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哎呀,你都多大了,還當你是小時候,一哭起來我就給你買糖吃!」科多寵溺地撫摸著瑪麗的捲髮,他堅毅的臉上此刻滿是柔情。


就在科多安慰著瑪麗時,叮鈴一聲,尖銳的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打破了這對愛人之間甜蜜而心酸的對話。

「爸爸,爸爸!」愛娃激動的聲音迫不及待地穿過走廊,鑽入科多的耳中,「是靈空舞大家,快點出來呀!」

科多一聽,霍地站了起來,他欣喜地和瑪麗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喜色,等待已久的靈空舞大家,總算來了!

科多急忙跑到門前,正看到在走廊里,愛娃已經打開了大門,親切地和一位『女鬼』交談著。

之所以說是『女鬼』,完全是因為這位靈空舞大家,雖然是一位美女的樣子,但皮膚竟然是透明的,隱隱可見身下的透亮血管,而一雙眼睛卻像鬼火一樣,是發光發亮的兩團火球。根本沒有雙腳,就是凌空懸浮在地上,根本就是一個女鬼。

她說話的聲音也帶著一絲渺遠,好像鬼魂的攝魂魔音。當然,這就是通靈族惡魔的樣子,每一位此族的惡魔都像鬼一樣,大概和他們的形體有關,通靈族惡魔都擅長通靈,和死者與靈魂溝通,修為高深的通靈族惡魔,甚至可以溝通過去未來的靈魂,來實現預知與對過去的探查。這位靈空舞大家,通靈學已經是專家級的頂峰,自然有諸多威能。 第335章靈算之術

「愛娃,我記得當年見你時,你還是個問我要糖吃的小丫頭,沒想到幾年的功夫,都長成大姑娘了!」靈空舞那泛著幽光的美麗臉孔,微笑著對愛娃說道。她那宛如鬼火的雙眼閃爍亮光,看起來就像一位美貌女鬼。

愛娃的俏麗微紅,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聲說道,「阿姨別取笑愛娃了,我帶您去爸爸那裡吧!」

「不用了!」靈空舞卻笑著搖了搖頭,她似笑非笑地看著愛娃身後,而科多早已卓立在那裡,同樣微笑著注視著靈空舞。

「你總算來了!」科多爽朗地大笑一聲,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門前,炯炯有神的虎目流露出一絲柔情,看著靈空舞,頗為感慨地嘆道,「沒想到再見面時,已經是十年之後了!」

出乎科多的預料,靈空舞那張蒼白透明的俏臉,卻驀然一變,浮現出一臉驚容,不可思議地打量著科多,把他仔仔細細從頭到腳地看了一便,才用一種萬分驚奇地語氣叫道,「怎麼可能,你竟然晉級六星境!這才十年而已,你是怎麼做到的!」

「一言難盡呀!」科多撫摸著手上泛著幽光的龍血戒,一時間感觸頗多,反而不知道如何開口,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對靈空舞說道,「總之也是機緣巧合,我自己也是迷迷糊糊的!」

靈空舞沉默了一會,才面色複雜地緩緩開口道,「最令我吃驚的,還不是你的修為變化,在剛才,我運起靈算之術為你的未來再次占卜了一卦!你還記得當年我為你算的結果嗎?」

「當然記得!」科多笑道,「當年你算我一百歲后的修為,卻怎麼也算不出來,我還為此嘲笑過你,你一氣之下甚至好幾天沒搭理我!」

科多想到舊事,心中就升起一種溫馨感,當年的他,詛咒還沒有解除,百歲后就論為塵土,哪還會有什麼修為!靈空舞當然算不出來。但現在,按照血姬的說法,詛咒已經解除,才帶動自身的連鎖反應,晉級六星境。

「我剛才運起靈算之法后,竟然可以模模糊糊地算到你百歲后的樣子,真是奇怪,這十年內我的靈算之術並沒有什麼進步,怎麼前後差別會這麼大!」靈空舞百思不得其解,她有些鬱悶地問道。

科多當然不會把家族的秘密抖落出來,只是乾咳了幾聲,笑道,「命運總是在不斷變化的,誰能肯定自己計算的百分之百正確,也許在這十年內我的命運發生變化也說不定!」

「可是!」靈空舞卻不這麼想,她搖了搖頭剛要反駁科多,卻被後者果斷制止了,這要是討論學術問題,還不知道需要多久呢,而赫拉的事情,可是一直卡在科多心裡,絲毫不能耽擱。

「這些先不談!我送信請你過來,是想找你幫忙的!…」科多急忙把事情的經過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最後已經是語氣帶著懇求地說道,「我希望你能幫我把赫拉找到,我想來想去,也只能指望你的靈算之術了!」

聽著科多嚴肅的講述,靈空舞的面色越來越嚴肅,最後已經是陰沉得可怕,沉默了一會,她冷哼一聲,怒道,「和我還說什麼客氣話,咱們可是有過命的交情,昔日和微瀾他們一起闖蕩都瑞卡時,什麼困難沒見過,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宵小之輩,竟敢欺負到咱們頭上來,欺負你的孩子和打老娘臉沒什麼兩樣!等我算出這傢伙是誰,看我怎麼收拾他!」

說到後面,靈空舞的語氣中已經是帶上了殺機,那股肅殺之氣令旁邊的愛娃都覺得脖子一涼。

「我要準備些東西,來施展高精度的靈算之術,從你的講述來看,這傢伙身上顯然有屏蔽探查的寶貝,想要算出些端倪,需要準備不少東西才行!」靈空舞深吸了口氣,壓住自身的怒氣,對科多說道,「靈算之術所用的大部分器材我都隨身帶著,但只怕對方的屏蔽寶貝太強,所以還需要你找些高等級的元力晶石來,最好可以找些靈魂結晶體…..」

科多不敢怠慢,連忙把靈空舞提到的東西一一記了下來,這可關係到能不能找到赫拉,就算再貴的東西,科多買起來也不會心疼的。

記好之後,科多為了節省時間,把這些材料清單分為幾份,讓愛娃,鮑威他們也幫忙一起去商店購買,兵分幾路后速度自然就快了。

「只希望靈空舞大家能找到我妹妹!」愛娃喃喃自語道,她的精神頭很低迷,有些低沉地踩著雪,艱難地在積雪中前行著,在她身旁,鮑威高舉著大大的防雪傘,仔細地遮住愛娃包裹在華美雪衣里的玲瓏身軀。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壞,竟然敢在夜鶯市綁架議員的孩子!」鮑威對赫拉被綁架的事情也是一陣鬱悶,這小姑娘雖然很愛折騰自己,但他們是從小的玩伴,彼此的感情很好,對自己能出力幫忙,鮑威當然很,而且,自從自己和愛娃一起開始在夜鶯市上學之後,彼此的感情好像有升溫的趨勢,這種青春期的躁動,令鮑威的身軀都有些發熱了。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愛情,反正從小到大,他都一直很喜歡看愛娃甜甜而天真的笑容,鮑威想到這裡,面色就是一陣恍惚,他看著身旁的愛娃緊緊皺著的秀美,心中暗暗許下承諾,一定要讓身旁的佳人重新起來。

「走吧,去魔法材料商店把這些東西都買回來!」愛娃回頭看了眼鮑威,說道,「這次需要的東西不少,我怕自己搬不動才會叫你的,可不要想歪了!」

鮑威當然點頭稱是,他換了只手,繼續殷勤地舉著大雪傘跟在身後。

「這傘很重吧!」愛娃突然停住了腳步,她回過頭來,看著鮑威手中的大雪傘,略一側身,跟著一手抓住傘柄,和鮑威的手一上一下,一起舉著大雪傘。不知不覺間,兩位年輕的惡魔已經並肩走在了一起。

鮑威張了張嘴,剛想拒絕愛娃的幫忙,單單一個大傘,對於已經修鍊到九級小惡魔境的鮑威而言,並不是太重的東西,但他舉著大傘的手感受著手旁那隻細膩小手的溫暖,心中拒絕的話語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他只是沉默了下來,一起和愛娃並肩走著。外面的天氣雖然異常的寒冷,但他的心中卻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令他絲毫不覺寒冷。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低頭看著印在雪上的腳印,他只希望這腳印,可以一直往前延伸,延伸。

…… 第336章尋找與謀划

伊凡雷斯家的別墅里,靈空舞正肅然立在地板上,四周已經擺滿了各種材料儀器,而科多他們都退到一旁,不敢打擾這位通靈學大家施法。

仔細看來,靈空舞閉著眼睛,如鬼魂般的身體四周布滿了一道道透明絲線,她的手臂揮舞著,每一次舞動,都會有一個魔法材料飄來,猛地炸成粉末,補充進絲線裡面。

這些絲線不斷舞動著,吸收著地板上的魔法材料,不一會,所有絲線同時聚攏,竟然組合成一個虛幻的小女孩的身影,科多仔細一看,這絲線聚合成的小女孩,竟然眉目和赫拉有七八分相似。

……十分鐘后,靈空舞那透明的秀手一揮,天空中飄散的根根絲線同時潰散,地板上還剩下不少魔法材料沒有用完。而這根根潰散的絲線,飄落到地板上,竟然組合成一道圖像,是一座小塔的簡筆畫。

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 「比我想象的要容易許多!」靈空舞有些納悶,指著地板上小塔的簡筆畫說道,「很容易就算出了赫拉的情況,是她現在十分安全,而且我得到的提示說明,赫拉現在在一座塔里。」

科多先是一驚,而後便狂喜道,」安全就好,安全就好!」

不過,他旋即便納悶起來,綁架赫拉的傢伙,顯然不是什麼良善的惡魔,為什麼赫拉的狀態會顯示為安全呢。科多有些不解,但靈空舞以專家巔峰的靈算之術計算一位小惡魔,基本上不會出錯,可信度相當大。

「也許事情有些變化!」科多也是聰明的惡魔,心念流轉間便想到了很多可能性,「總之,要把赫拉帶回家!」

「咦!」就在科多想來想去時,靈空舞卻突然驚叫一聲,科多抬頭一看,她手指上纏繞的一根根絲線,竟然在剛才一瞬間齊根斷開,令她的手也被刮傷,流下一絲絲暗青色的鮮血。

「怎麼回事?我剛才在算赫拉的具體方位時,竟然受到了反噬!」靈空舞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手上的傷口,喃喃道,「以我六星巔峰的實力,能讓我的計算被反噬的,也只有領主境了!」

「什麼意思?」科多眉頭一皺,感覺事情可能有變,連忙問道。

「也就是說!」靈空舞快速組織著語言,略一思量,便告訴科多,「赫拉現在的方位,應該和一位領主的方位重疊,計算赫拉的位置與計算一位領主的位置等價,而領主境溝通天地法則,冥冥之中受到庇護,不是我可以輕易演算的,所以才受到反噬!」

科多眼皮一條,他想到一種可能,不可思議地叫道,「難道!?」

「沒錯!」靈空舞的面色也嚴肅了下來,「要是我所料不差,赫拉所在的那座塔,應該是一位領主的法師塔。」

吃驚過後,科多卻是長長地鬆了口氣,都瑞卡總共才有多少領主呀!就算不知道具體方位,一個個去拜訪也能找到赫拉才對。

「先不要太早,這一切都只是我們的猜測,具體情況還不得而知。」靈空舞卻沒這麼樂觀,提醒科多道。

「總而言之,雖然無法計算赫拉具體的方位,但是我可以計算出她走過的路徑。」靈空舞眯著眼睛,手指上纏著的絲線不知何時已經重新連接了起來,正一根根漂浮在空中,勾勒出一個地圖的形態。

「我們沿著赫拉經過的路再走一遍,絕對可以找到她!」靈空舞十分肯定地說道。

「好!」科多當即就拍板道,「我先去市政廳請幾天假,一會就出發。」

靈空舞有些愕然地看著科多,她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一位父親的本能。

「我也要去!」愛娃突然在連聲叫道。這少女也想出力幫忙。

「不行!」瑪麗在一邊使勁拉了拉愛娃的袖子,勸道,「你實力太弱,跟過去只是拖後腿,乖,聽話。不要耽誤你爸爸和阿姨尋找妹妹!」

「可是。」愛娃剛想說些什麼,但迎面看到科多嚴肅的眼神,頓時閉上了嘴,自己的父親不答應,愛娃也沒什麼辦法,父親的權威令她無法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只是低頭沉默了下來。

「愛娃,放心吧,阿姨一定把赫拉給找回來,你在家裡安心等著!不要讓爸爸媽媽擔心,好嗎?」靈空舞輕輕抓住愛娃的手,和藹地勸道。

「好吧!」愛娃張了張嘴,還是沒辦法拒絕,只能點頭同意道。

…….

夜晚,一層層白霧籠罩了天地,令天空中的虛月也顯得越發虛幻,幾乎無法看到,一片片雪花飄落在夜鶯市的街道上,在這積雪覆蓋的大街小巷裡,一道人影正獨自行走著。

「異世界的一切都這麼奇怪,整個空氣中都充斥著一股森嚴的法則氣息。這大概就是那所謂的惡魔法則了。」瞳霸道人的分身,借著王胖子的肉身觀察著這個奇特的世界,在他眼中的世界,比起蒼伊看到的更加精彩而深邃。

現在的王胖子和之前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若是熟悉的人看到他的眼睛,便會發現異樣,現在的王胖子,其眼神深邃如一片深淵,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而一雙眼眸開闔間,彷彿可以看到一道道符籙閃爍而出,划著天地的法則紋路。雖然還是個小肉球,但現在的他,誰也不敢小視。

「現在去哪裡呢?直接殺死那幸運的小子雖然簡單,但實在很不明智!」瞳霸道人一邊走著,一邊暗暗思量著,「他得到了山海經,就獲得了經文上殘存的氣運,這種有大氣運的小子,不是這麼容易殺死的,一旦一擊不中,反而會成為對方成長的養料,不能大意。」

對付這種有大氣運的人,瞳霸道人並非毫無經驗,反而經驗充分,他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洪荒老怪,見過的大氣運者如恆河沙數,早已總結出一套對付他們的辦法,很簡單,就是一個字「忍」。

沒錯,就是『忍』,一個人不可能永遠行運,等到對方氣運暫時衰竭時,才集中所有力量,畢其功於一役,徹底擊毀對方。 第337章接待

「我還未見到這小子,暫時不知道他運道如何,還是暫且忍耐為好!」瞳霸道人按壓住心中對山海經極度的渴望,心中暗道。

就在『王胖子』皺眉思索的時候,突然,他好像感受到什麼,面色一變,空氣中,一道道無形的法則絲線擰在一起,聚合成一條條巨大的鎖鏈。

「又來了,真是麻煩!」瞳霸道人略一皺眉,他雙眼中的一片漆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消散,變為正常的眼睛。雙手飛快地掐訣,很快,周身的氣息統統被他用秘法封住,這時,空氣中那道道巨大鎖鏈,才好像失去目標般轟然散開。

瞳霸道人知道,自己的分身和蒼伊不同,因本質上的強大,令惡魔法則產生了巨大的排異性,如果說蒼伊進入惡魔界就像一個小蟲子飛入口中,沒什麼感覺,那瞳霸道人就像一根針刺在手指上,令惡魔法則非常敏感地感受到了異樣。

「我需要壓抑自己的氣息才行,在得到山海經前千萬不能被發現,我這具分身可抵禦不了惡魔界真正的強者。」瞳霸道人感覺有些頭痛,一旦被發現,這具分身固然死定了,但只是分身,沒什麼好心痛的,但若是沒得到山海經,下次可就沒機會了,因為一旦被發現,被惡魔法則抹殺,自己的靈魂印記就會被記憶下來,下次進入此界時,馬上就會被發現。

「先回去吧!找機會行動!」『王胖子』又思索了一下,才徑直往微瀾之家走去。

……

第二天早晨。微瀾之家裡。

「微瀾阿姨。」塞西莉亞不知所措地坐在客廳里,低著頭不敢去看微瀾,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告訴微瀾這個壞消息,小金幣居然被早已死去的莫拉斯擄走,令塞西莉亞升起了一種荒謬感,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才好。

「塞西莉亞,你可是稀客呀!以後要常常來家裡做客。」微瀾笑著看著面前有些拘謹的少女,笑道,「我家金幣想必給你添亂了,今天阿姨請你吃飯,大家聚一聚,增進些感情也好!」

聽著微瀾熱情的話,塞西莉亞覺得自己的眼淚都要下來了,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呢?這少女不想傷害微瀾,但這麼大的事情也不能不說!

「達芙妮,把小金幣叫起來,塞西莉亞來家裡玩了,怎麼能不出來接待。」微瀾笑了笑,對身旁侍立的達芙妮說道。

「咦?小金幣不是…」塞西莉亞有些迷惑了。很快,疑惑的塞西莉亞便驚駭地看到一個熟悉的肥胖身影,她的嘴巴張大,都能塞入一個雞蛋了。她不可思議地看著王胖子,一臉吃驚的表情。

「怎麼了?」微瀾看著塞西莉亞的表情,跟著也吃驚起來,又不是多久沒見,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沒有,沒有,沒什麼?」塞西莉亞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敷衍了過去,她和微瀾稍為聊了幾句后,就拉著王胖子到了一旁。

「小金幣,到底怎麼回事?」塞西莉亞拉著王胖子走到屋外花園裡,小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當時腦袋一黑就昏了過去,醒來時就躺在森林的樹梢上了,多虧我身上還放了一張地圖,才自己回來了!」小金幣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可是,你怎麼會比我們先回來,我們乘坐夜鶯馴獸,飛得很快,但也在今天早上才到的。」塞西莉亞疑惑地問道。

「這丫頭反應也太快了吧!」本想矇混過去的瞳霸道人,只好無奈地繼續找著理由,「我醒來時就已經離森林邊緣很近了,所以比你們省了不少路程。」

這樣就解釋得通了,塞西莉亞思索了一下,沒找到什麼疑點,雖然不知道莫拉斯為何擄走後又放了小金幣,但既然人家回來了,塞西莉亞當然鬆了口氣。

「要趕快向老師報道這個好消息。」塞西莉亞想到早晨維斯萊妮得知整件事情的經歷后,那種失魂落魄的表情,只想快點奔回法師塔,把這個喜訊告訴她。當然,塞西莉亞也知道,維斯萊妮之所以有些失魂落魄,還是因為莫拉斯的關係,自己本該死去很久的老師,竟然借著一種匪夷所思的方法苟且偷生到現在,令維斯萊妮有些失態。

而現在的維斯萊妮,正抖擻精神,一臉容光煥發,紅光滿面的樣子,穿著一件高貴的黑色禮服,身後跟著市長佩欣絲和一眾官員們,在市政廳里迎接著即將到來的大地守護者巴羅斯。

很快,一輛馬車出現在市政廳門口的大道上,這條大道上絲毫積雪也沒有,露出了精美的玉石地板,整條大道竟然都鋪上了玉石的地磚,泛著華麗的晶光,給人一種奢華高貴的感覺。天空中的雪花飄落下來,馬上就被這玉石上刻劃的密密麻麻的法陣分解,變為一層層霧氣消散。顯然,為了迎接這位尊貴的領主,夜鶯市也是做足了準備工作。

這輛馬車走近了,沿路的居民也知道貴客來訪,都小心地趴在窗戶往外開,大家這才看到,這輛馬車竟然是被一隻黑色烏龜馱在背上的。

這隻烏龜很大,好像一輛大卡車一樣,黑壓壓地立在街道上,把寬闊的街道都佔據了一半寬,四條長滿鱗片的粗腿就像四根大柱子,不斷挪動著,看起來挪動很慢,其實粗腿一邁就是十幾米的長度,有種縮地成寸的感覺。而更加奇特的是,這烏龜的頭顱竟然很像一隻巨龍,還長著一對鋒利粗大的龍角。

「六星黑龍龜。」維斯萊妮面色一變,想要馴服一位六星魔獸,就算是七星境的惡魔,也沒有多少把握,更何況是脾氣暴躁的龍龜,這大地守護者的實力,可見一斑。

在龍龜背上的車廂里,一位中年男性惡魔,正眯著眼睛,透過散布在外的靈魂波動,感測著整個夜鶯市。

這位惡魔最顯著的特點,就是背後的那個巨大烏龜殼,這也是靈甲族惡魔的種族特徵。總之,這位大地守護者巴羅斯,活生生就是一個龜丞相的樣子。背著一個大龜殼。

他身上不但有龜殼,還有一層十分厚實的土黃色甲胄,上面一層層奇異的凸起,給人一種層巒疊嶂的感覺。好像把大地做了鎧甲披在身上。 第338章迎接

「巴羅斯先生,您總算來了!」維斯萊妮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對從龍龜背上走下的巴羅斯笑道,這微笑之美看得周圍接待的惡魔都為之呼吸一滯。「維斯萊妮女士,您還是那麼的美麗!」很像龜丞相的巴羅斯,也微笑著打著招呼。他平凡的臉上此刻布滿了笑意。

隱婚520天 ……

在市政廳前的大道上,一個全身籠罩在白色兜帽斗篷下的惡魔,正擠在歡迎的惡魔群里,冷冷地看著維斯萊妮和巴羅斯。一層肉眼不可見的微光從白色斗篷中散發出來,籠罩了他全身,讓他絲毫氣息也沒有露出,好像一座石像一般。

「有些麻煩了,本來以為只有維斯萊妮一個,沒想到現在又多了個大敵!」幽白之夜皺著堅毅的眉頭,有些煩躁地看著巴羅斯,他充滿野性魅力的俊美臉龐此刻也陰雲密布。特製的白光斗篷完美地遮蓋了他的氣息,令他有膽量出現在這條大道上,這是凱特.銀送給他的魔法道具,就算同為領主境的惡魔,不仔細觀察也看不出端倪來。「明天,等明天撒戈拉就到了。」幽白之夜想到這裡,心中又是一陣煩躁,雖然凱特.銀向他保證,已經和撒戈拉取得共識,對方不會在這裡為難自己,但一想到要見到曾經追殺自己的魔獸王者,幽白之夜就是一陣心虛,畢竟自己的晉級是靠著偷竊撒戈拉的提坦之花,在道義上根本站不住腳。就算有凱特.銀的庇護,幽白也絲毫不敢大意。

接待的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因為大地守護者巴羅斯並不是常駐夜鶯市,所以也沒有修建臨時法師塔這種奢侈的東西,而是在市政廳旁直接開出一個小院,給巴羅斯和他的黑龍龜居住。

送走了巴羅斯后,維斯萊妮和佩欣絲坐在市長辦公室的皮質長沙發上。

此刻的維斯萊妮,面色蒼白無血,一顆顆沁著血色的汗水從額頭滴下,嘴唇蒼白得可怕。

「媽媽。你沒事吧!不要嚇我!」佩欣絲十分緊張地抓住維斯萊妮的手,好像自己一鬆手,母親就會跌入深淵一樣。

「咳!咳..沒事,沒事….」維斯萊妮咳出了幾口黑色的血液,緊緊抓住女兒的手,安慰道。但她那慘白的面色,一口一口吐著的黑血,讓她的話絲毫沒有說服力。

「沒想到我的身體已經差到這種程度了,連一次透支都險些要命!」維斯萊妮感嘆道,「差一點,差一點媽媽我就去見你那死鬼老爹了。」「媽媽。」佩欣絲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覺得自己的雙眼有些發酸,只是緊緊抓著母親的手,一點也不想鬆開,這幾百年來,母親都在背後默默支持著自己,她實在無法想象,若是沒有母親,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不要擔心,等提坦之花送來了,就成能合成三滴提坦生命藥劑,我只需要其中的兩滴就足夠晉級八星境,延壽千年。」維斯萊妮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說道。

「不過我現在的身體已經有些吃不消了,我要進入法師塔了,有什麼事情你自己看著解決吧,佩欣絲,這次獸潮,主要就要靠你主持工作了!」維斯萊妮寵溺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又叮囑了幾句后,才通體一顫,身上的羽毛一根根蓬鬆起來,無數羽毛把維斯萊妮包裹了起來,化為一道黑色的遁光,眨眼間就飛出了窗戶,往法師塔徑直投去。

佩欣絲緩緩站起身來,透過窗戶看著一道烏光投入法師塔內,才鬆了口氣,她擦了擦眼角,不知不覺間,那裡早已流出了淚水。

…….

市政廳旁邊的精緻小院里,安頓下來的巴羅斯悠閑地躺在龍龜那寬闊的背上,看著空中飄下的雪花被一層無形的禁制隔開,整個小院里一片雪花也沒落下,他手裡拿著一塊透明美麗的水晶,正對著水晶小聲說著話。

「馬多克,維斯萊妮的狀態看起來很不錯。」巴羅斯拿著傳訊水晶,漫不經心地聊著天,「我知道你妻兒住在夜鶯市,所以擔心維斯萊妮不能很好的守護夜鶯市,但現在自然不用擔心了,有我在這兒,依靠夜鶯市的元脈,能施展許多防禦術法,就算幾位魔獸領主一起圍攻,也能堅持到通靈城來援。」

「我相信你的實力,但維斯萊妮的狀態真的還好嗎?不會是她裝出來的吧,要知道,她已經活了兩千歲了,以七星惡魔的壽命這已經算是高齡,怎麼可能像你形容地那麼神采奕奕。」水晶里傳出一道充滿磁性的男聲,光是聽聲音,便能勾勒出一位高大英俊的成熟男性形象。

「裝!有什麼好裝的。」巴羅斯冷笑著說道,「想要瞞過我的雙眼,哪能只靠演技就能裝出來,而通過透支身體來實現短暫的健康,對壽元的危害太大了,想必維斯萊妮不會這麼傻,為了在我面前充面子而透支壽元。」

水晶的對面沉默了下來,想必也認同了巴羅斯的話,他們並不知道維斯萊妮即將得到提坦之花,所以並不在乎這時的透支,反正不久后就能補充回來。

「馬多克,你這麼關心維斯萊妮的情況做什麼?你難道對這位黑暗女士有意思不成?」巴羅斯露出一絲曖昧的笑意,反問道。

「別開玩笑了!」對面的磁性男聲愣了一下,才笑著反駁道,「我只是關心夜鶯市而已,畢竟夜鶯市是通靈城的屏障,不能有失,你不要多想。」

……

「咦,科多想要請假。」維斯萊妮回去后不久,佩欣絲在辦公桌上就發現了科多的請假信。

「最近怎麼這麼多事,弗洛德議員的獨生兒子被馬車撞了,幾天前就請假去醫院照顧兒子了,最近又聽說科多議員的女兒被綁架了,哎,本來麻煩事就多,這些議員也一個個有事沒辦法幫忙!」佩欣絲覺得有些頭痛,這場十分奇怪的大雪,讓市政也繁忙了起來,不但要組織清理積雪,還要處理被大雪壓壞的房屋,組織救助,為孤寡老惡魔準備寒衣。總而言之事情很多,就算議員們都在也不一定能忙得過來,現在竟然有三四個議員都因事請假,大部分重擔都挑在佩欣絲身上,讓她有種心力俱疲的感覺。

「沒辦法,人家的女兒都被綁架了!」佩欣絲無奈地在請假條上籤了字,想了想,她又寫了張小條附在上面。靠著這寫了特定批示的小條,科多可以去仲裁院尋求幫助。幾百年的執政,令佩欣絲很會籠絡人心。 第339章再回伊凡村

當天晚上,科多就接到了佩欣絲市長的回復,不出所料,雖然現在事務繁忙,但佩欣絲市長並不是不講人情的惡魔,很痛快地答應了科多的請求。而且和假條一起送來的,竟然還有仲裁院提供的一張伊凡森林周邊的詳細地圖。這可讓科多喜出望外。

要知道,世面上流傳的地圖,大多都是粗略標記的民用地圖,而現在科多得到的,則是非常珍貴的軍用地圖,上面對森林和周邊鄉鎮的標註非常充分,密密麻麻,看得人眼花繚亂。

而且,科多撫摸著地圖上一塊塊凹凸不平的小水晶,在一些地圖上特定的地方,都鑲嵌了這種小水晶,手指觸摸一下,便能從水晶里得到關於這個地方的信息,所以整個地圖雖然不大,但儲存的信息量卻大得驚人。

「佩欣絲市長真是有心了。」科多感激地嘆了口氣,鄭重地收下仲裁院送來的地圖,他知道,這種機密的軍用地圖,若不是佩欣絲市長點頭,仲裁院根本不會發放。

「嗯,這地圖很不錯,有了這地圖,在夜鶯市領基本上就可以暢通無阻,不用擔心迷路了。」靈空舞拿過地圖冊看了又看,才愛不釋手地還給了科多,顯然對這地圖很是滿意。

「那就走吧。」科多收起地圖冊,和瑪麗與愛娃簡單地告別之後,就起身和靈空舞一起離開了別墅,夜鶯市內禁止飛行,他們兩個乘坐馬車離開夜鶯市后,才化為一黑一白兩道遁光飛去。沒走一段路,靈空舞就會停下遁光,仔細感受著空氣中的氣息,並且掐指細算起來,計算了好一會,才確定了道路,繼續往前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