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別逼逼了,想辦法搞死他們在說。」


迷霧中的怪物漸漸顯現出來,這些怪物形態各異,有的多長出了四個手臂,有的則是渾身上下長滿的眼睛……看起來詭異非常,像是『異化』的現象,卻又沒有異化的氣息。

秦維傑手中魔杖揮動,數道風刃打出,青藍色的風刃命中四個怪物,風刃的撕裂之力在四個怪物體內肆虐但他們卻彷彿沒有痛感一般,依舊瘋狂的向著秦維傑幾人襲殺而來。

秦維傑一時不查三個黑色的身影穿梭到了身後,秦維傑以為他們是要形成包圍之勢,卻不想那三個怪物的目標竟然並非自己,而是身後的小瞎子與其母親。

秦維傑和鏡影想要出手幫忙,卻被四個怪物纏住了,再轉身只見小瞎子的母親竟然用身體擋在了小瞎子面前。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生死之際這位下肢癱瘓的母親竟然還想着保護自己的孩子。

小瞎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只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噴薄在其面門,那是鮮血的味道。

兩個怪物以利爪貫穿了母親的身體,鮮血正好噴涌到小瞎子的臉上。

這時小瞎子才後知後覺:「媽媽~媽媽!!」

「快……跑……」母親用最後的力氣說道。

小瞎子徹底崩潰了,嘶吼著就要衝上前去,那凄厲的嘶吼宛如野獸搏命,義無反顧。

就在小瞎子即將衝上前時,二狗上前死死的壓制住小瞎子,拖着小瞎子向後躲避。

「你大爺!!」秦維傑此時也怒了,顧不上那麼許多,魔杖噴湧出無數致命的魔法。

如果說之前秦維傑施展魔法只是為了自保,而現在他使用的魔法就全都是足以致命的。

幾分鐘后,戰鬥停息了。

整個房間充斥着血腥與惡臭,地上皆是殘肢斷臂,秦維傑和鏡影渾身浴血的站在其中。

鏡影:「這些傢伙變化之後便失去了理智,跟『異化』很像,但卻沒有異化的氣息,感覺不到『禁忌』的影響。他們究竟是怎麼回事?」

秦維傑搖搖頭:「不知道!這些傢伙變身後的實力很強,但變身前的實力卻弱的一批!那股力量並非來源於『禁忌』!難不成還有力量讓人『異化』卻沒有『異化氣息』?」

「水……晶……球……」這時一個奄奄一息的聲音傳來,竟是已經油盡燈枯的婦人。

婦人左胸和腹部被貫穿,眼看已經回天乏術了,鏡影本想嘗試為其續命,但卻被秦維傑制止了。

「白鮮藥物只能加速傷口癒合,但卻需要消耗生命力,她現在的狀態我們無能為力了!白鮮藥劑只能加速她的死亡!」

聽着秦維傑的話,鏡影放棄了救援,一臉惋惜的看着躺在小瞎子懷中婦人。

聽到兩人不打算救治母親,小瞎子憤怒的質問:「為什麼不救她!為什麼不救她!你們不是巫師嘛!你們不是有魔法嘛!救救我媽媽啊!!」

「我們無能為力!」秦維傑淡淡的道,心中五味雜陳。

小瞎子癲狂了,抓住秦維傑的領子惡狠狠的道:「都是你!都是你!為什麼你沒有保護好她……那幾個怪物為什麼會突破你的防線!是你害死我媽媽的!是你!你這個兇手!!」

說着小瞎子抬手便要打秦維傑,秦維傑此時眼中也閃過一抹厲色,一把抓住小瞎子抬起的手臂,隨後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這一腳勢大力沉,生生將小瞎子踢飛了兩三米遠。

看着小瞎子在地上痛苦且不甘的哀嚎,秦維傑大步走上前,踩着小瞎子腦袋,低下身子冷聲道:「不要站在你所謂的道德制高點來要求我!小爺我不是聖母白蓮花,戰鬥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情都無法預料!你與我非親非故,沒有資格要求我!

還有,你還好意思說我是兇手?我就問你一句話,這些人是怎麼來的?我們一路行來不可能有人跟蹤,這些人剛來的時候也曾詫異我會在這裏!所以他們來這裏一定是有人暴露了位置,你母親行動不便且對『達納特斯之眼』恨之入骨不可能暴露自己,那剩下的可能就只可能是你暴露的位置!」

小瞎子沉默了,秦維傑的話字字誅心,讓他不得不面對自己的最不願面對的真相。

秦維傑踩着小瞎子的腦袋,一字一句的重複道:「你才是殺死你母親的兇手!被邪教蠱惑的傻子!」

「啊~啊!!啊!!」

小瞎子崩潰的嚎叫了起來,在其悲痛的嚎叫聲中,母親最終咽了氣。

小瞎子的哀嚎聲更多了幾分凄涼,這一刻小瞎子數年的信仰崩塌了,這一刻小瞎子唯一的親人也離開了,茫茫天地,孤身一人,一個年僅十一歲的孩子,註定要為自己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

以往對哥哥的憤恨,對母親偏心的微詞,對所謂聖教的崇拜,這一刻煙消雲散,是結束,也可能是新的開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季宛宛將頭髮別到耳後,先喝了口旁邊的熱奶,才卷了一口意麵放進嘴裏。

軟嫩入味,包裹的醬汁很濃郁。

「很好吃。」

季宛宛側眸,就看到旁邊的男人拿着一把叉子在她餐盤裏卷了一口意麵嘴裏。

早晨吃意麵對於宛宛來說,是一個不太舒適的選擇,她選擇吃一半,然後將熱奶喝完。

季家在季宛宛的記憶里是一個感官不太好的地方。季家是重組家庭,季宛宛的媽媽在八年前就去世了,而她的爸爸在媽媽死後的一年裏就帶回來了一個女人和他們的孩子。

季宛宛也是在那個時候才知道她叫了十幾年的爸爸是個怎樣的人。

這個家在她嫁給顧欒的那刻就不復存在了。

因為她當初嫁給顧欒也有這個家庭的撮合。

顧欒拉着季宛宛上了車,車裏開了空調,還是上次那個秘書,她這次是對着他笑了笑。

顧欒去過季家一次,就是結婚那幾天,對季宛宛的家庭他了解得清楚,以前可以不在乎,可他現在想了解她的想法。

他定定看着低垂在他眼前的頭,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輕輕颳了下她的手心。

她緩緩抬頭,疑惑的看他。

「我都支持你做的選擇。」

季宛宛沉默,這句話可佔了很大份量,她反握住他的手,腦袋偏向窗外。

秘書平穩地行駛着車子,不經意透過後視鏡看到這一幕有些驚嘆,想不到公司雷厲風行的顧總還有這一幕。

於是他對季小姐的敬佩更多了些。

季宛宛早就發現了秘書目光,她對着他問「李秘書,你們顧總平日忙嗎?」

李秘書被她陡然的提問怔住了,來者不善,也不知道顧總在家有沒有撒謊,他立馬直了直身子,輕咳「這都要看顧總的行程表,當然顧總有事的情況下,行程也會做相對調整。」

季宛宛和氣的笑笑「那李秘書有女朋友嗎?」

李秘書暗道不好,沒想到季小姐還會關心他的私人問題,他硬著頭皮瞧了眼後視鏡的顧總。

一雙冷冽的眸子正在看着他。

他心頭一落「季小姐,我有女朋友了。」人生在世,難免撒幾個小謊。

季宛宛和藹可親,逗弄個小秘書也不錯「是嗎?我就隨便問問,希望下次能看到季秘書的女朋友。」

李秘書:還是不要了吧

到了地方,季宅的保姆替他們打開了們,保姆對顧欒這個女婿殷勤得有些不像話。

果然,哪家的人就隨着哪家,趨炎附勢。

季家得到了消息,那可是早早就準備了飯菜,連着季宛宛的父親季天臨都對家裏的僕人交代了不少事。

當季家裏的幾個人見到顧欒牽着季宛宛的手都有些不可思議。

他們雖然知道季家和顧家聯姻,可兩人之間的感情他們是心知肚明。名義上是情深似海,暗地裏他們這群人比誰都清楚。

季宛宛攬著顧欒的胳膊坐到沙發上,從他們吃驚的表情中掃過。

季天臨幾秒就在腦子裏轉了一圈,顧欒如果對他們女兒有意,那當然是最好不過。

他立刻吩咐下人「趙姨,先替他們倒杯茶吧。」

烏蓉倒有些詫異,她把季宛宛嫁過去可不是想她享清福的,當初誰不知道顧欒找季宛宛結婚的理由。

想不到季宛宛這個笨女人還能翻身。

季水萌就更懵了。

季宛宛抬頭看她這一家人,這家人對於她來說,完全是不需要存在的東西。

他抬頭看了眼四十多的中年人,竟有些陌生,和記憶中的父親形象已經完全重合不起來了。

「伯父,我帶宛宛今天來是有件事找你。」

季天臨露出一個對小輩的慈笑,油光滿面的臉上滿是看得出慾望「顧欒,你儘管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嘛,還這麼見外。」「誒,我也不想待在這裡,是喬先生留我在這裡的,說是孩子沒了母親……」

宋婉清臉色扭曲,簡雪是想說喬榮泰留她下來,是想娶她嗎?

可惜她才是喬榮泰的正牌夫人。

罷了。

來日方長,她總是有機會教訓簡雪的,她首先必須讓自己懷孕才行。

但應該選擇誰才好……

「夫人,欣兒小姐回來了,在夫人的房間里。」一個僕人走了過來說道。

宋婉清臉上帶著一抹驚喜,也不管簡雪了,快步回到房間,看到喬欣兒:「欣……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705章失蹤 江辭舟不知是何時睡去的, 他近日太累了,這一覺竟睡得很沉,等早上醒來, 外間天已大亮。

何鴻雲的案子未結, 江辭舟白日裡還有許多事要處理, 好在眼下青唯的藥已減到一日只吃一回, 他不必一直守在塌邊照顧。

剛披好外衫, 德榮在外間稟道:“公子,祁銘到了。”

江辭舟應了一聲,他今日是起晚了, 穿好衣衫,很快拿了木盆去外間打水。

他有點匆忙, 以至於出門時沒有回頭看一眼, 牀榻上, 青唯長睫輕顫,微微隙開。

江辭舟打水回來, 俯身爲青唯擦了臉,看她依舊安靜躺着,心中擔心,忍不住低聲又喚:“小野?”

可惜青唯沒有任何反應。

江辭舟於是放下紗幔,出門去了。

門剛被掩上, 青唯一下子坐起身, 奈何她躺久了, 進食又少, 猛地坐起, 經不住一陣頭暈眼花,隨即又重重躺下。

然而比這更頭疼的是——

他剛剛, 叫她什麼?

青唯平躺着定了定神,等目眩過去,立刻翻身下榻,嫁妝箱子好好鎖着,挪都沒挪一寸,他應該沒有動過。哪怕動了,單憑箱子裡的東西,不可能辨出她的身份。

青唯又預備去翻箱子暗格裡的木匣,那是薛長興留給她的,裡頭有洗襟臺的圖紙。還沒找到銅匙,院子裡,忽然傳來說話聲,是江辭舟又折回來了,正吩咐留芳和駐雲:“牀前落了紗簾,你們不要掀開,守在屋中就好。中午她還要吃一道藥,藥煎好了叫我,我親自喂。”

青唯尚未病癒,耳力也不如從前,聽是駐雲和留芳要來房中,她才匆忙回到榻上,將紗簾放下,平躺假寐。

她其實昨天半夜就醒了,迷濛中,看到江辭舟躺在自己身邊,無奈她實在太乏太累,很快又睡了過去。

青唯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記憶還停留在箭樓坍塌的一瞬,直到今早被他的動靜吵醒,還沒來得及分辨今夕何夕,就聽到他喊她,小野。

留芳和駐雲到了房中,將屋子細細收拾了一遍,途中,駐雲似乎想要敞開門爲屋中透氣,留芳將她攔住,說:“這時節少夫人受不得涼,開扇小窗吧,萬若少夫人染了風寒,公子擔心,夫人就要跟着擔心了。”

青唯心道,夫人是誰?

然而江辭舟似乎叮囑過留芳和駐雲不要吵着她,這兩個婢子守在屋中,幾乎不怎麼說話。

青唯不知江辭舟是怎麼認出自己的,難不成是從前認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