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我一定會找到解決辦法的。」


星河很是自信的應道。

小舞媽媽聽到比比東與星河的對話眼睛亮了亮,問道:「小恩公他不用魂環也能繼續修鍊嗎?」

「不錯。」

比比東點了點頭,然後對星河道:「現在你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那我們也該回武魂殿了。」

站在一旁的小舞伸手扯了扯媽媽的衣袖,滿眼不舍的看着星河。

「我捨不得大哥哥……」

正安穩躺在比比東懷中的星河舒服的眯了眯眼,他看着小舞道:「沒事啊小舞,以後哥哥會經常來星斗大森林看你的。」

「你就想的美吧。」

比比東伸手在星河額前彈了一下,接着轉眼看向小舞和她媽媽,道:

「現在的人類,仍然是你們魂獸的敵人,魂師會為了獲取珍貴魂環而不擇手段。

你們兩個,好自為之。我可不想武魂殿花了大代價救下的魂獸,還沒過去幾天就變成了別人的魂環魂骨。」

她悠悠把話說完,接着帶着星河飄然離去。

回到武魂殿後比比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星河狠狠揍一頓。

即便如此,比比東還是沒能消氣。

挨了一頓好打的星河不顧屁股上的疼痛,又是按摩又是捏腿,又是講笑話,又是做飯的……

這才將比比東哄開心了,露出一個嫵媚迷人到極點的笑容來。

……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星河以大品天仙決吸收天地元氣進行修鍊,成功突破到凝氣三重。

他又花了三天時間,將體內元氣壓縮凝結,於元府生出一個新的氣旋,達到下品一重境。

斗羅供奉殿外,星河一臉愜意的躺在那顆巨大的玉石上,旁邊的千仞雪正給他唱着時間煮雨。

這姑且算是,星河同千仞雪一起修鍊之後的業餘消遣。

千仞雪的嗓音實在太過優美,經過她的喉嚨唱出來的歌曲,真可以用天籟之音來形容。

「就算與時間為敵,就算與全世界背離……」

優柔婉轉的的歌聲在玉石邊上回蕩,千仞雪幾步來到星河身旁,他正閉着眼睛晃悠腦袋,一臉陶醉的樣子。

千仞雪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微笑,接着抬腳輕輕踢了星河一下。

「別發獃了,起來給我講故事。」

星河這才停止了回味,睜開眼睛看着千仞雪,問道:

「昨天故事講到哪兒了來着?」

「講到蕭炎三上雲嵐宗。」千仞雪出聲提醒道。

「哦哦,到這兒了啊。」

星河點了點頭,接着在腦海中整理劇情。

這是一個公平的交易,千仞雪給他唱歌,為他跳舞。作為交換,他得把曾經在地球看過的經典小說講給千仞雪聽。

其實星河剛開始給千仞雪準備的小說,並不是如今的斗破蒼穹。而是其它一些比較符合女孩子胃口的小說。

比如,一胎九寶,斗羅爹地接招吧!

或者,母儀天下,我的一百零八梁山男寵!

卻沒想到,這些光聽名字就十分精彩紛呈的故事,半點沒得到千仞雪的認同不說,還被她連連鄙視,要求換成其他的。

星河一換再換,換了又換,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將他前世看過的為數不多的幾本經典女生小說都講了個遍。

前幾天他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把前世膜拜過多次的網文經典斗破蒼穹,給搬了出來。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斗破蒼穹這個故事竟能男女通吃,剛一開篇就大大勾起了千仞雪的興趣。

尤其是星河講到蕭炎以血為墨寫下休書,大聲喊出那句經典口號,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時!

千仞雪眼中激動地火焰在那一刻燃燒到了極點,忍不住大聲叫道:「幹得漂亮!」

然後抬腳一跺……

腳下兩丈方圓的大岩石被她踩出幾條細縫來,千仞雪這才找人將那塊石頭換去,重新搬了一塊玉石放在這裏。

「書接上文啊,蕭炎神功大成,準備去找已達到魂帝境界的雲山報仇……」

約莫大半個時辰后,星河停止了故事講述,轉眼看着千仞雪道:「你該繼續修鍊了。」

千仞雪不滿的撇了撇嘴,星河輕笑着道:「怎麼?想繼續聽故事,不想修鍊?玩物喪志,你這個做姐姐的,可別讓我這個弟弟瞧不起哦。」

「練吧練吧,煩死人了。」

千仞雪皺着眉頭從玉石上下來,氣呼呼的看着星河,道:「要怎麼練?你說。」

「你既然已經學會了九陽神功,那應該可以試試仙風雲體術了。」

星河從玉石上跳下,來到千仞雪身旁。

他抬手抵住千仞雪肩膀,緩緩輸入魂力:「用九陽神功催動體內魂力,隨着我魂力行進的路線流轉,應該就能使出仙風雲體術了。」 何凡可不管秦嵐山幾人怎麼想,反正他依舊我行我素的大吃大喝。

那大口吃肉的模樣看得眾人都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不過儘管這樣還是沒有人再動過筷子。

桌上的美味佳肴一點點減少,而時間也一分一秒過去。

二十分鐘后,包廂的門再次被打開了,一男一女走了進來。

走在前面那個男的估摸五十歲左右,一身正裝,雖然五十多,但看上去還是很精神,看著那有些發福的肚子就知道是領導。

而那女的三十多歲,手裡拿著個公文包緊緊跟在中年男身後,看樣子應該是助理。

兩人一進門,看見包廂的情況頓時也有些詫異,畢竟這麼多人在包廂,而且還有這麼多的保鏢。

不過中年人經歷事情多了,立馬就回過神來。

他對著包廂眾人禮貌的笑了笑,隨後便開口詢問:「請問哪位是何先生?」

「這呢!」

何凡順勢放下筷子舉起了手,對著中年人招招手,道:「你是銀行的人?」

「是的!」

說話間中年人已經大步走向了何凡,臉上洋溢著無比的熱情。

「何先生您好,我是這邊分行的行長周萬發!」中年人一臉熱情的對何凡伸出了手。

剛才他突然接到總部的電話,說有個大客戶遇上點困難讓他叫幾個工作人員過去幫忙。

剛開始周萬發也不在意,只打算隨便派兩個人過去打發一下就行了。

不過當總部那個工作人員說何凡在他們銀行存款高達三十多億,這讓周萬發頓時決定要親自過來一趟。

畢竟這年頭他還真沒見過有人往銀行存這麼多錢的,就是那些上市老總都沒有何凡這麼多現金存款。

要是能跟何凡打好交道,以後說不定還能靠著何凡來往上升一步。

「周行長,勞煩您跑一趟了。」

「不麻煩,不麻煩,為客戶解憂是我們應盡的責任。」

何凡伸出手跟周萬發握了一下,隨後便邀請他坐在一旁。

對於周萬發的話何凡有些嗤之以鼻,畢竟離櫃概不負責這句話他一直牢記在心裡。

等周萬發坐下來,陳天華幾個股東又開始激動了起來,他們幾個也見過周萬發,知道他確實是銀行的行長。

現在銀行分行行長都過來親自給何凡證明了,那何凡肯定有那些錢,不然不值得周萬發跑這一趟。

在眾人思考的時候,何凡就對著周萬發說道:「周行長,既然你過來了,那就幫我做個證明,省得那幾個人又疑神疑鬼的。」

聽何凡這麼說,周萬發這才饒有興緻的打量起包廂的幾個人。

有幾個眼熟的,不過應該沒怎麼打過交道,他記不起來叫什麼名字了。

不過張父他是認識的,知道這是張氏集團的董事長,不過兩人交情也不深,兩人點個頭就算打了招呼了。

剛才他進來也稍微觀察了一番,知道何凡應該跟張父是一夥的,畢竟兩人剛才有說有笑的。

而陳天華幾個股東還有秦嵐山都坐在對面,一看也知道這是另外一伙人。

這下周萬發也有底了,他頓時對著陳天華幾人笑道:「幾位先生,我是這分區分行行長周萬發,有我給何先生證明應該沒問題吧!」

說這話的時候周萬發也不卑不亢,雖然他只是一個分行行長,但這是在魔都,他平常打交道的都是那些上市集團的老總,所以底氣還是有的。

沒等秦嵐山開口,陳天華幾個股東都紛紛笑道:「有周行長證明當然沒問題。」

他們幾個有的雖然沒見過周萬發,但也聽過這個名字,知道這不是何凡隨便找了個人過來演戲的。

人家是貨真價實的銀行行長,有這人證明比什麼都靠譜多了。

「等等!」

這時秦嵐山又開口了,頓時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周萬發也看了過去,發現這人他也不認識,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

秦嵐山對眾人的目光視而不見,他對著周萬發徐徐說道:「這位周行長是吧!」

周萬發點點頭,不知道對方想說什麼。

秦嵐山接著說道:「你確認你旁邊這位年輕人能拿出三十億出來?」

對於秦嵐山的質疑,周萬發也有些惱怒,畢竟他人都在這了,竟然還有人不相信,簡直是不給他面子。

不過他也沒有給秦嵐山擺臉色,畢竟對方看起來就是大佬,還是別亂得罪人比較穩妥。

周萬發雖然沒擺臉色,但語氣也有些淡淡的說道:「當然,三十億對何先生來說不算什麼,要是有需要,我現在馬上就能從銀行調出這次現金。」

「不過如果何先生需要的是現鈔,這個就需要從別的銀行調集過來了,我們分行目前的現鈔儲備並沒有這麼多。」

聽周萬發說完,在場眾人都嚇了一跳,畢竟三十億如果都不算什麼,那得多少億才能算得上。

在場眾人頓時對眼前這個年輕人刮目相看了起來,這是哪個二世祖出來了。

何凡可不管秦嵐山幾人怎麼想,反正他依舊我行我素的大吃大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