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哦……」他故意拖長了聲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溫和地笑道:「我還以為你是為了見我,才特意打扮得這麼漂亮。」


蘇晚被戳中心事,臉愈發的紅,「我好像沒鎖門,得上去看看……」

話還沒說完,她就急著轉身往裡走。

顧朝夕卻抓住了她的手,順勢把她往自己懷裡一帶,從後面牢牢地擁住了她。

蘇晚的後背貼上他的胸膛,她紊亂的心跳跟他強健沉穩的心跳一對比,就襯托出了她拙劣的演技。

秘巫之主 環保從詭秘APP開始 她發現自己在顧朝夕的面前似乎很容易就變成一個笑話。

顧朝夕抱著她,薄唇親了親她的頭髮:「這麼穿很漂亮,我也很喜歡。」

蘇晚的臉似要滴出血來,轉開頭,嘴角卻不經意地彎了一下。

女為悅己者容。

喜歡一個人,重視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注意自己的打扮。

蘇晚坐上顧朝夕的車,邊系安全帶邊問他:「你今天找我是有什麼事?」

「剛剛不是已經回答你了,因為想你,所以就過來了。」

女人都喜歡聽甜言蜜語,蘇晚也不例外,但信不信卻又是另一回事。

顧朝夕看出她的心思,卻也沒再強調,只是笑笑就啟動了車子。

「想要去哪裡?」顧朝夕把車開上高架,扭頭看了蘇晚一眼。

蘇晚想起他說過想買傢具的事情,便說:「我想去買傢具。」

顧朝夕笑著說:「那正好,我也想去買傢具。」

他直接把車開去了市區最大的傢具賣場。

兩人從市中心逛到城東又到城北。 他們差不多逛遍了所有賣傢具的大商場。

每當蘇晚挑選傢具的時候,顧朝夕都坐在旁邊沙發上,在咖啡的濃香中耐心地等待。

華娛之巨星崛起 「你老公對你真好!」一個導購員趁蘇晚看衣櫃的時候,偷偷地羨慕地說道。

蘇晚回頭看了眼優雅坐著的顧朝夕,他交疊著一雙修長的腿,偶爾端起咖啡杯抿一口。

似乎察覺到她的注視,抬頭朝著她的方向看過來,嘴邊噙著若有似無的笑容。

蘇晚收回目光,笑著說:「他好像確實挺喜歡陪我逛街的。」

「真羨慕你,老公長著帥,還願意陪你逛街。我老公就沒耐心陪我買東西。」

蘇晚笑了笑,下意識地垂眸看了眼自己無名指上的鑽戒,心裡覺得有些恍惚,有點不敢相信她和顧朝夕已經是夫妻了。

「都選好了?」顧朝夕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他的大手輕輕地按在她的肩上。

導購員看著跟前的俊男美女,有些走神,待反應過來忙點頭。

顧朝夕掏出一張卡來,「刷卡吧。」

蘇晚跟店家說好送貨時間跟地址,顧朝夕正站在一張雙人床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到動靜,他抬頭,望著她身姿窈窕地走過來,目光變得諱莫如深。

「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該換一張大點的床了?」顧朝夕意有所指地說道。

「什……什麼……」蘇晚假裝聽不懂。

「沒什麼。」顧朝夕溫柔地笑了笑,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下,「不過這張床我不太滿意,回頭問問有沒有定製的。」

外面天色已經暗下來,顧朝夕去停車場開車出來,蘇晚在門口等顧朝夕。

她眼角的餘光,卻瞟到不遠處的一家珠寶首飾名品店的櫥窗前。

熟悉的兩道身影,讓蘇晚無意識地捏緊了手提袋。

藍夢戴著墨鏡跟鴨舌帽,小鳥依人地靠在宋涼生的懷裡。

她纖細白皙的無名指上,套著一枚鑽戒。

在燈光下,閃爍著五彩的光芒。

宋涼生單手攬著她的腰,握著她的手,指腹細細地摩挲著她無名指上的鑽戒。

蘇晚看著親昵依偎在一起的男女。

看著店裡兩人仔細挑選戒指,腦海中浮現出的是以前自己獨自一人在珠寶專櫃前挑選婚戒的情形。

他並不是忙,不過是因為她不是那個他真心想娶的人。

他所有的溫柔,所有的憐惜,所有的愛意都付諸給了另一個女人。

想裝作若無其事,可是想起曾經那些過往,還是無法做到完全的釋懷跟坦然面對。

她的肩膀被一隻大手握住,力度溫柔而有力,蘇晚側眸,就看到顧朝夕站在她的身邊。

他搭在她肩上的手緩緩往下,直到和她微涼的手指緊緊地相扣。

「想去哪裡吃飯?」顧朝夕望著她,目光溫和,帶著包容和繾綣的深情。

蘇晚回握了他的手,淺淺地漾起唇角:「你定吧。」

顧朝夕抬起的手指微微彎曲,勾起她鬢邊一抹碎發,替她拂到耳後,「那我們走吧。」

「好。」蘇晚不再去看首飾店裡的畫面,任由他牽著她離開。



「涼生,在看什麼呢?」

藍夢從閃爍著璀璨光芒的珠寶上抬起頭,就發現身邊宋涼生有些心不在焉。

她褪下手腕上的鑽石手鏈,神色古怪地打量了一遍宋涼生。

察覺到他的雙眼一直盯著外面,格外的出神,連她叫了他幾聲都沒有聽到,藍夢不禁也順著他的目光往外看去。

可是,對面只是一家高檔的傢具店。

什麼都沒有,只有三三兩兩的路人。

穿越之帶着空間養夫郎 「涼生?」藍夢抬手扶著宋涼生的手臂,秀眉微蹙,有些擔心。

「沒什麼。」宋涼生轉回臉,盯著藍夢碩大墨鏡下白皙的臉龐,那微擰的眉間有淡淡的不安。

他低頭,盯著藍夢緊緊攥著他衣袖的手,抬起手覆蓋在她的手背上道:「只是覺得對面傢具店的那個藤椅不錯。」

藍夢將信將疑地再次看去,果然,對面櫥窗里是一把做工精緻的藤椅。

她暗暗地鬆了口氣,臉上滿是笑容:「要喜歡的話那就去買下來吧,我們現在要搬回老宅住了,是需要添置一些新傢具的。」

宋涼生卻有些恍惚,忽然想起他之前把別墅給了蘇晚的事情。

那套別墅蘇晚壓根就沒有再住,轉手就賣了出去。

胸口莫名地有些壓抑難受,想到剛才他無意間看到蘇晚和顧朝夕在一起的一幕,垂在身側的手用力地握緊了拳。

「涼生?」藍夢摘下墨鏡,緊張地用手去貼他的額頭,「你今天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藍夢望著他的目光深情而關切,宋涼生看著她姣好美麗的五官。

不知為何,大腦里出現的卻是另一個女人的臉。

一個性子清冷,即便關心他也不會表露在面上的女人。

是剛才被顧朝夕摟著坐進車裡的女人……

不知道怎麼的,他忽然想起他有一次和女人去酒店開房,卻意外闌尾炎發作昏過去了。

當他醒來的時候,手術已經做完了,坐在床邊守著他的人是蘇晚。

他後來問了醫生,是蘇晚在手術同意書上籤的字,還守了他一夜。

她那時候,一定很清楚他去醫院之前在幹什麼吧?

可是她連一個字都沒有問。

如今突然回想起來,他才發現自己從前混蛋得厲害。

藍夢拿起一枚設計獨特的鑽戒,眼中有著一種迷戀。

宋涼生最近送了她很多東西,幾乎只要她想要的,他都會答應。

可是,她最想要的卻是這一枚代表著承諾的戒指。

「涼生,這個戒指是不是很美?」

她撒嬌似地拉著宋涼生的手,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聰明如他,應該聽得懂她話里的意思。

現在他跟蘇晚已經劃清界限了,就連宋老都沒再反對他們的婚事,她也搬到了宋家老宅去住。

她和宋涼生除了一紙婚約,他們之間跟真夫妻已經沒差別了。

可是想到宋涼生最近對她態度的冷淡,藍夢心裡就憂心忡忡起來。

她不可以再失去宋涼生的愛,她下了那麼大的賭注,絕對不能輸! 所以,她需要宋涼生承諾她一個名分,一個讓宋涼生都無法再反悔的名分。

「漂亮嗎?一般吧。」宋涼生拿過鑽戒,很認真地端詳了一會兒,卻不動聲色地交還給了店員。

藍夢張了張嘴,想要阻止他的動作。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宋涼生看著她失落的樣子,問:「以前我不是送過你鑽戒嗎?」

「啊?」藍夢困惑地看向宋涼生,隨即她的臉色一變,像是想起了什麼,露出甜美的笑容,挽著他的手臂:「只是這枚鑽戒代表的意義不一樣,不是嗎?」

宋涼生看著戒指,他忽然想起他跟蘇晚的婚戒。

他記不得那戒指的款式,也許他該承認,他已經忘了那戒指被他擱在哪裡了。

藍夢瞧著宋涼生一再失神,心裡再不痛快,面上卻只能表現得溫柔體貼,道:「反正也不急,涼生,我不會勉強你做任何事,但等你準備好了,一定要告訴我。」

宋涼生看著她的笑臉,心中有些愧疚。

她是他心中多年來魂牽夢縈的愛人。

當初他最頹廢的時候,是她一直不離不棄的陪在他的身邊,他才能重新站起來,而他卻還猶豫不決……

他回頭對店員道:「把剛才那枚戒指拿出來。」

藍夢錯愕地看著宋涼生,紅唇囁喏,有些欣喜:「涼生……」

宋涼生拿了戒指,握起她沒戴戒指的那隻手,把鑽戒套了進去:「喜歡嗎?」

藍夢盯著宋涼生親自為她戴上的鑽戒,紅了眼圈,重重地點了下頭。

她抬起頭,踮起腳尖湊上前,戴著鑽戒的手撫摸他的側臉,紅唇貼上他稜角分明的薄唇。

「涼生,我愛你……」她圈住他的身體,把頭靠在他的肩上,滿臉的幸福。

宋涼生輕輕揉著她的長發,看著展示櫃里各色珠寶,卻沒有任何的高興和激動,眼中閃過一抹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黯然和茫然。



汽車開出一段路后,突然在路邊停下來。

蘇晚從窗外的風景上收回目光,轉頭看向駕駛座上的男人,問道:「怎麼了?」

顧朝夕的雙手握在方向盤上,他也偏過頭來。

他的眉骨略高,雙眼皮又窄又深刻,這使得他的雙眼更為深邃。

黑黑的,猶如兩個旋轉得不見底的黑洞,讓人覺得被他盯著看異常的不安。

「怎麼突然停下來?」蘇晚看了眼窗外,不解他為何停在這裡。

顧朝夕的右手離開方向盤,握住她擱在膝蓋上的左手,然後又啟動了車子。

他單手掌控著方向盤,似乎還遊刃有餘。

眼睛平視著前方,沒有再分神看她一眼,但手卻握得牢牢的,好像一旦放鬆點力度,她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蘇晚感受到他掌心傳來的溫熱,重新看向窗外,兩旁的風景已不像是之前的那般灰暗陰沉。

顧朝夕和蘇晚去了一家餐廳吃晚飯。

蘇晚吃的不多,中途去了趟洗手間。

回來的時候,旁邊一個包廂出來一個服務員,蘇晚的眼角不經意的掃了一眼。

透過微微敞開的門縫,就看到了坐在裡面的宋涼生。

他脫了西裝,領帶也解了,襯衣領口微敞,袖子捲起,正專註地剝著一盤蝦。

能讓堂堂宋氏總裁這麼伺候著的人,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那麼一個。

「蘇晚?」藍夢的聲音從蘇晚的身後響起。

蘇晚轉頭,就看到藍夢站在自己後面。

她好像也剛從洗手間回來,長發柔柔地披在肩上,穿著寬鬆的衣衫和平底鞋,肚子看起來已經有些大了。

藍夢詫異地看著蘇晚,問道:「你也來這裡吃飯?」

包廂里的宋涼生聞聲抬起眼皮,看到門口的蘇晚,剝蝦的動作也遲緩了。

蘇晚下意識地轉身,視線卻恰好對上宋涼生的眼睛。

她沒有迴避,眼神平靜的掠過他,抬步就走。

回到包廂,她坐回位置上,心情卻有些不好了。

顧朝夕把自己那盤切好的牛排遞了過來。

蘇晚接過,低聲說了聲謝謝。

「怎麼了,是不是剛剛吹了風不舒服了?」顧朝夕敏銳地察覺到她情緒的變化。

蘇晚搖頭,抬頭看著五官俊朗的顧朝夕。

她端起旁邊的紅酒,喝了一口,沒有放下杯子,而是輕輕地搖晃著高腳酒杯,過了半晌,才開口:「我剛才看到宋涼生跟藍夢了。」

「在這裡?」顧朝夕隨意地接了一句。

「嗯。」蘇晚點頭:「從洗手間回來時看到的。」

顧朝夕放下刀叉,看著她,「所以你不高興了?」

蘇晚盯著在杯底搖晃的酒紅色液體,聲音輕而暗啞。

「我原以為自己再見他們的時候可以徹底的無視,可是當我真看到他們相攜而立,才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豁達從容。」

她自嘲地勾了勾唇角:「或許是因為不甘心吧,畢竟自己曾經付出過,所以看到他們才會心情不好。」

顧朝夕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

蘇晚仰起頭,他卻在她身邊蹲下,將她的雙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手裡。

顧朝夕握緊她的手,抬起了頭,目光真摯地看著她微紅的眼圈。

「如果你不想看到他們,我馬上就讓餐廳的經理趕他們出去。不管你想要做什麼,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