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卧槽,竟然還是為了一個美女,真他媽夠勁兒!」


「上啊,還愣著幹什麼……上啊,誰贏這小妞就歸誰啊,哈哈……!」

瞬間周圍的人,立刻將三個人為了個水泄不通。

白少塵看着面前的男子,眼睛微微一眯,冷聲道:「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滾,我可以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趙紀察覺到玉姝看過來,頓時心中一陣緊張。

可怕什麼就來什麼,他正僵著臉強撐住臉面時,玉姝就開了口:「讓趙紀大人去吧!」

趙紀頓時慌張的抬起頭,尋常利索的嘴皮子,這會兒竟然有些結巴:「臣……臣去談……

《鳳臨朝》第816章談判使臣! 第505章蕭泓宇出聲。秦臻抬起手捂住心口,鮮紅的血染滿了凝白的掌心。

她看著面前清俊無雙的男子,眼淚控制不住簌簌而落,卻是無論如何也止不住。

「一箭穿心,很痛啊。」秦臻似是無意識的呢喃。眼前蕭泓宇眼中滿是冰冷,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秦臻,

「是很痛,但這是本皇子還你的,一個月前,你將匕首刺進本皇子心口這件事你可還記得?君緋色,本皇子不過就是以牙還牙罷了。」聽到蕭泓宇的話,秦臻身軀不可控制的一顫,終於明白了蕭泓宇眼中那再掩藏不了的殺意。

原來是他記起來了一個月前的那個晚上。她用匕首刺破了他的心口,卻也用一枚銀針封住了他的記憶。

可是,如今他記起來,卻只記得了自己想殺他的那一部分。所以,她在蕭泓宇的眼中是十惡不赦的狠毒女子,是害死了他心上人『秦臻』的兇手,也是為了想要掩蓋罪行將匕首刺進他胸口的人。

「呵呵呵……蕭泓宇,如果有一天……」有一天,你知道你負了我……角落裡,秦紅霜和秦奎對視一眼,雖是沒明白蕭泓宇這句話說的是什麼意思,但不妨礙兩人興奮,聽到秦臻出聲,秦紅霜忙打斷她的話,驚呼道,

「宇哥哥,一個月前發生了什麼事?這個君緋色竟然膽大包天到刺殺過你嗎?你有沒有事?」蕭泓宇沒接秦紅霜的話,自雲安寺之後,他一直對她很冷淡。

而秦臻只覺心痛如絞,那聲宇哥哥如魔音穿耳,秦紅霜這個時候出聲,不過是怕她孤注一擲說出自己是秦臻的事情罷了。

她凄然慘烈的笑出聲。秦臻感覺到胸口的血越流越多,她想自己應該快要死了,死在今日這秦家,她從秦奎的口中得知了事情全部的真相,卻沒來得及報仇,就要死在蕭泓宇的手上。

她的宇哥哥,曾是她最愛的人,也是最愛她的人。秦臻很不甘心,很痛苦,她雙眼緊盯著蕭泓宇,終於不可抑制的生出了怨懟之意。

她想在臨死之前大聲的說出真相。她想說,蕭泓宇,你知不知道,我就是你的臻兒?

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原本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可是都被秦紅霜給毀掉了,我慘死山頂,帶著滿腔恨意重生,我曾刺你一刀,那是因為我以為你背叛了我們的感情,你害死了我。

而你又知不知道,你眉心的那枚銀針也是我刺入的,你的記憶也是我封住的,我隱瞞下所有真相,只是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樣,承受這錐心之痛。

可是你卻殺了我。你殺了我。這一切到底是誰的錯呢?命運弄人,我終究是輸給了命運。

眼前重重幻影,那些曾經年少到長大的身影一幕一幕在眼前閃現,他清雅無雙,他笑顏如花,卻最終那畫面越來越模糊,變成了另一個人的臉。

「臻兒,本王生平從未愛過一人,但你是我喜歡的。」

「我時日無多,只剩三月之命,但這之前,我們在一起。」

「你與本王是天定的緣分,你是秦臻之時我喜歡你,你是君緋色之時,我愛你。」

「在這世上,你不是一個人,你身後有我,我陪著你,護著你。」是誰,讓她在這個孤苦無依的世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和守護,知道她所有的秘密,卻未曾將她當成異類,心疼她,守護她。

是蕭鳳棲啊。好像就在昨晚,她才答應他,在一起。卻轉眼,她就失了信。

她要死了,蕭鳳棲會怎麼樣呢?那個男人冷傲矜貴,內心卻一片寂寥孤獨。 第二日。

盧卡斯走出家門。

見到了他找的那位前輩。

海軍孔明!

對方擅長使用計謀對付敵人,是一位堅信海軍正義,極有責任感的海軍。

盧卡斯找到對方,就是為了向對方請教一些問題。

孔明留著長長的頭髮,瘦削而尖的鬍鬚,他拿著扇子坐在一間酒館的椅子上,看著在次等候多時的盧卡斯少將。

「武裝色?」孔明疑惑的看著盧卡斯。

「沒錯。」盧卡斯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

他想要學習一下孔明對於武裝色的運用技巧。

內部破壞他暫時還做不到。

先學一下孔明的那一招,讓武裝色結合羽扇,從而武裝羽扇,讓羽扇提升了攻擊力的同時,能自由變換形狀的能力。

孔明謙虛的說自己說著自己天賦平平,武裝色他不在行啊什麼的……

還誇讚盧卡斯天賦優秀……

盧卡斯差點笑了出來,這種鬼話,也就忽悠忽悠別人。

孔明會他知道的那種武裝色技巧,還可以做到全身武裝色硬化。

這樣的人,怎麼也算是很不錯了。

雖然不能說是天賦最優秀的人,但說自己天賦平平,而且天天掛在嘴邊,有點過了啊。

孔明的武裝色技巧,還有他能做到的全身武裝色硬化,也算天賦平平,那麼多連霸氣都開發不出來的人,豈不是垃圾中的戰鬥機?

「不過,我確實有一招可以教給你。」孔明看了一眼盧卡斯,突然笑了出來。

「有什麼要求,請儘管吩咐。」盧卡斯說道。

「不不不,大家同為海軍,我並不會提出任何個人要求。」

「我只是想,你和我一起,消滅一些海賊,僅此而已。」

「我的那一招其實也很簡單,和我一起消滅海賊的時候,我可以慢慢教你。」孔明扇了扇扇子,笑著看向盧卡斯。

「沒問題,多少海賊,他們的實力如何?」盧卡斯感興趣的問道。

孔明將扇子放下,向盧卡斯搖了搖手:「我的目標是消滅20艘海賊船的海賊,但我有一個條件。」

「請說。」

「你盡量不出手,而是用這裡,消滅海賊。」孔明用扇子指了指腦袋。

「沒問題。」

「一言為定!」

孔明高興的說道。

「一言為定!」

盧卡斯看著孔明,點了點頭。

「你之前推廣巴基彈。」孔明說完,從衣服里拿出兩種蘑菇,「你後來又找到了這種蘑菇,它在海軍中,起到了很不錯的作用,我們的一些卧底成功用這東西混進了海賊的飯中。」

孔明笑了出來,接著恢復平靜:「那支倒霉的海賊團,連刀都沒有抬一下,子彈都沒打出一發,就被我們抓捕了。」

「這可是三個有著惡魔果實能力者的海賊團啊!」

孔明越說越高興,將蘑菇收了起來:「之後巴基彈、柴廢菇為我們擊敗、抓捕了不少的海賊團。」

「你側面的向我證明了,只要裝備夠好,配合一些計劃,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對付海賊。」

「過獎了。」盧卡斯擺擺手,謙虛的說道。

其實……柴廢菇本來應該是你多年之後發現的。

而巴基彈,也是他威逼利誘將巴基騙到手下,騙來的東西。

這些東西,沒一個是他搞出來的。

孔明這樣誇讚他,盧卡斯還真的有一些不好意思。

孔明咳嗽兩聲,接著嚴肅的看著盧卡斯:「所以,我想要和你一起,為所有人證明,沒有超強的武力,也是可以對付海賊的。」

「嗯……」盧卡斯點了點頭,思索了一會,遲疑的看著孔明。

「智謀很重要,同樣武力也不可或缺。」

「……」孔明點了點頭。

確實,只有智謀,沒有絕強的實力,這也是他到現在都還是中將,到未來也照樣還是中將的原因。

他確實說的有點過了。

畢竟讓他用智謀去對付凱多這些人,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很多事情,都要有一個合適的度。

智謀很重要,但同樣的,武力也是不可或缺的條件。

兩人商量了一會,決定兩天後再次出海。

兩人挑選了一番,找上一個海軍基地,開始他們的計劃。

為此,兩人商議了一番,為了達到孔明的目的,證明他的想法。

所以,兩人期間只會出對策,大部分情況他們都不會出手。

同樣的,在盧卡斯的建議之下,他們不帶太多部下,只用海軍支部的海兵。

也不向戰國申請兵力支援。

「一人帶上兩名部下吧。」盧卡斯說道。

「好。」孔明點點頭。

接下來二人一起找到了戰國。

咚咚咚!

「請進。」戰國翻看著桌子上的資料說道。

「哦?」戰國看著走進來的兩人,一位是以計謀令他印象深刻的孔明,一位是剛成為海軍沒多久,便迅速崛起,將唐吉坷德家族丟進推進城的盧卡斯。

這兩人一個計謀不錯,一個武力很強,不知他們二人走到了一起,來見他是為了什麼呢?

盧卡斯和孔明對視了一下,接著站了出來,將他們二人的計劃跟戰國說了出來。

戰國好奇的看著盧卡斯,這小子天天嚷嚷著要追擊大海賊,今天到底是哪根筋抽了?

他們竟然說,自己不出手,而是出謀劃策讓部下消滅大量的海賊,證明什麼普通人也能對付海賊?

你自己就是一個怪物啊,做出這樣的事情,不覺得很不對勁嗎?

「你們商量好了去哪裡的海軍支部了嗎?」戰國問道。

這兩人也就是短時間在支部而已,他並沒有什麼不同意的。

鶴中將以前三天兩頭往北海跑,卡普中將三天兩頭回東海探親,青雉這個不靠譜的混蛋,不知什麼時候就沒了人影……

這兩人去一趟支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西海!」

戰國詫異的看著孔明,這個傢伙……

他以前天天喊著要用計謀抓一個大海賊,要借兵,為此證明他的想法。

怎麼還挑了個西海?不該是偉大航道前半段或者新世界嗎?

「西海如今地下勢力眾多,互相之間爭鬥不斷,而且海賊也不少,我覺得,地下勢力的傢伙,不比海賊威脅小,所以決定趁此機會打擊西海的地下勢力,以及海賊。」盧卡斯說道。

戰國點頭,表示同意了。

只不過……

盧卡斯其實是為了在他和孔明的行動時,對莫利亞下手。

莫利亞還在西海,而卡彭·貝基也在西海,這兩人他早就想打了。 李新年脹紅了臉,罵道:「去你娘的蛋。」說完,鑽進了車裡面。

不一會兒又降下車窗,說道:「我聽說你們公司承接了幾個大項目,能不能給弄點小生意弄點零花錢。」

鄭建江笑道:「生意當然有,就怕你胃口太小吃不下。」

李新年疑惑道:「你說個數。」

鄭建江撇撇嘴說道:「還用說嗎?你那點家當我還不清楚?連參加招標的資格都沒有。」

李新年不禁有點氣餒,雖說他目前的實力不上不足比下有餘,可要跟泰源集團打交道確實不夠資格。

鄭建江湊到跟前說道:「顧紅現在是銀行的一把手了,難道你就不打算把廟門再開大一點?」

李新年一聽,急忙擺擺手說道:「打住,我做生意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從顧紅那裡拿過一分錢,這是我的原則。」

鄭建江撇撇嘴,哼了一聲道:「得了吧,你大姨子沒少幫著你搞錢吧。」

李新年一時語塞,他不得不承認,這些年生意上周轉困難的時候,顧雪總能幫他在銀行搞到錢,如果單憑他和徐世軍手裡那點錢,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個體戶。

不過,顧雪幫忙弄來的錢跟顧紅的銀行可沒有任何關係。

「老鄭,我胃口不大,你指頭縫裡漏點給我就知足了。」李新年發動了汽車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