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實……我早該想到的。」紀衝風話音依然平淡,面上依然沒有半分表情,目光也一片平靜,只是,那雙黑眸卻在冥冥之中似乎住進了一個人。


「想到什麼?」信元川問道。

「那日在華雲山腳下,我便見過雲無幻了,也…懷疑過……」他沒再說下去,手緩緩攥緊了龍鎖寶劍。

雖然志在天下不容有失,紀衝風終究也是個有血有肉有心的人,但凡是人,豈會真的無情無欲。

「那時你就知道信麟……」話已問出一半信元川才覺不對,或許不該問的。

「只是懷疑過,但她……」紀衝風眨去眼中的人影,忽然笑出一聲,「呵……世間女子有千萬種,但既可令天下慕之,又可慕以天下的卻只有三種,或貌可傾城,或智識無雙,或武功蓋世。」

他垂眸看看龍鎖劍,一邊悠然邁步,一邊悠然說着:「她既有無與倫比的傾世美貌,又有冠絕天下的智識謀略,還有登峰造極的高絕武功!這樣的女子,東書閣中可曾記載過一位?」

這一問,不由把信元川問住了。

「且不說是女子,就說這千百年來值得東書閣一記的英雄兒郎,有幾個及得上她?而時至今日,在她身上,又可曾看到半分女兒之態?」紀衝風又悵然笑笑,「所以當時我不信她會是個女人。」

「莫說是你,我與她鬥了這麼多年,都不曾發現任何痕迹,還屢屢在她手上栽跟頭!」說到末尾一句時,他的眼神瞬間陰狠凌厲。

「所以她才是最大的意外!」紀衝風道。

信元川看向紀衝風,目光稍顯狐疑,「你該不會動了真情吧?」

「放心,我一直都很清醒。」紀衝風不以為意的一笑。

「也是,你若真要娶她,今日只需再賭上一些東西,還是有可能的。」信元川倒不擔心紀衝風一統天下的決心。

「他們是你我最強的對手,這一次,絕不可再……」

「哐!!」

話到此處,就聽一聲炸響轟然而起。

紀衝風、信元川同時轉身望去,周圍頓時喊聲連連,街上的人無不瞪大了眼睛。

「着火了!着火了!」

「好大的火!」

「我的天呀!那不是萬重金佛塔嗎?!」

「萬重金佛塔爆炸了!」

「……」。 難不成是路棉心的同事或者她的朋友嗎?

猶豫了一下,王阿姨還是決定過去問一下。

她走到車窗前,敲了敲車窗。

喬夜宸回過神來,看着外面站了一個中年女人。

他將車窗緩緩的落下,疑惑的看着站在外面的中年女人,「有事嗎?」

王阿姨尷尬的笑了笑,沒想到車子裏面的男人長得這麼帥氣,而且莫名的覺得這張臉有點眼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到底是誰了。

「哦,我是看你的車子停在我們家門口,想問一下你是不是找人啊?」

喬夜宸指了指別墅的門口,想着這個中年女人,有可能是辰辰和露露的親人或者家裏的保姆。

「你是住在這裏的?」

王阿姨笑着點了點頭,「對,我是這家請的阿姨。」

「哦,是這樣的,我是送辰辰和露露回來的,只不過他們兩個睡著了,我沒忍心吵醒他們,就想着把車子停在外面,等他們兩個醒過來再讓他們回去的,既然你過來了,那就把他們兩個抱進去吧!大概是在遊樂園裏玩累了,所以現在睡得特別熟,都已經睡了一個小時了。」

王阿姨笑着點了點頭,下意識地認為喬夜宸應該是哪個同學的家長,所以好心的把這兩個孩子送回來了。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那我把他們兩個報進去吧,麻煩你幫我開一下車門好嗎?」

喬夜宸拉開了駕駛位的車門,從車上下去。

「你一個人抱不了兩個孩子,我幫你一起吧!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

王阿姨這個人雖然警惕性很強,但是判斷力也很強,怎麼說她一直都是給這些有錢人家當保姆的。

時間久了,總歸是有一些經驗的,看人還是挺準的。

他看着眼前這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上穿的這件西裝十分昂貴,而且他的手錶還有皮鞋都是奢侈品的品牌。

又開着這麼豪華的車,氣質長相都很出眾,言談舉止儒雅,看起來就是一個文化人。

這樣的人肯定是從小到大都在非常好的環境下長大的,所以那種高貴的氣質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絕對不是後期形成的。

所以她判斷喬夜宸應該也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下意識的就對他放鬆了一些戒備心。

「家裏沒什麼人,就我一個人在家,沒什麼不方便的,反正你也是幫忙送孩子回家的,我們應該感謝你才對。」

兩個人一人抱着一個孩子走進了別墅。

哪怕是把他們兩個抱出了車子,兩個孩子依舊沒有醒過來,睡得特別沉。

跟着保姆上了2樓來到了他們兩個的小房間。

其實說是小房間,房間要比別人普通的房子大得多。

分別把他們兩個放在自己的小床上,隨後給他們蓋好了被子,調整好空調的溫度,才離開了房間。

經過旁邊的卧室的時候,門是半掩著的,沒有完全關上。

喬夜宸莫名的覺得有種突如其來的熟悉感。

他也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他從來沒有來過這裏,也不認識這個家的主人,又怎麼會有這種熟悉感呢?

他下意識的往房間里瞥了一眼。

房間里整整齊齊的,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

床頭柜上的擺台好像有一個女人帶着兩個孩子的照片,只不過距離有點遠,所以看不清楚那女人的長相。

紫筆文學 灰色迷霧裏,激烈打鬥聲和野獸嘶吼一直持續了許久。

等到天色漸明,黑暗從山村開始消散時,才歸於平息。

「主人!」

聲音清脆。

羅森轉身看去,是穿着黑紅色披風的零號從濃霧裏走了出來。

她手裏還拎着一顆頭顱,看樣子應該屬於某隻被切掉腦袋的狼人。

「怎麼樣了?」

「那些東西都死光了。」身材嬌小,從外表看上去天真無邪的零號,猩紅瞳孔里卻閃著狂熱與敬畏。「不過它們死後,屍體很奇怪,我覺得主人應該會感興趣。」

說着,她舉起手中的狼人腦袋,展示給羅森看。

一顆頭顱,準確來說是一顆光白骨頭顱。上滿佈滿鈣化礦物質,像是白色稜柱水晶一樣。

「嗯?」

羅森眼中流露出一絲好奇,他的確對這些狼人產生興趣了。

他接過頭顱,手指微微一用力,那些鈣化結晶就變成了粉末,質感摸上去不像是自然形成的礦石。

「它們死後,腦袋第一時間就成這樣了,甚至連屍體都變得跟石頭一樣。」

零號肅立在一旁,將自己所觀察到的信息逐步彙報給羅森。

「那些東西,速度和力量遠超普通人,並且對於身體受到的一些輕微傷勢有很強的恢復能力。

除此之外,它們智力好像也不低,懂得利用吼叫進行團隊合作,也會使用一些人類武器。

根據對方組織程度情況,屬下認為它們群體中應該還有類似狼群首領這種領導者的個體存在,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出現。」

切身實地參與了戰鬥,憑藉着超高智商和敏銳思維,她觀察的很詳細,分析的非常清楚。

羅森聽完,基本上對狼人這種生物有了大致了解。

結合所有情報,狼人,與其說是狼,不如說是人。

現在看來,它們肯定不是西方小說里那種人狼探討大和諧后所誕生的產物,而是因為某種要素導致村莊里的一部分人轉變成了這種怪物。

隨手召回幾名助手,只留下零號后,他轉身準備返回木屋。

可當羅森進去后,卻驚訝發現那名老頭已經不在了。

「趁亂逃跑了?」

皺着眉頭,他上前去掀開側室帘布。

裏面沒有人,光線異常昏暗,窗戶都被木板和鐵欄桿釘得死死的,只留着一盞蠟燭,亮起羸弱火光。

就在那巴掌大的光暈處,擺放着一隻山羊雕像。

下面是一張羊皮紙,上面寫着幾行羅馬文字:

偉大的狼人們啊!

古老傳說中的怪物之狼啊!

願它們來啃食我們的血肉

願它們來撕裂我們的身軀。

應該是某種祈禱詞,很幸運,羅森認得它們。

雖然作用不大,但是好歹透露出了一個信息。

狼人不是近段時間憑空產生的,最起碼有一段時間。

這個世界越來越令他好奇了!

羅森集中精力,再次看了一眼鏡片。

那怕是殺了一大群狼人,上面依舊空空如也,沒有半點新世界的準確信息。

從前面穿梭經歷來看,他有極大可能還是身處在某個幻想世界裏。

但是人類創造出的幻想作品多如天上繁星,同名同姓,甚至是內容相似的也有不少,

更別說,還有一種可能,這次他來到的世界和前世沒有半點關係。

猜來猜去,得不出任何有用結果,終究還得老老實實探查。

走出屋外,濃霧開始消散。

Leave a reply