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唳」一聲鷹唳之聲傳來只見一隻展翅能有數十米的巨鷹從山脈深處急速飛掠了出來甚至都沒有理會這些經過的人類便飛走了


「奇怪這應該是四階靈獸急嘯鷹王怎麼看這番舉動好像是在落荒而逃一般」猶如北極熊一般的蠻濤詫異地看著飛遠的巨鷹納悶的說道

「它就是在逃跑……」傲爽看了幾人一眼后在所有人不解的眼神中緩緩抬起了右手輕微地晃動著好像是在摸索著什麼眉頭也是微微皺起

「傲大哥這是在做什麼」翠花的嗓音還是往日那般渾厚和蠻濤都能比肩

在傲爽的眼中此時他們幾人正站在一個如同薄膜一般的屏障前這道屏障好像是某種結界如果不是他修鍊了蒼鷹之瞳的話也感覺不到

摸索之下能夠細微地感覺到一些和空氣不同的感覺

「我知道了」伊靈心那微微蹙在一起的粉眉漸漸舒展開看了看四周也伸出手憑空摸索了一番恍然大悟道:「這應該是當年仆宗的禁止陣法只不過過去了這麼多年已經相當於不存在了不過就算如此這陣法的氣息還是讓四階靈獸都感覺到壓抑紛紛逃離」[

就在幾人說話的時候還不時有幾隻靈獸從山中向遠處逃離

「如果身體中有什麼不適的感覺不要硬撐」面色凝重傲爽又囑咐了幾人的一遍

隨著幾人的深入四周那淡藍色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在傲爽的眼中這些淡藍色氣息好似一個個活物一般在空中繚繞地舞動著看到幾人走過來后便會依附在幾人的身上

可雖然傲爽能看到這些附著在自己身上的淡藍色氣息可身體中卻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隨即也打量了幾人一番發現他們也是如此

看來傳說是真的當年仆宗方圓百里內確實有淡藍色的煙霧只不過經過歲月的流逝逐漸淡化了可傲爽還是有些擔心因為幾人越走這些淡藍色的煙霧越密集越厚重

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人腦海中出現幻想逐漸迷失自己

「殺我殺了你殺」傲爽剛想到這裡便從前面的山坡處傳來一道撕心裂肺地嘶吼之聲這聲音中包含了盡的憤怒和恨意讓人聽起來有些毛骨悚然

幾人互相看了看旋即加快步伐趕了過去


而當幾人來到山坡處后眼前這近乎於詭異地場景讓幾人的心中都有些發毛

只見一名渾身上下滿布血跡猶如一個血人般的少年正赤手空拳瘋狂地用自己的肉拳砸著一塊巨石這塊巨石上的沾上了大片鮮~血碎石飛濺

「我殺殺了你」那少年狀若瘋狂地嘶吼著嘴中還不停地往外冒出鮮~血目呲欲裂地神情若是讓膽小之人看到必然會心驚膽顫

「氣息紊亂雙目渙散就連手臂折斷的痛苦好像都沒有任何感覺這個人的心智已經完全迷失了……」看著那右臂已經彎曲卻還在不停砸著巨石的少年和那眼底深處的迷茫傲爽搖了搖頭

「傲……傲大哥……這是怎麼回事」翠花何曾加過如此可怖的場景殺人她也見過甚至她也殺過可這少年類似於詭異地行為在她看來極為滲人


她的意思是在問為何發生這種情況難道是這少年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才會做出如此詭異地行為

傲爽看了翠花和幾人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后說道:「據我了解這仆宗在遠古之時宗門的方圓百里都有著淡藍色的煙霧這種煙霧會滲透進武者的識海擾亂心智形成種種幻想讓武者的心智迷失淪為一個痴獃」

「嘶」話音未落幾人倒吸冷氣的聲音齊齊傳來

「我說我怎麼感覺我腦袋有些不清醒而且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在往我的身體中鑽一般……」蠻濤的眉頭擰成川字形不停地摸索著自己的身體

聽到前者的話翠花關心地看向蠻濤:「怎麼了」

「啊」那少年又是發出一聲嘶吼身體如同痙攣一般劇烈地顫抖起來雙手用力地錘著自己的頭部隨後看向傲爽好像發現了救命稻草一般哀求道:「傲爽……救救我」

傲爽在北域的遠古戰場中也算個名人了因此這少年能認出他來也屬正常

「我救不了你」搖了搖頭面色悲喜這等場景能嚇的住別人可別想嚇住傲爽

那日在渡九龍滅天劫時就連九龍碑演化出的種種恐怖的幻象都沒能對傲爽造成任何的影響心志的堅韌程度可想而知

就連七階靈獸青蛟都說傲爽是:心如磐石志似鐵

傲爽的確沒有那個能力救他伊靈心幾人也可以理解

可少年沒有再說話身體猛然一顫旋即凶戾地看向傲爽


在他的眼中傲爽已經變成了一個深淵惡魔而此時正在攻擊著自己想要把自己下萬丈懸崖

憤怒地看向傲爽身體還在顫抖著:「傲爽……我殺了你」

一邊說著一邊張牙舞爪地沖了過去好似厲鬼一般兇惡

「別怪我了……」緩緩抬起右手一道墨綠色的兇猛靈力從掌心處的印記中奔涌而出電光雷閃般在少年的胸口處留下一道洞穿身體的傷口

若是一般的武者心臟被毀的情況下早就一命嗚呼了可這瘋癲地少年好像根本沒有感覺到任何傷痛一般不管不顧地繼續沖向傲爽反而面色更加凶戾

「我知道了……」看到如此場景傲爽也是一愣隨後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是一道墨綠色的光柱飆射而出不過這次對著的是他的頭部

墨綠色的光柱速度很快可這次倒也能夠讓人看清軌跡可那少年的眼中卻沒有絲毫地畏懼、遲疑之色

「噗」整個頭部猶如碎西瓜一般碎裂而這少年的身體也終於停止了下來……

「蠻濤如果你不想變成他這樣我勸你還是退出吧……」轉過身來傲爽看著蠻濤說道

這少年已經完全迷失了心智就現在看來想要阻止他的話必須攻擊頭部也就是必須將其斬殺…… 「可惡!」蠻濤不甘地看著那名死去的少年,雙拳緊握,身體略微顫抖著。

一品宗門的遺址就在眼前,進入其中就算不能獲得驚天的大造化,能夠分上一杯羹也是不錯的。可他的靈魂之力確實是薄弱的環節,照這個趨勢來看沒等進入仆宗就會被煙霧迷亂心智。

「沒辦法,你也看到了那少年的結果了。」傲爽能夠理解此時蠻濤的心情,仆宗現世所有人都期盼了許久,可卻是這般結果,有些讓人汗顏了,就好像煮熟的鴨子到嘴邊卻飛了。

拍了拍蠻濤肩膀:「心智迷失之後,在你的腦海中會出現種種異常真實的幻想,剛才那人能做出詭異的動作就是因為這點。那時候你會感覺,身邊的所有人都是你的敵人。」

可蠻濤臉上還是濃濃地不甘之色,眼神中閃爍著靈光,顯然他的思緒正在的變化著。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笑了笑,傲爽接著勸慰道:「你是怕別人得到好處對吧?你想想,你在靈魂之力方面的造詣確實不高,但靈師階的武者中又有幾個比你強的?想要獲得機緣,也要看他們有沒有那個實力。」

蠻濤還真是個死腦筋,誰不想在一品宗門遺址內得到好處?可若是為此付出生命的話,恐怕沒幾個人願意冒這個險吧?

「對啊,我怎麼把這個事給忘了……」聽到傲爽的話后,蠻濤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隨後又在所有人錯愕地目光中快速恢復了往日那大大咧咧的神情。

「翠花,你感覺怎麼樣?」看向蠻濤身邊的翠花,追問道。

翠花皺了皺眉:「我的感覺也差不多,感覺腦袋有些沉重……」

「聽我的。」傲爽點了點頭,翠花的境界沒有蠻濤高,靈魂之力也不見得有蠻濤強,有這種感覺倒也說得過去:「退出吧,最起碼為了你們的孩子……」


不知怎的,看著蠻濤和翠花的摸樣,傲爽在說出這句話時突然有點想笑,但被生生克制住了,而伊靈心和寒紫葉兩人的神色也變得有些古怪。

「嗯。」蠻濤和翠花絲毫未覺,面面相覷點了點頭,蠻濤還看了看翠花的腹部。隨後二人對著傲爽等三人拱了拱手,說了兩句告別的話后就離開了。

憑蠻濤現在的實力來說,遠古戰場中能打敗他的人不多。

「你倆都沒什麼事吧?」蠻濤和翠花走後,傲爽柔情地看著伊靈心和寒紫葉問道。

「沒有。」兒女搖了搖頭。

寒紫葉身為靈魂變異者,靈魂之力天生就很強大,沒發生什麼事也屬正常。可伊靈心,她雖然靈魂力要比一般的靈師階武者強上許多,可也不應該一點異常都沒有。

「我有這個……」陪伴傲爽這麼久,伊靈心感受到前者的眼神后便知道他心中所想,旋即從空間戒中取出一枚赤紅色的令牌,上面刻著一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元!

「赤元令?!」即便傲爽是第二次看到赤元令,可想起這枚令牌代表著什麼,還是有些暗暗吃驚。而寒紫葉更不用說了,她的宗門是點蒼山,同樣屹立在北域,這些年可是從赤元門那裡吃了不少的苦頭……

現在的靈玉大陸看起來平靜如常,但宗門之間的爭鬥其實根本沒有斷過,尤其是動輒成百上千人的資源爭奪戰,異常慘烈。但像點蒼山這類四品宗門,在赤元門的面前是不敢放肆分毫的。

基本上赤元令一出,點蒼山的人就老實了。

見二人眼中露出不解之色,伊靈心娓娓說道:「赤元令內部的材質是千年地心玉,有著溫養靈魂,凈神醒腦的效果,只有表面的一層是由堅硬無比的赤心岩煉製而成的……」

「踏踏!」伊靈心的話還沒說完,左邊的叢林突然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話音戛然而止,三人互相看了看。

「哥,如果再碰到剛才少年那般的人,咱們應該如何做?」寒紫葉身為靈魂變異者,隱約地從密林中感受到一些紊亂的氣息,和剛才少年的情況極為相似,看向傲爽問道,

「咔!」樹榦折斷的聲音傳來,三人隨之望去,一名大漢從林中漸漸顯露出身形。

當伊靈心和寒紫葉看清這大漢的摸樣之時,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不自然。

只見那這大漢赤膊著上身,全身浴血,眼神之中儘是迷茫之色,瘋狂地尋覓著什麼。當他看到傲爽三人後一邊咆哮著一邊沖了過來,左腿處還插著一把匕首,可他卻渾然未覺。

「乾脆利落的擊殺……」話音猶在伊靈心兩人的耳邊,但傲爽的身形已然快速地來到了大漢的身前,眼睛仍然看向二女,面色如常,但眉宇間那凌厲之色卻越發濃烈。

右手猶如一道閃電,一聲悶哼之聲傳來,無根手指瞬間生生插進那大漢的咽喉處,旋即發力,咔嚓一聲,那大漢的喉骨被握地粉碎,血流如柱,瘋狂的面色瞬間變得死灰。

傲爽已經用實際行動,回答了寒紫葉的問題。

「他們已經完全迷失了心智,要麼乾脆不理會他們,要麼,就……」神態自若地拔出手掌,在大漢的屍身上動作優雅抹了抹手上的血跡,順手輕輕一推,大漢的屍體撲通一聲倒地:「要麼……就將他們瞬間碾殺!」

大漢那屍體的眼神中,有著一絲解脫之色,看著傲爽,嘴角輕顫:「謝……謝……」

說完之後脖子一歪,徹底失去了生機。在潛意識中,他也知道自己那麼做是因為心智完全喪失,傲爽殺了他,對他來說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哥……」寒紫葉看到傲爽出手便是將其擊殺,還一副風輕雲淡的神色,出於女性那天生的憐憫之心,有些不忍心地說道:「咱們要不就別理會他們了,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自生自滅?紫葉,我知道你心地善良,靈心,你也是這麼想的吧?」就在傲爽說話的同時,雜亂的腳步聲再次響起:「你們可以想一下,如果不是咱們有著那個實力能將他們擊殺,咱們的下場會是怎樣?這些人中不乏高階靈師之境的武者,若是讓中階靈師武者碰到……」

「咱們能跑,能夠活下來,可是那些境界低的武者呢?直接就會被他們這些迷失了心智的人擊殺!」叢林內又走出幾人,其中有少年,有大汗,還有兩名少女。

見到傲爽三人後,紛紛怒吼著沖了過來,絲毫沒有理會地面上的屍體。

「你們二人的實力在靈師階中算是佼佼者,但是不得不說,你們經歷的太少了,也許,和你們的年齡有著很大的關係。」說到這裡,傲爽風輕雲淡的笑著,好像這些人在他眼中就是螻蟻一般。

這種意義上的螻蟻並不是說傲爽仗著實力強大而瞧不起他們,而是這些人在他的眼中已經是死人。

「這種人,我們不殺的話他們就會去殺別人,甚至是無辜的人。」漆黑的眸子內猛然爆發出陣陣靈光,凌厲的寒芒好似能刺破這些人的內心。

「現在不是講什麼公道自在人心的時候,這些人的心智早已迷失,殺了他,也是給他一個解脫。以殺止殺,以暴制暴!對此,唯有殺戮!」

說完,傲爽的身影急速閃爍,衣衫被那股勁風帶的獵獵作響,神情淡然如常。閃電般衝進人群之中,咔嚓咔嚓的聲音不斷傳來,但卻不再有任何的悶響之聲。

這次傲爽沒有像擊殺剛才那名大漢那般粉碎喉嚨,而是直接攻擊頭部,大片的鮮~血飛濺四溢。傲爽的身影卻越來越從容瀟洒,看其動作根本不像是在殺人,更像是在林中舞劍。

相當的隨意,但每次出手,都會帶走一條人命。

此時這些人好像都變成了一座座雕像一般,一名少年舉著長劍,但頭部已經消失。另一個人的心臟處明顯的凹陷下去,頭部同樣也是消失。還有一人甚至整個身體都分做了兩截,大股鮮~血從其傷口處噴涌而出。

不到五息的時間,十二人全然殞命。

直到傲爽再次猶如一陣風般回到伊靈心和寒紫葉的身邊時,這些人的屍體才接二連三的倒下,鮮~血遍地。

要知道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中階靈師以上的武者,就算一般的巔峰靈師解決起來也不會這麼簡單。可伊靈心和寒紫葉卻看得清清楚楚,傲爽殺人,每個人只用一招!不!甚至只是一個不經意間的動作!

雖然這些人已經失去了心智,但下意識的反應動作應該還是有一些的,可在傲爽那狂猛的攻勢下,他們甚至連一絲的反應機會都沒有,就被傲爽瞬間擊殺。

墨綠色的靈力瞬間附著於右手之上將原本的血跡清除,劍眉一揚,看著猶在震驚的二女說道:「女人的善良是天性,可在某些時候,這些情緒往往能夠讓你們丟掉性命。該出手的時候,一定不要猶豫,否則不光會害了別人,你們的心也會感到譴責……」 廢墟的最深處,宮闕挺立,只不過大多數都是露出一副斑駁之色,厚厚的塵土悄然沉積。奇妙繁奧的古字刻畫在大殿的匾額和門柱之上,在歲月的流逝之下,已經難以辨認。

如今的仆宗,再沒有當年那個一品大宗門的威儀,可沉積萬年之後再現世,能夠保留一些古迹已是不易之舉,想要恢復當年的風采,談何容易。

在最中心大殿,門匾之上刻畫著古樸俊秀、龍飛鳳舞的大字:萬屍閣。

在殿中赫然坐落著數百口古棺,而在這些古棺的最中心處,有著三口巨大的古棺,在棺口處篆刻著密密麻麻的小字,字體中透發出陣陣邪異的氣息,閃爍著陣陣幽光。

「咔!」就在這時,在東南角的一口棺材,無聲無息地掀起了一角,一隻閃爍著藍黑色光芒的枯手,緩緩伸了出來,旋即狠狠一握!

頓時,一個藍黑色雷球,在其手中凝成,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這次……一定要……找到一個好些的肉身……」

……

傲爽和伊靈心三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叢林內,靈魂之力毫無保留地擴散開,隨著越來越深入,四周的藍色煙霧也越發的濃厚起來,但三人都各有所持,因此沒感覺什麼異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