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哥,你怎麼來了?你什麼時候來的?」安妮面露喜色。


「嗯……來的差不多半個小時吧!」我故作回憶狀。

安妮朝我撇了一下嘴表示不信。不過從她眼裡的笑意看得出她此刻心情還不錯。

「你好,我叫秦樹,安妮的合伙人!」安妮身側的英俊男子朝我伸出手作自我介紹。

我這才知道這個男人竟是安妮的合伙人,竟從未聽安妮向我提起過此事。

和這個叫秦樹的男人握了握手說:「魏今生,安妮的朋友!」說完我又看向安妮:「安妮,你什麼時候還加盟了一個合伙人?我怎麼不知道?」

「工作上的事情有什麼必要給你說,反正你也沒興趣,你不肯來幫我還不許讓我找個幫手啊?秦樹已經加入兩個月了,是你不來我這裡才不知道的!」

安妮語氣有些嗔怪,大概還在為我沒來幫她而耿耿於懷。

「不是不幫你,你也知道我哪有這方面的天賦!而且現在你不是找到合伙人了嗎!」我見安妮還想說什麼趕緊岔開話題說:「不說這個了,我好餓,安妮你吃飯了嗎?我請你吃飯?」

安妮回頭看了一眼未完成的工作思考了一下對秦樹說:「樹哥今天就到這裡吧,餘下的明天再做吧!」

秦樹點點頭看看安妮又看看我頗有禮貌的笑笑說:「好吧,你們先走吧,我收拾一下就下班!」

「要不起秦先生和我們一起吧!人多吃飯熱鬧!」我對這個男人的印象還算不錯,又是安妮的合伙人,故此想邀請他一起吃飯。

「不了,你們去吃吧,我晚上還有別的安排!」秦樹對我歉意的一笑。

「那好吧,下次有機會再聚吧,作為安妮共同的朋友我們很有必要認識一下!」我說。

「是嗎?那下次一定!」秦樹一邊收拾桌上的東西一邊說著,並沒有回頭看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一種感覺,覺得這個男人看似彬彬有禮,但其實並不想和我有過多的接觸,禮貌的裡面似乎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我又和他略做客套便和安妮先行離開影樓。

「安妮,你怎麼突然找了一個合伙人?」出了影樓我終於問出我的疑惑。

「以前我一個人加上我的助理還能應付,不過影樓生意慢慢的變好了,我一個人照顧不過來,這也是我一直讓你來幫我的原因,可是你卻不願意過來,所以我才想到找一個合伙人。秦樹本來是我的一個客戶,他也是一個攝影愛好者,在知道我的需求後有意向過來一起干,所以我就同意了!」安妮一邊走一邊說。

「這個秦樹你清楚他的底細嗎?他會不會是有別的想法?」

「他也是攝影專業出身,之前在一家旅遊公司做宣傳工作,和我的需求很吻合,而且他的專業素養也很強,可以為我分擔很多工作。我們只是純粹的合伙人關係,他還能有什麼別的想法?」安妮似乎沒有理解我的意思。 「星野留美?你怎麼又回來了?」

掃了一眼端坐在客廳內,正和貓娘緋鞠聊着什麼的某個熟悉的美少女,浩仁驚訝地瞪大了眼。

無怪乎浩仁會如此驚訝了,實在是……

這早上學前,他才剛剛把星野留美放走的,怎麼到了晚上她又跑回來了?

她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還打算賴著不走了?

也正是在浩仁疑惑間,客廳的二人聽到聲音,轉頭看了過來。

沒等星野回話,緋鞠已是從沙發上蹦起,一路小跑來到玄關,大呼道:

「九尾大人,您終於回來了,大事不妙了喵!」

聞言,浩仁眉頭猛地一跳,暗道難道是那劍巫找到他家裏來了?

隨即他往家裏四下打量了一番,又通過家中佈置的結界感知了一下,結果卻是發現家裏除了緋鞠和星野,並沒有其他人。

「到底出什麼事了?」

「出出出……大事了喵,那個……還是讓留美醬來說吧!」

緋鞠說着讓開一個身位,把身後的星野拉到了浩仁面前。

不過,因為緋鞠沒掌握好力道,稍稍用力了一點,讓星野與浩仁直接來了個面對面。

因為身高的差距,星野只能抬頭望着浩仁。

「嗚~」

二人就這麼四目相對,也不知星野想到了什麼,只是瞬間,她的臉上就攀上一抹醉人的紅暈。

過了好一會,星野想起還有正事要說,這才將心中不知為何會生出的,某些奇怪的想法給壓了下來,低聲道:

「主人~」

「恩?」

見到浩仁眉頭一皺,星野瞬間改口了。

「浩仁,太史局他們打算監視你,上面給我們暗影支部下達了命令,說是從明天開始,要安排人員24小時暗中監視你!」

「什麼?你告訴……不……」

星野這麼一說,浩仁第一反應就是星野把他是狐妖的秘密泄露出去了。

但他轉念一想,星野可是立下了靈咒誓言的,即便是死了,也不可能把他的秘密泄露出去的。

所以他臨時改了口道:

「是不是太史局通過什麼其他渠道查出我是狐妖了?」

「不,應該不是,這是上面突然來的命令。

我還特地通過我母親的關係向上面打聽了一下,說是巫女機關那邊的臨時委託,而且並不只是監視你一個,而是六個人。」

這便是星野之所以這麼晚跑回來的原因。

自從早上被浩仁放回去后,她被太史局支部的人,特別是她的上司——近藤組長好生詢問了一番。

不過因為早就編好了理由,星野最後還是騙過了支部的人,並沒有引起他們的懷疑,甚至下午她就恢復了正常工作。

而這一下午,星野也沒幹別的什麼事,小腦瓜子就在一直在琢磨著。

這狐妖放她回去當間諜,也沒交待她該幹些啥啊?

因為狐妖沒有具體交待任務,一直到晚上快下班了,她都不知道從何處開始下手。

正巧這時,上頭忽然傳來一個奇怪的命令,命令負責八王子町這片區域的暗影支部,執行一個監視任務,監視的目標正好就是狐妖本人。

星野當即就變得高興了起來,還十分「孝順」的打了個電話詢問母親的近況(她沒有和母親住一起)。

在孝順母親,噓寒問暖的同時,順帶問了一下監視任務的事。

弄清監視任務的來龍去脈后,星野連飯都沒來及吃,就屁顛顛地捂著這個熱乎乎的情報來到了浩仁家中。

跑來幹什麼?

跑來告密啊!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出高興這種情緒?

在慣性思維驅使下,星野在心中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既然是當間諜,那肯定是要給狐妖套取一些有用的情報的,如果潛伏在太史局許久,她都弄不到一個有用的情報。

那時狐妖肯定會覺得,他收的這個新僕人是個只會「吃乾飯」的「沒用的廢物」。

那時,說不定她就要迎來「主人的大骨頭懲罰」。

最終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兩眼翻白,像一灘爛泥一般癱倒在地。

恩,自己只是因為避免了被狐妖懲罰,被他折磨,才會覺得高興的。

這是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感,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另一邊,浩仁自然不知道星野這一天的經歷,以及她心中所想,聽完之後,他只是微微皺眉道:

「巫女機關的委託?六個人?」

「恩,我母親是這樣說的!」

這怎麼又和巫女機關扯上關係了?

難道是那個劍巫?

說起來,之前在劍道比試上,雖然那個銀髮劍巫出手試探了他,但卻並沒有成功。

或許是這劍巫並沒有放棄,之後又決定派人來監視他。

到了這裏,浩仁雖然覺得事情有些麻煩,但只是單純監視的話,說明也只是懷疑,並不確定,否則就該直接上門抓人了。

所以浩仁面色如常,沒有什麼變化。

但僅僅下一秒,他的面色忽卻是然變得古怪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了有些不對勁……

雖然這些情報對他來說確實有些用,但告訴他情報的人是誰?

星野留美啊,那個被他擊敗后抓住,又囚禁整整三天才放走了。

換成別人,不恨他就很不錯了,怎麼還會特地跑來告密。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東西?」

為什麼告訴你?

「這不是……」

星野本來是想說這不是你的命令嗎?

但她轉念一想,不對,狐妖會問這麼顯而易見的問題嗎?

顯然不會!

而且說實話,狐妖也並沒有交待她具體該怎麼做。

所以,真相只有一個了。

狐妖是故意這麼問的,目的是為了戲耍她。

這裏最讓狐妖滿意的回答應該是:「我已經是九尾大人您最忠實的僕人了,願意為您奉獻一切,為您做任何事!」

想明白一切后,星野再次生出了極度屈辱與氣憤的感覺,甚至因為過於氣憤,都漲紅了臉。

可惡~

可惡的狐妖~

實在是太可惡了!

因為屈辱與氣憤,再加上星野心底的所剩不多的反抗情緒作祟,她並沒有照着最讓狐妖滿意的「那句話」回答。

而是像發泄一般,氣哼哼嘲諷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