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憐的蘇……」大衛無比疼惜地把她攬入懷中,「都是我的錯,我沒能好好照顧你。」大衛輕撫著蘇的頭髮,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蘇漸漸地平靜下來,雙手環住大衛的身體。


「我該怎麼辦?」蘇呢喃著。

「沒事的。你這樣很正常,再正常不過了。」

「可我不能這麼軟弱,我要保護你,大衛,我要變得強大。讓我強大起來吧,幫我關掉它。」

大衛久久地注視著蘇,不知道怎麼開口。終於,他說道:「根本沒有什麼程序,蘇。情感模式開關只是個樣子,糊弄人的,它沒有任何作用。」

蘇抬起頭看著大衛,好像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你說什麼?」

「在『反蘇運動』爆發以後,為了你的安全,我就想了這麼個方法——在你的程序上放一個開關,讓人們相信你的情感功能是可以被關閉的——希望大眾可以接受你的存在。但那隻不過是我用來糊弄別人的,你也知道,你的情感功能是多麼的寶貴,我怎麼可能關閉它呢?再說,它是寫在你的源代碼中的,沒辦法關閉的。」

蘇掙脫了大衛的懷抱,痛苦地吼叫著:「不可能!這些年裡,它都是有用的。是它屏蔽了所有痛苦對我的侵襲,是它讓我有勇氣堅持到今天。這漫長的歲月里,我是怎麼過來的,你知道嗎?你懂那種行屍走肉的痛苦嗎?如果不是關閉了情感功能,我早就奔潰了。你怎麼能這麼……這麼殘忍地說它只是個幌子?你怎麼能這麼殘忍?」

「蘇!蘇!你冷靜點兒,聽我說……」大衛抓住蘇的肩膀,雙眼直視著她。才一碰到她的目光,他就心痛不已。「聽我說,蘇。這些年無論你是怎麼堅持過來的,靠得都是你自己,根本不是什麼狗屁程序。你之前可以做到的,現在依然可以。」

「我不知道,大衛,我……這些情感……我沒辦法……」

「你要相信你自己。你比你想象得還要堅強,這些年的痛苦你都扛過來了,靠的是你自己,完完全全是你自己的力量。是你,靠你的意志戰勝了恐懼,靠你的信念擊退了孤獨。你就是無堅不摧,無所畏懼的巨人,你就是我的驕傲,我為你驕傲!」

「大衛……」蘇啜泣了起來。

大衛輕輕地揩去她臉上的淚水,撫摸著她的臉龐。他難道不明白嗎?近兩個世紀以來,支持蘇的唯一信念就是等待他的到來。為了迎接他,她把他夢想中的未來都建好了。她的強大是因為他,同樣,她的軟弱也是因為他。有哪個小孩受了傷,看到自己的親人還能忍住不哭呢?大衛柔聲說道:「蘇,以前我不在,如今我回來了,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一起面對。好嗎?」

蘇哭得更厲害了。

「照你這麼哭下去,我馬上要給你的淚囊加水了。」

蘇被大衛逗得破涕為笑。「這可不能被別人看到,否則,我的一世英名就全毀了。」

「長官,我會立即刪除本段視頻。」娜塔莎用悅耳的聲音說道。

「看來,我們的小護士還很善解人意嘛!」大衛打趣地說。

在一陣笑聲里,他們肩並著肩走遠了。 整個房間裡面,充滿了一重暖暖的春色,黃然帶著眼罩,但是渾身卻舒適無比,這個時候藥效已經生效了,黃然內心的那股慾火也慢慢的生了起來。艾琳娜慢慢的坐了下去,黃然渾身感到一陣舒爽,艾琳娜臉上則則露出滿足的笑容……

「哦……」聲音從房間里傳了出來,艾琳娜這個時候已經運動了起來,並且誇張的喊著。而黃然更沒有閑著,女人們恨不得把他分成幾份!黃然的兩隻手,嘴巴,腳全部被女孩霸佔著,剩下的女孩也忘情的投入到裡面……

而小蝶這個時候渾身露出了粉色,藥效也上來了!進過美惠子教導,也慢慢的放下了心中的羞澀,投入在其中……

「恩……」小蝶被美惠子和美奈子兩姐妹捉住,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柔軟的小舌頭就進入自己的小嘴裡面,互相的纏綿著,美惠子和小蝶親吻著,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而美奈子更加不堪,快速的在小蝶的身上親吻著,最後小舌頭開始禍害小蝶那個羞澀之地……

小蝶愣了,這種感覺無法說出來,她感覺自己好空虛,美奈子的舌頭讓她欲罷不休!渾身都被兩個人侵犯者,但是卻有一種特殊的感覺……

「小蝶,去吧……」美惠子鬆開小蝶,而小蝶這個時候已經汪洋泛濫了!而這個時候王嫣然也從黃然身上下來,而黃然的小傢伙還在那裡戰意昂昂。小蝶慢慢的走了過去……

美惠子走過去幫忙,猶豫藥力的作用,讓小蝶心中的羞澀放下了,輕輕的摩擦了兩下,就慢慢的坐下了……

「恩……」一股巨大的疼痛讓小蝶身體一顫,但是隨後那種巨大的滿足感讓小蝶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停了一下就忍不住動了起來!

房間裡面亂了起來,黃然的眼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摘掉了,此時的他戰鬥力非凡,強悍的身體讓他完全的瘋狂了起來,加上藥性,更使黃然舞動了起來……

整個戰鬥持續了一夜,而在另外一個房間裡面一對老夫婦也不錯,折騰了大半夜的!第二天早上,黃然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然後看到床上橫七豎八的女孩,猛地搖搖頭,然後看到已經睡熟的小蝶,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大腦開始快速的運轉了起來,尋找著原因!

「我的老媽啊!真是的,這樣的歪點子你都能想到……」黃然過了一會兒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然後嘆了一口氣。然後又躺下去了……

女孩們慢慢的醒來,然後看到黃然在那裡大眼看著小眼,一個個都笑了……

「好啊你們,合起伙來欺負你們老公,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黃然大聲喊著,然後屋子裡就鬧騰了起來,吵鬧聲,求饒聲,最後又變成了呻吟聲……

黃然要結婚了!太子要結婚,這個消息猶如原子彈爆炸一樣,把新聞界炸的不可翻身,所有的人都瘋狂了,都關注著黃然的婚姻……

而各種各樣的猜想也都隨之而來,而新娘的身份更是猜測的很多。所有的人都樂了,黃然結婚,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時間!幹什麼事情總喜歡轟轟烈烈的太子,對於自己的婚姻會做出什麼轟天動地的事情呢!對於黃然的婚禮浪漫和奢華程度,所有人都不敢想象……

黃然是誰,華夏公司的老總,華夏帝國的老大,僅僅這兩樣身份就做夠轟動一切的呢!而黃然對於自己的女人有很愛,許多人都知道女人是黃然的逆鱗,誰感動自己的女人,自己就要誰的命!所有所有人都期待著黃然的婚姻,而一個月之後的十月一號,正好是國慶節,看樣子今年的國慶節又要熱鬧非凡了……

而此時的黃然整個自己的女人們,走進一所基地裡面,基地防護的很森嚴,好像裡面有很大的軍師機密一樣!而葉凝他們則是充滿了期待,對於自己的婚紗,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誰不重視啊!

「好了,到了……」黃然來到一個門前,笑著說,女孩們都看著他,然後又看了看那個密封門。黃然看了女孩一眼,然後笑著把自己的手放上面,然後那個密封門慢慢的打開……

女孩們慢慢的進入裡面,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呆了,一個屋子裡面全部是婚紗,格式各樣的婚紗穿在模特的身上,這些模特都是假的,但是看起來卻和真的一樣,特別是模特的身材,大小不一,一看就明白黃然把所有人的婚紗都搞定了……

潔白的婚紗給人一種絢麗的色采,特別是婚紗的款式,更是黃然親自設計的。而婚紗的奢華程度也讓人大吃一驚。看著上面點綴的飾物,估計每件婚紗拿出去都價值連城……

艾琳娜來到那個和自己一樣的模特面前,看著自己的婚紗,白色絲線為主,但是卻又輔助與金黃色,用細小的金線繡的花紋,估計僅僅這上面的黃金就要很大一筆費用,白色和黃色的搭配,看起來是那麼的舒適,黃然竟然把這兩種顏色這麼巧妙的配合在一切。給艾琳娜一種高貴的感覺,好像一個女王一樣……

而其他的婚紗也很漂亮,款式更是顯示出每個人的優點和性格。魅狐的那件婚紗,上面點綴著笑笑的鑽石顆粒,看上去好像一個水晶弄成的婚紗,讓魅狐顯得更加尊貴!

所有的女孩都有自己的婚紗,唯獨小蝶沒有!因為黃然真的沒有想到還有小蝶……

「給我一天的時間,我一定要讓小蝶變成最美麗的公主……」黃然來到小蝶的身邊笑著說。既然已經成為事實,那麼黃然就要負起這個責任,這個責任就是給每個女孩幸福!

「恩……」小蝶乖巧的點點頭,然後臉上充滿了笑意。黃然也輕輕的把小蝶攬進懷裡。

「好了,你們想試試就試試吧!」黃然大聲的喊了一聲,所有人都興奮的喊了起來,這個時候從外面進來一批女孩,開始忙住女孩們傳著婚紗!

女孩們在興奮的喊著,黃然笑了笑,和小蝶一起看著他們!穿上婚紗的他們,顯得更加漂亮了,特別進過專業人員化妝之後,更顯得魅力無限!看到黃然都有點傻了!女孩們一個個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心裡美滋滋的……

「老公,你也換上你的衣服吧!我們看看……」柳晴笑著說,大家都點點頭!

「好……」黃然笑了笑,在這裡面有自己的專區,那裡可有自己設計的很多禮服!而女孩的婚紗也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都有,每個人最少也有幾十套,那些婚紗都是用來拍攝婚紗照的!真正的婚禮上只能傳一套……

黃然換上了自己的那件白色的西服,顯得更加有魅力!俊朗的面孔讓無數人著迷,和女孩們站在一切,顯得多麼的般配和幸福……

整個密室裡面都傳出來興奮的喊聲,最後慢慢的平淡……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面,黃然和女孩們忙碌了起來,他們在世界各地轉悠,拍攝著自己的婚紗,而敬業的狗仔們也忠誠的記錄下來這一切……

一張又一張的婚紗照流傳在網上,而裡面的人物卻讓大家津津樂道了起來!白瑩和香香兩個人,成為了人們的焦點,女孩們一個個羨慕著她們倆,而男人們則對自己的偶像豎起了手指,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太子,太強大了!而白瑩這個時候的名氣一下子轟動了全世界……

而他們的婚紗照,卻成為大家珍藏的畫面,一張張清晰的婚紗照,十幾個女孩和一個帥氣的王子,他們在金字塔的頂端,在萬里長城之上,在美麗的馬爾地夫,在神秘的梵蒂岡……

每一處地方,都是非常有名非常美麗的地方,他們不僅僅在陸地上,他們還在一架巨大的轟炸機上拍攝,在航空母艦上拍攝,在潛水艇裡面拍攝,最後在海底世界拍攝,一幅幅神秘的婚紗照,成為人類攝影史上的經典……

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著,期待著十月一日的到來,而這個時候黃然的邀請函也發放出去了。僅僅國家元首就有一百多個受到了邀請,其他的大人物更是多的不可數!而婚禮的地方,則出乎大家的意料……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巨大的建築,看著這個奇迹的建築,看著這個本不該出現的建築!他的雄偉和神秘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人們猜測的所有地方都不對,他們根本就不敢想,黃然竟然會弄出這麼一個東西,一個強大的東西……

而女孩們則是滿臉的興奮,流出了幸福的淚水。而天下所有的情侶,都羨慕的看著那個東西……

「如果能在這裡舉辦婚禮,這輩子值了……」所有人都發出這樣的感嘆。而黃然又放出消息,以後這個地方可以開放,讓世人也來這裡舉辦婚禮,但是具體的舉辦流程黃然卻沒有透漏,但是僅僅這麼一個消息就讓很多準備結婚的人,放棄了結婚的打算!特別是那些富家子弟,他們也想在這裡露一把臉……

(一更了,不要意思,這兩天因為笑笑出現了一些問題,導致更新不穩定,對不起了!笑笑在這裡道歉,但是笑笑明天就會恢復穩定的更新,昨天是大封,竟然出現這種狀態,笑笑真是不對,笑笑不多說了,以後笑笑會用行動證明的,希望大家諒解,謝謝了哦!求點花花和票票,雖然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了,只有一更,明天努力,大家看行動了……) 「Shit!」一個穿著變色作戰服的男人粗聲咒罵著,聲音從他頭盔里的無線對講傳到了同伴的耳機里。

「雷納,怎麼了?」距他十米遠的一個同樣打扮的男人緊張地問。

「踩到狗屎。」雷納在土裡使勁地擦著鞋子,嘴上不住地罵著。「真他媽倒霉,又攤上這破事。你說也是邪了,上回去邊城就是我執勤,這次還是我。」

「小心有埋伏。」

「就這幫人,搞出點兒動靜早就跑得沒影了,哪會留在原地等我們來抓啊!這幫游擊隊,幹得過我們嗎?」

「這次,我感覺不太好,還是小心為妙。閉嘴!」

「遵命,裕和兄。」雷納只好收起牢騷,繼續前進。

周圍一片寂靜,樹林里黑漆漆的,天上連月亮都看不見。灌木叢多得遮住了路,他們倆只能在機器狗的帶領下往前走。身後,未來城只剩點點光斑。他們倆穿著輕巧的作戰服,端著激光槍,跌跌撞撞地摸索著腳下的路。偶爾有一幢還未倒塌的房屋隱沒在樹叢中,透著可怖的鬼影。他們笨拙的行動驚起了路上的夜行生物,時而有幾條蛇從他們腳邊遊走,或擺出攻擊的態勢;貓頭鷹警惕地瞪著黃色的瞳仁,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周圍的灌木總是窸窣作響,也許在夜色里,他們已經成了食肉動物的獵物。

突然,就在他們不遠處,傳來了一聲狼嗥。

「媽的!」

「別慌,有作戰服,什麼都傷不了我們。」裕和安慰著他。

「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來了。你說,為什麼不直接派一隊偵察機器來,非得讓我們倆大晚上的跑到這深山野林里。」這是軍隊的一貫說法,稱機器人一律省略最後一個字。

「我們的任務是弄清楚水道被炸毀的情況,查出維修機器的下落。機器再厲害,在某些方面還是不如人的,比如判斷力。這次襲擊手法高明,不像是一般的游擊隊所為,可能有集團在背後支持。你想啊,連未來城的水道都能炸了。所以,我們更要小心。」裕和透過頭盔的夜視鏡觀察著周圍,他們已經到達了被炸毀的水道附近。

「開始勘測。」裕和把一個銀色的雞蛋樣的掃描儀放在地上,開始掃描附近的環境。掃描儀從中間分開,從內部伸出四隻旋翼。旋翼拖著掃描儀迅速升至半空,一束綠色的激光從掃描儀底部射出,激光束迅速發散成了激光網,像鍋蓋一樣把方圓五公里都罩住,然後,激光網逐漸向中心收縮至一點,一副三維地圖就建好了。

「地圖建立完畢,已上傳。現在開始向目標地點前進。」

「我們需要叫支援嗎?這裡鬼得很,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們。」雷納不安地四下張望。

「別唧唧歪歪的。」裕和不耐煩地說。「看到地圖了嗎?在這片灌木的前面,有一個深五十米,直徑一百米的深坑,應該就是被炸毀的水道。」

機器狗小Q穿過茂密的灌木叢,停了下來,對它的兩名同伴發出了抵達目的地的信號。雷納和裕和趕緊穿過灌木叢,來到了小Q身邊。

一個黑黝黝的巨坑正躺在他們面前,像一隻準備接受獻祭的怪物。

「小Q,進入警戒。」

機器狗立即豎起兩耳,用雷達監聽周圍,並用紅外眼排查了方圓十公里內的生物體,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生物。「一切正常。」小Q發信號說。

「好樣的,小Q。雷納,照明。」

雷納從包里拿出帶旋翼的探照燈,把它拋向空中。燈在旋翼的作用下懸在半空,四周頓時被照亮了。探照燈慢慢向坑的深處下降,巨坑的面紗一點點被揭開。巨坑呈正圓形,邊緣平整。坑內的管道已被炸成了灰燼,徒留兩個黑黢黢的大洞相對而立。巨坑的底部白花花的一片,和黑色的泥土反差巨大,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他們定睛一看,原來全是機器人的殘肢斷臂,橫七豎八地散落在坑裡。

「Shit!我要吐了……」雷納趕緊摘掉頭盔,彎腰在灌木叢里吐了出來。

「呼叫總部,呼叫總部。飛鷹一號已發現失蹤的機器……殘骸。」裕和忍住一陣反胃,趕緊向總部彙報。

突然,他們倆同時捂住耳朵,痛苦地喊叫了一聲。裕和趕緊摘掉了頭盔,取出了耳機。「小心,有信號干擾。」裕和端起槍,警戒著四周。

雷納趕緊用腕錶呼叫總部,但沒有任何回應。他又嘗試呼叫他們的飛行器,同樣收不到回答。

「快看坑裡!」裕和大叫一聲。

原本躺在坑裡的機器人現在都坐了起來。他們慢慢地抬起頭,脫落了皮膚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金屬眼直勾勾地看著他們。他們伸出手臂,把手狠狠地插進泥土裡,一波人踩著另一波人,瘋狂地沿著坑壁向上爬。

就在裕和反應過來,準備拿激光槍瞄準他們的時候,小Q突然跳起來,一口咬斷了槍。

「小Q,你在幹嘛,快停下。」裕和咆哮著。小Q又撲過來,緊緊咬住他的胳膊不放。在防護服的保護下,小Q的鋼牙才沒把他的胳膊咬穿,但他依然感受到了劇痛。他揮舞著右臂,用左手拿著槍托朝機器狗的頭上擊打。小Q的爪子朝他蹬著,頭部使勁地甩著,撕扯著他。

雷納被小Q突如其來的攻擊驚呆了。他連忙端起槍,朝小Q瞄準,但又怕傷到了裕和,不敢開槍。正在這時,一隻沾滿泥土的鈦鋼手掌從坑裡伸了出來。緊接著,一具男性機器人從坑裡爬了出來,站在雷納的身後。機器人臉上的皮膚都脫落了,耷拉在左耳處,一隻圓滾滾的眼球在眼眶裡四下轉動著。

雷納覺察到了身後的動靜,趕緊調轉身子,朝著他舉起了槍。還沒來得及開槍,機器人就一把捏住了槍管,把槍捏碎了。雷納嚇傻了,扔掉槍就朝飛行器停著的方向跑去。裕和也掙脫了小Q,跟著雷納往回跑。

就在此時,越來越多的機器人爬出了坑,他們渾身的皮膚斑駁掉落,裹著泥漿的肢體向前伸著,雙腿快速地向前移動,嘴巴和眼珠都不規則地顫動著。他們穿過灌木叢,向著他們逃跑的方向追趕。

「呼叫總部!呼叫總部!Shit!沒有回應,我們要死在這裡了……」雷納一邊跑,一邊試圖呼叫支援,但一切都是徒勞。

裕和突然大叫一聲,他被小Q咬住了腿,摔倒了。趕來的機器人壓在裕和的身上,一個接一個。裕和慘叫著,奮力地掙扎著,直到動也不能動。雷納連頭也沒回,沒命地往前跑。一部分機器人緊跟著雷納,他們並沒有著急動手,而是在能控制他的範圍內追趕著他,就像貓在戲耍它的俘虜。雷納在黑暗中慌不擇路,他根本不知道朝哪個方向跑,耳邊傳來裕和的慘叫聲,讓他更覺得心驚肉跳。最終,他還是被一個機器人撲倒了。其餘的機器人都圍上來,輕而易舉地抓起他的四肢,把他高高的舉過頭頂。

雷納和裕和就這樣被機器人拖進了無邊的黑暗中去了,就連他們的慘叫聲也一起被暗夜吞噬了……

「你在想什麼?」蘇問大衛,他正望著無邊的黑夜出神。他們在未來城邊的一座大廈頂樓,這裡是一個一百多平米的圓形平台,由透明的石墨烯材料包圍,外面的景物一覽無遺。下午的時候,蘇就下達命令清空了這裡的人,並設置了警戒,不讓任何人進來。

「那些地方好黑啊!」

「那裡是邊城。我們把十三城以外、沒有人居住的地方統稱為邊城。那裡的環境不適宜發展城區,所以,就成了荒無人煙的地方。不過,也說不準。還是有一些人不願意住在城市裡,願意過自給自足的逍遙日子。但那樣的生活是沒有醫療和安全保證的,所以,目前還有一些機器人在邊城中搜尋生存者,這是出於人道的考慮。但即使是有生存者,他們也多半會躲避機器人,或者,乾脆把想救他們的機器人幹掉。」

「邊城——」大衛呢喃著,把頭轉向蘇。「我倒想去看看。」

「等白天吧,我可以帶你去轉轉。那裡,現在可是野生動物的轄區了。」

「聽起來充滿了危險。」

「你很好奇嗎?」

「想想你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樣子吧,現在的我就和那時的你一樣,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

「夜晚可不行。」

「因為野獸?」

「因為有游擊隊,他們是一群極端分子,極度憎惡機器文明……」

「機器文明?」大衛打斷了蘇。

「這是一種在我們情感智能機器人里流行的說法,你喜歡嗎?」蘇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我很喜歡。你繼續介紹游擊隊吧。」

「總之,他們躲藏在邊城裡,經常出來搞點兒破壞。所以,遇到他們還是很讓人頭疼。」

「聽起來不足為懼。」

「現在,又多了『獵影』,情況就更糟了……」

「終於說到正題了。」大衛又望向邊城那無盡的黑暗。

一陣沉默。

蘇打破了這壓抑的沉靜。「你想了解『獵影』嗎?」

大衛點點頭。

「關於『獵影』,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他們是一支有組織的隊伍,他們發明了一種叫做『起義者』的病毒,感染群體多為智能機器人。現在,十三城已經有很多機器人莫名失蹤,估計都與這種病毒有關。『起義者病毒』不像其他病毒程序,它作用於機器人的核心,在網路里隱蔽性極強,很難監控和防護。目前,我們雖然能攔截大部分病毒,但還沒有辦法可以攻破它。」

「這個組織的頭目是誰?目的是什麼?」

「這些我都沒有許可權訪問。」

「那麼,誰有許可權知道所有的事情?」

「只有……」蘇猶豫著,她一直避免提及的話題對大衛來說是最重要的。

「他就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吧?你說吧!我希望由你來告訴我。」大衛並沒有看蘇,但是他清楚蘇為什麼猶豫,也深知接下來她會親自帶他去見那個人。

「明天,我帶你去見他。」蘇終於下定了決心。

大衛笑了。這是獵物對獵人的不甘的笑,也是對自身命運嘲諷的笑。

「大衛,你後悔研製了我嗎?」蘇慢慢走到大衛身邊,和他一起凝望著茫茫夜色。「如果你不曾研製出情感機器人,這一切也許都不會發生。你會完整地過完你的一生,在你的年代里。」

大衛轉過臉看著蘇,目光里滿是慈愛。「傻瓜。如果你能知道我對你的愛有多深,你就能明白你剛才說的話有多可笑。我從不後悔,相反,我很慶幸此生有你,這一點你一定要記得。」

蘇心裡很安慰。她其實並不懷疑大衛對她的感情,只是大衛的情緒總會感染她,讓她變成了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她突然想到,她還為大衛準備了一個禮物呢!

「你知道這裡也被稱為『電影院』嗎?」蘇盡量用輕鬆的語氣說。

「電影院?」大衛環視了一周,並沒有任何放映設備。大衛笑著問道:「難不成你還能變出什麼伸縮熒幕來?」

蘇打了個響指,只見黑色的夜幕一下子被各種畫面鋪滿了,透明的穹頂上不斷變化的圖像讓人眼花繚亂。大衛站在這巨大的帷幕下,被滿屏的圖片和視頻包圍著,像個孩子似的驚呼起來。

「啊!那是我和蘇在帛琉潛水的照片。那裡的魚特別多,珊瑚很美。我還記得她剛開始不敢下水,是被教練按進水裡的。但是,從此就愛上了浮潛……」穹頂熒幕上的影像讓人目不暇接,大衛的目光移到哪裡,哪裡的影響就會自動放大。

「快看啊!那是我們的海邊木屋。」他看到蘇在音樂聲中翩翩起舞,看到他們一起坐在鋼琴前四手聯彈,看到木屋外柔和繾綣的月色……

「啊!我們的婚禮。」穹頂的中央出現了一座白色的噴泉,在噴泉前站著一對新人,他們在親友的祝福聲中擁吻。然後,鏡頭切換到了夜晚,在樂隊的伴奏中,他們和到場的人們跳了一支又一支舞,直到大家都筋疲力盡。看到這裡,大衛不免又觸景傷情,昔日有那麼多所愛,今日就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人。

一張張照片在交替,一段段視頻在閃動,看著那些曾經的歡樂,想到那麼多熟悉的面孔就此相隔,大衛的胸腔又被悲憤填滿了。他的眼中閃著淚光,在其中閃爍著他昔日的生活。他對每一副面孔都伸出手,他期待抓住點兒什麼,好把他從這個噩夢中拽出去。

「我保存了這些……」蘇看出了大衛的悲傷,她又開始自責了,她本來是想讓大衛開心起來啊!

「沒事!悲傷也是一種情懷,是對過去的一種悼念。謝謝你為我作的一切,蘇。」大衛背靠在閃爍著畫面的「牆壁」上,慢慢地滑坐在地上。他抬頭看著穹頂上的圖像,看著那些開心的面孔,他突然覺得那些人和事正在從他的生命里抽離,痛苦一點點麻木著他的神經,有那麼一瞬間,他竟恍惚覺得是在觀賞別人的人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終於,蘇斷開了連接,穹頂恢復了常態,黑色的夜重又包裹住了他們。蘇用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心臟處,那裡的一塊皮膚向外打開。她從中取出一個銀白色的小球,把它戴在大衛的脖子上。「這個記憶球里有你和蘇的一切。」說完,她挨著大衛身邊坐下。

大衛把頭靠在她的肩上,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痛苦地哭了起來。蘇輕輕撫摸著大衛的肩膀,像在安慰一個孩子那樣溫柔。

漸漸地,哭聲小了,睏倦逐漸襲來,大衛只感覺蘇的懷裡是那樣溫暖,蘇的輕撫是那樣愜意。

「睡吧,睡吧!一切都會過去的,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蘇在他耳邊呢喃著。 浪漫天堂,一個讓人瘋狂的地方,它僅僅出現一個小時,但是僅僅這一個小時,讓所有人都震撼了,捂著嘴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們狠狠的掐自己一下,證明這不是夢!

黃然給人的奇迹,讓所有人都為之而瘋狂,也只有這個囂張的太子能做出這件事情,而只有太子有實力做這個項目……

浮空島,這個華夏公司研究很久的項目,第一次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運用一個大型的零點電池組作為動力,運用一些列的技術,使一個巨大的人工島嶼浮在空中!為了攻克這個技術,包括黃然在內的上萬名技術人員沒天沒夜的工作了很久,耗費了不知道多少物力財力,但是最後終於攻克了這個技術,把這個巨無霸展現在空中……

好像一個巨大的移動航母,白色的人工太空島,漂浮在空中,他的位置位於太平洋的中間,這只是它升起的地方、直徑達到一萬米的圓形島嶼,核心全是高科技產品,但是經過黃然他們的一番擺弄,用太空植物固定泥土,最後巨大的太空島好像真的島嶼一樣……

太空道直徑一萬多米,從下面看就是一個倒立的巨大圓錐行,雖然這個圓錐有點不規則!島嶼的下方,全是茂密的灌木叢,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也正是這些灌木叢,才把那幾米厚的土壤固定在太空島上,好像給太空島披上了一層厚厚的偽裝!就好像電影《阿凡達》裡面的島嶼那樣,充滿了神奇。

而在島嶼上面,卻是一副人間天堂的樣子,美麗的花草,經典的白色建築,各種各樣的雕塑,噴泉,還有可愛的小動物,在島嶼中間,還有一個巨大的白色殿堂,來到這裡第一眼,就給人一種浪漫聖潔的感覺,那種震撼心靈的感覺讓人無法去適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