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再說了,這次是我自己主動求婚的。而不是被迫出嫁,還能自己選個好去處。這難道不是一個好的決定嗎?」


宇文染深深的看了慕容月一眼,低下頭,沉思了片刻。終於點頭允了這樁婚事。

慕容月鬆了口氣,宇文染答應下來,這件事情就成了一半。

至於顧言月那邊的話,還是讓他自家人去煩惱吧。

「陛下,只是不知皇後娘娘那邊?」

宇文染嘆了口氣,垂一下眼帘,無奈道:「瞞著吧。」

翌日朝會上。

宇文染提出了要給慕容月和襄王賜婚的決定。朝堂上一陣反響,其中使臣的意見最大。

只見那使臣微微彎了彎腰,行了一個標準的他國禮,便直起身,朗聲道。

「陛下!三思啊!要將慕容公主嫁給襄王,這恐怕不妥!」

宇文染那充滿威嚴壓迫感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使臣忍不住冒冷汗。

「這……這……」

一時竟說不出來,到底哪裡不妥。使臣急得滿面通紅,但奈何天子的威壓實在太強。

這時,慕容月彎著腰上前一步,在眾人群之中站了出來。從容笑道。

「陛下,我認為此事並無不妥。鄉間最看重的是生辰八字,不如讓我們算一算我和襄王的生辰八字如何?」

「允了。」

慕容月對朝堂上的眾臣笑了笑,順手隨便招呼了一下。

便看見一個手拿帆旗,旗上寫著一個算字,長鬍飄飄的老者上前來。

「草民叩見皇上。」

「平身。」

「謝皇上。」

慕容月趁機上前一步,報出自己和襄王生辰八字,一邊還不忘向那老者眨了眨眼睛。

老者收到示意后,隨便掐指一算,張口就道。

「這兩位貴人天生八字相合,是呈夫妻相!」

此話一出,朝堂嘩然,使臣在也說不出什麼不妥一話了。

他默默的退了下去,慕容月在暗中朝宇文染使了個眼色。

沒錯,這名老者是她和宇文染在暗中瞞著顧言月找來的。

朝堂上這一出也是他們暗中計劃好的。

宇文染似乎是見朝堂之上,無人再發出反駁之聲,輕輕鬆鬆的就下了命令。

「即日起,慕容月將與襄王完婚。」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最新章節、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長纓止戈、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全文閱讀、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txt下載、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免費閱讀、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長纓止戈

長纓止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太子裙下臣、O裝B后他揣了豪門老男人的崽、

。 0065退逃

轟的巨聲響徹雲霄,塵煙四起;吸引了戰鬥中的十人小隊及群狼的目光,可戰鬥中心塵土瀰漫什麼也瞧不見。

十人眼眶通紅,拚命的廝殺想趕往一探究竟;群狼拚死的衝殺阻止,一時僵持不下。

十數息后,風吹塵散,一人一狼從戰鬥中心區域漸漸顯露出來。

巨石方圓十丈地面凹陷龜裂,人狼分別渾身血跡斑斑相隔數丈的分躺兩邊在地。

一縷煙塵溜過,歐陽胤恆手指動了動咳出一口血,艱難的手撐地慢慢坐了起來;頭狼渾身抽搐口裏不斷流血半晌爬不起來。

見此一下反了過來,群狼玩命的想衝過去,十人小隊拚命的阻止。

歐陽胤恆緩過勁來,掏出一大把丹藥胡亂吞下,讓一具傀儡扶自己站,控制另一具傀儡走向頭狼。

屠狼!

頭狼偏頭深深看了眼群狼及狼洞,隨後轉回撇了眼傀儡,張嘴凄厲的長嘯一聲,整個身體極速膨脹起來。

不好!

歐陽胤恆心下猛的一沉,召回傀儡,兩具傀儡疊摞一起護住自己。

嘭,轟天震響。

頭狼竟然自爆了!

塵暴散去,顯露出歐陽慧倫的小身影,已是渾身破破爛爛的,兩具傀儡徹底報廢;而頭狼則飛灰湮滅,地上只留下四顆獠牙。

剩下的幾隻五階大狼帶着余狼集體同時長嘯起來,身體也極速膨脹。

我草尼瑪,歐陽胤恆頓時黑黑的向鍋底,控制傀儡將十人圍起來護住,自己抓起地上頭狼的四顆獠牙,一個魚躍撲到一塊大石後面,用剛恢復了一點的全部靈氣護住心脈,同時扔出一堆寶器靈器盾牌擋在身前。

轟,轟,轟;連續爆炸聲震耳欲聾。

咔咔咔,強大的衝擊波致使身前防器一件件破碎。

短短的十數息狼群自爆彷彿幾個世紀那般長久,在碎裂到只剩最後一件盾牌時,自爆終於停下。

歐陽胤恆爬起慌忙跑到十人小隊哪裏,狂吼:「你們有沒有事?」,一邊扒開傀儡。

傀儡此時全部成了一堆廢渣。

「咳咳,世子我們沒事,咳咳」幾道人影相繼爬了出來道:「就是隊長和小怡為了護住我們受了重傷,還在裏面。」

「快,快弄出來我來醫治。」

幾人不用多說,早已手腳並用的扒拉起來。

都是孤兒,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以及生死戰鬥,十人早已相互視對方為自己的親人般。

沒多久,兩人被挖了出來,雖然重傷昏迷,但生命體征穩定;歐陽胤恆這才松下口氣,分別喂服兩人療傷丹藥后一屁股坐下直喘氣。

劫後餘生,眾人這才紛紛覺得后怕,真特么的險,差一點就全軍覆沒的交代在這了。

然而,還沒等到眾人慶幸多久,一道憤怒響亮狼嚎自遠處傳來,使得眾人一驚。

隱約可見遠方有一隻巨大的銀狼,嘴角一團雪白,正在狂奔而來,速度極快一息便是數丈遠,顯露的威勢遠不是剛才那隻頭狼可比的。

「我去,難道這才是狼王?」歐陽胤恆赫然道:「六階成熟期銀狼,快走。」

歐陽胤恆這才明白自己當初的那股奇怪感以及那絲不安來自哪了。

六階成熟期妖獸等同於三化境重巔峰,其體質強悍戰力堪比武王。

負責偵查的薛慶江羞愧的低頭:「屬下該死,竟然漏掉真正的狼王。」

歐陽胤恆擺擺手道:「這不怪你,誰也沒料到狼王會在外面不在領地,快撤先。」

一行人,來不及收割戰利品,連忙向遠處逃離。

那頭狼王發現后緊追不捨。

。。 「何公子,家妹身體虛弱,我先送她回去休息。」

山羊鬍子男始終表現得謙謙有禮。

青伶配合著捂起額頭,顯得極為輕柔。

何妙心底生起少許憐愛之意,微微笑道:「既是身體不適,不如到我宅里休息,我們何家有霞浦最好的名醫,也可請來為姑娘診視。」

青伶見這一招不管用,望了六哥一眼,面露難色,正想開口,六哥卻搶了先:「何公子好意在下替家妹心領了,今日實在不便,告辭!」

男子說完扶起青伶就走,根本沒把何妙放在眼裡。

正當此時,樓下傳來一陣整齊而急促的腳步聲。

何其面露喜色,忽厲色道:「想走?也不打聽打聽霞浦鎮是誰的地盤!」

山羊鬍子「呵呵」一笑,「何公子不要欺人太甚!」

話音剛落地就有一隊人馬沖了上來。

山羊鬍子並沒有停下腳步,身為玄品修士,他一人足以毀滅整個霞浦鎮,這是他狂妄的資本,若不是族裡長輩交待不得動用修為強取所需之物,他與青伶早就搶走寶卷。

如今的狀況,讓他不願再繼續遵守那苛刻的規則,索性選擇攤牌。

玄品修為外放,氣勢陡然攀升,離得近的何其、何妙二人當場就被氣浪沖飛。

「好氣派的青家人!」

來人一語道破,驚得山羊鬍子愣了一下,自己與青伶是易容而來,怎麼可能會被人認出?

難道是青雲州的玄機被泄露,把「那個」家族都引了出來……

「不論閣下是何人,我還是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山羊鬍子的底氣明顯沒有剛才那麼足。

「這位可是我何家的宗主龍夢大人,我勸你乖乖束手就擒,龍夢大人你可惹不起!」何妙擦去嘴角的鮮血,顯得毫不在意。

宗主說得難聽點與祖宗無異,能讓堂堂何家認主的人……不會簡單!

崔州平心生狐疑,小小的霞浦鎮竟然會出現玄品修士,一次還出現了三個,什麼時候玄品都爛大街了?

在資源稀缺的霞浦鎮這絕對是稀罕事!

聽龍夢修士話里的意思,他是知道青家人來歷的。

思緒有點亂,崔州平集中精力尋找重點,

可能整件事都是一場預謀』

何家的幫手來得如此之快本就不合常理,倒是自己小看了何妙。

堂堂何家接盤人怎麼可能只有那點小伎倆,差點被他的表面所矇騙,這一切根本就是他們所謀划,哪怕是羊皮卷,可能也是故意露出的誘餌!

耍得一手優秀的釣魚執法。』

………

青家二兄妹與龍夢並沒有過多言語交流,直接上手就干。

從交手情況來看,龍夢的修為要比青家兄妹略高,但他似乎頗為在乎何家人,出手之間稍帶克制,

反而是青家兄妹百無顧忌,一時之間竟佔據了上風。

崔州平並沒有繼續留下看熱鬧,借著雙方大打出手的空檔,極速穿牆離開。

片刻之後,崔州平出現在街口,暗呼穿牆術果然拉風。

突然,脊背處傳來陣陣寒意,一股極為霸道的氣息將他鎖定,整個人再動彈不得。

緊跟著耳旁傳來密音:「想走?」

窒息感越來越強烈,崔州平知道自己正在接受仙俠世界的毒打!

縱然帶有幾千年進化的先進思想,縱然享有穿越者獨特的「外掛」系統,縱然………

這一切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顯得毫無價值。

冷汗從雙頰流下,崔州平的大腦飛速運轉,思索著一切能解決麻煩的方法。

「留下!」

威嚴的聲音讓人不敢反抗!

崔州平已經感受到隔空襲來的凌厲掌風,身體依舊無法動彈。

炙熱的氣浪不斷衝擊著身體,崔州平怒睜雙眼,直面那一掌。

「咿呀咿呀!」

意念里傳來小熊的呼喚,崔州平心頭一震,立馬釋放小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