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咱們網站一天要火多少個小視頻?


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可是……三個小時不到……

6萬多的點贊,1萬多留言,轉發下載5萬多……」

「呵呵,不就是6萬多……你說什麼?!」

蘇晨的眼鏡都給嚇歪了!

他急忙臉趴在屏幕,看了一眼後台數據。

緊接著,蘇晨倒吸了一口涼氣。

整個人都僵在了當場!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蘇晨如同石化了一般,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啪!

一聲被子摔碎的聲音。

徹底讓沉默的現場爆炸了!

蘇晨驚呼一聲:「不可能!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我特么幹了這一行這麼多年,就沒見過這麼變態的數據!

我不信!一定是刷的!」

王根基無奈的說道:

「總編,這還真不是刷的。

不信您自己看看就是了。」

蘇晨皺著眉,點開了那個視頻。

「嗯?一首歌?」

蘇晨直接搖頭輕笑道:

「就這麼一首歌?一首十五秒的歌?

說不是刷的,你們自己……」

突然!

呢喃聲起!

歌聲響起,蘇晨慢慢沉默了下去。

三分鐘后。

循環播放了十幾次之後。

蘇晨深吸一口氣,嚴肅的問道:

「這首歌……有完整版的沒?」

王根基搖頭道:「新人只有十五秒的錄製時間。

這個叫安寧的傢伙只傳了15秒。」

「媽蛋啊!根本沒聽過癮啊!

心裡跟被小貓撓了似的。

好想聽後續啊!

是哪個孫子規定的新人只有15秒時間的?」

蘇晨一臉抱怨的道。

他那表情,就跟欲求不滿的深閨怨婦似的。

王根基:

「……」

「主編……這個規定……是您叮的……」

蘇晨:「……」

臉紅的蘇晨擺擺手道:

「介個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視頻,要大推特推!!!」

……

……

某高中學校中。

高三狗劉向東在上完了晚自習之後,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回到了宿舍,刷起了空閑時間必須玩的抖音。

一打開抖音。

各種各樣的音樂聲響了起來。

「cilicili~~~~」

「囧架架囧架架~~~~」

「唉呀媽呀腦瓜疼腦瓜疼~~~~」

劉向東不禁乾嘔了兩聲道:

「同質化的視頻太多了。

連bgm都不帶換的。

好煩啊!」

刷了一會兒。

劉向東感覺這些個視頻都看過n遍了。

全是那種網紅臉女的,用什麼《囧架架》啊,巴拿馬啊等bgm,在那唱啊跳啊的。

她們沒煩,觀眾都看噁心了!

甚至劉向東一度想把抖音給卸載了。

忽然!

一雙潔白如玉的手出現在了屏幕上!

一下子抓住了劉向東的眼球。

只見,那雙乾淨潔白的手,在鋼琴上彈奏著。

劉向東不禁搖頭輕笑道:「手倒是挺好看,都能去當手模了。

可惜我最不愛看的就是這種彈唱的視頻了。」

造化歸一 說著,劉向東直接下拉!

換視頻!

但是當他下拉的那一瞬間!

他看到了那個逆天的視頻數據!

趕忙!

他又翻了上去,確認了一眼。

「我滴媽!10萬點贊,3萬評論?」

「這是什麼鬼數據?」

驚呼中。

劉向東戴上了耳機。

聽到了那鋼琴聲緩緩的響起。

然後,那種低沉中,帶著一絲悲傷的歌喉響起。

「講真的,會不會是我,被鬼迷心竅了……」

聽著聽著。

劉向東不由的淚目了。

他想起了前些天,因為高考,而分手的女朋友。

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死心。

就如同鬼迷心竅了一般。

緩緩閉上了眼睛,劉向東流著淚喃喃道:

「是啊,會不會是我被鬼迷心竅了?」

戴著耳機,一遍又一遍的聽。

十分鐘后。

劉向東開始瘋狂的在網上搜索起這首歌來。

然而他卻一無所獲。

這讓他不禁抓狂的道:

「怎麼就十五秒?

後續呢?」

點看那個作者安寧的頭像。

裡面居然只有這麼一個視頻!

「尼瑪!坑比作者啊!

為什麼就上傳了這麼一個半吊子視頻!

完整版!!!我要完整版的啊!!!」

「只是半段副歌就這麼美,完整版那還不得日天啊!!!」

抓耳撓腮的劉向東突然想到了。

評論里說不定會有答案!

點開評論一看。

熱門評論一個個全是和他一樣的人!

「跪求啊,這首歌的完整版在哪兒啊?」

「吊大的說一下,這首歌叫什麼名字啊?」

殭屍世界:開局就冥婚 「我懸賞一千塊!誰能告訴我完整版在哪兒,這錢就是說的!」

「嗚嗚嗚嗚,我哭了兩次!一次是被這首歌感動哭的!

還有一次是因為這歌就15秒,我被憋屈哭的!」

「大神告訴我,安寧在哪個平台發過單曲啊?」

看著這密密麻麻的評論,劉向東也瘋了。

「居然沒有一個人知道?」

劉向東不死心。

稱帝二字,老娘都說倦了 上了百度查了一下。

但是這一次,搜索結果讓劉向東徹底懵逼了!

「今天有1032.1萬人,與您搜索相同的關鍵詞!」

卧槽!

居然有這麼多人關注這個只有15秒的視頻!

這個安寧是何方大神啊?

怎麼能夠吊到這種程度?

劉向東憋的難受,也點擊轉發:

「嗚嗚嗚嗚,憋死我了!跪求歌名啊!!!」

然後他在床上瘋狂的拍起了床板。

這時。

下鋪一直跟他不對付的吳闖冷著臉道:

「不睡覺,你發聲明瘋呢?找揍呢?」

劉向東頓時嚇得噤若寒蟬。

也不敢動了。

然而猛男吳闖卻從床上爬了起來:

「問你呢?你小子幹嘛呢?日床呢?」

劉向東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機道:「刷……刷抖音呢……」

吳闖冷哼一聲:

「熄燈以後不讓玩手機不知道嗎?

還刷抖音……咦?」

說著,吳闖看到了劉向東的手機屏幕暫停的一個視頻。

一看見抖音id安寧,就知道是那首無名的15秒歌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界紅包群》,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吳闖猛然驚呼一聲:「你也是寧哥的粉絲?」

劉向東一愣,然後試探的道:

「你說的寧哥,是安寧么?」

吳闖嘿嘿一笑道:

「除了他還有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