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吼!」


血龍嘶吼,在虛空中扭動龍軀,肆意搖擺,彷彿是想把許辰從上面甩下來。

「現在已經不是你逞威的時候了,給我安分下來!」

許辰狠狠一腳踏下,砰,腳底龍頭之間爆出一圈青金色與血紅色交織的玄光,橫掃四周雲層,震得龍頭一沉,往海中載去。

「還沒完呢,給我起!」

許辰雙手抓住龍角,腳踏虛空,腰身奮力一挺將龍頭提起,緊接著他扭腰轉身,把整條血龍掄了起來,原地掄了一圈之後,他雙手高舉,把這血龍從天上往海中扔去。

血龍無力抵擋這一股巨力,在掙扎中只能任由擺布的墜下,掉進海中。

「砰!」

海面激起浪花萬丈,血龍凄厲嘶吼,在海中一陣掙扎后咚一聲裂開,海水,漸漸恢復平靜。

「死,死了?」

無數看著這一幕的人顫抖呢喃。

「嘩!」

忽然之間海水翻湧,一個人影從海底飛沖而上,正是變得非常狼狽的沈輝的師尊,他大口喘息,臉色鐵青難看的仰頭在天空中不斷掃視,似乎在尋找許辰的身影,但天上四面八方都看不到許辰的身影在哪裡。

「在找我嗎?」

忽然,許辰的聲音在他耳後響起。 沈輝的師尊受驚回頭,瞪眼看向站在身後的許辰顫聲道:「你已經到玄尊境了?!」

剛才許辰出手,他只感覺被完全操控,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力都沒有,那是一種比他之前對付許辰時還要純粹的碾壓!

尤其是現在,他連許辰的行蹤都看不透了,這已經不只是實力的碾壓,而是感官、神識全方面的超越。

而許辰接受魔影融合才不過盞茶的功夫,由此可見,那修羅魔影中蘊含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

「不是,現在已經到飛升玄仙境了。」

許辰露出一絲笑容,然後臉色驟冷,一隻右眼中黑血魔光閃現:「你該死了!」

「什麼!」

沈輝的師尊又驚又懼,身形騰的後退,然而許辰的手掌一隻在他面前,無論他如何去逃跑,都不能逃離許辰的掌心。

「砰!」

許辰一掌扣在他的腦袋上,右眼黑**氣逸散,讓他笑容有些猙獰:「殺了你這個分身後,我還會去玄門殺你的本尊,你可千萬要躲好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沈輝的師尊臉龐煞白,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過來,自己的徒弟究竟惹了一個多可怕的麻煩。

「砰!」

許辰沒有回答,只是露出牙齒笑著,大手用力,砰一聲將沈輝師尊的腦袋捏爆了,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輕鬆,他此刻的實力,強大的讓人不可思議。

「該死!」

沈輝師尊嘶吼,身體也跟著突然爆炸,變成一片血光,其中鑽出一條血紅色小蛇,遠遁虛空之中。

「小雜種,我在玄門等著你,記住老夫名諱,老夫是……」天穹之上,傳出沈輝師尊的怒吼。

「聒噪。」許辰一聲冷哼,雙眼看向天際,一隻眼中迸發青金色劍氣,一隻眼睛迸發出黑紅色的劍氣,兩道劍氣一閃而逝,擊中沈輝師尊化身依託的血蛇。

「小雜種……」

一聲凄厲慘叫傳來,等餘音落下,天地徹底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我知道你所在的宗門,到時候直接把你整個門派都滅了就是,何必記住你的名字,你說對吧,沈輝。」

許辰說著轉頭看向遠處已經獃滯不動的沈輝身上。

「……」

空氣很安靜,安靜的可怕。

一個玄尊級強者的分身,並且是由十個玄尊一起加持力量的分身,在許辰手中竟然只是輕輕一捏就死了,那許辰現在的實力……該有多強?

現在凡塵之中,又有什麼人能是許辰的對手?

玄門強者?他們都在恐懼中顫抖。

凡階武者?他們已經驚的獃滯。

凡塵帝國勢力?許辰一口氣就能吹死百萬大軍……

此刻的許辰,在凡塵已經無敵。

咚,許辰突然在虛空中邁步,腳步踏在空氣中,竟如同踏在地面上一樣,發出咚咚的腳步聲。

「你,你……」沈輝等人驚醒,立刻顫抖後退,臉上流露出了宛若見鬼的驚恐神色。

「我怎麼了?你不再布置一個嗜血陣來對付我了?」許辰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左眼淡漠平靜,右眼凶戾綻放黑光,神態猶如一尊滅世魔神。

「撲通!」

沈輝連同身後的十個化玄境武者,齊齊跪倒在空中,直接朝著許辰叩首:「上仙饒命,求上仙放過我們一次,是我們有眼無珠,是我們不知好歹打擾了上仙在凡塵的歷練,求上仙饒命!」

他們與沈輝的師尊不同,下凡而來並不是分身,而是真身本尊,一旦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上仙。」許辰腳步不停,緩緩靠近,臉上露出似冷非冷的冷漠笑容:「你們看我現在的樣子,像是仙嗎?」

「您……」

沈輝等人口水吞咽,四肢顫抖。

「我現在這個樣子明明是魔啊,是因為你們這些人胡作非為,我才逼不得已成魔的啊,你們說,我該怎麼放過你們?魔會放生嗎?」

許辰已是走到他們面前,腳步一停,右眼之中的凶戾魔光更濃,彷彿是一條滅世黑龍的冰冷眼睛,讓與他對視的人,莫不惶恐驚悚。

「您,我,我們可以補償,您要什麼我們都給,我們……」

沈輝幾人驚恐之中靈光一閃開口。

許辰哈哈一笑:「好啊,那我就說要求了,我要……你們的命!」

他話音落下,右手伸出,順手抓來身邊一個化玄境強者,大手在其腦袋上一捏,砰,那人腦袋當即爆炸。

「金鼎,給我把他煉成一顆金丹。」

許辰聲音落下,他頭頂上冒出一股金光,將爆炸之人的屍體一卷,唰的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什麼……」

所有人身體哆嗦,心臟一陣劇跳。

殺了人,還用他的屍體煉丹……此等恐怖行為,當真是魔才會做的事。

腦中帝國 「現在輪到你們了。」

重生八零嬌嬌媳 許辰臉上帶著笑容,轉向沈輝。

「不,我不想死,不!」

沈輝等人突然暴起,每一個人都燃氣真元氣焰。

「要拚命了?」許辰冷漠道。

「嗖!」

他話音落下,沈輝等人直接轉身,朝著各個不同的方向,全部果決逃跑。

「要逃啊,能逃得掉嗎。」

許辰身形不動,只是伸出右手,五指張開,朝著四面八方的虛空一揮手。

嗡,彷彿有一股無形吸力出現,逃向各個方向的人,不論是誰,身形全部都是一個停滯,緊接著下一刻,猶如離弦的箭矢,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回來。

「不,不可能,不要!」

沈輝等人驚恐嘶吼,倒飛途中四肢不斷的掙扎,然而就好像衣領被人拉著一樣,無論他們怎麼掙扎,都掙不脫這股力量的拉扯,下一個剎那,他們所有人又回到了許辰的身前。

「逃不掉的,都變成我得丹藥吧。」

許辰笑著說著,一揮手,砰,一個人的腦袋爆炸,然後屍體被一股金光捲起,消失不見。

緊接著,砰,又一個人爆炸、消失……

「不,不要,不要殺我!」

最後只剩下沈輝的時候,連四肢都沒有的他直接爬倒在空中,撕心裂肺的大叫著。

暖暖 「不殺他們也許有可能,不殺你是絕對不可能的。」許辰對著他淡淡說道,然後揮手。

「不要!不要!」

看到許辰揮手,沈輝當即嚇得聲音都尖銳起來,更甚至,眼中熱淚洶湧,他身為化玄境強者,此刻被嚇哭了。

「砰。」

縱然他哭了,然而此刻入魔的許辰並不懂得留情,一揮手,沈輝的腦袋也爆炸了。

「……」

天上地下,一片寂靜無聲。

他們寂靜之中,許辰轉身,右眼綻放黑血魔光,冷漠無情的看向了南海島,鎮南王府廢墟之上的一群諸王身上。

「你們這些人,又想怎麼死呢。」

他聲音落下。

「撲通!」

凡塵中,所有與他敵對過的人,全部跪在了地上。 諸王匍匐在地,全身都在顫抖。

在他們頭頂,許辰站在虛空,左眼平淡深邃,右眼綻放黑血光芒,右半邊身上也不斷泛起漆黑的魔光,就好像在這一半身體之中,藏著一個上古魔神。

他一動不動的站著,空氣在他右邊身子一側扭曲繚繞,彷彿有烈火在炙烤,他沒有刻意的展開魔焰,但整個天地都被一種冰冷嗜血的肅殺魔威充斥,在這種魔威之下,任何人都不敢大聲開口講話。

哪怕求饒,也用顫抖的叩首代替。

他們一次一次的磕頭,腦袋撞在地面上發出砰砰砰的聲音,額頭都流出了血漬。

他們是真的怕了。

一個連玄門大能都一手殺一個的大魔,他們這些凡俗之人還能怎麼抵擋,他們知道,敢再露出一丁點的不敬,他們馬上就會死。

「磕頭啊……」許辰在天上俯視,臉上流露著無動於衷的冷漠,還有戲謔。

「你們覺得這樣有用嗎。」許辰目光注視在勇武王身上。

勇武王感覺頭頂有冰冷傳來,全身肌肉驟然繃緊,咚咚咚,頭磕的更用力了。

他的表情中只有驚恐和害怕。

「勇武王,你先別磕了,你應該知道你今天肯定是要死的。」許辰戲謔的看向勇武王,右眼中的黑血魔光吞吐閃爍,如一隻猙獰魔龍的眼睛。

「……」勇武王滿頭大汗頓時順著額頭的鮮血滴淌下來,他身體微微僵硬的一停滯后,再度狠狠的磕起頭來,一邊磕頭一邊道:「求許公子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痛改前非,我會……」

「痛改前非,怎麼改,把你女兒獻上?」許辰戲謔的說道,緊接著目光移動到勇武王身後的馬容身上。

勇武王和馬容都是一頓,下一刻父女二人竟紛紛點頭:「只要您願意,我女兒隨時可以服侍您。」

爸爸駕到 馬容更是在惶恐之中露出一絲竊喜,右手一扯衣襟,把身上衣服拉開許多,露出胸前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溝,可以看到她胸部規模也十分挺拔,白花花的柔軟讓人垂涎。

「許郎我願意,我願意服侍您,我們是有婚約的,還望您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能收留我,能原諒我以前的無知,許郎,哪怕做妾做奴婢我都願意!」

馬容眼中藏著期盼,看著天上的許辰,她心中有一萬個攀附許辰的念頭,今天的許辰強大到無敵,只要能跟上許辰,她就是這天地間最尊貴的女人。

「哈哈哈。」許辰放聲大笑,目光一轉,看向南海船隻上的唐夢秋。

他大手朝著唐夢秋一揮,唐夢秋頓時就感覺自己全身不受控制的飛上了天空,一直飛到許辰的身邊。

許辰一把將唐夢秋抱在懷裡,捏住唐夢秋的臉蛋,擺正到前方看向馬容道:「你覺得你比她美嗎?」

「她……」馬容臉色一僵,唐夢秋是凡塵盛傳的第一美人,論美貌唐夢秋當真無愧的冠絕天下。

「許辰……」唐夢秋在許辰懷裡有點不安的躁動,臉上又紅又白,她心裡有一絲的欣喜,以前暗示許辰許多次,許辰都宛若未聞,今天終於當著這麼多人面抱住了她,但她更多的是惶恐,今天的許辰太可怕了,彷彿真的變成了一個魔頭,行事和言辭都霸道的讓人害怕。

「你當然比不過她。」許辰朝著馬容冷漠一笑,緊接著伸出右手在唐夢秋臉蛋上撫摸起來:「她的容貌,不只這凡塵,哪怕仙界神界都少有人能相比,所以……」

許辰說著,忽然低頭一口親吻在唐夢秋的紅唇之上。

唐夢秋眼睛驟然瞪大,不敢相信許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這樣輕薄自己,她雙手不安的在許辰懷裡掙扎,嘴裡發出唔唔的聲音,惶恐害怕。

半晌,許辰抬頭,結束了強吻,嘴角勾起邪笑,拍了拍唐夢秋的臉蛋后,目光一轉,重新看向馬容道:「所以,你該去死了。」

「什麼……」

馬容和諸王神色都是一驚。

下一刻,只見許辰揚起右手一甩,嗡!一股黑色勁風呼嘯,地面上爬著的馬容頓時被風捲起在半空,發出驚恐的尖叫。

「賜你一個四分五裂的死法。」

許辰聲音落下。

黑風暴動,好像變成四隻大手,用力一扯馬容的四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