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喂,站住,幹什麼的?」


「說話!幹什麼的?」

兩個守衛同時問著葉飛。

「讓李文東滾出來。」

葉飛陰沉著臉,冷冷的說著。

「你是不是找死?」

其中一個守衛瞪大了眼睛,還沒有人敢在李文東面前撒野呢,今天來了一個愣頭青。

「砰!」 「喂,語彤,幫我個忙啊。」

葉飛一撥通電話,便是對著陳語彤說著。

「害,還想讓我幫忙,你說來頭狼武盟住的,結果呢,三天兩頭往你的醫館跑,也沒教我本事。」

陳語彤的語氣帶著抱怨,說話不算數。

葉飛尷尬的笑了笑,他也知道他失信了,有些不好意思。

「今天我就去,行了吧,你趕緊去望江酒樓,救一個叫李天昊的人,估計被人打了。」

葉飛說著。

「行行行,誰讓你是客卿呢,我敢不聽你的嘛。」

陳語彤對著葉飛說著,便是掛了電話。

「怎麼還不來?」

布格斯看著門口,發現還沒有人給李天昊送護照來,便是問著。

「你稍微等等,馬上就來了,不可能不來的。」

「來喝點酒。」

李天昊坐在飯桌上,對著布格斯和格林布的說著。

兩個西方人都是靜靜的喝酒,李天昊眼睛咕嚕嚕的轉著,想著逃跑的計謀。

「嗚嗚嗚。」

就在此時,門口傳來一輛發動機引擎的聲音,一輛黑車停下,陳語彤從車上走下來,身後跟著四個人。

「頭狼武盟陳語彤到此,誰是李天昊!」

陳語彤走進瞭望江酒樓,進去便是問著。

李天昊聽到頭狼武盟四個字,瞬間眼睛一輛,那可是大靠山啊。

「我是我是我是。」

李天昊高舉著手,十分激動,陳語彤看到李天昊后,就是朝著這邊走來。

李天昊冷笑連連,兩個老外還以為是送護照來的。

「啪!」

「啪!」

李天昊直接在兩個老外的臉上啪啪兩巴掌扇著,狠狠的兩巴掌把布羅斯和格林布的兩個人的臉上打上了手掌印。

「你們這兩個混蛋,還想抓我,來打我啊,笨蛋!」

李天昊趾高氣揚的說著,布羅斯和格林布的二人一陣懵逼,不知道為什麼李天昊忽然牛叉起來了。

「你小子找死!」

布羅斯憤怒的一拳朝著李天昊的面門打來。

「放肆!」

陳語彤看著布羅斯竟然要打李天昊,便是迅速出手,一腳橫著踢出。

「砰!」

陳語彤一腳就是把這個一米八幾的大塊頭踢飛,李天昊看呆了,很難想象一個一米六五小巧玲瓏的女子,竟然有這麼大的爆發力。

「帥呆了,酷斃了!」

李天昊為陳語彤鼓掌。

「小女人泡子,看我打死你!」

格林布的罵了一句陳語彤,便是朝著陳語彤一拳打來,陳語彤陰寒著臉色,雖然不知道格林布的罵的是那一句中文,但是陳語彤知道是罵她的就行了。

「找死!」

陳語彤一掌就拍在了格林布的的胸口上,一掌瞬間吐血,陳語彤又補了一腳,這個彪形大漢直接被陳語彤打趴下了。

「服不服?」

李天昊手中端著一杯啤酒,弔兒郎當的走來,問著兩人。

布羅斯憤恨的看著李天昊,完全沒想到李天昊竟然叫救兵,可憐的他們以為李天昊真的是叫人拿護照來的。

「東方人,果然狡猾!」

布羅斯憤怒的說著。

「嘩啦啦!」

李天昊啤酒瞬間潑了布羅斯一臉。

「媽的,你還想要活命嗎?這是東方地界,你還先要把我劫持到西方去?你做夢呢?」

李天昊嗤笑一聲,覺得這兩個人簡直是異想天開。

布羅斯和格林布的對視了一眼,二人便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格林布的從褲兜內掏出一個像遙控器一樣的東西,他果斷的按下了上面的按鈕。

「砰砰砰!」

在格林布的按下的一瞬間,望江酒樓內無數的酒瓶爆炸,杯子碎裂,陳語彤和她的手下,瞬間都是慘叫一聲,悶聲倒地,雙手捂著耳朵痛苦不堪。

「是半圓形超聲波!」

李天昊瞪大了眼睛,他躺在地上,雙手捂著耳朵,十分痛苦的樣子,他認識那東西,是超聲波,遙控器只會對前方半圓形的地方發射超聲波,站在遙控器身後,完全沒有問題。

「小子,你挺狂啊!」

布羅斯直接抓起李天昊的衣領,一拳就打在了李天昊的鼻樑上,李天昊瞬間鼻血飈射。

「大哥,誤會,誤會,都是誤會,我們坐下好好談談。」

李天昊雙手連連擺手,他感覺到了恐懼,東方還沒有這種東西,而這種東西他也沒有學會製造,都是機密。

「誤會你媽啊!」

「砰!」

布羅斯又一拳打在了李天昊的臉上,李天昊腦袋一陣昏沉,他感覺這一拳把他的腦袋都打掉了。

陳語彤順勢爬起,一個手刀朝著布羅斯打去。

格林布的見陳語彤爬起來,便是對著陳語彤按下了遙控器。

「啊!」

陳語彤出招的一瞬間,就是瞬間被超音波擊倒在地,她整個人躺在地上,口中流淌出鮮血。

「這是什麼鬼武器!」

「從來沒見過!」

陳語彤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這種感覺讓她十分不適應,血管內的鮮血好像都在逆流,耳朵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快要被震聾了。

「別反抗,打不過!」

李天昊對著地上的陳語彤說著,他深知這種武器的利害程度,一旦調到三萬赫茲之上,人就會立馬暴斃而亡,而這個半圓形超聲波,最大功率就是三萬赫茲!

「大哥,大哥,有話好說,我現在就讓人拿護照來,這次是真的!」

李天昊雙手擺著,他鼻子的鮮血還在流淌,眼中帶著恐懼。

「快他媽的點,不然我就廢了你!」

「李天昊,聽著,少給我刷手段。」

布羅斯對著李天昊惡狠狠的說著。

「好好好,馬上,馬上。」

說著李天昊便是撥打了葉飛的電話。

「姐夫,在我家給我拿護照去,快點,望江茶樓,叫上救護車,陳語彤受傷了,你快來。」

「什麼?」

李天昊說完就是掛斷了電話,他還是沒有讓他的家人來,選擇的依然是葉飛,因為李天昊不想拖累家人,而葉飛呢,身懷絕技,不怕有人找茬。

電話那一頭的葉飛很疑惑,陳語彤的伸手葉飛是知道的,很強橫,李天昊到底招惹了什麼人,竟然陳語彤都打不過。

葉飛連忙開著車,朝著望江酒樓而去,他並沒有叫救護車,因為葉飛就是最好的救護車,葉飛也並沒有到李月姍家裡去拿護照,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小子,這次你在耍我,就完蛋了!」

布羅斯警告著李天昊,李天昊的狡猾,讓他怕了。

「好好好,一定,一定。」

李天昊跪坐在地上,開始擦拭著自己臉上的鮮血,他擔心的看了一旁的陳語彤,陳語彤此時盤坐在原地,開始調息,對於剛才那種狀態,她完全不理解。

「嗚嗚嗚!」

此時葉飛的車子到場,葉飛擺弄了一下風衣,便是冷著臉下車,當葉飛看到陳語彤在地上打坐,嘴角上帶著鮮血,葉飛就是皺著眉頭,陳語彤還真的被打傷了。

最意外的是,竟然是兩個西方人。

「護照呢!」

格林布的用遙控器對著葉飛,臉上帶著謹慎,東方大陸上到處都是高手,也許一個吃飯的人,一招就把他們撂倒了,東方人很危險,都會武術。

「沒帶,如何?」

葉飛淡淡的向前走著,臉上帶著戲謔,葉飛倒是要見識一下,這兩個西方人到底有多厲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