相反倒是多出不少不停翻滾碎裂的氣泡。

一抹駭然從葯意眼底滑過,葯魂沒有火焰武魂,體內不可能有高級火焰,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但他是怎麼將這麼多的寒潭水變成滾燙的水的呢?

「莫非他契約了什麼厲害的火屬性妖獸,葯魂近一月才恢復修鍊,能拿出手的就是他契約了一些戰獸。」想到這裡,葯意心裡稍稍好過了一些,身為葯族人只要沒有威力強大的火焰,都沒有發展前途。

葯周的爺爺葯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因為本命火焰升級為天級火焰,直接加入葯會長老會,這種待遇簡直是將人際關係圈裡的外圍人士直接拉入了中心圈子。

原因也簡單得出奇,並沒有給葯族甚至葯會做出什麼貢獻,而是因為自身愛好修為,武魂提升,結果連命運都改變了。

葯曉的想法很直接,幾乎可以肯定葯魂為何能攪出這麼大的動靜,他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葯雲,不屑的道:「看到了吧,葯魂養了只戰力不錯的戰獸,哼,這次回去我也去契約一個寶典,也去養幾隻戰獸。」

葯雲抿了抿薄唇,「你確定嗎?之前我看到葯魂沖入寒潭時他的身上可是接收的一個冰屬性的武魂。」

「呵呵,」葯曉淡然的一笑,「那是饕餮冰蛟武魂,不得不說葯魂元氣修鍊不給力,不得不去搞點魂力的門門道道,但他又沒有先天本命火焰,所以我猜測葯魂已經弄了一隻戰力不錯的戰獸,他自身是沒有這種能力的。」

「噢……」葯雲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那按你這麼說,他的那隻火系戰獸的火焰威力達到地火了嗎?」

「地火?」葯曉輕蔑的一笑,「你以為地火是地上的花花草草嗎?想要就能要的,能將寒潭水攪出這麼大的動靜的,我猜那隻戰獸的火焰威力接近於地火了。」

「接近地火?」葯意囁嚅道,其實他們這一幫歷練弟子中有不少人的本命火焰都已經接近地火層次,所以,火焰威力接近地火的戰獸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火焰威力不俗,想來是一種獸火吧……只可惜戰獸的火焰不能直接拿來煉丹,所以只能用來戰鬥,葯魂就是有這種等級的戰獸對於他的煉丹術也不會有什麼促進。」葯曉解釋道。

砰——

一道巨大的水浪衝天而起。在那火焰之中還能看到火焰罡風。

「威力果然接近地火了。」葯雲釋放魂力感應了一下,那火浪之中的罡風和火焰和和魂力沒有任何牽連,也就可以證明葯曉的說法沒有錯,這火焰來自於某種獸火,所以葯魂契約了一隻戰力強勁的妖獸。

寒潭下。

剛才紅鸞精晶火和毛球火併為一體絞碎了寒潭蟾蜍的最後的抵抗,毛球火和紅鸞精晶火化成火焰屏障將寒潭蟾蜍圍了起來,讓那隻巨型蟾蜍沒有一絲機會能從其中逃脫出來。

寒潭蟾蜍的的攻擊冰沙細雨和防禦耗光了它體內最後的一絲元氣,此時他變成了一隻砧板上的魚肉,就算它的肉身再強硬,紅鸞精晶火和毛球火都能將它燒成灰。

畢竟這是兩道地火。

一道地火就能焚燒整座城池了,更何況是兩道地火合在一起,威力更加驚人。

寒潭蟾蜍沒有負隅頑抗,它知道這兩道地火沒有燒上來肯定有原因,所以它也不急不燥的瞪著兩隻巨大的眼瞳望著站在不遠處的葯魂和火毛球。

火毛球到這時似乎認出寒潭蟾蜍的身份,上古五行水屬妖獸,嘶叫了一聲。

寒潭蟾蜍也友好的回應了一聲。

見到這一幕,葯魂微笑著點點頭,「這不就好了嗎?你們都是上古五行屬妖獸,打了半天大家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呱。」寒潭蟾蜍點了一下頭,叫出聲道。

「好!」葯魂面色變得肅然,朗聲道:「寒潭蟾蜍,你可願意和我契約。」

寒潭之中泛出一道青光,青銅寶典浮現在葯魂身邊。

有了寶典之後,契約變得很簡單,葯魂只需要用心神和寶典溝通一下,就能讓寶典發出靈魂契約,只要對方戰獸同意就能契約成功。

寒潭蟾蜍也料到葯魂要契約它,因為有了心裡預期,所以當葯魂發出契約要求時它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和葯魂契約。

寒潭蟾蜍化作一道流光飛入青銅寶典里。

葯魂收回火毛球,再看向四周時,寒冰已經完全變成水,紅鸞精晶火還靜靜的呆在寒潭裡,而從那些寒潭水中不停的翻湧出氣泡,整個池子都沸騰了。

葯魂搖搖頭,喃喃道:「不愧是能焚燒整座城池的地火啊,若是再不收掉這火焰,恐怕整個寒潭裡的水都會被燒光。」

收回紅鸞精晶火,雙腿一踏滾燙的寒潭水,葯魂向寒潭表面急掠而去。

寒潭面百丈高處,二十一人望著已經變成沸水的寒潭,心裡唏噓不已,葯魂到底掌握了什麼火焰才能將一整池冰燒成這樣啊。

嘭——

沸水裡跳出一個白色身影,猛的年滿在地。

這人單手著地,身上的水滴滴嗒嗒的落下,周圍地面已經濕了一片,他低頭望著地,看不清面容。


全身還有接收饕餮冰蛟武魂而布滿全身的細密白鱗,不是葯魂還能是誰。

「魂哥!」胡龍見是葯魂,喊了出來。

葯意眼瞳微縮,目光灼灼的望著葯魂,看葯魂現在的樣子倒是看不出他是不是受了傷。「這小子,擺什麼造型呢……」

「看來沒有受傷。」葯喜輕輕一笑,道。

葯魂站起身揚頭滿臉帶著和煦溫暖如同陽光般的笑容。

元氣迸體而出將兩隻腳團團包裹起來,身形一動,葯魂如同一隻白色獵豹踩在鐘乳石柱上向上飛奔。

白光閃爍,解除饕餮冰蛟武魂的接收。葯魂猛的一使力,然後身子便是落到了胡龍和唐絲絲身邊。

「你回來了,那隻妖獸呢?你沒有受傷,難不成你把那隻寒潭蟾蜍殺了?」唐絲絲眼睛骨碌碌的在葯魂身上打轉,發現他沒有受一點傷,心中的疑問一個一個蹦了出來。

「對呀,那隻寒潭蟾蜍呢,它怎麼會放你出來的,我看它性子凶厲,如果你不殺了它,它是不會放你回來的。」葯菲兒也是一臉疑惑,她想不通葯魂為何能安然從那寒潭裡退出來。

如果那隻寒潭蟾蜍還活著,一定會從寒潭裡追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