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我就是,找我有事嗎?魏師姐。」林飛點了點頭,問道。


「你認識我?」魏詩琳愕然,疑惑地看著林飛。

「不認識啊!魏師姐,我也是見小磊這麼叫你,我跟著叫而已,畢竟我也是今天才到學校。」林飛聳了聳肩說道。

「哦,知道了。」魏詩琳聞言后臉色一下就黑了,接著話鋒一轉,說:「林飛,你攤上大事了,跟我去學生會走一趟。」

「什麼?」

「魏師姐,你沒搞錯吧?我們老大可是今天才剛到的,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攤上事兒了呢?」

「對啊,魏師姐,你可不能亂冤枉好人啊!」

一時間,吳小磊幾個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樣,急得跳了起來,搞得好像攤上事的是他們而不是林飛似的。

魏詩琳也被他們幾個的舉動給嚇了一跳,心裡嘀咕不已:「林飛不是今天才來的嗎?怎麼一下子就成了他們的老大呢?」

鬼知道他到底耍了什麼手段,才把這幾個人給收服了。

反正不管,今天他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否則自己這個學生會副主席的臉往哪兒擱呀?

一想到這裡,魏詩琳就覺得有一種緊迫感,只想著趕緊把林飛帶回去,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臉面在學生會待了。

京城大學的學生會,可不同於其他普通院校的學生會那樣,完全受制於輔導老師,他們的權力甚至可以和學校的任何一個部門一樣,一切都是學生自主管理和選舉,所謂的指導老師,也是他們學生會主席親自發出邀請,那老師答應之後才會過來掛職的,不邀請就不會有。

恰是這個原因,京大的學生會才是每屆大一新生爭破腦袋都想擠進去的地方,只要進得了學生會,那麼也就等於讓自己的學生生涯多了一份光輝的履歷。

而且學生會裡面的經歷,更是可以讓學生得到很大的鍛煉,得到全校師生的尊敬。

這也不難理解,肖芬芬雖然現在只是學生會宣傳部的一名普通幹事而已,就覺得自己很牛比的心情了。

「都給我閉嘴!」

魏詩琳猛地一瞪眼怒喝一聲,立刻嚇得吳小磊幾個噤若寒蟬,不敢吱聲,接著她再看著林飛:「跟我過去吧,林飛,不然後果很嚴重。」

林飛錯愕地「哦」了一聲,問:「多嚴重?」

「反正很嚴重就是了,問那麼多幹嘛?你到底走不走?」

「好好好,我走,我走還不行嗎?」

看著咄咄逼人的魏詩琳,林飛也是苦笑不已,唯有起身跟她一起走。

鄺佳文和吳磊幾個見狀,都想阻止,卻被林飛給制止了,叫他們先吃,自己去去就回。

「那好吧,老大,速去速回啊!」

「對啊,等你回來啊!老大。」

「老大,你不回來我不吃!」

「老大……」

林飛還沒出到門口呢,就被身後響起的一聲聲愛的呼喚給撩得差點沒一頭栽在地上,這幾個小子成心的吧?

「喲呵,林飛,看來你這個老大很有威望嘛!」

魏詩琳瞥了林飛一眼,嘲諷道。

「哪裡哪裡~」

林飛尬笑著回應,突然感到很詞窮,居然不知繼續說什麼才好。

「哼~」

幸好,魏詩琳也只是嬌哼一聲,就擰頭大步往前走,林飛現狀倒是鬆了口氣,苦笑著跟了上去。

出了男生宿舍,再沿著校道走了約莫十幾分鐘后,到了一棟嶄新的大樓前,一路都無言的魏詩琳猛地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身後的林飛,頓了頓后說:「林飛,別說我不警告你,待會兒進了學生會後,你記得一定要說實話,否則誰也幫不了你!」

林飛聽得一頭霧水,問:「魏師姐,其實我到現在為止,還是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犯了什麼事,你能方便透露一點不?」

魏詩琳再次恢復招牌式的高冷,說:「去到不就知道了嘛!問那麼多幹嘛?快跟上。」

林飛:「……」

進了電梯后,魏詩琳直接按了8樓,然後交叉著雙手放在宏偉的胸前,下巴微微上揚,傲嬌地目視前方,連看都不看身旁的林飛一眼。

林飛瞥了一眼魏詩琳,忍不住小聲嘀咕:「你不看我我還不想看你呢,驕傲什麼呀?」

「你說什麼?」

突然,魏詩琳猛地轉頭過來,瞪著林飛。

「沒……沒說什麼!」

林飛一陣愕然,連忙搖頭回應。

「哐當~」

就在魏詩琳想要再教訓林飛時,忽然一聲巨響響起,接著電梯猛烈震動了一下,隨之「啪嗒」一下就停電了,四周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啊~」

魏詩琳的驚叫聲頃刻間響徹整個電梯,她大喊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我、我不想死! 愛情公寓之新的起航 我不想被困在這裡啊……嗚嗚……」

林飛:「……」

無語了,不就是困個電梯嘛,用得著反應那麼大嗎?

(本章完) 「魏師姐,別怕,有我呢!」

「嗚嗚……你……你以為你是神仙啊?有你在又能怎麼樣?嗚嗚……」

「我的確不是神仙,但最起碼能夠保我們兩個都沒事!」

「嗚嗚……騙人的吧?嗚嗚……」

「不信是吧?好!」

林飛一說完,立刻上前將魏詩琳給抱住,接著說:「魏師姐,真的不用怕……」

魏詩琳剛才口上雖然說不相信,但其實心裏面還是希望林飛說的就是真的,人嘛,死到臨頭了,肯定不會放過任何能夠活命的機會,除非她一心求死。

但讓魏詩琳意外的是,林飛才剛說完,就在她滿懷期待的時候,竟然一把將自己給抱住了,這叫什麼事?

簡直就是卑鄙無恥的所為,乘人之危!

「林飛!你……你快放開我,不然……不然我就報警了!」

魏詩琳咬牙切齒地怒吼著,沒有再哭,而是被滿腔的怒火所填滿,她悲憤不已地怒斥著林飛,同時也在拚命地掙扎。

可是,讓魏詩琳感到絕望的是,無論她如何掙扎,林飛的手都掙脫不了,甚至好像還越掙扎越緊的趨勢。

「嗚嗚……林飛,你……你快放開我啊!快放開我……嗚嗚……」

沒辦法了,魏詩琳見罵不見效,只能展開眼淚攻勢了,只是她才剛哭著喊出來,就被林飛接著的一句話給震懾得一愣,立刻就止住哭聲了。

「魏師姐,你再哭一下,我可控制不住自己了哦!」

「你……你想對我幹嘛?」

天吶,這個林飛果然不是什麼好人,怪不得會被人點名拉到學生會這邊進行批評教育呢,看來狗改不了吃屎這話真的一點兒都沒錯。

不過話說回來,這電梯自己少說沒做過一千也有好幾百回了,從來沒有遇到過被困裡面的情況,這也只能說是林飛人品不好,影響的了。

否則,還真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了。

「魏師姐,只要你不再哭鬧,我不會對你幹嘛,但是如果你不聽我的,繼續哭鬧的話,我就不敢保證會對你幹嘛了。」林飛笑著說道,並且在說話間更是不自覺地將抱著魏詩琳的手又弄緊了一點。

「啊~」

魏詩琳清晰地感受到林飛手觸摸自己肌膚時所帶來的感覺,忍不住輕輕驚呼一聲,但又不敢叫的太大聲,免得把林飛給刺激到了,真把自己給玷污的話,那就太不划算了。

「師姐不要怕,很快就好!」

這個時候,林飛又說了一句讓魏詩琳誤解的話。

什麼不要怕,什麼叫很快就好?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像電視電影上的經典台詞呢?每個女主角在被壞人使壞前,壞人都會這麼說的,然後就……

完了,他真的要對我那啥了,而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怎麼辦啊?

頓時,魏詩琳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甚至已經下定決心,如果林飛正要對自己那啥,完事之後自己一定要讓林飛付出應有的代價。

前妻的復仇 這個應有的代價,所涵蓋的內容就相當廣泛了,具體是什麼,那也只有魏詩琳自己才知道了。

就這樣,魏詩琳忐忑不安地等了又等,卻發現林飛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緊緊地抱著自己。

不知為何,嗅著從林飛身上傳來的男人味道,魏詩琳頓時覺得心跳加速,臉紅耳赤了起來,從小到大,自己還是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男人抱得這麼緊,當然,爸爸不算。

鄉野村民 她沒有談過戀愛,倒不是她不想,而是不能。

家教很嚴,爸媽看得很緊,甚至連一個男生跟她多說一句,他們都會及時跳出來警告那個男生,久而久之,就沒有男生敢接近魏詩琳了。

即便到了大學,爸媽管不著了,但由於早已養成了這樣的習慣,魏詩琳始終對異性提不起任何的興趣,始終沒有像她的同學那樣談戀愛,而是繼續保持著單身。

但連魏詩琳自己也沒想到的是,自己被林飛這麼一抱,竟然就有感覺了,這也是見了鬼了。

「哐當!」

「滋滋滋~」

又是一陣強烈震動,接著刺耳的摩擦聲傳來后不久,電梯突然就恢復了,電也來了。

「林飛,你……還不快點鬆手?」

魏詩琳雖然還試圖板著臉,但卻無奈發現,自己說出的話居然嬌羞的成分佔得更多,看上去更像是在撒嬌似的。

天吶,魏詩琳,你這是怎麼了?

太丟人了吧!

「哦,對哦!」

林飛聞言后,恍然大悟,接著將魏詩琳抱到電梯中間,才輕輕放下。

不知為什麼,魏詩琳在林飛鬆開手那一刻,居然感到心裡一陣落空,很是失落。

「師姐,不好意思啊,剛才我也是……」

「叮咚~」

沒等林飛說完,電梯開門聲響起,魏詩琳低頭紅著俏臉,指著門口說了一聲:「到了,出去吧!」

說著,魏詩琳低著頭小碎步先於林飛走出電梯,嬌羞的樣子,倒是把林飛給看得一陣入神。

「師姐她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自己剛才抱了她,所以她就喜歡上自己了?不可能吧,雖然無可否認的是自己的確很帥,顏值一直在線,但對於能夠隨便一抱就把一個女孩的心給征服,自己還是做不到的。」

林飛如此這般地想了一番,隨後苦笑著搖了搖頭,趕緊跟了上去。

京城大學學生會總部,就在這棟樓上,佔據了整整一個樓層,其中最中間的那個房間最大,門口掛著牌子標明是會議室和主席辦公室。

副主席和秘書長辦公室分別在左右兩邊,隨後各個部門分別按照左右來分配,看上去就像一個完整山寨版官僚體系般,顯得很有條理。

魏詩琳帶著林飛直接來到了會議室,她一推門進去,立刻就引來裡面所有人的目光關注。

大佬家的小狐狸奶又凶 「詩琳,你怎麼了?臉那麼紅?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精瘦男生主動關切地問道,從他臉上那緊張的神情看來,他對魏詩琳的關心,很明顯已經超出了一般普通朋友和同學的界限。

他肯定是魏詩琳的追求者!

林飛掃了一眼眼鏡男,「呲」地笑了一聲,表示不屑。

「你是誰?笑什麼笑?」

(本章完) 「嗨,四眼你好,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林飛!」

林飛倒也不怯場,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皓齒,還熱情地向金絲眼鏡男生伸手過去。

「你、你、你叫我什麼?有本事再叫一次?」

金絲眼鏡男生吳華邦正是京城大學本屆學生會主席,而下令去「請」林飛的人,就是他,只是他的本意是自己親自帶人去的,卻不料被魏詩琳這個幹事主動請纓了,他喜歡魏詩琳,想追人家,一聽到魏詩琳的請求,也沒多想,直接就答應了。

吳華邦雖然表面上是學生會選舉產生的主席,但其實他是京城吳家的少家主,而且吳家家主吳永波是這幾個月新冒出來的京城新貴,一口氣在京城的金融市場買下了好幾家大型企業,成為這些企業的新老總,這件事更是震驚了整個京城的大家族朋友圈。

也恰是因為如此,吳華邦才會順利地在上個學期期末進行的學生會換屆選舉中,以一騎絕塵的絕對優勢,順利當選。

京城大學其實也相當於整個京城的一個小社會,京城外面一切勢力的交替輪換等等,都會間接影響著京城大學裡面,畢竟外面的那些大佬的兒子女兒們,基本上都會在京城大學裡面就讀。

吳華邦當選學生會主席后,所有人都對他恭恭敬敬的,沒人敢冒犯他。

這當然很大程度上不是怕吳華邦,而是緊緊忌憚他背後的吳家而已。

「怎麼了?四眼!四眼!四眼!」

林飛故作驚訝地連叫了三次,聳了聳肩說:「我雖然沒多大的本事,但我還是又叫了,怎麼了?」

「你……」

吳華邦差點沒吐血,氣得他臉都發青了,指著林飛手在發抖。

「林飛,你夠了。」

魏詩琳朝林飛狠狠地瞪了一眼,接著臉色一正,說:「這是我們學生會主席吳華邦師兄,請你以後不要叫他四眼,要叫師兄,明白嗎?」

吳華邦聽到魏詩琳的話后,心中立刻轉怒為喜,聽得出來,魏詩琳還是挺維護自己的嘛,不自覺間,他更是抬頭挺胸,擺出一副昂然的姿態,傲嬌地看向林飛。

林飛撇了撇嘴,攤開手說道:「那好吧,四眼師兄,我以後就不叫你四眼了,雖然你的確是戴著眼鏡沒錯,但我也知道直接叫你四眼有點不太好,放心吧,我再也不會叫你四眼了,以後我會時刻提醒自己,不能再叫你四眼,要叫你師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