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 陸細辛不理會陸雅晴,道:「一個沒名沒分……」上不得檯面。


她想說上不得檯面,但覺得這句話不太好,陸細辛並沒有羞辱別人母親的習慣。

於是,便換了個詞:「一個沒名沒分,養在外面的女人,生出來的女兒,顧家會接受么?」

顧修明已經傻了,獃獃看著陸雅晴,不知作何反應。

陸雅晴死死摳著手指,盯著陸細辛,一字一句:「你、是怎麼知道的?」

怎麼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知道!

陸雅晴想不通,一般人是不會有人猜到她和陸父的關係的。她的長相隨了馮悅,跟陸父沒有半點相似之處,見過她的人,根本不會往私生女這個方向考慮。

「這很難猜么?」陸細辛平靜反問,「整個陸家,只有陸父、陸母以及陸承遠無腦偏向你,陸承遠年紀小,跟你有幼時相伴的情誼,陸母是因為當初精神錯亂,把你當成走失的女兒,但是陸父就奇怪了。」

男人粗心,又經常不在家,而且成年男子應該對養女疏遠些,所謂女大避父,更何況兩人沒有血緣關係。

陸父的行為一點都不符合常理。

陸雅晴哆嗦起來,望向陸細辛的眼中有驚訝也有畏懼。

這麼長時間,她竟然全看在眼裡,卻一言不發。

這是多麼深沉的心機啊!

「你想怎麼樣?」陸雅晴臉上溫婉大氣的表情已經維持不住,露出她和馮悅一脈相承的狠辣,「揭發我?」

陸雅晴冷笑:「不要忘了,當初你的走失,造成母親精神失常,你就不怕揭穿真相,再次傷害她么?」

陸細辛垂眸,似乎陷入糾結。

見狀,陸雅晴欣喜,立即咄咄逼人:「爺爺知道我的身份,連爺爺都默認我的存在,你難道還想揭穿,把陸家搞得天翻地亂么?母親的身體可經不起折騰,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趙家不會放過你,爺爺大哥也會對你心有芥蒂!」

「你說得對。」陸細辛開口。

陸雅晴忍不住欣喜,終於說通她了。

然,這欣喜還來不及擴大,就見她突然轉向顧修明。

「你看到了。」陸細辛語氣淡淡,「現在除了顧母,想必你自己也不願意和這樣心機深沉,臉皮厚的人結親了吧。」

糟了!陸雅晴心臟直直下墜。

她只顧著阻攔陸細辛說出真相,竟然忘了顧修明也在這裡。

在顧修明心裡,她一向是單純善良,知書達理的,若是被他知道自己早就知道自己身世,還不要臉地騙取陸母趙家股份,他肯定會厭惡自己的。

想到這,陸雅晴慌亂至極,下意識祈求地看向顧修明,但顧修明卻一眼都沒有看她,轉身離去。

背影冷漠失望。

「修明!」陸雅晴絕望。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憤怒地瞪著陸細辛。

陸細辛低頭,撥弄了下手指,語氣淡淡:「我說過,別惹我。」

陸雅晴很聰明,立刻意識到:「原來這才是你的目的!」

她根本就沒想過揭穿自己,之前揭穿身世,不過是為了讓自己心神大亂露出馬腳而已,從始至終,她的目的都是破壞自己和修明的婚約。

陸細辛不理會她,直接繞過她朝房門走去,只是經過她時說了一句:「希望你,好自為之。」

她不喜歡彎彎繞繞的勾心鬥角,也極少出手,但出手,必打蛇七寸!渾渾噩噩中,楓野感受到一些拉動。

卻發現精神不清,意識難全。

隱約間,彷彿是從心底感覺到前方有一黑一白兩飄浮的東西在拉着他前行。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詹嫂離開了。

喻色看着開心的在房間里跑來跑去的祝許,眸色是從沒有過的溫柔。

這世界誰離了誰,地球都一樣在轉,她可以的。

只是要辛苦一些罷了。

可明明什麼都決定了,真到要睡下的時候,整個人就象是受到了盅惑一般,不由自主的就走到了窗前。

只是這一晚,樓下的那個車位上,再也沒有昨晚的那輛黑色布加迪。

她打開手機,開始不受控制的去搜索與墨靖堯有關的話題。

一則標題為『神秘女郎伴身墨少凱威特總統套房共度春宵』落入眼中。

下面,還有幾張配圖。

配圖中的男子自然是墨靖堯,至於女子,是側顏。

看着象喻沫,又象是梅玉秋。

她發怔的看着,至此才明白墨靖堯為什麼今晚沒來她這裏了。

他忙。

很忙。

忙着與女人共度春宵。

閉上眼睛讓自己強行睡去。

墨靖堯,從此她的夢裏不會再有他。

醒著睡着,都把她摒除在心門之外,就當她,從來都沒有救過那個男人。

喻色很忙,三點一線中。

公寓,幼兒園,診所。

詹嫂真的做了她的兼職。

有詹嫂偶爾幫她大採購一下食材,她只用了一個星期就適應了。

大學報考已經報上去了。

喻色開始做打算了。

大概率以她的分數一定可以考上B市的同大。

然後,她要去B市了。

這樣最好。

到時候,就把這公寓還給墨靖堯。

只剩一個月的假期了,她還是暫時住在這裏,離開后一起付清墨靖堯房租就好了。

都說計劃沒有變化快,她以前對這話都是不以為意的,現在發現,這就是真理,從她高三的下學期開始,她的人生軌跡每天都在變化著,快的讓她現在回想起來,就象是做了一場長長的夢似的。

只是現在,夢要醒了。

周末。

喻色還在睡覺,房門就咚咚咚的響了起來。

祝許悄悄推開喻色的房門,「小姨,我去開門,你繼續睡。」

喻色笑着繼續裝睡,不過在祝許關上她的房門去開門的時候,立刻就起床了。

來人了,一定是找她的。

她裝睡也躲不過去。

果然,才穿上衣服,就聽到了蘇木溪風風火火衝進來的聲音,「小色,乾媽來接你回家了,你跟我回去吧,你帶着小許住在這裏,也沒什麼人照應,我很不放心。」

「乾媽,你看我和小許已經一起生活有半個月了,我有瘦嗎?一點都沒有,我能照顧好我自己和小許的。」喻色說着,拉起祝許一起在蘇木溪的面前轉了一個圈。

「瘦了,瘦了很多,喻色,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與你乾爹商量好了,甚至於還給小許準備了一間兒童房,我保證不比這裏的差,只比這裏的好。」蘇木溪是恨不得直接把喻色打包扛走,然後稍帶的連視許也接受了。

喻色搖搖頭,「乾媽,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也很享受現在這樣的生活,你看這樣可以嗎,我以後儘可能的每星期抽時間去看你和乾爹一次,行嗎?」

「呃,不行。」

「乾媽,靳朵姐姐都沒有我回去的勤快呢,你就同意吧。」喻色求饒,她深深知道蘇木溪要是不同意放過她的話,會天天來磨她住回去靳家的。

於是,連連的作揖。

蘇木溪嘆息了一聲,「小朵要回來了。」說到這一句的時候,蘇木溪看喻色的眼裏,全都是歉然的感覺。

只是,喻色正好看向調皮騎木馬的祝許,沒有發現,「恭喜乾媽。」靳朵要回來了,她更沒有必要去了。

「有什麼可恭喜的,我還是更想你回家,小色,你可是我和承國當着很多人的面認的乾女兒,既然認了,我與你就是一輩子的母女情份。」

「那是自然,乾媽要是反悔,我跟你沒完。」

「小色,你外公和風嘯天念叨你好幾天了,你什麼時候過去給風嘯天診病?」

「下周末吧,我親自過去。」

「估計他等不及了,這幾天要不是你外公摁著不讓他找你,他早就來找你了,明晚T市有一場商界名流的聚會,你外公和風爺爺都要參加,我也去,乾脆我帶上你給他診治了,不然他說他現在吃不好睡不好,就怕自己徹底的得了失憶症,擔心自己連親孫子都不記得了,哈哈。」

「好。」明晚可以,她可以把祝許交給祝剛帶一晚,也算是讓祝許和祝剛偶爾培養一下甥舅感情。

不然,祝許都快要忘記他還有一個舅舅了。

「那行,明晚我開車去你診所接你一起過去。」

「別,我自己過去就好。」她可不想診所的同事看到靳家的壕車,然後開始過度猜測她與靳家人的關係。

上一次莫明真護着她,已經很多同事都在懷疑她的家世了。

「行吧,我把我的御用造型師陳昊帶到車上,臨時給你化下妝,做個造型。」

「乾媽,我只是去給風爺爺診病。」下了班順便過去診治一下,她可不想做什麼造型。

「不行不行,你可是我蘇木溪的女兒,你代表的可是我蘇木溪,必須要做。」

喻色無語了。

隔天。

把祝許交給了祝剛,喻色下了班匆匆走了。

才走出十幾米,就看到了蘇木溪的保姆車。

一上了車,就見陳昊已經等在裏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