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小西啊!我是秦山海!」


「啊!秦叔叔,是您啊?您有什麼事么?」

聽到聲音,安慕西瞬間想起,電話那頭正是穆叔叔的老部下,上次有過一面之緣的山海駕校校長秦山海。

「哈哈,確實有事,你現在是不是在百達廣場?」

「嗯呢,我剛從裡面出來,秦叔叔您怎麼知道?」

安慕西有些意外,秦叔叔是怎麼知道自己在百達這邊的?

「哈哈,你站住別動~」

滴滴~!!!

秦山海的話音剛落,就有兩道鳴笛聲在身旁響起,扭頭看去,一輛黑色的A6正停在自己身邊。

「小西!上車吧!」

車窗降下,秦山海正坐在駕駛室里對自己招手喊道。

安慕西上車以後才知道,秦山海剛巧從這邊開車路過,然後看到了路邊的自己,的確蠻巧的。

「小西啊,我正打算明天找你來著,沒想到今天就遇到你了,剛巧省事兒了~喏!拿著!」

秦山海笑著,將一個東西丟給了安慕西。

安慕西伸手接住,借著車內的燈光一看,瞬間驚呆了。

這特么竟然是自己的駕照~

安慕西無言以對,厲害了我的秦叔叔~這種操作真的是感人吶~

理論知識都還沒考,駕照已經拿在手裡了~

「秦叔叔,這不會是假的吧~」

安慕西傻乎乎的問道。

秦叔叔表示委屈,一臉的黑線~ 宋晴被叫了一聲,好像是嚇了一跳,小臉變得煞白。她反應很快,一下就想衝過來,卻身子一軟,直接就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這一下摔得可真夠慘的,椅子翻了,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也掉下來了。

屏幕都摔出裂紋來了,上面的遊戲界面還在繼續跳動着,她沒有回答顧涼說的話。而是雙眼害怕的看着地面,低低的說了一句,“啊?誰掉下去了?”

歐雲並不在寢室裏,她到了下午以後就以爲沒事了,就和男朋友約會去了。

她的男朋友在學生會,能給與我們很多便利,所以歐雲是牟足了勁兒和這個男朋友相處。兩個人現在正處於如膠似漆,形影不離的階段。

我不知道這兩個人跳樓,到底和那具屍妖的屍體有沒有關係,根本就沒有心思回答宋晴的話。心臟好像停跳了一樣,腦子裏也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想些什麼。

樓下從屍體身上流出的血液,已經慢慢的匯聚成了血泊。

兩個人好像是從七樓摔下來了的,全身都粉碎性骨折,整個人都好像沒有骨骼了。身子呈現出正常人不能夠做出來的姿勢,白色的腦漿子也慢慢的流了一地。

一個人跳樓自殺所展現出來的慘狀,給人的視覺和聽覺衝擊力是強悍的,顧涼扶住我的手是冰冷的,身子也軟綿綿的。就好像是水上漂流的浮萍一樣,沒有任何重心可言。

她放大了瞳孔,就那麼呆滯的樓下的看着地面。

臉上的表情是完全不敢相信這個畫面的,周圍陽臺上圍觀的女生越來越多。尖叫的聲音和哭泣的聲音,在我們的耳邊此起彼伏。

還有人在樓上不斷的看着她們的名字,拼命叫喊着,歇斯底里的叫喊聲,讓人忍不住就容易聲淚俱下。

死了的兩個人,都是我們專業的熟人,我們寢室的也都認識。

顧涼在遲鈍了幾秒鐘之後,摟着我的身體,身子慢慢的順着我的身體滑下去,跪倒在地上用力的抱緊我,嚶嚶的哭泣起來。

我也感覺有冰涼的液體從我的眼眶裏飈出來了,然後順着面頰就滾落下去了。一前一後,幾乎是同時摔下去兩個人,這個概率也太小了吧?

她們爲什麼跳樓?

是因爲自己的事情,還是受了某種力量的控制?

這些外人是很難知道的,大概只有警方經過一番調查詢問,纔有可能查清楚一部分真相。看着樓下牆縫裏的那一團黑氣,我用力摟住了顧涼冰涼軟綿的身體,和她一起哭。

那種悲傷是從心底油然而生,而不會減少的感受,就好像脖子被人扼住了一樣。

騷動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宋晴也起來來到外面一起看。

夕陽下可以看到已經有人收拾了東西,拖着拉桿箱,捂着自己的嘴匆匆就離開了。看來很多膽子小,或者不敢惹事的同學,已經不敢在住在這裏了。警方和校方再次來的時候,已經是很晚了,大半夜的勘察現場很不方便。

整個女生寢室都在一片慌亂當中,各種嘈雜聲音都有,特別是爭吵還有摔東西,哭泣的聲音,讓整個氣氛都顯得很壓抑。

黑暗籠罩,樓下面卻被照的燈火通明的。

警方把屍體帶走了,還順便勘驗了一下現場,上樓詢問了死者同寢室的人就走了。到了熄燈的時候,燈一滅立刻就有很多女生宿舍裏都傳出了哭聲。大家都被嚇壞了,唯一的光源又熄滅了,大家害怕當然得哭。

宿管阿姨頂不住壓力,只能破例開一晚上的燈。

我們寢室的歐雲沒有回來,三個人各自坐在自己的牀上,宋晴咬着脣,慢慢的就說道:“必須處理掉那具屍妖的屍體,不然會有更多人死的,那東西晦氣太重了。”

接觸晦氣重的東西就會導致死人嗎?

甚至說沒有接觸,只會看見也會跟着倒黴嗎?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會有運氣,尤其是運氣不好的人,或者是即將要死的人,纔會印堂發黑。但是,普通人卻看不見印堂上的黑氣,也只有能望風水氣勢的陰陽先生能看見。

一個人運氣邪門了河水也塞牙縫,一個地方有邪氣,就會影響這個地方的人。

最後導致這些人,都莫名其妙的倒黴。

就好像那兩個跳樓的女生,如果她們是受了屍妖身上的邪氣影響,那就是我們當中最受影響的兩個倒黴鬼。

我說:“你爺爺是風水先生,肯定知道怎麼處理吧?” 秦山海表示特別委屈,長這麼大從來木有這麼委屈過~

自己作為一個s市最牛掰駕校的校長,同時也是黑白兩道都有頭有臉的人好伐,用自己的一點小便利給自己老首長的子侄後輩整兩張駕校不算什麼吧~

你秦叔叔至於拿一張假的駕照來糊弄你嘛~

事實上秦山海心裡清楚,依照穆青山的脾氣,這事兒要是讓他老人家知道了,八成也得訓斥自己搞特殊。

可有什麼辦法,誰讓安慕西和穆小桃生的這般好看呢~駕校那些犢子們什麼德性秦山海再清楚不過了。

自從上回叫道穆小桃和安慕西去報名,之後練車都不好好練了,每天凈想著再次偶遇美女,以至於其中不少家裡有錢的,故意考試不過關,上趕著給教練送禮,讓他們多回爐深造幾回,直到再次邂逅為止。

索性穆小桃如今已經開學了,但秦山海不知道如果安慕西一個人過去學車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最起碼也會被牲口們圍堵吧~

如果真是那樣,安慕西受了委屈,老首長還得收拾自己,哎,怎麼做都得挨批,說多了都是淚啊~

沒辦法,秦山海只能通過自己的關係,直接給二人的駕照給辦妥了。至於學車,秦校長親自教,免費教~

「那個,小西啊,你現在也算是咱們s市的名人了,拋頭露面的怕是不好,所以叔叔就自作主張直接把駕照給你辦妥了。

至於學車嘛,我親自教你~」

「唔,太好了秦叔叔,謝謝你哦~不過,其實我是會開車的,只是木有駕照而已啦~而且,我還會漂移呢~」

安慕西拿著駕照心滿意足的的說道,秦叔叔真是大好人,自己才剛剛學會開車,駕校就送來了,真是及時雨,優秀~

「是嘛?你可能不要框我喲~這樣吧,擇日不如撞日,來來來,換你來開,叔叔考教下你的車技~」

秦山海軍伍出身,是個雷厲風行的漢子,當即就把別停靠在路邊,然後下車和安慕西換了位置。

「好吧~秦叔叔,繫上安全帶,坐穩了喲~」

「哈哈!你開你的,多猛的車我都坐過~」

「唰~」

秦山海話音剛落,安慕西直接一腳油門兒轟出,3.2T機械增壓的a6猛然沖了出去。

強烈的推背感讓秦山海閉上了嘴巴,一臉的無所謂已然消失不見了,轉而滿臉驚訝的表情。

他以前覺得自己開車已經夠猛了,沒想到安慕西比他還猛,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這內心該是有多狂野~嚇死寶寶了。

「人字拖,感覺秦叔叔這輛車調校的不錯哦,比拓海的86還強不少~」

「……!」人字拖木有說話,你丫今天才學會開車,不過是在秋名山溜了五六個小時而已。

幾個小時的駕齡,幹嘛擺出一副特別懂車的樣子~

不過,似乎說的並沒有錯啊,這輛a6的確經過了專業的調校改裝,難道這就是人類所謂的天賦嘛?

本拖除了沉默,還能說啥~

儘管這是在現實,可安慕西感覺,拓海老爹附身時的感覺又回來了,儘管地圖和秋名山不同,儘管車流如織,可安慕西卻跑出了一個人溜秋名山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已經是s市車神了~

「卧槽!a6玩漂移啊~完美的入彎,666~開車的一定是個職業車手!哥!要不要追上去飆一把?」

高架橋上,安慕西剛操控著秦山海的a6漂移過彎,後面一輛帶著花花綠綠塗裝的白色Evo里,副駕駛的黃毛青年對著駕駛位的那個短髮青年驚叫道。

「追屁啊,沒看見那是誰的車么~」

面容冷峻的短髮青年依舊沉穩的開著車,儘管眼中有些驚訝和讚歎,但臉上毫無波動的說。

也不知道是太過沉穩還是面癱~

「誰啊?」

「海爺的!」

「秦山海?唔,好像還真是他的,沒注意車牌~難怪敢在市區這麼飆呢,惹不起啊惹不起。

沒想到他車技這麼6~嘖嘖,姜還是老的辣啊~」

黃毛青年嘖嘖讚歎道。

「開車的不是他,好像是個女的~」

「不是吧,女的可以這麼酷~剛才那漂移,簡直是教科書級的啊,好像入彎都沒減速吧~除了藤原拓海,我就服她~」

「不管是誰,絕對不是一般人~咱招惹不起的~」

百達到sl小區,本來要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安慕西用了八分鐘不到就抵達了。

「秦叔叔!怎麼樣?放心了吧~我車技沒毛病吧?」

安慕西將車停在小區門口,沖著副駕駛上正襟危坐的秦山海得意洋洋的笑道。

「……唔~小…小西啊,你車技沒毛病!」

「嘿嘿,那秦叔叔,我回家了,今天謝謝你哦,改天請您吃飯~對了,要不要跟我回家休息一會兒?我看你像是有點不舒服?」

安慕西看著秦山海臉色有些不對,感覺像是哪裡不舒服的樣子。

「唔…我沒事,小西啊,你回去吧~呵~呵呵…」

「嗯,那秦叔叔再見!」

「再見!」

和秦山海打了個招呼,安慕西懷著愉快的心情朝著大門蹦跳著走去。

「宿主,你駕照忘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人字拖突然提醒道,於是安慕西趕緊折返,卻發現秦山海的車子依舊停在原地沒動。

「秦叔叔,您還沒有啊,剛好,我得駕照落您車裡呢。」

「唔,給你~」

秦山海從副駕駛車窗將安慕西的駕照遞了出來。

「秦叔叔,您幹嘛還沒走啊?真的沒事嘛?」

「呵呵,沒事兒~我這就走。你回吧~」

秦山海沒下車,直接從副駕駛跨到了駕駛位,從沖著安慕西揮了揮手,緩緩將車子開走了。

安慕西疑惑的皺了皺眉,卻也沒多想,愉快的轉身進入了小區。

秦山海將車子靠著路邊緩緩行使著,直到看著安慕西從後視鏡里消失,才突然打開雙閃,將車子再次停到路邊。

接著,他晃晃悠悠的從車內走出,來到路旁的綠化帶,雙手抱著路燈桿,彎腰!低頭!然後瘋狂的吐了起來~

「唔,終年打雁,今天果斷被啄了~嘔……嘔……嘔~~~眼~」

頭暈目眩的秦山海,吐完木有上車,而是就地坐在了綠化帶的邊沿上,掏出手機,播了個電話~

「喂!代駕嘛?嗯,我在sl小區西側路邊上,嗯,黑色a6,打著雙閃,車牌是……」

秦山海掛斷電話,顫抖的摸出煙點上,深深吸了一口,壓制下繼續嘔吐的感覺,抬頭看著星空,一臉的惆悵~

早知道,就不考教小西的車技了,這簡直比職業車手還……嘔~

明明很難受,可在小輩面前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哎,瑪德,三十年前,俺也是個包寶寶啊~

寶寶心裡苦~ 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沒有經過任何大腦的思考。

問完我就明白過來,這具屍體已經落到校方手裏,按照學校的風格,還有校方一貫的處理方法。鐵定會用來解剖做研究,最後將研究資料交到文物局去。

很多古墓裏的屍體,也是會運到我們這裏做各式各樣的監測和鑑定的。

我和宋晴去說這件事情,說屍體有煞氣,會導致靠近它一定距離的人倒黴。這種話說出去,只會讓人當白癡,而且也沒有人願意聽。

別說外人不信了,就連我們的好姐妹顧涼也顯得很莫名,“我真不明白,你怎麼就確定拿東西是屍妖呢?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屍妖這種東西嗎?難道就因爲你爺爺是風水先生嗎?”

剛纔明明就是她最先問的,是不是因爲屍妖的緣故,導致的兩個女生跳樓。

可當宋晴給出肯定的答覆之後,最不能接受的又是顧涼本人。她本來就是個較真的人,對於一些東西一開始可能會抱有疑問,但是到最後必須得出三觀正確的答覆。

這個世界上存在屍妖這種生物,對於很多隻相信科學的普通人來說,那就是三觀不正。

“這件事情並不需要你相信,事實就是擺在眼前,你愛信不信。”宋晴並沒有生氣,她回答的很冷漠。

顯然宋晴的狀態是沒有力氣和顧涼做一番爭執和解釋,她抓住桌子上的手機,坐到了我的牀上,“蘇芒果,我給爺爺打個電話,我問問他怎麼處理。”

“好啊,我陪着你。”我作爲一個懷了陰胎的人,那是很能理解如今的宋晴的。

顧涼就好像看瘋子一樣看着我們,她到底是忘了,當初我們說歐雲被鬼上身的時候。她不也信了,現在纔來質疑這個世界上有沒有屍妖。

但人都是這樣的,一開始承認的東西。事後經過反覆推敲覺得並不正確,也會出爾反爾,推翻自己先前那番言論。

宋晴點了點頭,也沒理顧涼看瘋子一樣的眼神,自顧自的打電話,問了她爺爺辦法。

她爺爺說屍妖就是被雷劈中的屍體,纔會變成妖,那種概率是很低很低的。

屍妖要是被封印了,就好像是這隻穿日本軍裝的屍妖。它就是有高人對付了,只是屍身還是煞氣很重,活人靠的近了就會受不了,運勢也會跟着倒黴,甚至急速的縮減陽壽。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殺豬匠,用殺豬的辦法把屍妖分解了。

殺豬匠一生殺豬無數,戾氣極重,剛好可以扛得住屍妖的煞氣。用庖丁解牛的辦法把殭屍全都弄成一塊一塊的,最後是可以用陽火給燒掉的。

我嘴角一直在抽搐,感覺很難受,半天才蹦出了一個字,“用得着殺豬匠嗎?咱都是學解剖的,命格肯定夠硬,解剖的屍體也不少。”

我這句話明明只是開玩笑,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了宋晴爺爺的聲音,“學解剖的不是每個人命格都硬啊,命格不夠的解剖的屍體多了,陰氣入體也會減少陽壽的。就跟殺豬匠一樣,都是要選能剋死全家的天煞孤星,纔不會短命。”

這話說的有點陰嗖嗖的,顧涼也是學解剖的,她聽到這個只是冷笑了一下。

看來顧涼是不相信這種東西的,我和宋晴卻是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問道:“那種殺豬匠哪裏能找啊。”

“你啊,蘇芒,我看你就行。你的命格極爲特殊,你七歲以前發生的事情,我嘗試幫你測算了一下。卻什麼也測不出來,我活了八十多歲,還從沒遇到過。”宋晴的爺爺慢悠悠的說着。

我很吃驚,我沒想到會是什麼天煞孤星一樣的存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