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開什麼玩笑,我能遇到什麼困難,困難遇到我都躲著走好不好。」沐靈夕有意的避開話題,不想談論任何關於她是哪裡人之類的話題。


軒轅洛知道沐靈夕是有意迴避,所以也就不再追問。以後時間還長著呢,想要了解一個人,時間是最好的鑰匙。

軒轅洛看著沐靈夕手中已經空了的茶杯,又貼心的遞了一杯過去。

「那你對彌城學院有什麼想法嗎?也許我也可以幫到你啊!」

軒轅洛知道沐靈夕打算考取彌城學院,現在學費已經不成問題了,關鍵就要看她能否進入優等班次了。

「不用了,臭猴子,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我是個簡單的人,不喜歡複雜。「沐靈夕沉默了一會,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後站起身來說道:「謝謝你泡的茶,很好喝,今天打擾了你多時,現在也該離開了。」說完沐靈夕站起身來,拎著餐桌邊的鳥籠,走到門口時,只是歉意的對軒轅洛笑了笑,然後快步走了出去。

軒轅洛知道是自己的主動有些嚇到這個精靈般的姑娘了,看著那幾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背影,軒轅洛只能無奈的搖頭暗笑,自己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路上沐靈夕的腦子有些亂,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她不想跟任何人有過於親密的關係,現在的她毫無自保之力,她不能與任何人有過多的糾葛,否則,一不小心捲入什麼麻煩之中,那可就慘了。

心不在焉的低頭走著,沐靈夕一邊想著之後的學院招考,一邊想自己以後的生活安排,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宿舍區外。

「靈夕!你今天怎麼沒來找我啊!本還想著給你介紹個好點的工作呢!」

聽到聲音,沐靈夕連忙抬頭看去,原來是穎月打完工回來了。

「你的學費攢的怎麼樣了?」沐靈夕莫名的有些疲憊,聲音略顯低沉的問道。

「就快夠了,再做幾天應該就差不多,然後剩下的時間還可以準備一下學院招考。」穎月可能是因為學費就快要攢夠了,所以情緒比較激動。

「那就好,我們先回宿舍吧!」

說完,沐靈夕就拎著鳥籠走進了宿舍區內。

穎月想到沐靈夕可能是因為學費的事情所以情緒不高,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當她看到沐靈夕手中的鳥時,終是好奇的問道:「靈夕,這隻小白鳥怎麼好像……」穎月歪著頭想著腦中那一閃而過的印象,她總覺得這隻鳥他在什麼地方見過。

沐靈夕轉過頭,然後狡黠的笑道:「好像……好像萬金坊掌柜的那隻?」

「對!對!對!就是萬金坊掌柜的那隻,我上一次在我打工的店裡見過的。」穎月一臉興奮的說著,不過說完之後卻又覺得似乎哪裡不對。 聽聞葉天的話之後,咪咪似乎是極不情願,然而最後在葉天的堅持之下,也是不得不再度縮回到葉天的手臂當中。

頓時,周圍的溫暖再度消失不見,葉天依然在寒冷之中蜷縮這身體,儘管有著靈力能量的支撐,但也還是凍得渾身瑟瑟發抖。

葉天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保證咪咪的安全,因為之前葉天的父親葉濤跟他說過,一旦被人發現咪咪的存在,或許會給自己招來禍端。

同樣的,也會給咪咪招來禍端。

更何況,葉天現在落在秦家人的手上,一旦被秦家人發現了咪咪的存在,他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要將咪咪佔為己有,到那時候,對自己和咪咪都沒有好處。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葉天才寧願選擇凍著自己,也不讓咪咪出來幫助自己。

旋即,葉天再度用哈氣溫暖這自己的雙手,緩緩將目光投射向窗外的夜空,夜空之中繁星點點,今晚沒有大雪飄落,整個冬夜看起來顯得更加唯美了一分。

此時的葉天靜靜的欣賞著寂靜的夜色,不顧柴房外邊幾名侍衛的看守,獨自在柴房之中吟唱起了小曲兒。

這般吟唱不知持續了多久,葉天終於是緩緩閉上了眼睛,在嚴寒的溫度之下,葉天就這樣緩緩睡去。

然而,就在此時,門外的幾名侍衛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倦意,漸漸地,有一名侍衛也是悄悄的頓在柴房邊上,昏睡而去。

與此同時,一道少女的身影在夜色之下悄然對著柴房這邊緩緩走來。

那少女正是周珊,她一身黑色衣袍,在夜色之下極不顯眼,而她的腳步也是緩慢而又小心的對著柴房一步一步走來。

最後,在距離柴房三丈開外的地方,周珊緩緩停頓下來,旋即小心翼翼的盯著那柴房邊上的幾名侍衛觀察了一番之後,周珊當即便是再度邁動腳步。

緩緩的,周珊的身形來到剛才那個熟睡的侍衛身旁,盡量讓自己的腳步不發出一點聲音。

而與此同時,一旁的幾名侍衛也的確沒有發現周珊的身影,他們此刻都是有些倦意,但是迫於秦傲天的淫威,他們也只能兩個人兩個人交替休息。

而周珊正是藉助著二人休息的地方,緩緩從柴房的窗口處翻入了柴房之中。

進入柴房之後,周珊有些詫異裡邊的溫度,這雖然是一間房子,但四周的窗口通風,連一面窗紙都沒有,所以這裡邊的溫度和外邊差不了多少。

周珊將目光緩緩落在一個黑暗角落裡那熟睡的葉天的身上,看著葉天蜷縮成一團的身體,周珊頓時便是再度往前走了兩步。

旋即,她緩緩從自己的袖中取出納寶,在納寶中取出一件厚厚的被褥,當即便是將之披在葉天的身上。

葉天緩緩醒來,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黑影,卻是有些詫異的開口問道:「誰?」

葉天說著,還轉頭看了看門口,生怕驚動外邊的侍衛。

而周珊聞言,卻是作出一個「噓」的姿勢,旋即緩緩將自己頭上的斗篷取了下來,而後看著葉天說道:「我是來幫你的。」

葉天一看面前的人是周珊,當即卻是更加詫異的說道:「你來幹嘛?一旦被秦傲天發現,我們都得倒霉!」

「你放心,他不會發現我的,我來的時候,任何人都沒有驚動。」

周珊將被褥給葉天披好,旋即再度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頓了頓,片刻之後嘆了一口氣,旋即再度說道:「你真的願意幫我?」

聽到葉天此話,周珊收回納寶的手掌頓時一怔,而後再度將納寶收好之後,便是再度抬頭看著葉天,臉色堅定的點了點頭道:「嗯!」

葉天見狀,也是再度沉吟了片刻,旋即再度看了看門口,而後緩緩將臉龐靠近周珊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心中有一個計劃,只是需要你的幫助……」

葉天在周珊的耳邊說完之後,便是再度以期待的目光盯著周珊,而此時的周珊卻是緩緩漏出一抹笑容,當即便是說道:「你竟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樣!」

「可是,如果那樣的話,你怎麼辦?」

看到周珊如此果斷的答應,葉天卻是再度皺了皺眉,旋即這般問道。

「你放心,到那個時候,我就和你在一起,不再離開那個地方了!」

周珊卻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毫不遲疑的回道。

葉天緩緩低下頭,再度沉吟了片刻之後,似是自言自語道:「原本不想將你摻和進來,沒想到到最後,還是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嫁入豪門:小妻很不乖 聞言,周珊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旋即便是再度看著葉天說道:「就算你不跟我說,我也會這樣做的!當我看到你被帶進了秦氏家族的時候,我心中就已經打定了主意,這是我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是為了幫你才這麼做的!」

「可是,你的願望明明是闖蕩外面的世界啊。」

葉天看著周珊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心中卻依然是過意不去,這件事原本只是葉氏家族的和秦氏家族之間的事情,原本只是屬於葉天自己的責任,現在將周珊牽扯進來,更何況周珊和那秦傲天還有這千絲萬縷的關係,葉天心中也著實是有些過意不去的說道。

「這有什麼關係?你的願望不也是這樣的嗎?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目標和信念,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便是值得的,你不記得了嘛?」

而周珊卻是再度笑了笑,旋即目光投向窗外,看了看夜空,而後長嘆一口氣,再度豪邁的說道。

聞言,葉天也終於是不再多說,而後目光望著周珊那夜色之中的側臉,目光堅定的說道:「既然如此,我們明晚就動身!」

聞言,周珊的目光從窗外緩緩收回,旋即落在葉天那堅毅的臉龐之上,而後堅定的點了點頭!

這一刻,二人的計劃就此達成,葉天接下來的命運究竟會何去何從?

是自此淪落為秦傲天手中的奴僕,還是撥開雲霧見青天? 柴房之中,葉天和周珊商議完畢之後,周珊便是再度離開了柴房,旋即在人不知鬼不覺之中,再度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一夜的時間恍若指間流沙,轉眼即逝。

第二天,當第一縷陽光鋪灑在大地之上時,秦氏家族之中便已經開始熱鬧了起來。

柴房處,四名侍衛對著緩緩走來的秦傲天躬身抱拳,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而秦傲天的目光則是始終落在那柴房的房門之上,他緩緩走向房門,旋即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侍衛問道:「昨晚沒出什麼岔子吧?」

聞言,其身旁的侍衛當即便是恭聲道:「回族長大人,並沒有!」

秦傲天見狀,臉上漏出一抹得意之色,旋即對著那侍衛點了點頭,旋即便是一把推開了柴房的房門。

房門被打開之後,秦傲天的目光當即便是迫不及待的落在了葉天的身上,看著此刻依然蜷縮在角落裡的葉天,秦傲天終於是漏出一抹笑容。

「哈哈,葉少爺,在我秦家過得可好?」

秦傲天一臉得意的盯著葉天,旋即捋了捋鬍鬚說道。

聞言,葉天緩緩將目光抬了起來,旋即放在那秦傲天的臉龐之上,看著秦傲天此刻那得意的神色,葉天卻是淡淡的笑了笑,旋即說道:「承蒙秦族長關心,少爺我過得好著呢!」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啊!」

秦傲天聽聞葉天的話音之後,當即便是再度大笑起來,而後緩緩對著葉天走了過來。

「那今天,就讓我好好招待招待你如何呀?」

秦傲天眯著眼睛,臉上漏出一抹邪笑,盯著葉天說道。

聞言,葉天淡淡的笑了笑,旋即再度說道:「早就聽聞秦氏家族的好客之道,今天,也讓我漲漲見識!」

葉天話雖是這般說,但卻是心知肚明,今天,秦傲天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折磨自己!

但是,即便心中已經知曉了這一切,葉天也依然沒有一絲要退縮的意思,話音之中依然是透漏著陣陣陽剛之氣。

秦傲天緩緩直起身子,旋即對著門外的幾名侍衛喊道:「來人!將這小子給我拖到練武場,今天,就讓咱秦家的子弟們好好活動活動筋骨!」

聞聲,門外那幾名侍衛便是全部進入柴房,旋即便是迅速走向葉天身旁。

被鐵鏈控制的葉天此刻根本無法反抗,當即便是被幾名侍衛拖了出去。

秦傲天緩緩走出柴房,看著那被拖走的葉天,臉上漏出一抹極為滿意的笑容,旋即緩緩捋了捋鬍鬚。

秦傲天現在心中很爽,他成功的將葉天抓入秦府,而且沒有損失一兵一卒,葉氏家族的人也沒有進行太過激烈的反抗,這對於他來說,顯然是最願意見到的情況。

而且,將葉天抓回來之後也很順利,關進柴房一個晚上,葉天也沒有耍出什麼幺蛾子,這一點,讓秦傲天的心中再度放心許多。

現在的秦傲天,一緊個感覺自己完全掌控了葉天,自己想要讓葉天怎樣,葉天就會怎樣!

但是他去忽略了一點,就是周珊!

當然,秦傲天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知道這一點的,周珊再怎麼說也得跟他叫聲伯父,雖然並不是親的,但也好歹沾染著一點血緣關係,秦傲天心中憑藉著這一點,感覺周珊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背叛他而幫助葉天。

正是這些原因,讓現在的秦傲天心中很是得意,在昨晚剛剛回來的時候,他便是派出一名信使前往國都,通知楚氏家族已經將葉天抓捕了起來,而現在,他只需要慢慢的折磨葉天,然後靜靜等待著楚氏家族的回信即可。

一切在秦傲天的心中打算的都很美好,此時的他看著葉天那虛弱的背影,也是再度笑了笑,旋即便是對著練武場走去。

秦家的練武場類似於葉家的靈源台,只不過這裡卻並沒有濃郁的靈力能量,只是一個比較寬闊的場地,供弟子們修鍊的場所。

葉天被幾名侍衛野蠻的拖拽到練武場,旋即葉天緩緩抬頭,看了看周圍那一群和自己年紀相當的弟子,葉天似乎也是猜到了秦傲天要做什麼。

不過今天的葉天已經打定了注意,無論他們怎麼對待自己,自己都只能忍,只有忍過今天,今晚才能和周珊進行那個計劃。

打定主意之後,葉天便是再度低頭,任憑几名侍衛將自己的身體拖拽到練武場中央。

此刻,周圍那群和葉天年齡相當的弟子皆是好奇且又興奮的望著那練武場中央的葉天。

就在此時,秦傲天緩緩走了過來,秦傲天的到來直接是引起了眾位弟子們的注意,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秦傲天。

而此時的秦傲天當即便是對著那群弟子們說道:「我秦家未來的棟樑之才們!以後的秦家還要靠你們的努力,今天,就是你們展示身手的時候!練武場上那個人,是葉氏家族的葉天,他是靈力第五段的實力,你們有沒有信心打敗他?」

秦傲天的聲音之中蘊含著一陣陣靈力能量,聲音低沉而又有力的傳入到眾弟子的耳中,然而眾弟子聞言,卻是一個個有些遲疑的默不作聲。

秦傲天看見這一幕,頓時心中大怒,當即便是再度吼道:「有沒有信心!?」

「有!」

終於,隨著秦傲天的吼聲落下之後,場下弟子當中終於是有一個人站了出來,旋即有些弱弱的喊了一聲。而那個人,赫然便是秦傲天之子,秦烈!

而秦傲天見狀,心中頓時更加憤怒的再度喊道:「有沒有!」

在秦傲天的再三逼迫下,眾弟子終於是異口同聲道:「有!」

聽到這齊刷刷的聲音,秦傲天終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但臉上依然是一臉凝重的說道:「我告訴你們! 重生之不做炮灰 從今天開始,郾城再也沒有人敢欺負我們秦家人!葉家都不行!今天,就讓你們親自見證,葉家的人究竟有多麼脆弱!有多麼不堪一擊!我要讓你們知道,我們秦家才是郾城最強的!只有秦家才能真正的稱霸郾城!」 「天啊!萬金坊掌柜的鳥怎麼會在你的手裡?」穎月的臉從上一秒的興奮再變到現在的驚恐,實在是太有喜感了,逗得沐靈夕在一邊直笑。

穎月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沐靈夕,直到她聯想起沐靈夕的疲憊與低落,再看到她手中的這隻鳥,穎月的表情再一次變得哀傷起來。

「靈夕,你放心,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他欺負你,總有一天他會不得好死,現在你千萬可要想開啊!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實力才是一切生活的資本,你把這隻鳥賣了,考上彌城學院,以後有的是機會報仇。」穎月眼中淚光閃動,像她們這樣一無所有的女孩,被人欺負是常有的事,更別說沐靈夕還擁有著絕色的美貌了。

沐靈夕正笑著,被穎月那奇怪的話說的一愣,眼看著穎月眼中的淚水就快決堤了,沐靈夕連忙說道:「你在說什麼啊!這鳥是我贏來的!沒人欺負我!」

穎月剛醞釀好了情緒,準備摟著沐靈夕抱頭痛哭一場時,卻發現原來是自己猜錯了,只好尷尬的搓著衣襟,小聲的說道:「那你不早說,害我還以為……」

沐靈夕實在是佩服穎月那什麼都敢想的無敵腦洞了,連忙拉著穎月的手快步走了回去。

一路上,穎月聽說了沐靈夕居然借錢去賭場贏回了學費,簡直都要給沐靈夕跪了,在穎月看來,沐靈夕這般簡直是找死的做法,少有差池那可就是萬劫不復的結局啊!再次像看外星人一般的看了沐靈夕一眼,穎月終於受不了,出去做飯了。

沐靈夕好笑的看著穎月匆匆離去的背影,她這也是出於無奈啊!那個臭猴子可沒給她選擇權。

小心的將小白鳥掛在了窗邊的位置,沐靈夕將錢袋取了出來。

今天算上軒轅洛借給她的一萬一千金她現在總共還有兩萬八千金。沐靈夕直接將所有錢都兌換成了銀票,軒轅洛的那一萬一千金沐靈夕暫時不打算動,她自己的錢,她準備在學院招考上以備不時之需。

剛收拾完東西,穎月就已經端著兩份飯菜推門走了進來。

「快來吃飯吧!也就是你福大命大,敢這樣賺學費,要是沒幾十個菩薩護著你,估計你這會還不知道在哪哭呢!」

穎月還是無法理解沐靈夕的膽大。

「恩,知道啦!我這不是沒事嗎?」

沐靈夕雖說吃了一頓大餐,但是這會已經是晚上了,現在看到穎月做好的飯菜后,還是覺得胃口大開。

穎月知道沐靈夕應該也餓了,遞了一碗給沐靈夕,然後也坐下開始吃飯。

兩個人一邊吃飯一起商量著學院招考的事情,不知不覺,天色漸漸的暗沉了下去。

沐靈夕和穎月一起收拾完碗筷,然後沐靈夕又來到了圖書館,穎月工作了一天,早已經累得不行,躺下就睡著了。

圖書館內只有沐靈夕一人,宿舍區內學生本就不多,能有時間來看書的就更少了,所以空曠的圖書館內,顯得即陰森又恐怖。 秦傲天的話音落地,場下的眾弟子也終於是極為配合的一陣鼓掌,而與此同時,葉天已經是被那幾名侍衛捆綁在練武場中央的一根柱子上,身形動彈不得。

朝陽升起,冉冉晨光映射在葉天那輪廓清晰的臉龐之上,儘管那臉龐之上沾染了些許灰塵,但也依然掩飾不住葉天那一抹永不消散的堅韌!

此時的秦傲天緩緩走向練武場,旋即看著那場中央的葉天,臉上漏出一抹笑容,似是自語道:「哼!你這個天才的確是天才,只可惜你生錯了地方!」

秦傲天自語完畢之後,便是再度轉身,看著場下那一群弟子,當即便是喊道:「誰第一個?」

眾弟子聞聲,皆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旋即再度不解的看了看那被綁起來的葉天,而後卻是不敢言語。

秦傲天見狀,當即便是再度怒火中燒,而後再度喊道:「我們秦家是郾城最強的!怎麼能養出你們這群膽小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