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


李牧揉了揉腦袋,無奈道「確實太多了,衣服化妝品枕頭,各種各樣的東西,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現在消費市場里到處充斥著這樣的營銷方案,原本我還以為我做出了與眾不同的廣告策劃,到頭來,居然和那些營銷方案差不多」

說著。

李牧豎起兩根手指,道「昨晚我下載了抖音,打算看看我的廣告推廣,剛打開,就看到兩個用這樣的營銷方案賣產品的,一個好像是什麼枕頭來著,說貨不夠賣,每天都有大量的訂單趕製不過來,我就搞不懂了,既然貨不夠賣,還請那麼多明星帶貨幹嘛!?還有一個是賣鞋子的,那個牌子的鞋子我以前穿過,質量委實不怎麼樣,而且將企業搞得瀕臨破產,也是這家企業的老闆後來跟風轉性進入房地產導致的,現在居然也敢用這樣的營銷方案」

「你平時不刷抖音嗎?」

胡莉好奇問道。

「昨晚第一次」

李牧無奈道「如果早一點知道,我肯定放棄這樣的廣告策劃

話雖如此。

但既然已經做了,那就沒有後悔的必要。

調整了心情,李牧起身走到辦公區,對著下面的同事,道「這個月獎金翻倍」

剎那間。

辦公區一陣躁動。

與李牧一起走出辦公室胡莉,在c組同事期待的注視下,豎起了兩根手指。

一時間。

辦公區就被無數的歡呼聲淹沒。

「徐總監,徐總監」

當只剩下A組同事時,他們看向徐建華的辦公室,紛紛喊道。

「喊什麼?」

徐建華端著茶杯,慢悠悠的走出來,笑道「我們……」

就在眾人看向他時,徐建華不緊不慢道「我們四點半下班,今晚你們早點睡覺,夢裡啥都有」

然後。

就是一陣的「噓」聲。

「被你們這麼一鬧,我的隊伍都不好帶了」

徐建華抱怨了一句。

下午兩點半。

徐建華點了一份甜點和一杯很暖心的奶茶,送進胡莉辦公室。

「用得著這麼舔嗎!?」

這一幕。

恰巧被李牧看到了,於是調侃道。

「我這個年紀,不怕舔,就怕沒得舔」

徐建華不愧為職場混了二十多年的老油子,一張老臉被練就的水火不侵,說這種話時,不僅沒有絲毫的難為情,反而一臉坦然和洒脫,道「胡莉願意吃我送的甜點和奶茶,就證明我舔的很到位,我也感覺很榮幸,所以我打算這個禮拜去辦一張健身卡,好好鍛煉一下身材」

「怎麼的?」

李牧詫異道「發現自己身體不好了嗎?」

「不是」

徐建華搖搖頭,道「擁有一副好身體,然後才能舔到退休」

「……」

李牧豎起一根大拇指。

「李牧」

徐建華擰開水杯,稍稍喝了口水潤潤嗓子,道「我在職場混了這麼多年,沒體悟出太多的道理,唯獨對一個道理理解的很通透」

「什麼?」

李牧問道。

「舔,不僅是一個字,而是真正的職場文化,拚命幹活的人,這輩子只能幹活,只有你學會了「舔」,放下尊嚴去「舔」,才能得到老闆的賞識,道理很簡單,因為你幹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願意乾的事,自然會得到了百分之一的機會」

徐建華一本正經,道。

「你既然如此有訣竅,為什麼一開始得不到老闆的賞識?」

李牧笑著問道。

「因為……」

徐建華猶豫了半晌,才道「因為當時我們公司會舔的人實在太多,導致競爭壓力太大,根本沒有我施展才華的機會,我以為的底線,恰恰纔到別人的水平線」

「看來你經歷了人才輩出的年代」

李牧忍著笑道。

「沒辦法,想吃口好的,首先要學會張嘴」

徐建華用哲學家的表情,說著讓人倒胃的話,道「所以啊!你要學會向胡莉張開嘴,只有張嘴了,你才有機會將她整個人吞進肚子里,到時候公司是你的,老闆幾千萬家財也是你的,至於最後你是否要將胡莉拉……拋棄,重新換個年輕貌美的,全在與你個人的選擇,總之你聽我的,現在張開嘴去找胡莉」

。。 他將來可以和更優秀的人在一起,你兒子肯定有出息,恭喜恭喜啊,我還需要去看看其他同學的成績,就不打擾你們父子倆慶祝了。」

楊華擺了擺手,也懶得再去理會項清德和項北飛,直接無視了他們。

「別把這傢伙的話放在心上,你一定可以的。」孔修文湊過來給項北飛打氣道。

但孔修文其實心裡也沒底,他考精英大學不難,然而對項北飛來說,難度很大,到現在他也不知道項北飛到底進步了多少。

項北飛也沒過多地解釋,倒是項清德聽了楊華的話,心裡越來越不是滋味。

項北飛看著王丹,心裡微微沉思著。

系統世界的考核制度,也許是公正的,但不是公平的。

九所精英大學對待N級的覺醒者不夠友好,N級不加分不說,上精英大學門檻高,還要有特殊的入學考核,除了梁州大學,其他八所精英大學甚至直接拒收。

換做S級或是R級,601這個分數上九所精英大學就綽綽有餘了,連孔修文513都能上。

但系統世界本就特殊,有它自己的生存規則,要在這個世界活得更好,系統天賦實在太重要,高級的天賦覺醒者做系統任務就快,這是不可爭的事實。

特殊的學校,招生有特殊要求,其實也很正常,無論是哪裡都適用。比如臨床醫學的不允許身體帶傳染病,有口吃的不宜報考教師專業。

九所精英大學需要培養九州聯盟最頂尖的人才,為聯盟儲備人才,選拔要求高一點也合理。

畢竟這個世界,文化課成績只是一種參考,而起決定性作用的,是系統天賦。

楊華正高興地數著自己的教師威望值,他們班級的學生成績大部分也都出來了,目前班級考得最高分的,不是S級的卓敬,而是覺醒了N級養花系統的王丹!

她考了601分!

王丹看上去也很興奮,她的系統是養花,所以打算去報考農林類的大學。

「好,不錯!很好!」

楊華大聲地朝王丹祝賀著。

他笑意盎然,對待王丹十分親切,自己又收穫了601點教師威望值。

然而很多人都記得,兩個月前覺醒系統后,王丹可是被楊華冷落到一邊,甚至座位都被調到後面去,課堂上王丹問問題,他都顯得不耐煩。

就因為王丹是N級覺醒者。

但楊華並沒有去管這些,目前只要能給他帶來收益的,都是好事,他完全可以不吝稱讚,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完全沒問題。

「這孩子,希望將來能有所成就吧!雖然只是N級,但基因來自項天行,今年考上樑州大學目前看來希望渺茫,看看明年或者後年有沒有希望。」

李南星並非指望項北飛給他帶來什麼聲望值,說實話,在他看來,寄託項北飛給他加一波聲望,還不如寄託那些S級的學生。

但他之所以要來鼓勵項北飛,大部分是由於項天行的緣故。

那天項北飛在他辦公室諮詢系統擇校的問題,在項北飛身上,李南星彷彿看到了項天行的影子。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楊老師,你怎麼能這樣貶低一個學生?」

李南星從人群里走了過來,面色嚴肅地看著楊華。

「校長。」

楊華看見李南星,倨傲的神情一滯,連忙堆起笑臉問候道。

李南星也是來看學生的成績的,這樣的大事,身為校長自然不能缺席,但無意間聽到這邊的談話,不得不出聲。

「身為老師,應該有教無類,去挖掘每個學生的長處,而不是隨隨便便就給一個學生定性。你當著別人家長的面,去貶低人家的孩子,這是一個老師該做的事情嗎?」

李南星呵斥道。

楊華不敢應聲,可是他心裡卻仍然不屑。

——項北飛這種學生,能有什麼長處?我只是說了個實話而已,他根本就不可能考上大學。

李南星轉過頭一臉歉意地對項清德說道:「對不起,剛才楊老師只是等成績等得焦灼,才亂說話的,身為校長,自己的老師沒管好,是我失職,在這裡給你道歉了,你別放在心上。」

「不會不會。」

項清德有些受寵若驚,他知道李南星校長至少是開脈期的人,修為和身份都很高,這樣的人能夠放下身段給自己道歉,實屬難得。

李南星說道:「你是項北飛的爺爺是吧?放心,項北飛這孩子我還是比較看好他的。我知道他今年高考可能發揮得不是很理想,不過沒關係,若是項北飛想要復讀,我會給他安排個班級的。」

「真的嗎?那太感謝校長了。」項清德感激地說道。

李南星安慰道,他說完又喝道:「楊老師,還不趕緊給人家道歉?」

楊華不情願地說道:「對不起,項老先生,剛才是我衝動了。」

然而他心裡卻冷哼一聲:別說明年了,給項北飛十年都不一定有機會考上大學!

「明天要好好考,不要有心理負擔,發揮自己最佳的狀態就好,別想太多,做完要檢查一下試卷……」

項清德滔滔不絕地給項北飛囑咐著。

「爺爺好像很緊張?」項北飛說道。

項清德道:「這是你的人生大事,爺爺當然緊張了。」

他知道項北飛的成績不好,甚至可以用非常糟糕來說,覺醒的又是N級系統,前途渺茫。

但這兩個月覺醒系統來,項北飛像是變了個人樣,非常勤奮,讓他又生出了些許希望。

「你這小傢伙,吃慢點。」

項清德看見小黑都趴到碗里了,揉了揉了小黑的腦袋。

小黑平常別人是看不見他的,但因為它發現了美食的誘惑后,就想著上餐桌,所以就選擇讓項清德能夠看見自己,省得出現一塊肉憑空消失的畫面,看著嚇人。

項北飛簡單地說這是自己系統帶來的,項清德也沒懷疑什麼,便同意讓它上桌,也給它備了個小碗。

小黑吧嗒吧嗒著嘴巴,打了個飽嗝。

晚餐平淡而愉快。

項清德仍然等項北飛吃完了,他再動筷子。

項北飛仍然只吃自己的一半,留一半給爺爺。

生活雖然清貧,但也溫馨。

項北飛喜歡這種生活。

2020-11-17

項北飛說道:「用監控來搜尋,估計找不到。」

「怎麼會?這眼鏡可是我們警界的高科技研發中心製造的。」

陸知薇小聲地說道,「研發眼鏡的人,可是科技界的大佬,哪怕他使用的是隱形系統,也能夠被捕捉到身形,而且會重點標註出來,靠著空氣的流動,隱形能力都會失效的。」

「你們難道都沒有想過,為什麼來無影猖獗了這麼久,你們連個具體的相貌都沒有拍到?哪怕是個背影也沒有?其他通緝犯好歹也有樣貌,但他從來都沒有在監控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不是嗎?」

項北飛說道。

陸洪在旁邊聽到項北飛的話,出聲道:「他有很強的反偵察能力,肯定知道如何躲避監控,應該是擁有穿牆的能力,這也是我們無法掌握他行蹤和信息的原因。」

「如果他沒有刻意去躲避呢?」項北飛道。

陸洪皺了下眉頭,道:「什麼意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