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又是哪裏來的騙子,曲家要被你們騙光了!」一個蒼老嘶啞的聲音尖叫道。


屋裏走出一人。七八十歲的容貌,比羅簡資還垂垂年邁,面色發黑,皺紋密佈,空蕩的褲管露出乾枯的腳踝,手背上的血管,青色蚯蚓般盤根錯節。

曲震清先天後期,作為大家族之主,顯得頗為寒酸。曲震清的家族,十六代修仙,至其高祖一代,達到了頂峰。

曲震清高祖宗師後期,曾祖中期,祖父初期,然其父輩,竟未及宗師,系前九代人不曾有過之事!

其父晚年,陸續變賣家產,狂買靈丹衝刺,但始終未能晉級宗師。家族的接力幫,二百年前傳至曲震清,豈料他愈發的不濟,先天後期,即走到了武道的盡頭!

曲家地產屋產大量變賣,曲府後院,原本山嶺成片、面積達五萬餘平方里,如今只剩區區幾百之數。

曲震清寄予厚望的長子曲麟,先天初期那年,在賀州境內密林,被樹上垂下的毒蟲猛咬了一口,從此染毒。

毒素六十餘年無法除盡,武階已退回至後天。曲震清餘下四兒兩女,皆天資平平,驗武結果三十節上下,難望曲麟四十八節武脈的項背。

「先不談錢,試着解毒要緊,即便一時效果不佳,楊某也願花心血琢磨,大可就暫住曲家。」薛通不怒不嗔道。

他來宛城,是為藏身曲府,曲家終究乃修仙世家,府宅一帶,靈氣比灧霞山還略略勝出。

雖然這在沄熙算不了什麼,但完全滿足薛通之需。

「一面療毒、一面修鍊,尋機融入沄熙玄界。」這便是薛通的如意算盤!

「那也得試試你醫術怎樣,否則沒空留你,白耗時間。」曲震清皺眉,猛晃了幾下腦袋,神經質般說道。

薛通點頭不語。曲震清揚手,一隻墨綠瓷瓶便飛至薛通跟前。

「只能看三眼,聞三聞,隨後老夫便以身試毒,看你救不救得了!」曲震清激動哆嗦道。

「你說什麼!」曲震清的測試匪夷所思,哪有主動服毒,考驗別人救不救得了的。

「曲震清壓力太大,人快瘋了!」薛通看了眼羅簡資,心道。羅簡資一臉愁苦,估計也有主人要瘋了的感覺。

「楊道長稍放寬心,家主有自製解藥,一旦吐血,羅某會立刻解毒,只是又需吃苦三月了。」

「那樣的話,楊某先看看毒液。」薛通屏息,拔去瓶塞。一種黃艷艷的毒液,非常奇特。

薛通輕輕晃了晃瓷瓶,觀察泡沫和升騰的朦朧毒氣。薛通僅吸了一星半點的空氣,辨析鼻腔里的的感覺。

「毒液系三至四種蟲毒,及兩種蛇毒的混合,蜈蚣、毛蟲、肉蠶,或許還有毒蚯,可以確定的是,赤棘毛蟲和黑鷘蜈蚣必在其內。」

「用銀霖回春丸,輔以蛇葯彌消丹,當能解毒。」

「即使留點殘毒,以法力逼出便是。」薛通話音未落,曲震清已奪過瓷瓶,指甲在乾巴巴的手臂上深深一劃,將半瓶毒液,倒在了鮮血淋漓的傷口。

傷口迅速變黑,冒起黃煙。薛通輕拍儲物袋,飛出一粒銀色藥丸,將其彈射入曲震清的嘴巴,隨後的那粒翠綠藥丸一分為二,又將半粒彌消丹,送進了曲震清嘴裏。

「我就不信你會吐血,這可是正五品的靈丹!」薛通笑道。曲震清愣了愣,猛地跪倒大哭,

「道長救救吾兒,救救曲家!」薛通解毒之法得當,毫不猶豫施行,絕非紙上談兵,拿不出高級解藥之人,這讓曲震清看到了前所未見的希望。

一股大力托起曲震清,

「曲麟身中何毒」薛通問道。

「沒看清毒蟲,但跡象顯示,極可能是條花冠蜈蚣!」曲震清說道。 回到指揮部宴會廳后,蕭凡看了看一群被困了個結結實實,卻沉默著,憤怒的看著自己的軍區將領們,便吩咐王天都去拿來指揮部辦公室里的軍用筆記本電腦。

等筆記本拿來后,蕭凡一邊開機,一邊笑著看著下面的人。

「你們也不用惱怒,也不用仇視,說實話,想殺你們,分分鐘的事情,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們好。」

為了我們好?

被捆著的人更憤怒了,一個個眼神中幾乎冒出火焰來的看著蕭凡。

蕭凡笑著搖頭,說道:「這個軍權,我是必然要抓到手的,上面的人也都支持。而你們,嘖嘖,如果我不把你們全部捆起來的話,你們自己想一想,末世都來了,你們會甘心聽我一個年輕人的話么?」

看著周圍人滿臉不信的眼神,蕭凡毫不在意的說道:「你們肯定是不服氣的,都末世了,各大省市之間都不能聯繫,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你們肯定也是這樣想的,就算是有一份善心為了倖存者,但是多數還是想著自己的權力。」

「甚至,還有擁兵自重,想稱王稱霸的人!」

說道這裡,蕭凡冷眼看著下面的人,冷笑一聲,說道:「你們可以想一想,如果都抱著這種想法,就算上面讓我來掌管這個軍區基地,你們會服氣么?不服,肯定是不服的,到時候,一個個你爭我斗,只會弄的基地烏煙瘴氣,一團糟。」

「而我的脾氣,想必你們也了解一些了,對於這種人,我會怎麼做?殺,對,全殺了!」

蕭凡冷笑著說道:「你們現在在想一想,是我把你們捆起來,然後馴服你們比較好。還是說,等你們為了權力爭奪,亂成一團后,全被我殺了的好?」

下面的人聞言驚愕,因為按照蕭凡的話來說,還真是這樣。

但是,所有人都憤怒的是一件事,那就是上面根本沒有任命蕭凡做基地掌控者。

「說那麼多,有什麼用?」一個將領滿臉憤怒的說道:「說到底,沒有上面的任命,你就是兵變,就是造反,說出花來也沒用!」

「對!老子當了一輩子兵,什麼都怕,就不怕死,你今天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認可你的。」

「小屁孩,你真以為把我們綁了,你就是老大了?挾天子以令諸侯?哼,現代社會你想也別想。」

「天真的小子,你最好放了我們,要不然,等下面的戰士們反應過來,死的就是你們!」

蕭凡看著下面的人哄鬧成一團,笑了笑,也不說話,根據華老的指點,打開一個視頻軟體,和華老連接了起來。

筆記本內的內容已經被王天都連接到后蕭凡身後的一個臨時搭建起來的投影儀上。

蕭凡在電腦內所做的一切也被下面的人看著。

他們不禁冷笑了起來,衛星失去作用,連打電話都做不到,還想連接網路?

這時,筆記本電腦內彈出一個無線網路連接,蕭凡利索的輸入了密碼,點擊鏈接。

電腦提升連接成功,然後視頻軟體也提示網路可用,連接成功。

下面的人紛紛驚愕的看著投影儀。

哪裡來的網路?

屏幕一閃,視頻內出現了華老的身影,此時的華老正站在一棟寫字樓大廈頂部,看著遠處大批的喪屍群在京都基地圍牆外路過。

在華老的身後,跟著一群老人和一群身穿軍裝的將軍,而手持電腦的,正是華老的秘書。

「莫先生,我看到你了。」華老笑呵呵的對著視頻說道。

「首長?」

「華老?」

「華主席?」

「這怎麼可能?」

蕭凡微笑著,而看著投影儀的那些被捆著的將領們紛紛驚呼出聲來。

這其中,也包括林司令和孫正政委。

此時,昏過去的人也都已醒來,一個個跟著驚呼。

跟著攝像頭,華老只能看到蕭凡,但是聽到對面傳來的聲音,華老忍不住一愣。

「是魔都警備軍區的那些將軍么?讓我和他們聊聊吧!」

華老身後的人也都紛紛注視過來,看著視頻中的蕭凡指指點點的說些什麼。

隨著蕭凡把視頻對向被捆著的眾多將領,頓時,華老身後的人紛紛炸了。

「那不是林副司令么?不是說現在是代理總司令了么?怎麼被捆起來了?」

「那是孫正政委,末世前我去魔都軍區視察的時候見過。」

「這是什麼情況?」

「那小子是誰?膽大包天,竟然敢綁架軍區領導!」

「此事必須嚴查!」

華老還沒說話,身後的人紛紛喊了起來。

而蕭凡這邊,眾多將領紛紛滿臉委屈的看著視頻,有幾個文職方面的將軍已經快要忍不住落淚了。

都當上將軍了,什麼時候這麼委屈過啊。

被人捆起來,當豬一樣仍在一起。

真是一把辛酸淚。

「首長,您得給我們做主啊,這蕭凡莫將軍,一來軍區,我們就好吃的好喝的招待著,可吃了飯他就把我們給綁了。」

「是啊,首長,必須嚴查啊,他這是要造反啊!」

看著一群亂鬨哄的人在哪告狀,蕭凡忍不住皺了皺眉。

這時,華老說話了,他看著屏幕中的一切,也忍不住嚇了一跳,不禁搖頭苦笑,莫先生還真是少年人啊,玩心真重,本以為是都被單獨關了起來,沒想到都綁著仍在了一起。

「莫先生,給他們鬆綁吧,我來跟他們說!」

蕭凡點頭,示意金胖子等人鬆綁,金胖子幾人有些不情願,這剛綁了沒多久呢,就鬆開,太沒面子了。

但是華老的面子和老大的話得聽得看,他們還是很利索的揭開了眾人的繩索。

解開了繩索后,眾多將領畏懼的看了金胖子帝無極幾人一眼,往後退了幾步。

這幾個貨,動起手來沒輕沒重,板凳腿掄圓了打人,在場不少都是被這幾個貨打暈的,此時都有些心裡陰影了。

「好了好了,我這邊時間比較緊,這次京都基地周圍莫名的多出不少喪屍群,我們這邊的壓力也很大。」

華老對著視頻說道:「現在,我代表我們華夏,任命蕭凡先生為魔都軍區基地一號掌控者,你們務必要聽從命令,違令者,軍法處置!」

「首長,三思啊!」

「萬萬不可啊!」

「華老,我不服!」

無論是蕭凡這邊的將領還是華老身後的那些人,都一一跳出來反對起來。

華老忍不住皺眉,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都閉嘴,這件事,我說了算!」

周圍的人紛紛閉嘴不在說話,華老身後的人也是如此,有幾個真正在電視上經常看到的大人物,從頭到尾都沒發表絲毫意見,看華老的眼神中,有的是敬佩,有的是服氣,也有個別的是陰霾。

看到這一幕,蕭凡笑了。

不虧是華老,短短几天的功夫,就已經全面控制住了整個京都。

此時的華老,若是想做皇帝,一句話足以。

但是,根本不需要如此,古時候的皇帝,又有誰有華老此時的權力大呢?

說到底,還是華老一心為民,根本沒有其他心思。

這也是蕭凡前世最佩服華老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