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怎麼,你小子還羨慕起來了是吧?既然這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老實交代出來,我就給你換一個又大又豪華的帳篷,你覺得如何?」


看著陸方一臉感慨的樣子,遼嘯天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看這樣子是準備從陸方口中套出一些什麼話。

陸方呵呵一笑:「算了,我不過是感慨一下而已,這麼大的帳篷,我真的住不習慣,相對來說還是喜歡那種小帳篷。」

說著,陸方來到了旁邊的凳子坐了下來,臉上儘是濃濃的笑意。

遼嘯天被陸方這個動作給逗笑了:「好啊,你這小子就是一個小滑頭,什麼東西都想捏著藏著,今天你要是不把這件事告訴我,我就跟你沒完,那個驅邪陣應該是你搞出來的吧?」

「遼將軍,既然你都已經知道了,還問我這些豈不是多此一舉嗎?」

陸方也不準備隱藏,因為他知道以遼嘯天的實力,肯定知道他當時在做些什麼,也不否認。

「說起來,你小子真是讓我越來越吃驚了,小小年紀就有這般實力,的確是驚艷啊,統領能力如此強大,以後定會有一番很高的成就。」

遼嘯天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儘是感嘆。

因為他從陸方身上看到了他曾經的影子,他年輕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如此,以他那絕世的天才在軍隊中表現十分出色,他的統領能力更是讓人為之而吃驚,最後經過了一番努力之下,成為了皇朝的護國大將軍。

「遼將軍,你就不要稱讚我了,我知道你肯定沒什麼好想法,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唄。」

看著遼嘯天這副模樣,陸方無奈的挑挑眉頭,也沒有再多說其他話,因為他知道遼嘯天肯定是話中有話。

「我就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這小滑頭,其實我這一次讓你跟我過來,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說,這段時間裡,我已經調查過你的身份了,發現你並沒有想象中的這麼簡單,硬生生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從紅極大陸來到了這裡,再憑藉本身的實力進入了南鹿學院,在學院中更是打敗了牌行第一的強者,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你不是一個平凡之人。」

遼嘯天說起陸方以往的事迹,還故意停頓了一會,也是咧嘴一笑:「再加上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你的品性端正,所以,你對我有巨大幫助。」

「巨大幫助,遼將軍,你在說什麼呢?我不是你的屬下嗎?也在幫助你啊。」

聽到遼將軍的話,陸方感覺有點迷惑。

遼嘯天卻在這時搖搖頭:「我想說的幫助並不是這個,陸方,我實話實說吧,我想讓你代替我的位置。」

轟!!

此言一出,陸方整個人愣在了原地,一臉呆泄的看著遼嘯天,根本不明白他這番話是如何情況。

一直過了一分鐘時間,陸方才真正的反應了過來。 「遼,遼將軍,你無端端和我開什麼玩笑呢??」

反應過來的陸方,完全不敢相信這番話是從遼嘯天口中說出來的,畢竟他所在的位置是統領萬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根本就無人敢得罪他,在這個世界中,有誰願意放過這般位置?

「我沒有和你開玩笑,說的都是真的,我的意思就是想讓你代替我的位置,陸方,你的實力如此強大,統領能力更是無懈可擊,如果讓你承擔了我這護國將軍的位置,我相信你也能輕輕鬆鬆的化解一切。」

遼嘯天重重地呼出一口氣,讓他心頭產生了一絲解脫,他坐上這位置已經有20多年的時間了,雖然每天會遭受到萬人的敬仰,卻早就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整天站在戰場上看著士兵的流失,這一點讓他有了一絲厭惡的感覺。

在這些時間裡,他一直在找可以接替他位置的人,可惜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進入他的法眼,遼嘯天是一個非常嚴格的要求,除非是找到了能代替他的人,不然的話,他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因為在這之前,他已經和皇朝的最高負責人聯繫過了,向其提出想要隱退,皇朝的最高負責人極其的不願意,苦苦哀求遼嘯天。

如果軍隊里沒有了遼嘯天,皇朝會產生巨大危害,到時也不可能統領藍怒大陸,大陸沒人能統治,會變得極其混亂,就好像紅極大陸一樣。

說實在的,遼嘯天是一個挺和善之人,也不願意讓這個世界變成如此,所以一直以來都不能辭退這個職位,直到有一天,皇朝的最高負責人意識到了遼將軍在皇朝中的威望越來越高,甚至有要超過皇朝最高負責人的意思。

讓皇朝最高負責人感覺到了一絲危機,所以他對遼嘯天下了一個命令,如果有朝一日他能找到一個代替這個位置的人,就能同意讓遼嘯天辭去職務。

這對遼嘯天來說是一個機會。

聽到這裡,陸方終於明白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你這不是擺明坑我嗎?這個位置你都不想坐了,怎麼能把我推上去,我可不幹。」

說到這裡,陸方還向後倒退幾步,這般態度表明不想承擔這職位,陸方的表現出乎了遼嘯天的意料,不過很快就明白了過來,自從陸方拒絕他二等將軍職位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陸方是一個淡泊名利之人。

連一等將軍的職位還是他強行落實下來的,不然的話,陸方絕對不會接受。

「陸方,我就有點不明白了,護國將軍是何等的光榮,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這位置,唯獨只有你這傢伙說這樣的話,難不成你對所謂的權力真的沒興趣?」

遼嘯天把心中的疑惑給問了出來,對於陸方,他真的有點想不明白他的腦袋在想些什麼,如果遼嘯天把這個消息對外界公布的話,肯定會引來大量關注,所有人都想爭先恐後的得到護國將軍的位置。

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 畢竟做到護國將軍,就相當於有了統治萬軍的能力,在皇朝中,除了皇朝最高負責人之外,護國將軍是最大的職務。

只要做到了這個位置,權利金錢什麼樣的東西都會在你的手中。

「或許有些人對這些東西非常感興趣,但我陸方對這些東西毫無想法,遼將軍應該非常清楚,人各有志,每個人的目標和希望都不一樣,我陸方的意向並不是在這裡,我當時是因為出於一些特殊的情況,不然這軍隊我壓根不會過來。」

陸方老老實實的交代,他明白遼嘯天是什麼意思,很明顯他是想陸方在他退休之後接受他的職位,陸方對這所謂的大將軍真的沒有任何想法,他的目標並不是在藍怒大陸里生活,而是回到華夏。

「那你給我說說,你的志向是什麼?」

遼嘯天一聽,頓時樂了,他倒想聽聽陸方會有什麼樣的志向。

「那還用說嗎?我的目標是證道大陸!!」

陸方毫不猶豫的說出了理想,這句話才剛說出來,遼嘯天就睜大了眼睛:「喲,沒想到你小子意志居然和我一樣,說來也是巧合,我當初入軍隊就是為了突破這個境界,我年紀已經這麼大了,也想去證道大陸里看看,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這麼巧嗎?那我們就一起好了,反正我也想去證道大陸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遼嘯天的話,陸方也是一陣意外,不過也沒有特別驚奇,畢竟在這裡每個人的目標都是想進入證道大陸之中。

「好吧,你小子對護國將軍沒有任何想法,我只能繼續找下一個人了,但是陸方,如果你什麼時候想改變主意的話,可以過來找我。」

遼嘯天知道所有修鍊者都嚮往證道大陸,畢竟進入了那個地方,就可以被稱作為絕世高手,也可以獲得更為強大的實力。

但他也希望陸方替他接下這個位置,這些年來,他一直在行軍打仗,完全忽略了自己的修鍊,才會耽擱了這麼久都無法突破。

遼嘯天也想找個機會好好修鍊,突破本身實力,要是真的能進入傳說中的證道大陸,他就算死了也會安心幾分。

「遼將軍,這一點你倒是可以放心,我絕對不會後悔的,畢竟我的目標非常明確。」

陸方的回答讓遼嘯天哭笑不得,閑聊幾句之後,也結束了這一次的談話,陸方也因此回到了他的部隊之中。

在陸方離開不久后,遼嘯天獃獃的坐在位置上,目光緊緊的盯住虛空:「看來我要快點找個人接替我的位置才行,再這麼下去的話,那個老傢伙肯定會誤會我的意思,我也不想和他開戰,畢竟我們曾經情如手足………..」

這樣的一幕誰也沒有看到,陸方已經回到了陸衛軍中,陸衛軍在不停慶祝,對這一次的勝利非常興奮。

當他們看到陸方的身影后,直接圍住了陸方,隨後大聲的歡呼,葉飛和龍凌菲幾人也在其中,充滿了笑意。

「好吧,看大家今天這麼高興,就不需要訓練了,大家好好的高興一把,可明天大家要準時起來訓練哦。」

陸方是一個非常有人情味的將軍,沒有任何猶豫,開口答應了下來,讓所有士兵歡呼了起來,不得不說他們以前真的很少見過如此開明的將軍,一時之間大家更是瘋狂了。

「這種時刻,我們是不是要喝上一杯,好好慶祝一番??」

這時,葉飛也是來勁了,開口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肯定要啊,今天我們可是打了勝仗,再怎麼說也應該好好的慶祝一番。」

程軍一聽,立馬來勁了,他是一個很喜歡氣氛和喝酒的人,聽到葉飛的提議后,整個人都有些躁動。

「好,那我們就好好喝上一杯,瘋狂慶祝吧。」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陸方笑呵呵的回答,和大家打成一片,雖說有15萬的士兵,不過軍隊里這麼一點酒還是拿的出來。

這一刻,陸衛軍里全部在喝酒歡呼,過得也不知有多高興。

反觀秦紹雲,正在軍隊里憤憤不平的喝著悶酒。

他的副將一臉驚恐的站在旁邊,一句話也不敢說。

「陸方不過是憑藉運氣贏下了這一次的戰鬥罷了,並沒有什麼可炫耀的,我敢保證老子比他好上1萬倍,當時讓我出征的話,我也可以做到。」

秦紹雲從此至終都不願意承認陸方比他強,更是憤憤不平的開口。

「對,秦將軍哪方面的能力都比他陸方好,不過少爺一直都沒能得到發揮罷了。」

站在旁邊的副將開口討好,不過這一番話倒是提醒了秦紹雲,讓正在喝悶酒的秦紹雲停住了手中的動作。

「這話說得我倒是挺喜歡的,你這句話提醒了我,我也是時候該出手了。」

秦紹雲這才反應了過來,這些日子他一直想整陸方,也忘了自己還有打仗的才能,如果讓他來出征,也絕對能把對方給搞定。

他也應該向遼嘯天好好證明一下他的能力。

「對,我覺得秦將軍也應該好好表現,不然的話,這小子是不會知道秦將軍的厲害。」

副將一聽,心底樂了,一切話語都在討好秦紹雲,心中也明白,以秦紹雲的能力根本無法和陸方相比,畢竟陸方與少勝多,已經不僅是一次了。

如果第一次算是運氣的話,第二次絕對不是運氣,身為一名副將,自然有他的腦子。

只是眼下秦紹雲在這裡發脾氣,他也不敢有過多動作,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拚命討好。

就這樣,陸方狂歡了一夜,秦紹雲這邊卻開始了努力訓練,準備應對下一次的戰役。

歡快的日子總是過得非常快,再次過去了兩天時間,對面已經再次有了動靜,對面派出20萬部隊,看樣子是準備進行最後一次的試探。

畢竟他們已經損失了20萬部隊,兵力已經弱於皇朝這一邊,這一次如果再失敗的話,他們只能發動總攻了,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取得戰鬥的勝利。

遼嘯天被通知到了城牆之上,所有將軍都出現在這裡,這當中也包括了陸方。

看著對面一片黑壓壓而又略帶殺意的士兵,遼嘯天的眉頭皺得緊緊,也沒有過多的著急,因為他知道手中還有陸方這張底牌,實在不行的話,就讓陸方再次出手解決這一件事。

「不知眾將軍對這次的戰役怎麼看,對方已經發起了最後一次的試探,這一次至關重要,如果能取得這次勝利,下一次總攻,我們的壓力會減輕很多,若是我們失敗了,雙方的實力將會被扯平,到時發起總攻的時候,大家會戰鬥得非常艱苦。」

遼嘯天冷靜的分析著現場的情況,對方這樣出兵挑戰,就是想消耗實力,最後發起總攻的時候就能有巨大幫助。

這點小手段早已經是戰場上慣用的手段,遼嘯天也能明白,所以這一次的出戰必須要贏下來,就看這次該讓誰的部隊出擊。 「遼將軍,如果可以的話,讓末將出擊。」

這時,秦紹雲的身形突然出現,讓站在旁邊的陸方微微一怔,他如何也沒想到,秦紹雲竟會主動站出來,這傢伙不是一直都想給他穿小鞋和整他嗎?現在怎麼就自主出擊了?

呵呵,看來這傢伙也想在這個時候建功立業。

很快,陸方就明白了過來,臉上出現了濃濃的笑意,因為他知道秦紹雲已經著急了,看著陸方步步高升,他十分妒忌,想表現一下自己的實力。

遼嘯天對秦紹雲的動作感覺非常奇怪,也沒有想拒絕的意思。

「秦紹雲,你能自主想出征,倒是讓我很高興,也讓我對你刮目相看,可你有沒有想過,這種場面是什麼情況,你不過是三等將軍,手底下掌管的士兵就只有兩三萬,如何和20萬士兵對抗?」

對遼嘯天來說這倒是個問題,畢竟只有一等將軍才能統領10萬以上的軍隊,三等將軍統領就只有二三萬,壓根沒法和對方進行比拼。

「遼將軍,可以的話,我可以讓秦將軍統領我手下的部隊去解決這一切。」

就在這時,站在旁邊的一名一等將軍站了出來,看這樣子,準備把他手底下的勢力讓給秦紹雲。

陸方認得出來,這名一等將軍擺明是和秦紹雲一邊的,之前的時候,陸方看到這名一等將軍和秦紹雲說說笑笑的。

肯定是他們計劃好的。

「嗯?真是難得啊,秦少爺竟自主出擊,但我想提醒秦將軍,戰場不是學院,一旦上了戰場就會有生命危險,你身為秦家的大少爺,身嬌玉貴,要是出現了什麼損失,該如何是好?到時豈不是給遼將軍帶麻煩了?」

陸方發揮了驚人口才,這一番話說得遼嘯天點頭稱是,而秦紹雲則是被氣得咬牙切齒。

媽的,怕老子表現的太過於出色,把你的風頭給搶了過去是吧,你不想讓老子去戰場的話,老子偏要去,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陸將軍,你這樣說就不對了,身為一名軍人,只要來到了戰場,就應該拋棄所有身份,什麼少爺的我都不放在眼裡,為的就是想幫助皇朝擊敗這一次的敵軍,哪怕是付出了我的性命又如何?」

秦紹雲這一番話說得很大義,若是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這麼硬氣,陸方心中卻是一陣冷笑,這傢伙還是太天真了,經過了那一次的接觸,陸方發現站在戰場上的士兵可不是普通士兵,想要對抗的話,不是想象中的這麼簡單。

不過秦紹雲這麼想上戰場的話,陸方自然不會阻止,直接讓這傢伙上場感受。

「好,既然如此,秦將軍一回就帶著20萬精銳部隊上場,準備擊敗敵軍吧。」

遼嘯天也沒過多計較,只要有人帶兵出戰一切都好說,他對秦紹雲的實力有那麼一點點的自信,畢竟早上之前兩次戰役中,秦紹雲的表現很出色,的確需要一個機會,對他來說剛好。

「遼將軍,我不需要20萬部隊,只需要15萬。」

就在這時,秦紹雲的聲音再次響起,讓現場的人不由紛紛發出一陣驚呼。

反應過來的眾多將軍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對秦紹雲豎起大指拇。

連陸方也一臉微笑的朝秦紹雲豎起大指姆:「秦少爺果然是好樣的,我就知道秦少爺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這麼簡單。」

「哼!我秦紹雲能走到今時今日這個地步,如果連這麼一點點的能耐都沒有,算什麼三等將軍,還請遼將軍同意。」

說著,秦紹雲臉上出現了濃濃的自信,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

「好吧,既然這樣,今天就讓你帶領著15萬士兵上場吧。」

………….

得到遼嘯天的許可,秦紹雲也不知有多麼開心,也是一臉豪氣的走了下去,統領15萬部隊,緩緩走出了城牆。

陸方則是和遼嘯天站在城牆之上,看著秦紹雲的表現。

「陸方,對秦紹雲這一次的出征,你怎麼看?」

就在這時,遼嘯天的聲音突然想了起來,聲音中還帶著一絲詢問。

陸方一副不在意的模樣:「戰場上的事情說不定,誰也不知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在這之前我還是保持沉默。」

並不是陸方不想說,而是他也想看看當中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對方的部隊肯定會比昨天更加的詭異,秦紹雲今天定然會狼狽收場。

陸方也不打算提醒,畢竟對方已經在他面前裝逼了,陸方肯定不能滅了他的威風。

「希望他能完成這一次的戰役吧,畢竟這一次的戰績關乎到我們接下來的戰鬥,如果這局贏了下來,最後的戰鬥會輕鬆一些。」

遼嘯天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也沒有再開口。

靜靜看著現場的情況,秦紹雲在軍隊的正前方,一馬當先,很是霸氣。

雙方的步兵部隊很快就已經碰面了,和陸方做的動作一樣,對方在離一百米不到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在對方的戰局中,陸其峰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軍隊正前方,可陸其峰好像正在找著些什麼,目光不停在秦紹雲的部隊中尋找著。

「你這猥瑣的傢伙在這裡看些什麼?」

秦紹雲見狀,頓時不樂意了,直接開口教訓,陸其峰卻壓根好像沒有看到他一樣,目光還是在不停打量。

乖乖萌妻帶回家 這一個動作秦紹雲給氣炸了:「媽的,你是不是傻?整天在老子軍隊里看來看去的看個什麼勁,難道我們的部隊威武嚇到了你們?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最好給我舉械投降。」

秦紹雲在戰場上沒有遇到此等場景,受到了陸其峰的藐視,讓他變得暴怒不已。

「陸方呢?今天怎麼不見他?」

這時,陸其峰的聲音響起,第一句話竟是詢問陸方,這也直接讓秦紹雲憤怒了起來。

「你少在這裡看不起人,今天由我秦紹雲來會會你們這些傢伙,我一定要把你們打的屁滾尿流。」

對於陸方前兩次的戰役,秦紹雲非常的羨慕妒忌恨,看到對方的將士都如此看重陸方,讓他心中的怒氣更強大了。

「你?如果是你的話,真是不配了,好了,一點意思都沒有,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去處理吧。」

說完,陸其峰騎著金色獅子離開了,只留下極其憤怒的秦紹雲,這擺明是赤裸裸的無視,這一點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忍受。

「兄弟們,都給我殺,今天誰殺敵最多,我的副將就有他的一個位置。」

秦紹雲的確有戰鬥一套方法,竟然對所有士兵丟出了一根橄欖枝,沒有誰在軍隊里是不想要步步高升的。

這番話引起了他們心中的期待,大家口中發出一聲巨大的嚎叫聲,與此同時,他們徑直舉起手中的刀,不斷砍向敵方,雙方頓時撞擊在一起,對戰異常的激烈。

遼嘯天早在之前就已經向大家宣布過了,這次他們的對手都是一些接受了邪法的士兵,所以遼嘯天給他們下命令,在進行戰鬥的時候,一定要把對方的頭顱給砍掉,才能結束戰鬥。

一時之間,雙方交鋒在一起,戰鬥異常的激烈,雙方將士都暫時拼湊在一起,秦紹雲表現非常出彩,原本他的實力就非常高,面對這些士兵的時候,一刀一個人頭,十分的狠辣。

「沒想到秦紹雲這小子的實力還是挺好的嘛。」

在城牆上的遼嘯天,看到秦紹雲如此表現,微微點了點頭,秦紹雲和那些普通的紈絝子弟真的有點不一樣,一般紈絝子弟實力都非常低,都會靠家庭勢力到處為非作歹。

但秦紹雲的實力卻不是其他紈絝子弟可以相比的,這一點足以得到他的承認。

對此,陸方呵呵一笑:「嗯,他的表現的確挺不錯的,可是他沒腦子,什麼事情都是一股腦的沖,壓根就沒有想過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聞言,遼嘯天心中一驚,趕緊注視戰場,畢竟對一名將軍來說,看大局觀才是最重要的,不看還不知道,一看遼嘯天吃了一驚。

雖然秦紹雲帶領著他的部隊無可匹敵,一路都帶著將士殺進敵方的陣容中,他們從城牆之上可以完全了解到現場的一切,雖說在不停深入,但秦紹雲已經帶領著他的士兵進入了人家的包圍圈之中。

在戰鬥中最可怕的就是受到別人的圍攻,一旦進入了別人的包圍圈,隨時都有可能受到別人的圍攻,這麼一個情況是最為糟糕的,秦紹雲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說起來,也是因為他的大局觀非常不好,隨時有可能讓自己的部隊處於非常危險的境界。

秦紹雲打得也是非常的舒爽,他認為自己現在英姿無比的英勇,遼嘯天一定能看到這一切,可他卻發現了一個非常驚訝的情況,原本那些傻乎乎的士兵,這一刻竟變得異常的激動,不斷的揮動著手中的武器,不要命一般往他們衝擊而來。

面對如此不要命的攻擊,一下子被打得措手不及,特別是這些傢伙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一個個都是屬於那種不要命的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