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各位美女,準備先玩什麼?」葉星辰其實是想帶著三女去魔鬼城的,畢竟那裡驚羨恐怖,趁著漆黑的環境做點什麼,不過他卻不好首先表白出來。


「李老師,我們去玩那個怎麼樣?」關婷婷指著那正在穿越圓形鐵軌的過山車說道。

此時,那裡傳來了眾多遊客的尖叫聲,好多女孩子已經嚇得哭了起來,僅僅是現場觀看,葉星辰已經感受到那股刺激,心中暗暗驚訝,關婷婷平時文文靜靜的,沒想到卻喜歡如此刺激的遊戲。

「好啊,星辰,買票……」李筱婷也是年輕氣盛,最喜歡刺激的遊戲,眼見眾人玩得如此驚險,也是玩心大起。

「噢……」葉星辰點了點頭,要玩就玩吧,奶奶的,難道自己堂堂七尺男兒,難道還怕一個過山車,只是聽到李筱婷剛才的語氣卻是一陣鬱悶,怎麼感覺自己就像個跑腿的?斜眼看了一眼三人,發現她們三張絕美的臉蛋上都露出期待興奮的神情,暗暗嘆息了一聲,為三個超級大美女跑腿,是多少夢寐以求的事情啊,再說了,自己堂堂大男人,難道還跟三個女人計較什麼?

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又掏出了一大疊錢,來到了售票窗口,直接開口說道:「誰幫我買四張票?這些錢就是他的……」

「大哥,讓我幫你買吧?」葉星辰話音剛落,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就從人群中沖了出來,朝葉星辰說道。

「靠……怎麼又是你?」葉星辰轉頭一看,竟然是剛才那個不為錢出賣自尊的傢伙。

「呵呵,大哥,剛才是我不對,這次就讓小弟為你效勞吧,這次我免費幫你買?」那少年獻媚一笑。

「嘿嘿,你這小子有意思,你叫什麼名字?」葉星辰嘿嘿一笑,開口問道。

「呵呵,我叫向錢看!」少年有些羞澀的介紹了自己的名字,他可是認定了葉星辰是一個有錢的主,所以下定決心也要和葉星辰打好關係。

「向錢看?」葉星辰一愣,這名字有個性,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有個性……

(星辰有時真的很傷心,為什麼鮮花這麼少呢?) 「恩,向錢看的向,向錢看的錢,向錢看的看……」向錢看微笑著點了點頭。

「呵呵,你小子有意思,那你幫我買四張票吧……」葉星辰越來越發現這個少年有些意思,從手中抽出了兩張紅票子,遞給了向錢看,反正他都說了不要勞務費的,哪裡還會多給?

「兩百啊?」向錢看眼見葉星辰只掏出了兩百塊錢,一張臉成了苦瓜色,他雖然剛才說免費幫忙買,但想到葉星辰這樣大方的有錢人肯定不會真的讓他白跑,卻哪裡想到葉星辰真的只拿了兩百,一張票四十塊錢,四個人也就一百六十塊錢,這怎麼才四十的小費呢?

「厄,當然,這不是寫著了嗎?四十塊錢一張,我沒零錢,你要給我找四十回來啊……」葉星辰淡淡說道。

「啊……」向錢看哪裡想到葉星辰此時會這麼吝嗇,可是都已經答應了,還能說什麼,只能夠擠進去,幫葉星辰買了四張票。

「大哥,你們接下來要去哪兒玩?」向錢看可憐巴巴的望著葉星辰,哪裡還能夠見到一絲剛才的傲氣,他總感覺自己沒有賺到葉星辰的錢很是不甘。

「厄,這個沒必要告訴你吧,對了,謝謝你幫我買了四張票,這是十塊錢,你拿去買點水喝吧,謝謝你了……」葉星辰淡淡一笑,用手拍了拍向錢看的肩膀,從四十塊錢中取出了一張皺巴巴的十塊,遞給了向錢看,然後露出淡淡笑意,朝李筱婷等人走了出去。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今日我竟然為了十塊錢折腰,這……」向錢看望著那皺巴巴的十塊錢,一臉的痛苦之色……

葉星辰帶著三女來到了過山車起始站,這個時候,上一輪剛剛結束,望著一個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東方藍洛眼中露出了怯意。

「李老師,婷婷,我還是在這裡等你們好了,你們去坐吧?」

「走吧,藍洛,沒事的……」關婷婷哪裡會讓好友一個人在這裡等候。

「就是,走吧,藍洛,有我在呢,不要害怕……」葉星辰拍著胸口保證道,眼睛更是瞟了瞟東方藍洛那絕美的大腿,暗想一會兒趁著她害怕的時候摸摸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對呀,藍洛,這個不害怕的,走吧……」李筱婷此時也是玩心四起,哪裡有一點老師的風範。

在三人連哄帶騙下,東方藍洛總算坐上了過山車,而葉星辰就坐在她的旁邊,李筱婷和關婷婷坐在兩人前面。

「星辰,真的沒事嗎?」東方藍洛還是第一次坐過山車,心中緊張是難免的。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你要是實在害怕就閉上眼睛……」葉星辰一邊說著一邊幫東方藍洛把安全欄放下,還為她系好了安全帶,雙手接觸她身體的時候,只感覺一陣清香撲鼻而來。

「噢……」東方藍洛點了點頭,雙手卻是緊緊的抓著安全欄,生怕一會兒就掉下去一般。

前面的關婷婷和李筱婷也回頭給東方藍洛打氣,讓她不要害怕,這反而更讓東方藍洛緊張,不過再緊張想要回頭已經不可能了,因為過山車已經啟動。

過山車的速度是慢慢加快的,葉星辰眼見東方藍洛雙手緊緊抓著兩邊的扶手,臉色更是有些發白,伸出右手抓住了東方藍洛的左手。

「藍洛,不要怕,有我呢?」

東方藍洛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又感受到他手上傳來的溫暖,心中忽然流過一股溫馨的感覺,哪怕是天塌下來也不再害怕。

葉星辰可不知道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讓東方藍洛不再害怕,此時他只感覺摸著東方藍洛的小手是那般的光滑,那般的細嫩,也沒有放開的意思,而東方藍洛也任由葉星辰握著。

過山車的速度越來越快,開始來到了第一個陡坡,速度猛然加快,直接朝落去,本來已經鎮定下來的東方藍洛一個不適,口中本能的傳來尖叫聲。

「呵呵,刺激吧?」葉星辰哈哈一笑,卻是沒有任何的感覺,更是趁此機會狠狠地在東方藍洛的小手上摸了一把,過足了手癮。

「刺激……太……太刺激了……」此時是一個上坡的軌道,速度稍微緩和下來,東方藍洛卻緊張的望著前方,口中喘著粗氣,那發育還算不錯的胸脯一起一伏。

「呵呵,刺激的還在後頭,來了……」隨著葉星辰話音的落下,剛剛翻過坡道的過山車再一次衝下下去,這一次比上一次更陡,速度更快。

「啊……」不僅一旁的東方藍洛,就連前面的李筱婷,關婷婷,以及其他的大多數女孩都同時尖叫起來,甚至許多男孩子也是哇哇的大吼起來,除了部分是故意的外,也有好多是真的嚇得不輕。

而東方藍洛更是緊張的一把抓住葉星辰的手臂,巨大的力道讓葉星辰也有些疼痛,暗暗讚歎人的潛能果然是無限大。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沒事的……」葉星辰迎著風朝東方藍洛大喊著,一雙手卻朝東方藍洛的大腿探去,那可是嚮往已久的地方啊,那麼雪白,那麼滑嫩,那麼完美,要是能夠摸上一摸,那自己的人生將不再有遺憾了。

或許是由於風太大,也或者因為速度越來越快,東方藍洛根本就聽不進葉星辰的勸慰,左手緊緊抓著葉星辰的手臂,右手緊緊抓著扶手,雙眼緊閉,口中不停的大喊。

奶奶的,我這樣占她的便宜是不是太卑鄙了一點葉星辰一邊鄙視自己的卑鄙,一邊將手放在了東方藍洛那完美無瑕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只感覺摸到的是羊脂玉一般,我嚓,太完美了……真他們太完美了……

要是每天都能夠摸到這雙大腿,多好。

接下來的事情葉星辰就不知道了,不管是穿越圓形軌道,還是直線下滑,葉星辰都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刺激,只管享受那無比美妙的手感。

過山車的時間並不長,僅僅一會兒的功夫,已經回到了起點,葉星辰卻還陶醉在那美妙的感覺之中。

「星辰,我們到了,你能夠把你的手拿開嗎?」

一陣清脆的聲音將他從美景之中驚醒。

轉頭一看,東方藍洛面色羞紅,一雙清純的大眼睛正盯著自己,而過山車也已經停下,一些人已經開始鬆開安全帶,準備下車,而自己的手……

自己的手……

自己的手竟然還放在她的大腿內側……

天啊……自己怎麼這麼色啊?

「啊……你沒事吧?我剛才見你太過緊張,就幫你按摩按摩,減緩你的緊張情緒……」倒是葉星辰臉皮極厚,此時臉龐也是一陣通紅。

「謝謝你,星辰……」東方藍洛羞澀的說道,其實剛才她的確很害怕,可奇怪的是當葉星辰撫摸她大腿的時候,卻讓她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妙,很快就代替了恐懼,本想一直感受下去,可過山車卻已經停下,還有那麼多人在,哪裡能都被他人發現。

「厄……不用,我們是好朋友,應該的,應該的……哈哈……」葉星辰臉上一囧,哪裡想到東方藍洛還會對自己說謝謝。

幫助東方藍洛解開了安全帶,又扶著她上了台階,李筱婷和關婷婷也鑽了出來,李筱婷的馬尾直接被吹散,一頭烏黑髮亮的頭髮披在兩肩,很是動人。不過她們的臉色卻不怎麼好,比起東方藍洛的紅潤來,卻要蒼白了許多。

「藍洛……你……你剛才一點都不怕嗎?」關婷婷眼見東方藍洛面容紅潤,哪裡像受到太過驚嚇的樣子,好奇的問道,在她想來,東方藍洛應該比她還要害怕才對。

「我剛才很怕,可後來就不怎麼怕了?」東方藍洛自然不會說因為葉星辰撫摸,那可是很羞人的事情。

「沒想到你膽子這麼大,第一次坐過山車也如此從容,李老師,我們現在去哪兒?」關婷婷連連讚歎,沒有絲毫懷疑的意思,轉而朝李筱婷說道。

「我們先去那邊休息一下吧……」李筱婷讀大學的時候也坐過過山車,但起碼也有一兩年的時間,這麼久沒坐,很不適應,此時雙腿還有些發顫。

「好吧……」其他三人也沒什麼意見,帶上太陽帽,來到了不遠處的小亭子,可能是運氣比較好的原因,在這麼多人的地方,這小亭子竟然沒有人坐。

「你們想喝點什麼?我去買點過來……」葉星辰很有紳士風度的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綠茶……」三女同時呼道。

葉星辰一愣,這也太整齊了吧?而三女說完之後,眼見竟然這麼整齊,同時呵呵笑了起來,免不了又引來一群色狼的關注。

「在這等等,我也去買來……」葉星辰眼見三女這麼開心,心裡也是一陣甜蜜,起身朝不遠處的小賣部走去。

直接要了四瓶了冰凍綠茶,轉身朝亭子走去,卻發現三名穿著時尚的外國男人正圍著李筱婷三人,似乎在爭論著什麼?

「看得爽的給朵鮮花吧,求鮮花」 「三位美麗的小姐,能夠在這裡遇見你們,簡直是上帝對我們最好的恩賜,不知有沒有榮幸能夠與三位一起合影留戀?」一名頭髮金黃,鼻子高高隆起的老外臉上掛著自以為溫和的笑容,以蹩腳的漢語說道。

「對不起,我們在這裡等人?」靜海市老外多的是,李筱婷三人才不稀罕,而且這三人看起來眼神淫蕩,一看就不像個好人。

「三位美麗的小姐,你們怎麼能夠拒絕我們來自未來的法蘭西的貴客呢?難道你們不認為這是一種無理的行為么?」那名說話的傢伙本以為三女會沾沾自喜的和他們合影,到時候在想相邀一起遊玩,晚上說不定還能去酒店來點3P什麼的,畢竟在他想來,中國人不是最喜歡和外國人巴上關係么?

「你們是高盧人?」關婷婷一聽到法蘭西三個字,眉頭緊皺。

「不錯,我們正是來自偉大的充滿浪漫氣息的法蘭西,三位漂亮的女士,我們三人,你們三人,能夠在這裡相遇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浪漫的事情,用你們中國人的話來說這叫做緣分,來吧,我們一起合影留戀嘛,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們請你們吃中餐?」那名法國佬聽到關婷婷忽然提到高盧人三個字,還以為她羨慕自己的國籍呢,不由的粘粘細細,看來高盧人民果然是世界上最高貴的名族。

「對不起,我們最討厭的就是高盧人……」關婷婷一口拒絕了那法國佬的邀請,更是冷漠說道。她身為軍人世家,愛國之心遠比普通人濃厚,一年前,就是這群自以為高傲的法國佬打出支持藏獨的口號,當時遭受了來自全球華人的輿論,前不久,也正是這些自以為是的法國佬竟然不顧全球華人的感情,公開拍賣從圓明園搶去的文物,這簡直就是在全體中國人的傷口撒鹽。

「討厭高盧人?」那法國佬先是一愣,接著不由的勃然大怒道:「你竟然敢說討厭我們偉大的法蘭西人,我要你們馬上向我道歉……」他這一句話是用法語說的,除了李筱婷能夠聽懂一點外,關婷婷和東方藍洛是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你要她們怎麼向你道歉呢?」就在這個時候,葉星辰來到了三名老外的身後,淡淡說道。

對於這次拍賣文物一事,他也是極其的憤怒,不管前世的他如何憤世嫉俗,還是今世的冷酷邪惡,他心中都一個執念,那就是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所以對於任何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他都絕對以自己的方式進行解決。

「你是誰?」三名法國佬同時回過頭來,就見到葉星辰站在身後,用法語說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三個必須馬上跪下給這三位女士道歉,為你們的無力和自傲道歉……」葉星辰臉上掛著冷冷的笑容,在國外呆了幾年,對於法語也懂得一些,而他雖然不是憤青,但絕對不會放過敢調戲李筱婷幾人的傢伙,更不要說這些來自西方的垃圾。

三人都是一愣,顯然沒料到這個少年聽得懂法語,一愣之後,卻是勃然大怒,他竟然叫偉大的法蘭西人跪下,這是對整個帝國的侮辱。

「高盧狗,你難道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葉星辰不等三人做出反應,再一次冷哼道,冰冷的殺氣更是緊緊鎖住三人。

「你這是在侮辱我們,我們……」三人都是滿面怒容,中間的那名法國佬正要說點什麼,卻被葉星辰一手提了起來。

「最後一次機會,跪下道歉……」葉星辰眼神如刀,直接刺進了那名法國佬的心裡,那名法國佬這個時候才深刻體會到葉星辰的恐怖,全身的冷汗直冒,很想求饒,可惜脖子被葉星辰卡住,哪裡說得出話來。

其他的兩名高盧人見葉星辰毆打自己的同伴,心中大怒,抬拳就朝葉星辰砸去。

「簡直不知死活……」葉星辰冷笑一聲,扣住那名法國佬的右手一松,同時伸出雙手,一把扣住兩人的手腕,拇指一陣用力,巨大的力道直接捏的手骨粉碎,兩名法國佬口中頓時傳來痛苦的慘叫。

葉星辰毫不留情,狠狠的踹出一腳,直接踹在了中間那人的小腹上,巨力更是讓他一米九的個子直直的飛了出去,再重重的落在地上,全身骨頭一陣脆響。

其他的兩名大漢眼見葉星辰如此恐怖,頓時駭得魂飛魄散,哪裡還去跟他講什麼浪漫史,紳士風度,不顧手腕的疼痛,爬起身來就要逃離,可葉星辰已經出手,又哪裡會那麼容易收手呢?

身子猛地一步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出,直接踹在一人的左腿上,接著就傳來陣陣骨裂的聲音,那人更是朝前面倒去,此時,另一人已經逃出了好幾步,葉星辰手腕一翻,小刀出現在手中,輕輕一抖,一道華麗的刀光閃過,直接插在了那名大漢的膝蓋處。

兩名大漢口中再一次傳來痛苦的慘叫,身子都是倒在了地上,不斷的哀號著。

四人的打鬥自然引來了其他遊客的圍觀,一個個見到葉星辰眨眼般就放翻了三名大漢,眼中都露出驚訝之色,雖然覺得葉星辰的手段太過暴力,但大多數人依舊覺得太快人心,誰叫這三人是不知好歹的高盧人呢?圓明園文物拍賣的事情,早引起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不滿,凡是有一點愛國情操的人都不會對高盧人有好感。

李筱婷三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雖然她們對這幾個傢伙也沒什麼好感,但也只是想葉星辰稍微教訓教訓他們就行了,哪裡想到葉星辰二話不說,直接見血?

「來人啊,快來人啊,有人殺人了……」然而,卻也有不知好歹的人眼見葉星辰打翻了三個高盧人,在一旁大叫起來。

葉星辰回頭一看,是一個帶著太陽帽的二十多歲女子,臉上長滿了青春痘,眼睛驚恐的盯著這邊。

「我不過教訓了三條狗而已,你在這鬼嚎什麼?」葉星辰眉頭一皺,這丫頭是不是腦袋有病?竟然敢在這裡大叫?一邊說著,身子一邊朝那女子走去。

「你竟然侮辱他們是狗,天啊,難道你不知道他們是來自法國的高貴客人嗎?」那女孩子一臉花痴的樣子,胸前戴有一個導遊證,想來是這三個法國佬的導遊。

原本也有人指著葉星辰的暴力,但聽到女孩說那三個高盧狗是高貴的客人後,一個個開始唾棄女孩,在這種時候,她竟然還站在法國人一邊,簡直就和漢奸差不過。

然而,那女子卻沒有理會周圍人群的議論,眼見葉星辰朝自己走來,眼中露出了愜意,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嚮往法國的羅曼蒂克已久,好不容易等來了來自法國客人,竟然不顧葉星辰那殺氣騰騰的目光,也要維護自己客人的利益。

「你……你想怎麼樣?難道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不成?」

「我說了,我不過在教訓幾隻狗而已,如果你連這個也要阻止,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葉星辰依舊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身子已經來到了最初被自己踢飛的那名高盧人身前。

「你……你想怎麼樣?」那女的聽到不客氣三個字的時候竟然本能的捂住自己那和飛機場差不多的胸部,感覺葉星辰要強暴她一般。

「放心吧,我不會打女人的,而且對你這種醜八怪也沒什麼興趣,只是繼續教訓狗而已……」葉星辰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猛然抬起右腳,狠狠的朝倒在地上的那名高盧人踩去,直接踩在了那人的小腿骨上,清脆的骨裂聲讓方圓二十米內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而那名高盧人更是痛苦的暈了過去。

而那名導遊更是睜大眼睛的看著這一切,那陣陣骨裂聲彷彿發生在自己身上一般。

「你們兩個,還不給我過來磕頭認錯?」葉星辰鬆開了右腳,也不理會那臉色發白的導遊,朝另外兩個高盧人說道。

兩名高盧人哪裡想過這傢伙如此暴力?動不動就把人踩成骨折,想到那一腳要才踩在自己身上,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兩人再也不覺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高盧人民,也不顧腿上的疼痛,連滾帶爬的爬到了李筱婷三人跟前,用那蹩腳的漢語朝三女道歉道:「對不起,是我們錯了,對不起……」

「不僅向她們道歉,還要向這裡所有的中國人磕頭認錯,否則……」葉星辰說話的同時,手腕一翻,又一把亮晶晶的小刀出現在手中,在陽光的照耀下,射出攝人的光芒。

面對如此暴力血腥恐怖的葉星辰,兩名高盧人哪裡還能興起半點反抗的念頭,在面子和性命面前,還是性命來得重要,反正這裡也沒人認識自己,只要離開了這個鬼地方,自己依舊是高高在上的法蘭西帝國紳士……

直接趴著朝周圍的人磕頭,口中連聲說對不起,那模樣簡直就和討好主人的狗差不多。由此看來,那名直接暈過去的高盧雞反而有些幸福。

周圍都傳來了一陣噼里啪啦的掌聲,一個個對葉星辰露出了讚賞的目光,不過很多人卻也透露著擔憂的神色,畢竟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將三個外國遊人揍成這幅鳥樣,的確有些太過暴力。

「走吧,買的水還放在那邊呢?」 重生之紈絝千金大逆襲 葉星辰走到李筱婷身前,也不理會那名有些痴獃的導遊,朝三女淡淡說道,對於將三人打成這樣子,毫不在意,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站住……」然而,李筱婷三人還沒有徹底的回過神來,人群背後再一次響起了不和諧的聲音。

(抱歉,前段時間看底嘔埃鼠兔首被公開拍賣,心裡很不爽,小插了一曲!) 「保安,你總算來了,這人竟然在大眾場合動刀子,打傷了我的三位遊客,你們遊樂場必須對此負責……」那女導遊眼見一群保安走了過來,似乎找到了什麼主心骨,趕緊跑上前去說道。

那保安隊隊長鄙夷了看了眼女導遊,轉而朝葉星辰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原因在打傷他們,總之這裡是我們的負責範圍,所以還請你跟我們到治安室一趟,等警察來了再說……」

「噢?如果我說不呢?」葉星辰很多時候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絕對的暴力,眼見對方有十來個人,卻是輕輕笑道,這點人手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

「如果你拒絕的話,那我們只能夠採取強硬手段了……」那保安隊長也是一個不畏強權的人,眼中透露著絕對的堅毅。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你們的手段是如何的強硬?」葉星辰微微一笑,轉身望向了那名保安隊隊長,反正事情已經弄大了,再大一點也沒什麼關係。

「星辰,我看我們還是和他們去一趟再說吧?」一旁的李筱婷三人卻是面露擔憂之色,毆打這三名法國人還可以說是他們調戲在先,可要是和遊樂場的保安動起手來,那可不好說什麼了。

「不用……」葉星辰淡淡說道,一步朝前踏出,一股狂霸的氣息散發出來,直讓周圍的人同時一震。

保安隊長名叫鄧浩,是一名退伍軍人,感受到葉星辰所散發的氣息,也是眉頭微皺,看了眼地上躺著了三名法國佬,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絕非一般的人,不過自己既然當上了這個遊樂園的保安隊隊長,就要對這個遊樂園的安全負責,絕對不能夠畏懼強權。

「兄弟們,給我拿下這個傢伙,等警察來了再說……」鄧浩口中說著,身子已經朝葉星辰邁去。

葉星辰臉上依舊掛著從容的笑容,而周圍圍觀的人群卻是一個個驚呼出來,他們大多數都對葉星辰剛才的行為表示讚揚,此時也都站在了葉星辰一邊,只是面對數十個如狼似虎的保安,卻不敢挺身而出。

「住手……」然而,不敢動手並不代表不敢動口,人群中又傳來了一聲吆喝。

數名保安同時停了下來,朝聲音的方向望去,葉星辰也是微微側過腦袋,望向了說話之人,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卻是一陣鬱悶,怎麼又是這個小子向錢看?

「我說鄧哥,你好歹也是一個退伍軍人,怎麼能夠好壞不分呢?」向錢看朝葉星辰笑了笑,卻是走向了鄧浩身邊,一副很是吃驚的神情。

「我說向錢看,你小子什麼意思?我怎麼好壞不分了?」鄧浩奇怪的問道。

葉星辰眼見兩人談得甚歡,心中差異,感情這小子竟然在這裡玩耍?和這裡的保安已經混得很熟了嗎?

「鄧哥,難道你忘記了1860年的恥辱嗎?忘記一年前的藏獨事件嗎?忘記了前不久的圓明園鼠首兔首事件嗎?這位兄弟今天不過是做了一件我們中國人都想做的事情而已,教訓了一下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你怎麼反而幫著他們來對付他呢?而且再說了,似乎是這幾個傢伙去調戲這位兄弟的幾位女性朋友吧?這位兄弟不過是自衛而已,你問問周圍的朋友,這位兄弟做的對不對?」向錢看面容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可說起話來卻老練異常,倒像個混跡商場多年的奸商。

周圍的人群聽到他這麼一說,也都連連點頭,支持葉星辰的行為。

鄧浩何嘗不痛恨這三個法國人,可自己畢竟是這個遊樂場的保安,軍人的天性讓他只知道絕對的服從命令,完成自己的任務,而他的任務就是守衛遊樂場的安全,雖然沒有來得及阻止這場打鬥,但至少要在警察來之前攔下打鬥人員吧,否則他這個保安隊隊長還怎麼當?

此時又見到周圍的人群議論紛紛,一個個都指著他說這說那的,心裡也是一陣不好受,一時之間,他也有些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

「鄧哥,你也看到了,這麼多人都能作證是這幾個傢伙調戲她們在先,這位兄弟自衛在後,就算警察來了也會放走他們,除非是被這幾個傢伙收買,我想只要有點愛國情操的人都不會被他們收買吧,鄧哥你乃退伍軍人,愛國之心比常人還要深許多倍,更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了,照我說呢,還是趁著這幾個傢伙沒死之前抬去醫院吧,要是真的死了,到時候你們才不好交代呢?」向錢看見鄧浩臉色不斷變幻,趕緊添油加醋的說道。

鄧浩看了看倒在地上不斷呻吟的幾人,又看了看葉星辰和周圍的人群,總算做出了決定:「送他們去醫院,你們走吧……」

「多謝鄧哥,我就說了,鄧哥乃聲明大義之人,怎麼會為了幾個高盧雞為難中國人呢?」向錢看聽到鄧浩這麼一說,一連串讚美的話送了出去,接著招呼葉星辰三人先行離去。

葉星辰從始至終都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帶著三女很快消失在現場,一想到向錢看,嘴角的笑容更切。

「星辰,有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看你笑成那樣?」東方藍洛眼見葉星辰一直笑個不停,開口問道。

「呵呵,看來今天出來玩遇到了個有趣的人物……」葉星辰微笑著說道。

「有趣的人物?誰啊?」三人同時問道。

「不就是他了?」葉星辰指著正小跑過來的向錢看說道。

「大哥,總算追上你了……」向錢看氣虛喘喘的奔跑過來,目光只在李筱婷三女身上掃了一眼,就落到了葉星辰身上,這讓葉星辰心裡暗暗讚歎,看來這傢伙有些來頭,畢竟一般的男人要是如此近距離的看到三女的話,肯定會忍不住多看幾眼的,這傢伙眼中卻是一片清澈。

「呵呵,剛才多謝你了,這是五千塊錢……」葉星辰微微笑道,從懷中掏出了五十張紅鈔,遞了過去。

「大哥,你說什麼話呢?做這麼點小事情,怎麼能夠要你的錢呢?」一看到一大疊錢,向錢看的眼睛瞬間亮起了熾熱的火焰,目光更是牢牢的聚集在五千塊錢上,彷彿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吸引他一般。

「呵呵,拿著吧,這是你該得的……」葉星辰說著將錢朝向錢看塞去。

「大哥,我真的不能要……」向錢看雖然眼中火光灼熱,但卻朝後退了一步,沒有去接葉星辰的錢。

「為何?你不是向錢看嗎?難道不喜歡錢?」葉星辰一愣,他沒想到這個傢伙真的會拒絕?

「錢誰不喜歡,只是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錢,我只想以後一起跟隨大哥……」向錢看隱去了眼中那對金錢炙熱的光芒,真誠的望向葉星辰。

「跟我混?」葉星辰一愣,難道這小子被自己的王霸之氣所折服?

「嗯,大哥,求求你,答應我吧,讓我跟隨在你的身邊,做牛做馬我都願意……」向錢看眼中的神情是異常的堅定,彷彿這一輩子不跟著葉星辰混決不罷休一樣。

「做牛做馬?呵呵,我說你是不是說的太嚴重了,我……」葉星辰正想說我們萍水相逢之類的話,卻發現向錢看就這麼噗通一聲,跪了下去,眼中更是淚水直流,直接朝葉星辰磕頭道:「求求你了,大哥,讓我追隨你吧,我願意用自己的一生來追隨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