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呃…我…居然還活著?」


陳天斗明明記得,自己剛才中了那黑衣人的真氣,而且貫穿了自己的胸口,那為何他還能活著?

而那金髮老者呢?

他又去了哪?

難道那兩人一起離開了嗎?

「啊!」

陳天斗腹部的刺痛感突然間加強了,而隨著痛感的出現,他全身的血液彷彿都在沸騰一般,炙熱難耐,比坐在火爐上還難受。

「好熱!」

他雙手手掌用力的按在地上,發現掌心之下的綠草居然瞬間乾枯,彷彿被火燒過一樣!

「怎麼會這樣!我的身體怎麼了!」

突然見到如此劇變,陳天斗一時竟不知所措!

而此時在他的腦海之中,只出現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回家,立刻回家。

他的心中生出了莫名的恐懼,彷彿只有回家見到了老娘,才能夠安靜下來。

強忍著身體上的炙熱,陳天斗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向著洛河村的方向跑去,在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被焚燒般枯黃野草形成的腳印。

這短短的一夜,陳天斗就像是做夢一樣。

這恐怕是他這輩子做過的最可怕的一場噩夢了。

那兩位修為高深的人究竟是誰?

難道是神仙嗎?

他們使用的法術陳天斗從未見過,在他的印象里簡直和神靈無異!

世界之大,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漸漸的亮了,而雨卻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

傾盆大雨沖洗著陳天斗的身體,讓他那炙熱的感覺減輕了些許。

一路上,他跌跌撞撞,不知道摔了多少個跟頭,終於回到了洛河村的村口。

可是,這一刻出現在他眼前的,已經不是那平日里的洛河村,而是一副如修羅地獄般的景象。

在那村口的兩顆老槐樹上,掛著幾十具屍體。

而這些屍體, 絕世兵王

「張大嬸兒!阿花!大春叔!!」

陳天斗一時驚呆了,竟兩腿一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全身發抖!

看著面前那兩顆掛滿屍體的老槐樹,簡直就像是通向陰間地獄的大門。

它們像牛頭馬面一樣的守在村口,似乎再向陳天斗炫耀自己的傑作一樣。

一道閃電從天空劃過,照亮了陳天斗那充滿恐懼的臉。

此時已經分不清他臉頰上流過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之前的美好,瞬間被撕得粉碎。

昨天這裡還是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怎麼會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陰曹地府,人間煉獄!

那自己經常講故事的茶館,已經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而是流滿了鮮血,錯綜疊放在一起的屍體。

紅色的血液混合著泥水,染紅了村子里的每一寸土地,緩緩的流出了村口,流到了陳天斗的腳下。

一陣濃烈的血腥味撲鼻,幾次令陳天斗差點嘔吐了出來。

看著面前的一灘灘血水和屍體,陳天斗猛然睜大了眼睛。

「老娘…老娘!!」

突然間,陳天斗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猛地在泥水裡站了起來,向著村子里自己的家中跑去。

一路上,淚水和雨水模糊了陳天斗的視線。


他經過了曾經熟悉的酒館、肉攤還有街坊四鄰的房屋,可那裡都已經被鮮血填滿,屍體橫七豎八躺在地上。

他不知道為什麼在一夜之間洛河村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是山賊嗎?

就算是山賊,也不會下手如此殘忍!

他慌了,從沒有這樣害怕過。

「老娘!老娘!」

陳天鬥嘴里一邊呼喚著,一邊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終於,他回到了自己家的燒餅店。

可此時那門上寫著「翠怡燒餅」的招牌已經被劈成了兩半,晃晃悠悠的懸在門口。


而一行血跡,一路拖行到燒餅店內側的廂房之中。

看到這一幕,陳天斗的心瞬間便涼了,他跌坐在門口,竟不敢在跨入一步。

他害怕看到那可怕的畫面,害怕看到老娘慘死的那張臉。

在她死去的那一刻,心裡一定在擔心著兒子的對嗎。

她一定在心中吶喊著:「兒子!不要回來!千萬不要回來!!」

這一刻,絕望和黑暗瘋狂的向他湧來,瞬間將他吞噬。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陳天斗大聲的哭喊著,卻如何都蓋不過那天空中忽然響起的雷鳴。

瓢潑大雨,沖洗著慘遭屠戮的洛河村。

濃濃的血腥之氣,漸漸飄向了遠處的山林。

不知道什麼時候,陳天斗已經哭的失去了力氣。

而因為玄天化羽也在他身體里產生強烈反應的緣故,令他疲憊的倒在了地上。

他的視線漸漸模糊了。

可是,在他閉上眼睛之前,卻看到了幾個陌生的身影。

那是一群看上去很神秘的人,而站在最前面的,卻是一個有著傾國容顏,但卻又毫無情感,冰冷無比的少女。

那少女的手中,提著一柄血紅色的長劍。

不知是雨水還是血水,在那長劍的劍尖上….

一滴一滴的….

滴落….

朦朧間,他彷彿聽到了那少女說了一句話。

「弱者,是永遠也無法保護別人的…」

「天斗哥!天斗哥!!」

一陣熟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漸漸的喚醒了陳天斗的意識。

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卻見到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天斗哥!」

一隻胖乎乎的小手在陳天斗的臉上拍了拍,讓他很快便清醒了過來。

「二蛋….二蛋?二蛋!」

看到這張臉,陳天斗連忙從地上坐了起來,不可置信的一把抓住了二蛋的肩膀:「你怎麼還活著!為什麼你還活著!難道….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夢嗎?哈哈!是我做夢對不對!」

此話一出,陳天斗便立刻感覺到了一陣壓抑的氣氛襲來。

他看到二蛋的眼中滿含淚水,兩隻小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如此的用力,以至於微微發白,失去了血色。

「天斗哥….爹娘沒了!村民們都沒了!他們都死了!」

二蛋見陳天斗醒來,眼淚立刻如決堤般涌了出來。

他一下子撲到陳天斗的懷裡,放聲痛哭。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這裡到底怎麼了!」

陳天斗右手輕輕的搭在了二蛋的背上,看著地上那依舊清晰的血跡,終於也是哭了出來。

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 ,風停了。

一時間,這變成一片屍山血海的洛河村,只能聽到兩個孩子那凄慘的哭泣聲。


原來,二蛋因為昨天犯了錯,偷吃了鄰居家的紅薯,被爹娘關在地窖里反省,可沒想到,竟然因此躲過了一劫。

最後,他硬是憑著自己平時跟陳天斗所學的撬鎖本領打開了門,才逃了出來,可是發現一切都變了。

現如今,整個洛河村,只剩下陳天斗和二蛋兩名倖存者。

五天之後,陳天斗與二蛋兩人在後山挖了一片墓地,將全村三百口人全部下葬。

當他看到自己老娘那已經分不清臉孔的遺體入土時,心中暗自發下毒誓,一定要找到那個殘忍的兇手,親手殺他來為洛河村全村三百口人謝罪!

「天斗哥,家沒了,我們接下來該去哪兒?」二蛋跪在天斗的身邊,邊哭邊說道。

陳天斗在聽到二蛋的聲音之後,那充滿殺氣的眼神才終於緩和了下來。

「天下之大,我們去哪裡都行。但首先,我們要找一個能夠讓自己變強的地方。」 洛河村的遭遇,從此讓陳天斗和二蛋兩人徹徹底底的變成了無家可歸的孤兒。

而他們腳下的道路,卻沒有因此而停止。

相反的,經歷了這一次最悲痛的事情之後,陳天斗內心想要變強的想法卻更加的堅定了。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在昏迷前聽到的那一句話。

「弱者,是無法保護別人的。」

不僅僅只是這一句話,還有那站在他面前的一群神秘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