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不會的,這新月飯店還沒有落魄到這個地步,這尹仙月應該是有什麼事想找我商量。」


「我們現在別管其他的,等什麼時候新月飯店請我們去了,我們再去。不然他新月飯店叫我們去就去,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呵呵,你啊!」

「咱們現在不如來做些有意義的事!」葉浩初壞笑看著楊雪梨。

「討厭!我還沒恢復好呢!你現在不準碰我!」

「那我現在很難受怎麼辦?」

楊雪梨不忍心看著葉浩初這麼難受,於是害羞的說道:「那……我用別的地方幫你。」

隨後慢慢的低下頭,葉浩初立馬舒服的長舒一口氣。 「衣衣,皇上來不來不重要,你能來,舅母便很開心了。」華夫人親熱的拉住容紫衣的手。

「衣衣快點進來,我早就讓人備好了飯菜,為你接風洗塵呢。」

容紫衣……

這熱乎勁兒,都趕上她的親娘了容夫人了。

很快就設好了宴席,華家一家老小都坐在一張大桌子跟前。

容紫衣禮貌的向華老夫人和華老爺子都打了個招呼。

「見過外祖父,見過外祖母。」

「還有大表姐,二表姐,三表妹。」

「舅舅,您也快坐下來吧。」

容紫衣最後看著一旁長相憨厚的男人。

這位就是她的舅舅華玉衡了,也是她娘親的弟弟。

「唉唉。」華玉衡點點頭,也坐了下來。

後面還有兩個她舅舅的妾室,雪姨娘與楚姨娘兩個人站在那裡坐著。

姨娘身份的人,若是有客人來的話,她們一般是沒有資格坐下來上座吃飯的。

其穿著翠綠色緞子的雪姨娘望了望容紫衣,驀地開口道,「花妃娘娘,您這衣服的料子,是今年流仙居的新款吧。」

另外一個姨娘楚姨娘和她對視一眼,也接著說道,「妾身看著也像,不過娘娘這個顏色好像不是流仙居新款這樣的,流仙居的新款是咱們三小姐身上的這個。」

話落,眾人的眼神都看向三小姐華鶯裳和容紫衣的身上。

只看到華鶯裳身上穿著淡黃色的軟煙裙,是在京城裡的最有名的流仙居出的最新款。

雪姨娘哎喲了一聲,「是么?那就是我眼拙沒認出來,不過花妃娘娘身上的料子便是不是流仙居的,肯定也是比流仙居更好的款。」

楚姨娘不由一笑,「那怎麼可能,就算是宮裡的娘娘用的料子,用的最好最新款式也全部都比不過流仙居,這不是公認的嗎?」

說到這裡,她們都忍不住一笑。

話落,華老夫人的臉色就有點不好看了,這麼說來,她這外孫女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得寵啊。

一時間,不少下人也都跟著嘲笑容紫衣。

因為以前容紫衣也是個囂張跋扈的主,再加上華夫人對她一個外來的比自己的親生女兒還好,她們當然幫著自家的小姐呀。

平時華鶯裳看容紫衣就不順眼,華家下人們自然也看容紫衣不順眼。

華鶯裳回頭看著兩個姨娘說道,「今日還分這麼多幹什麼,二位姨娘都快坐下呀。」

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其他的客人來,她們這些姨娘是沒有資格坐下的,這個道理華鶯裳又怎麼會不懂。

但她今日卻讓雪姨娘和楚姨娘她們坐下,這不是在暗示容紫衣跟她們這些姨娘的身份一樣低賤。

這是明擺著不歡迎她呀。

容紫衣勾了勾唇,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看見家丁慌忙地過來說道,「老爺夫人!」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華玉衡被她們這些女人底下那些話弄得心情有些不舒服,看到家丁又冒冒失失的,就更加不舒服了,忍不住冷喝了一聲。

「皇皇上來了。」

……

「你說什麼?」 封墨燁原本還想等程苒出來看看她是什麼表情,剛才她那個樣子分明就是害羞的落荒而逃。

誰知道這個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車津打來的。

他滑下接聽鍵:「什麼事?」

「封總,有個項目出了點問題,需要您馬上過來一趟。」

「知道了。」

他掛斷電話,程苒這個時候走出來,臉上的緋紅大概是因為洗了一把冷水臉的緣故,已經消弭了大半,再加上她又比較穩得住,已經看不出來什麼。

程苒的臉上已經恢復了自然,看他已經穿上外套,隨口問道。

「你要出去?」

「嗯,有個項目好像出了問題,車津讓我過去一趟。」

「那你今晚還回來嗎?」程苒問的有些急迫。

「不好說,有可能不回來。」封墨燁扣上西裝的紐扣,抖了抖衣領。

程苒暗自說了一個yes,結果很不湊巧的又被封墨燁給聽了去。

他欣長的身子走到她跟前,微微彎腰,一雙幽黑的眸子探究似的盯着她看。

「你好像很希望我今天晚上不回來?」

程苒眉眼彎彎,死不承認。

「有嗎?估計你聽錯了,再說,男人還是要以事業為重。」

「不,我覺得我得以老婆為重,畢竟現在我老婆都不太希望老公回來了,肯定是我平時對你的呵護還不夠,還是不去了,晚上好好在家陪陪老婆,增進一下夫妻感情。」

最後一句話,他的聲音低沉磁性,彷彿帶着意味不明的意思在裏面。

程苒咬着唇瓣,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他這話,她緊緊攥著拳頭,拚命的告訴自己,程苒,你平時那嘴不是挺溜的嗎?怎麼現在傻了,說呀,懟他呀。

封墨燁看她這欲言又止的表情,尤其是那水波蕩漾的眼眸,更像是要撞進他心裏一般。

他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走,怕是會控制不住在這裏要了她。

就在程苒腦子裏還在想着要怎麼跟封墨燁再戰三百回合時,男人溫熱的大掌落在她的頭頂上輕揉。

「跟你開玩笑的,別怕。」

程苒頭頂上能夠感覺到他掌心的力量和溫度,以及那溫柔的觸感,她渾身就像觸電一般,身子僵直,就連表情都定格了。

等她回過神來時,封墨燁已經離開了房間,程苒長舒了一口氣,懊惱的拍了拍自己腦袋。

什麼情況,她什麼時候這麼不爭氣了。

當她把這些事以及自己的反應告訴賀川時,賀川喝的一口牛奶噴在了屏幕上,然後是劇烈的咳嗽。

「噗,老大,你是不是在逗我,小家碧玉不適合你呀,以你的性格,這個時候不是該一巴掌拍在封墨燁腦袋上,然後應下他的戰書,大聲告訴他,好呀,老娘才不怕你。」

「等晚上,以老大你的功力,怕是能夠把床給拆了,把封墨燁搞的下不來床才是。」

「呸呸呸!我什麼時候這麼暴力過?」

「有呀,你平時對我不就這樣的嗎?」賀川很快接下這話。

程苒不屑笑道:「你能一樣嗎?」

賀川滿臉委屈:「老大你怎麼能區別對待,我們都是男人,我還是你最親密的人,你怎麼能……」

「你不能算是我最親密的人。」

程苒打擊賀川一點兒都不帶含糊的。

賀川當即就有點懵了,以他對程苒的了解,她是不應該會說出這種話的,這就不是她風格。

賀川在那裏楞了半晌,然後發出一聲尖叫。

「卧槽,老大,你該不會是動心了吧?」

程苒想也沒想就否認了:「行了,別在那兒胡說八道,跟你這種小屁孩兒說聊什麼感情話題,算了算了,你還是想想封墨燁那個項目怎麼改動比較好,別到時候搞的我心血白費。」

「好吧,那老大你自己注意。」

賀川後面想了想,又覺得她們老大應該對男人沒什麼興趣,以前又不是沒有人追過,她差點沒把人給氣吐血。

掛斷電話,程苒咬着筆杆子,越想越煩躁,乾脆洗澡睡覺。

翌日清晨,她手機上顯示一條短訊,內容如下。

【程苒,今天可是公司周年慶,我們祈禱你的表演哦。】

這語氣,一看就知道是凌相君。

程苒壓根就沒當回事,將手機扔在一旁起身去洗漱,剛出門,就看見封彥菲坐在車裏,似乎是在等什麼人。

她也沒在意,本來也不是個自戀的人,可當她正準備越過時,就聽見封彥菲跟她打招呼。

「嫂子我送你去公司。」

有車不坐是傻子,程苒一點不帶客氣的就坐了上去。

然後聽封彥菲又開始了她的叨叨模式。

「我聽說大哥昨天晚上沒有回來,嫂子你還睡的好嗎?」

那眼神跟語氣,一副很同情她的樣子。

程苒當即就納悶兒了:「你大哥沒回來,我怎麼就睡不好了?」

「別人不都說這兩個人只要睡在一起,如果有一個人某個晚上不在家,就會不習慣嗎?」

而且看他們倆那黏膩程度,就跟棉花糖似的,應該形影不離才對。

程苒徹底無語了:「你是言情看多了吧,有時候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而且我也沒打算跟你大哥過一輩子。」

她也不希望封家的任何一個人有這種她會一直呆在封家的想法。

封彥菲聽聞,當即驚呼出聲:「嫂子你要跟我大哥離婚,那可不行!你要是走了,我那些粉絲怎麼辦,她們肯定會脫粉的。」

程苒盯着封彥菲大驚小怪的樣子,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