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又是為了那孩子,那孩子能有什麼事情啊?那老太婆總是喜歡小題大做。」顧言馨真是看不下去了。


對杜淺淺的婆婆,也了解了幾分。

「沒辦法,冷峻是個孝順的人,他媽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杜淺淺無奈地說道。

「你啊,真是的,就不應該讓他去的,趁著現在還沒上班,他就應該陪陪你的。」

「不說這個了,剛剛過完年,說起來堵心,我給你們弄點吃的吧!」杜淺淺說道。

隨後,顧言馨便帶著小花和簫梓銘在大廳裡面玩。

小花和簫梓銘的年齡都差不多,兩人還比較合得來。

簫梓銘第一次有了小夥伴,非常的高興,兩個小孩子在大廳裡面不斷地嬉鬧,看上很開心。

這也是顧言馨第一次看到簫梓銘笑了。

之前總覺得這孩子不會笑一樣。

看來,這簫梓銘的確是缺少夥伴,才會這樣的。

杜淺淺做好吃的以後,兩人又聊了許多。

杜淺淺的生活,依然還是有很多愁緒。

因為杜淺淺的父母已經知道冷峻的事情,而且杜淺淺給別人當后媽,這事情她父母也不同意。

他們又鬧翻了,就是這過年,杜淺淺也沒敢回家去。

她的父母真的是生氣了,要杜淺淺和冷峻離婚,可是杜淺淺終究還是於心不忍。

每個人的婚姻,只有自己才能夠體會,顧言馨也只能盡量地幫助杜淺淺。

或許,等到有一天,她自己終於想通了就好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蕭逸晗來了。

她開車過來接顧言馨。

簫梓銘看到蕭逸晗的時候,然後嚇得朝後面退了一下,緊緊地揪著顧言馨的衣服。

簫梓銘太膽小了,非常的怕人。

蕭逸晗也很少在家裡面,大多數也是呆在公司,就算回家,和簫梓銘見面的次數也很少,簫梓銘自然對他很陌生。

「言馨,你怎麼將這小子給帶出來了?」蕭逸晗問道。 「這孩子怪可憐的,在家裡也沒人帶他出來玩,整天關在家裡,我就帶著他出來散散心而已,鍛煉一下他。」

顧言馨說完,然後對簫梓銘說道:「梓銘,這是你二伯,你別怕,他人很好的,他是不會傷害你的。」

簫梓銘還是傻傻地盯著蕭逸晗,樣子很是戒備。

邪王嗜寵:帝女有毒 「小子,過來,我是二伯,怕什麼!」蕭逸晗說道,然後便要伸手去抱簫梓銘。

誰知道,他剛剛摸到簫梓銘,簫梓銘便是失控了,然後開始大喊大哭。

「不怕不怕……梓銘不怕啊……」顧言馨趕緊抱住了簫梓銘。

簫梓銘這才停止了哭聲。

他們回到蕭家的時候,蘇婕立馬便迎了上來。

「嫂子,我聽說梓銘跟你出去,今天沒有麻煩你們吧?」蘇婕問道。

「沒關係,我就是沒事,帶他出去玩玩而已。」顧言馨說著,便要將簫梓銘還給蘇婕。

誰知道,這簫梓銘竟然不去蘇婕那裡了,死死地抱住了顧言馨。

蘇婕頓時有些尷尬了。

「梓銘,你快來媽媽這裡,二伯母累了,不能帶你了,媽媽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蘇婕柔聲哄道。

但是簫梓銘就是不肯。

蘇婕想要強行的將他抱走,簫梓銘狠狠地在蘇婕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啊!!」蘇婕吃疼了一下。

「滾開!臭小子,你幹什麼!屬狗的嗎?」蕭逸霖立馬上前將簫梓銘給推開了。

簫梓銘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居然沒有哭,只是冰冷地盯著蕭逸霖,那眼神,竟然……竟然有些可怕。

「逸霖,你怎麼可以推梓銘啊!」蘇婕趕緊責怪地說道。

「誰讓他咬了你,小兔崽子,我沒揍他就算是好的。」蕭逸霖不滿地說道。

「蕭逸霖,就算梓銘咬了蘇婕,但他只是孩子啊?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小孩子,更何況,他還是你的兒子啊!」顧言馨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這蕭逸霖太過分了,對自己的親生兒子都這樣。

「顧言馨,我在管我家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啊?再說了,這是我的兒子,我愛怎樣就怎樣?你管得著嗎?」蕭逸霖痞痞地說道。

「逸霖,你別說了,本來就是你的不對……」蘇婕拉住了蕭逸霖。

顧言馨才懶得對蕭逸霖這王八蛋講道理,她趕緊去看看簫梓銘,「梓銘,你怎麼樣了?」

簫梓銘趕緊朝顧言馨的懷裡靠攏,渾身顫抖。

這孩子真是可憐。

「嫂子,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蘇婕趕緊上前道歉。

「沒事,和你無關。」顧言馨淡淡地說道。

大約是簫梓銘被她帶了一天,有些依賴她吧,所以不想跟著蘇婕走了。

「小兔崽子,趕緊給我過來,不然的話,有你好看的。」蕭逸霖再次狠狠地對簫梓銘說道。

簫梓銘害怕地望了蕭逸霖一眼,然後還是慢慢地過去了。

「顧言馨,你要是喜歡的話,我之前就說過啊,你將他領走吧,給你當兒子,你若是不領走的話,那就不要多管閑事。」蕭逸霖再次說道。

顧言馨很想上前給這王八蛋兩耳刮子,但是被蕭逸楓給拉住了。

「言馨,算了,跟這孫子講不了道理,我們暫時別管了。」

「可是……」

「簫梓銘畢竟是蕭逸霖的兒子,他不會拿他怎樣的,況且,不是還有蘇婕嗎?就算蕭逸霖要對他怎樣,蘇婕也會攔著他的。」

聽蕭逸晗這麼說,顧言馨才放心。

但是心裡,還是隱約的有些擔心簫梓銘。

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真是可憐。

……

顧珊珊來到一家酒店。

她早就打聽到了蕭逸楓和王蘭他們,就在這家酒店裡面聚餐。

她今天非常破壞王蘭的計劃不成。

她才是蕭逸楓名正言順的太太,竟然給蕭逸楓找女人,也不問問她同不同意。

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顧珊珊,怎麼是你?你怎麼來了?」顧珊珊才剛剛走到樓下,便撞見了王蘭。

她來晚了,王蘭他們早就吃過飯了。

「你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你心裡最清楚,你是不是背著我給逸楓介紹了女人?」顧珊珊生氣地問道。

王蘭輕蔑地一笑,「顧珊珊,你憑什麼在這裡質問我啊?你是逸楓的什麼人?」

「我是逸楓的妻子,你說我是什麼人!」

「妻子?你們領證兒了嗎?還是說你給我們逸楓生個一兒半女,你嫁入蕭家快兩年了,你什麼都沒有,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你還敢以蕭太太的身份自居,真是不要臉,若不是看在逸楓的面子上,我早就將你給掃地出門了。」

「你太過分了,生孩子的事情。我一個人能行嗎?還不是你兒子的問題!」

「我兒子的問題?我兒子現在身體好好的,是你自己得不到我兒子的心,自己沒用,還在這裡賴別人,我今天就實話告訴你,我是給逸楓介紹了一個女人,這女人可是崔氏集團的千金小姐,崔氏集團和我們蕭氏集團,即將有個項目要合作,像我兒子這麼優秀的人,就應該和這樣的女人想匹配,你顧珊珊算什麼東西,別在這丟人現眼了,趕緊給我回去!」王蘭厲聲呵斥道。

顧珊珊心裡如萬箭穿心一般的難受,果然王蘭是給蕭逸楓介紹女人了。

對方還是千金大小姐,他們將她放在什麼位置了!

「不……不……我是絕對不允許逸楓娶別的女人的!」顧珊珊的情緒有些失控了。

隨後,她瘋狂地朝樓上跑去。

王蘭見了,大驚失色,「快……保安!給我攔住她!」

婚裂症候羣 幾個保安趕緊上前追去了。

但是顧珊珊已經進入了電梯,電梯立馬就關上了。

顧珊珊一路上去,然後看見蕭逸楓和一個女人正在喝茶。

這個女人長得很漂亮,皮膚白皙,打扮得也非常的簡單樸素。

她便是崔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崔予菡。

顧珊珊想也沒想,立馬便衝過去,拿起桌子上的茶水杯,一下子便朝崔予菡的臉上潑過去。

「啊!!」崔予菡的尖叫了一聲。 她還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呢,就被人破了茶水。

「賤人,小三!不要臉的賤人!」顧珊珊然後一把抓住了崔予菡,想要一巴掌打到她的臉上。

給她一個教訓看看。

但是顧珊珊的手腕,立馬被蕭逸楓給捏住了。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蕭逸楓,你放開我……放開我……」

「顧珊珊,你有完沒完!」蕭逸楓厲聲呵斥道。

「蕭逸楓,我今天要好好收拾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你放開我……不要攔著我……」

「賤人?我看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是你吧!我什麼時候允許你出來的?你給我滾!」蕭逸楓重重地鬆開了手。

「蕭逸楓,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你居然背著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顧珊珊哭著說道。

「顧珊珊,你今天太放肆了,看來,你是沒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從現在起,你就給我滾!以後不要再出現我的面前!」蕭逸楓冷漠地說道。

隨後走到崔予菡的面前,柔聲問道:「予菡,你沒事吧?有沒有被燙到啊?」

「沒有,幸好這茶水是溫的。」崔予菡一邊說著,一邊整理身上的茶水。

「我帶你去買一身衣服吧,今天實在是很抱歉。」

「買衣服?蕭逸楓,你怎麼可以陪別的女人買衣服!」顧珊珊再次受不了了。

蕭逸楓以前就算對她很冷漠,對她不好,但是也對別的女人不好啊!

現在怎麼對這個崔予菡這麼溫柔,這麼好!

「顧珊珊,適可而止,從今以後,你不要回蕭家了。」

蕭逸楓說完,便帶著崔予菡走了。

「蕭逸楓……逸楓……不要……你不能這樣對我……不能啊……不能……我喜歡你所以才……在乎的……」

顧珊珊一個人蹲在原地,深深的哭泣。

但是蕭逸楓和崔予菡的身影,已經慢慢從她眼前消失了。

空氣中,彷彿瀰漫了悲傷一樣,讓她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她現在連蕭家都回不去了嗎?

「顧珊珊,哼!你現在知道你的報應了吧!居然敢跟我斗,也不看看你是什麼貨色,我說到底,還是逸楓的媽媽?你算什麼東西!」王蘭的聲音,這時候響起了。

顧珊珊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哭泣著,她現在真的很難過,心如刀絞。

這才剛剛過完年,她什麼都沒有……

連丈夫都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讓她如何接受啊!

「剛才逸楓說了,從今以後,你就不要回蕭家了,你的東西,我會讓下人給你收拾,送到你家的,你就不要回來了。」王蘭再次說道。

她等著這一天等了好久了,終於可以將顧珊珊這賤人給趕出去了。

誰知道,這時候顧珊珊抬頭,然後瘋狂地朝王蘭撲了過去。

「顧珊珊,你想幹什麼!」王蘭大吃一驚,嚇了一跳。

顧珊珊就這樣抓住她的脖子,不斷地將她朝前面推著。

王蘭被顧珊珊逼迫著,整個人一下子推到了欄杆邊上。

顧珊珊掐住她的脖子,非常的用力。

「顧珊珊,你放開我……放開我……」王蘭恐懼地說道,這顧珊珊是瘋了。

因為她後面是懸空的,那欄杆只到了她腰那個地方,若是從這裡摔下去的話,肯定是粉身碎骨的。

這麼高的樓層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