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即使你們能打敗他,最後也只能是一支隊伍獲勝,到時候你們怎麼辦?」


「這你不用擔心,我們之前都協商好的,如果最後打敗了雷傲以及其它人,我們會來一場公平的戰鬥來決定勝者的。如果中途有誰背叛,我們會群起而攻之」,胖少年笑了笑「當然,你也有權利拒絕,只是你們得消失在這個空間內了!」

冥落很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對著胖少年微微一笑:

「抱歉,我…拒絕。」

……(小說《黑暗噬界》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這對於七皇子來說,完全不算是懲罰。

這一番事讓得原本想要看七皇子笑話的二皇子和五皇子那邊捶胸頓足,倒是容妃和容家那邊狠狠鬆了一口氣,順帶著也承了姜雲卿的人情。

……

京中搜捕了將近七日,幾乎將大半個京城都翻了一遍,可是卻一直都沒有抓到李廣延。

京郊附近設卡的戍衛營之人,看著人來人往的官道,忍不住攏緊了大氅。

「我說頭兒,這明兒個就要過年了,咱們還要在這裡守多久?」其中一個身材矮小之人問道。

那個領頭的是個有些年紀的男人,看上去約莫三十齣頭,臉上的胡茬上掛著幾片雪,一哈氣時便是一片白霧。

他聽到這話還沒來得及說話,旁邊另外一個高瘦的男人就已經搓了搓手,沒好氣的說道:「你問頭兒頭兒問誰去?陛下已經下了旨意要抓住三皇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沒抓到三皇子之前誰敢大意?」

「可是三皇子都逃了這麼多天了,這京裡頭都被掀了個底兒朝天,他要真還在京城,哪能藏得住?說不定早跑了。」

那人嘟囔。

剛才說話的男人聞言心中也是有些不滿。

這三皇子當初從詔獄里跑掉,哪還敢留在京城,說不定他一早就已經出了城了,如今天高海闊早不知道逃到哪兒去了,卻讓他們在這裡白白守著。

可是這話他只敢在心裡頭想想,半句不敢多說。

如今陛下正在氣頭上,和三皇子有關的一切都沒人敢提,沒見朝中最近那些曾與三皇子有所牽連之人各個倒霉,誰敢在這個時候觸陛下霉頭?

領頭的那個中年男人聽著兩人的抱怨,看了眼跟在身後的那些戍衛營的兄弟,朝著手心裡呼出口氣,這才扯著身上的大氅說道:「行了,都別廢話了。」

「宮裡頭沒下旨之前,哪怕三皇子真跑了,咱們也得在這兒守著。」

「更何況之前三皇子從詔獄逃跑時,璟王就已經第一時間下令封了城,陛下也命人在城外各處設卡,他就算有天大的能耐恐怕也逃不出去,我猜他應當還在京城裡什麼地方藏著。」

那人看了身旁十幾人一眼,說道:

「明天就是年節,今兒個城門不得不大開允百姓進出。」

「現在那邊正亂著,說不得三皇子便會趁此機會混出城來,你們給我打起精神來,都瞧仔細了,要是能抓到三皇子,那便是天大的功勞。」

周圍幾人有些蔫蔫的。

那人直接朝著最初說話的那人踹了一腳,厲聲道:「別不把我的話放心上,要是讓三皇子從咱們手裡逃脫了而不自知,到時候都是要掉腦袋的。」

「都聽清楚了沒有?!」

其他人見他發火,又聽到要掉腦袋三個字,這才連忙提起精神來,齊齊應道:「聽清楚了。」

那人這才收斂了怒容。

旁邊那個瘦高的男人突然說道:「頭兒,那邊有幾輛馬車過來。」

領頭那人扭頭朝著那邊看了一眼,果然見到一行人過來,連忙沉聲道:「過去看看。」 幾人上前時,大聲道:「官府巡檢,停下來!」

那趕車之人連忙一拉韁繩,馬車急急的停了下來。

「各位官爺,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領頭之人冷聲道:「你這些車裡裝的是什麼?」

那人連忙道:「都是一些香料和布匹,我們是盧城那邊謝家的人,這次進京是為了置辦年貨,本來前幾日就該離開的,可是京中下令封城,我家老爺又感染了風寒,所以才一直耽擱到了現在。」

那領頭之人朝著馬車裡面看了眼,果然就見裡面坐著個容顏消瘦,顴骨深陷,看上去帶著病容的中年男人。

「謝家?」

旁邊那高瘦的官兵說道:「頭兒,盧城那邊的確是有個謝家,前些日子也是入京辦貨,我聽我哥說起過。」

這人的哥哥便在城門口值守,當時謝家的人入城時,拉著不少貨物,還給了城門護衛不少好處費,所以他哥曾經跟他提過一嘴。

那領頭的人聞言冷聲道:「不管是謝家王家,還是張家陳家,陛下和璟王有令,但凡出城之人都得嚴查。」

他看了眼後面那幾輛裝著東西的馬車,開口道:「你們幾個,去後面查查,看看馬車裡面有沒有別的東西。」

說完他指著馬車裡面低聲咳嗽的中年男人說道:「你也下來,讓我檢查。」

這領頭的人在戍衛營擔了校尉職,本就算是孟家親信之人,外人不知道詳情他卻是隱約知道,那個三皇子從詔獄中逃出來時曾經易過容。

而且璟王府傳令下來的時候,也曾經刻意說過,讓他們須得留意那些出城的「老弱病殘」,免得被三皇子矇混過關。

眼前這人看似沒什麼可疑,可還是要查驗之後他才放心。

趕車的老人急聲道:「這位官爺,我家老爺病還沒好,受不得風寒……」

「受不得也要受,這是上面下的令,你們若有異議,便回城去找府衙之人,現在立刻下來接受檢查,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可是官爺……」

「好了林安。」

馬車裡的人伸手攔著趕車之人,嘴裡低聲咳嗽了幾聲說道:「這幾位官爺也都是奉命行事……咳咳……你別讓他們為難……」

他像是病了許久,臉上顏色慘白慘白的,才說了幾句話,就有些氣喘。

「官爺別生氣,咳…我這僕人只是擔心我的身子,我這就下來……」

他一邊咳嗽著,一邊撐著起身,顫巍巍的朝下走去,而話一出,外面的人臉色這才好了一些,就見到那中年男人到了車轅邊上,他身子突然一歪,像是踩空了似的,嘴裡發出一聲驚呼。

原本站在馬車邊上的那個戍衛營校尉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伸手接住他,堪堪穩住他身子。

「小心點。」那人說道。

中年男人聞言抬頭感激一笑:「謝謝官爺。」

那校尉愣了一下,只覺得眼前這人滿臉病容,可那雙眼睛倒是格外清亮,而且扶著他的手時,那手上的肌膚也格外的光滑。

他心裡生出股古怪的感覺來,扶著那人站穩剛想鬆手,就聽到那中年男人啞聲出聲。 「我…拒絕。」

當冥落那輕飄飄的聲音卻帶著不容否定的意味傳到那些人的耳中時,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

「你…確定?」

胖少年反應過來,旋即臉色略顯陰沉地問道。

萌女棄夫:正牌夫君纏上門 在他看來,現在的局面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選擇加入他們。而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卻滿不在乎地拒絕了他。他傻了嗎?還是這個小子在…挑釁他們?

「確定。」

依舊是輕飄飄的回答。

胖少年深呼吸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殘忍:

「既然這樣,那你就給我滾出這個空間吧。」

一個火紅色的能量尖刺出現在胖少年手中,然後屈指一彈,能量尖刺便閃電一般朝著冥落的面門刺去……

「迷失之界,張開。」

一個巨大黑色立方結界瞬間出現,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吞了進去…

此時正值夜晚,樹木間漆黑一片。黑色結界彷彿融入了黑暗之中,令人察覺不到絲毫痕迹。

原本那些在黑暗中躍動的火光現在也悄無聲息地熄滅了,所有人都陷入了令人心悸的黑暗中。

「有人嗎?這是怎麼回事?」

胖少年環顧四周,卻發現看不到任何東西或人,也沒有任何聲音傳來。整個世界彷彿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一絲莫名的恐慌湧上胖少年的心頭…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是在黑暗中孕育出來的,但是包括人在內的很多事物都對黑暗有一種本能的恐懼…

胖少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慢慢思考事情的原因……

就在這時

周圍彷彿有著狂暴的能量涌動…

下一刻

一連串鏡子碎掉的聲音響起,然後周圍出現了星星點點的火光和數十個人影…

「你就這麼膽小么?」

一個額頭閃爍著青色紋絡的白衣少年來到胖少年身邊,看著胖少年那已經出了汗的額頭,語氣略帶嘲諷地說道。

重生之逆轉仙途 「少廢話!這是怎麼回事?」

胖少年慍怒地問道。

「你自己看看你前面不就知道了。」

青色紋絡從白衣少年的額頭上緩緩消退。

胖少年轉頭看去,只見之前還坐在樹前的冥落早已不見了蹤影。不僅如此,連其周圍的兩名同伴也都不見了。

「混蛋!」

胖少年恨恨地罵了一句。

「如果我沒猜錯,剛才那應該是一種領域類的魂技。那個小子剛才懷裡的那柄大鐮刀是魂器,你剛才應該注意到的。」

「你怎麼不早說?」

「你又沒問我。再說,一個實力達到靈級的人連對方的武器也看不清,你得有多輕敵。」

胖少年臉色極為陰沉:

「剛才是你破開那個魂技的?」

「嗯。我以前碰到過類似的情況。對付領域類的招數只要讓其內部構成的穩定能量紊亂就行了…你應該慶幸那個小子實力低我們很多,要不然,今天倒霉的就是我們了。」

「混蛋!我饒不了他!」

「那你想怎麼辦?」

「追!雖然我不知道那小子為何沒有中我的迷香,但是我肯定另外兩人一定中了!我就不信了他一個人再帶著兩個人能跑多遠?!阿生呢?」

一個瘦弱的少年跑了過來。

「給我搜尋那三個人的行蹤!」

那名叫阿生的少年點了點頭,然後蹲下身子,閉目,手掌貼在地面上,一圈圈的淡黃色能量從其手心湧入地下擴散開來…

「你還真是有個好隊友呢…」

白衣少年微微笑道。

「那是。阿生修鍊的是專門用來探測的脈訣,有他在,無論什麼樣的人都別想悄無聲息地靠近我們!哪怕是那個雷傲!」

胖少年一臉自傲。

「呵呵,但願如此。」

……

唰!

一道黑色的人影從樹上飛過,在交錯的樹枝上跳躍著前進……

夜晚的森林中漆黑無比,幾乎看不到周圍及腳下的東西。但這道人影卻在樹上飛躍自如,彷彿深海里的魚在沒有光的海底自由遊動一般。

這道人影正是冥落!

又接連躍過幾棵樹后,冥落緩緩落下地來…

冥落將兩臂夾著的沒有知覺的夜和長安放在地上,然後兩手扶住身旁的一棵大樹大口喘著氣,雙腿也在微微顫抖著…

撲通!

冥落跌坐在了地上,背靠著樹榦喘著粗氣…

其實,剛才冥落也中了迷香,只是不知為何迷香的效果在冥落的身上並不是很強烈。雖然效果不強,但是並不代表沒效果。剛才的那一剎那,冥落髮動了鬼鐮的魂技:迷失之界,在眾人被黑暗包裹的瞬間,冥落便挾帶著夜和長安朝著反方向逃離了原地。

冥落不知道逃了多久,他只知道逃得越遠越好。

但是,帶著兩個人進行高速度奔逃對體力的消耗極為劇烈,再加上迷香的效果,導致冥落終於體力不支,停在了這個地方。

冥落喘著粗氣,腦中傳來一陣陣眩暈…

他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往更遠處的地方逃,天知道那些人會不會再追上來。但是他實在已經到了極限了,別說帶著兩個人,就是他一個人,現在也跑不動了。

他需要休息一會兒…

一陣白光突然從冥落身邊閃耀起來,在黑暗的林中格外耀眼。

冥落一驚,連忙轉頭看去…

一雙冰藍色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著他…

冥落一愣,旋即想到了什麼,嘴角一扯,露出一個疲憊的笑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