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實這孩子也挺被的,怎麼什麼東西不好遇見竟然遇見了陰兵踏境,他不被嚇掉了魂都是怪事。」


被葉凡這麼一說,我轉眼一想感覺他說的也對,就算是我們開始見到陰兵都嚇一跳就別說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了,信號時間趕得巧,也虧了我有妖靈石,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你就在那坐著,念念名字,今天葉大師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喊魂!」 葉凡這麼一說我到覺得蠻輕鬆的,畢竟我什麼都不用做的,直說念念名字,我到是非常的好奇葉凡會怎麼招魂,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比較新鮮的事,以前光聽著老一輩的人說過,也沒親眼見過。

還有一點,那就是我也是剛剛吃飽,真心的不想動呀,特別是現在,我點起了一根香煙,難倒你們都不知道嗎?

飯後一根煙,快活似神仙!

只是我還有一個疑問,難倒葉凡就在這個飯店裡給他招魂?


「哥們,難不成你就想在這裡給他招魂嗎?不怕弄出什麼麻煩來?」我嘴巴里叼著一根香煙,緩緩的問道。

開始葉凡還一本正經的,似乎就要開始了,但是聽到我這麼一說之後,這傢伙竟然皺起了眉頭,很疑惑的轉頭看向了我:「對呀,我說,我們還是找個沒人的地方吧。」說著葉凡站了起來,就在他剛站起身,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東西:「***,把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忘了,這大白天的不能招魂呀。」

我有點搞不懂的,為什麼大白天的就不能招魂呢?我記得上次給胖子招魂也是在白天呀:「什麼情況,上次不也就在白天弄的嗎?怎麼這次不成了?」

葉凡好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我:「這點你都不知道還搞個屁呀,難倒你忘了上次雖然是白天,但是是陰雨天氣,那麼灰濛濛的,一點太陽都沒有能有個什麼事,你看現在,外面太陽這麼大,真虧你也是搞我們這一行的人。」

我瘋了,竟然被葉凡給鄙視了,這點讓我的臉瞬間通紅,好在王叔的孩子完全就和木頭人一樣,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而葉凡也沒在意。

我們決定,還是先帶這孩子回他們自己家裡,等到了晚上在準備招魂,好像我們能做的事除了對付屍狗人那樣的怪物之外基本都是在黑暗中進行,不過想想也是,要是鬼都能白天出來了那社會還不得亂套了。

一日無話,這一天我們什麼都沒做,還好也沒什麼事,從飯店出來后我們就直接帶著孩子回到了他自己的家裡,而我們也就在王叔家待了一天,捫心自問我覺得現在要找我和葉凡這樣的好人真難找了。

你想想非親非故的,我們竟然能為了他的孩子斗陰兵,還給他招魂,上哪去找我們這樣的好人。

這也只能說是王叔孩子的運氣比較好,要不是星仔認識我們,還和我們的關係不錯,那麼他的小命絕對就這麼嗚呼了,都不帶一點想法的。

童巍這傢伙吃完飯就回去了,本來是一起的,結果這傢伙說還困,想睡覺,我們想象反正也沒多大的事就讓他先走了。

一直等到了晚上十點多,這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快要進入夢鄉了,但是有的人的夜生活卻剛剛開始,也許這也是兩種不一樣的極端吧。

「星仔,麻煩你給王叔和阿姨都帶出去走走,去吧上會都成,好了我給你打電話。」葉凡這傢伙,雖然我知道我們做事的時候越少人看見越好,但是他竟然能叫一對中年的夫婦去吧上?這不是腦袋進水了嗎?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出來的。

不過好在,現在為了自己孩子的生命和以後的健康著想,王叔他們夫妻兩竟然也沒有聽出來葉凡這一彆扭的提議,點點頭,別和星仔一起出去了。

其實星仔也可以先離開的,但是怎麼說呢,畢竟是他找到我們的,他要是離開了怕我們尷尬,也害怕我和葉凡在招魂的時候王叔他們著急,索性也就留了下來,一直陪著我們。

見該走的人都走了。葉凡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得,差不多可以開始了,早點結束早點回家睡覺。」

看來葉凡根本就沒把招魂當成一回事,畢竟對他來說應該不算什麼難事吧,怎麼說他也是一個敢搶魂的人,當時我就在想,如果葉凡想害什麼人的話直接把人的魂給搶過來那還得了。

不過當事後我對他說出這一點的想法,想讓他直接給楊尚的魂魄搶過來的時候他對我說只能搶被人或者鬼溝走的魂,又不能好好的把人的魂魄從他身上搶過來,如果我們真那麼做了和邪教又有什麼卻別呢?

想不到葉凡這傢伙懂的大道理也蠻多的,老話怎麼說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要幹什麼?還是喊他名字?」我覺得有點無聊,畢竟我也幫不到什麼忙,最多也就是讓我在一邊看著,漲漲經驗,假如以後遇見這樣的事情我不會慌亂。

葉凡點點都,帶著我走進了卧室,王叔的孩子叫王天寶,至於為什麼叫這名字我也不知道,反正此時王天寶正在床上好好的躺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也沒見葉凡準備什麼工具,就這樣盤腿做到了床邊,手持劍指,眼睛微微閉起,嘴巴里不知道在念叨著什麼。

沒辦法,既然答應了葉凡要喊名字那我就喊唄,於是我便一邊抽著香煙,嘴巴裡邊發出低沉的聲音:「王天寶快回來,王天寶快回家!」

我也確實是故意這樣的,感覺我的聲音要配合我們現在做的事,製造一點氣氛,不然多無聊呀。

葉凡就和入定了一樣,對於我怎麼樣的聲音都好像聽不見一樣,反正他就在那坐著,一動不動,嘴巴里念的什麼我也聽不見,就好像和尚念經一樣。

在這之前葉凡已經給我和他自己開了眼,說是等下招魂的時候王天寶的魂魄回來了好讓我們都能看到,在看到他魂魄的時候千萬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響,這樣會使得魂魄受驚從而再次逃跑。


反正我是就這樣低沉的聲音一直在繼續,要是我喊這樣都能嚇到鬼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

就這樣過了大概將近二十分鐘,喊的我的喉嚨都有點沙啞了,要知道我一直都刻意的喊的比較低沉,剛準備起身到點水喝喝,誰知道就在我剛拿起水瓶,突然一陣陰風,吹過,整個人都一個激靈,一瞬間動也不敢動。


但是我的嘴巴里一直都沒停過,葉凡也沒什麼動作,我微微的轉頭,竟然發現有一個孩子般模樣的人站在了葉凡身邊。

看那身形應該是王天寶沒有錯,只是要知道當時我已經開了眼,他什麼時候進來屋子裡的我竟然沒有看來,就感覺到了一陣陰風。

本來想喝口水的我也知道現在不是倒水的時候了,加入真因為我的一個不小心弄的王天寶的魂魄又沒了,那就不好了。


我慢慢的坐了回去,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著那王天寶,這樣的感覺很奇怪,兩個人一模一樣。

就在我剛剛坐回去的同時,葉凡動了,雖然他沒有睜開眼睛,但是我清楚的看見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張黃符,抬起手,輕輕的貼在了王天寶魂魄的身上,而那符咒就好像有一股吸力一樣,竟然直接將王天寶整個的魂魄都給吸了進去,這也太神奇了吧,難倒這就是傳說中的收魂之術嗎?

整個過程十分的和諧,怪不得葉凡開始滿臉輕鬆的樣子,看的出來,好像確實不用什麼的,只需要念咒和念名字就成,當魂魄全部進到符咒里之後,屋子裡的空氣才慢慢的恢復過來,而葉凡也站起身來了。


「好了!」葉凡在收完魂之後點上了一更香煙,好像已經完成了一樣。

不過我怎麼看也覺得不對呀,說好的招魂呢?怎麼到最後變成了收魂呢?我完全搞不懂現在是個什麼狀況了。

「完事兒了?」我有點不相信。

但是葉凡給我的答案也讓我很頭疼,這傢伙先是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到底是幾個意思呢?

「第一步已經好了,還有一步就完全完成了。」

我完全不理解葉凡說的是啥,滿臉疑惑的對他看著,他似乎也有解釋給我聽的準備,看見我的樣子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其實很簡單,先把他丟失的魂魄給收回來,然後在放回他的身體里就成了。」

好吧,聽完葉凡的話瞬間覺得自己的智商下降了不少,這麼簡單的事我怎麼就沒想明白呢?

「那你還抽個什麼煙,先給孩子救回來,反正就那麼一下了,等會再抽,人家父母都急死了。」我白了葉凡一眼。

這傢伙竟然朝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隨即滅掉了煙頭。

什麼咒語都沒念,直接將符咒貼到了王天寶的額頭上。

還沒十秒鐘,那符咒就這麼在王天寶的額頭上化為了灰塵,消散在這房間之中。

我們都沒有說話,在等著接下來發生的事。

不過話說回來,葉凡別看他有時候很二,但是關鍵時刻,總是那麼的瀟洒,那麼的飄逸。

還沒一會,一直躺在床上的王天寶猛地從床上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像上輩子不會呼吸一樣。

突然,王天寶眼睛猛的睜大,一臉害怕的樣子:「求求你們,不要帶我走,不要帶我走,我要爸爸媽媽!」

我被他這一嗓子直接喊愣住了,難倒說還有鬼? 一海格比爾「嗶——」,一輛豪華轎車緩慢的在一棟破舊的公寓前停住,前車門輕輕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個穿著整齊的老人,大約五十來歲,頭微微有點禿,隨後,老人畢恭畢敬的打開後車門,迎出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少年,他一身筆直的名牌西裝,顯得十分貴氣,雖然從外表上給人一種稚氣未脫的感覺,但目光中卻透著一種成熟的深邃。

「管家,這就是『雙龍偵探社』嗎?——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少年望著公寓,問道。

「是的,少爺,傳單上寫的是這兒。」管家從身上摸出傳單對了對,「沒錯,是這兒……少爺,我能冒昧的問一句嗎?」

少年眼神複雜的望著公寓,點點頭:

「問吧!」

「少爺!以我們的身份應該請知名點的偵探,為什麼您要選這兒?而且您為何還要親自來呢?這種事只要交給我們下人……」

「沒什麼,只是在車上看到這些傳單,覺得這家偵探社蠻近的,也順便出來散散心——好了,進去吧!」

「是!少爺。」管家陪著少年走進公寓,少年臉上帶著凝重的愁容,明顯有心事,管家看了看少年,嘆了口氣……

爬了幾層樓梯,管家和少年來到一扇門前,門的手柄上掛著一塊紙板,上面用手寫著:

雙龍偵探社明智的選擇,優質的服務內有一x(二)位天才偵探,全心為您負x(赴)湯蹈火。

電話:68674748(抱歉:暫時沒有手機)一看到這塊紙板,管家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算了,少爺,我們還是走吧!」

少年笑了笑,沒有離開的意思,伸手握住門柄準備開門……

「喂!——你個王八蛋!那是我的杯麵——放下!否則老子和你沒完……」突然,從房裡冒出這麼個聲音來。

「呼——(吸面聲)放輕鬆嘛!干麻那麼緊張?等我吃完了自然會還你……」看來,房間內好象有爭執。

「還你媽個頭!——」(打鬥聲)少年好奇的打開門,卻看到這麼一幅情景:兩個年輕人扭打成一團,其中一個把另一個壓在沙發上,表情兇狠的掐著對方的脖子,而另一個表情冷淡,雙手緊護著一杯杯麵……

聽到開門聲,那兩個年輕人不約而同的朝門看去,當他們看到一個少年和一個中年人模樣的人正吃驚的看著他們這一幕時,都木了木,隨後慌忙的站起來前去迎接,爭先恐後,臉上堆滿了誇張的笑容,彷彿一點都不為剛才的失態心慌。

少年且驚且有趣的打望著這兩個奇怪的年輕人:都是二十來歲,一個穿著有些邋遢,配著墨鏡,另一個戴著眼鏡,面容親切,個子稍高。

「我是……」

「別……別!先別說!讓我來推理……」配著墨鏡的那位將客人引進屋內,作出一副思考的表情,過了一會兒,他嚴肅的說,「你是『比爾集團』老總的兒子,你身後那位想必就是你的管家兼保鏢了,對不對?」

少年和管家吃了一驚,不可思議的望著這位年輕的偵探,正要開口問,卻聽到一陣自大的笑聲傳來:

「哼哼——嘿嘿——哈哈哈——你們一定很好奇我是怎麼知道的對不對?其實這只是簡單的推理——對了,我叫程帥,有什麼事拜託我就好了——你已經見識過我的推理能力了,哈哈哈——」那個叫程帥的年輕人突然失控般大笑起來。

戴眼鏡的那位在一旁嘆了口氣,冷冷的說:

「唉(丟臉)!是夠簡單的,從客人胸前帶的刻著『比爾集團』象徵『內部高層人員的』的『金筆』判斷對方的大致來頭再結合對方的氣質和年齡與穿著以及他身後一看就知道是下人或者保鏢的中年阿伯,判斷對方的『身份』……呼!雖然武斷,不過竟讓你猜對了——你的狗屎運不錯嘛!……」

「唐鵬!——你個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程帥突然跳起來向唐鵬撲去,兩人又打成一團,整個房間彌散著火藥味。

「好了!豈有此理!你們,你們在少爺面前竟如此無理——少爺……」管家臉漲得通紅,他想勸少年離開這裡,卻發現少年正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對活寶,竟流露出欣賞之色。

「請問……誰是負責人?」少年問。

「是我!……」兩人幾乎同時回答。

少年笑了笑,輕輕止住兩個活寶正爭執:

「我不管誰是負責人——你們的能力我大致了解了,我很放心(能在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內注意到我胸前的金筆,再判斷出我的身份,這樣敏銳的觀察力不是誰都有的)我只想知道你們是否有興趣接我的案子?」

「當然有興趣!」程帥大喊道,「什麼案子交給我,你儘管放心,無論什麼『火星人入侵』,『唐山大地震』,就連『木乃伊沉睡之迷』也難不倒我!哈哈哈」

說完,程帥爆發出一陣狂笑,少年無語,只好在一旁無奈的賠笑。

唐鵬卻在一邊默默的思索,沒有立即給予答覆,好一會他才嚴肅的說道:

「很抱歉,在沒有聽到具體的案子情況前,我們不會給予答案,況且,我們目前連委託人的情況都沒有詳細的了解,很難接手你的案件!」

「你……」管家在一旁非常憤怒。少年示意讓他冷靜。

少年微微笑了笑,不覺對唐鵬有些欣賞:

「我叫海格比爾,我父親是海外投資商,如你們所說,他是比爾集團的總裁。他……前幾天死了……」

二意外案件唐朋聽出這個叫海格的少年平靜的語氣中壓著巨大的悲痛,程帥也有些動容。

「是前幾天他到郊外散心後傳來的噩耗……」

「那天發生了什麼事?」程帥好奇的問道。

海格眼裡隱約閃動著一些晶瑩的淚水,過了許久才緩緩回答:

「不知道……」

程帥的興趣被完全調動了起來,沒有在意海格的情緒波動:

「不知道?沒人和他一起?保鏢呢?」

「……他不讓任何人陪!那天爸爸突然說想要到郊外散心,說公司出了點事情,想一個人散散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